阅读历史

第七十一章 失踪

张牧野惊悚悬疑

大金牙汗如雨下,汗珠子顺着脸滴滴嗒嗒的往下淌,喘着粗气对我说道:“实……实在……是不……不行了……这……两年……虚得厉害……得先喘口气。”
我刚说了个“这”字。忽然面前白光一闪,落下一个东西,刚好掉在石椁上。我吓得赶紧往后跳开,仔细一看,原来是跑丢的那两只鹅其中之一,它落到石椁盖子的人面上,并未受伤,乍着两只大翅膀,在石椁上晃晃悠悠的走动,不知道它是怎么从墓顶上突然落了下来,又是怎么上去的。
胖子走在前边,边走边自己给自己壮胆说:“肯定是那两只鹅捣乱,等会儿抓到它们,老子要它们好看。”
大金牙问我道:“胡爷,这真能管用吗?”
我正向盗洞之中张望,只听胖子在身后说:“老胡看什么呢,大金牙是不是先钻进去了,赶紧的吧,咱俩也进去,快爬到外边就得了,这他妈鬼地方,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来了。”
三人壮着胆子包抄到石椁后边,却见石椁后边空无一物,原本那姜惨的叫声也停了下来,刚才那声音明明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怎么忽然又没有了?我骂道:“他娘的,却又做怪。”
现在冥殿两旁还没有修筑配殿,后面的后殿也未动工,只出现了一条幽灵冢的“悬魂梯”,前面的范围更大,筑有地宫,地宫前还有水池,想必完工时要修造成御花园一般。
又沿盗洞向前爬行了二十几米的距离,水没声渐渐响起,看来行到一半的距离了,前边便是盗洞的截面,我爬到洞口,从上跳了下来,等大金牙也爬到洞口,我把他接了下来。
我们从“悬魂梯”下来,距离石椁不远,大约只有十五六步的距离,三人各抄了家伙在手,我握着伞兵刀,大金牙一手攥着金佛,一手捏着黑驴蹄子,胖子则拎着工兵铲,慢慢的靠向石椁。
大金牙说道:“您真是爷啊,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让你吓得,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士音菩萨保佑……”大金牙念着佛,想把手中的挂件拿在眼前看上一看,以壮胆色。却发现手中攥的不是翡翠观音,而是鎏金的如来像,敢忙又念上几遍佛号。
一想到这座古墓中的种种诡异之处,我便一刻不想多耽,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既然只抓住一只,可千万别让这只再跑了,咱们也不要管另一只鹅了,先把这只宰了,把鹅血淋到盗洞的出口,看看管不管用,不管用再去捉另一只。”
这次是我在前边开路,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这回咱们就别停了,让金爷跟在我后边,胖子在最后,要是金爷半路爬不动了,胖子你推也得把他推到外边,这事你负责了。”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个人,本来不想多生事端,只想早早宰了两只鹅,让这座西周的幽灵冢消失掉,以便尽早脱身,但是事与愿违,两只大白鹅跑得不见了踪影,那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西周石椁,突然又发出古怪的声音,只好提心吊胆的过去看个究竟。
胖子问道:“这么着急忙慌地做什么,一点一点往外蹭不行吗,反正这盗洞都出来了。”
这时山洞不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我急忙用狼眼照了过去,想看看大金牙是否在那边,不照则可,一照是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人站在山洞之中,一张大脸没半点人色,他的这张脸,同西周石椁上那张诡异怪诞的脸如出一辙。
我们见上面并无异状,便把石椁上的大白鹅捉了,可是另外一只仍然是不见踪影。只剩下这一只鹅如何使得,当下在冥殿中四处寻找,却仍是不见踪影,这唐墓极大。但是冥殿就有百余平米,但是这还没有完工,完工时应在这冥殿正中再修一石层,整个冥殿呈回字型,专门用来摆放墓主棺椁,外围则是用来放置重要的陪葬品。
看来胖子爬出来还需要点时间,我对这座古墓以及盗洞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最担心的就是最后一段盗洞中的石墙是否还在,不爬到那里看上一眼终究是不能安心。
唐墓冥殿,天圆地方,上面穹庐一般地墓顶上布满昭示吉祥的星辰,并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有些地方起了变化,冥殿顶壁的边缘出现了一道道幽灵冢的石墙,这种二墓合一的奇观,恐怕当世见过的人不超过三个了。
胖子拍了拍石椁说道:“声音是不是从这石头箱子里传出来的?既然这西周古墓能以幽灵的状态存在,说不定连同这石箱里长了毛的粽子也能一起活了。”
我对大金牙说道:“管不管用也就这最后一招了,毕阄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应该不会氏,我去看看有没有变化。对了,也不知这鹅血是否能僻邪,咱们往脸上抹一些。”
而且这声音象是什么动物在拼命挣扎,是那两只鹅吗?不对,应该不会是鹅叫声,鹅叫声绝不是这样,这声音太难听了,好象是气和被卡住,沉闷而又姜厉。
爬出一段距离之后,我回头看了看跟在我身后的大金牙,他累得连嘘带喘,但是为了尽早离开这条盗洞,咬紧牙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紧紧跟在我边不远的地方。
我走到另一边的盗洞口,举起狼眼往里边查看,盗洞这一段是被山体内的空隙截断,这里民各于积岩地貌,近代以来,受自然界影响较为严重,山体缝隙很多,这段缝隙连接着山体最下面的溶洞,深不可测,如果这前面仍然有石墙挡路,我们就只好下到溶洞中寻找出路了。
想起我们所宰杀的那只鹅,突然从墓顶落在石椁上,还有先前那古怪的声音,越想越是头脑皮发麻,当下更不多想,继续顺着盗洞往外爬。
不知是歪打正着,误打误撞,还是怎么样,总之盗洞又回来了,不过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我们的手电电池已经快要耗尽,已经没有其余的备用电池和蜡烛了,三个人争分夺秒地跳进了墓道的竖井之中。
我打着手电,在盗洞中匍伏前进,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部队训练的情景,一想到这些我赶紧晃晃脑袋,尽量不去想那些不相关的事情,现在要做的是赶紧从盗洞里钻出去,这里头等大事。
我对胖子说:“你懂什么,咱们只宰了一只鹅,另一只不知道跑哪去了,说不定这幽灵冢一会儿还得冒出来,要出去就得趁现在,如果半路再被困住,咱就他娘的直接拿脑袋撞墙算了。”
我抹了一脸的鹅血走到盗洞口前,用狼眼照了一照,下面原本完全变成墓道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了,洞中满是泥土,正是先前的盗洞。
我回头一看,见胖子站在我身后,大金牙却不见了,我赶紧问胖子:“金爷呢?你没看见他?”
胖子把鹅拎到盗洞口,抽出伞兵刀,对准大白鹅的气管一割,将鹅身反转着抓在半空,鹅血顺着气管泊泊流下,大鹅不断的扭动,奈何胖子抓得甚牢,直把鹅血放净放才把鹅扔在一旁。
我对胖子说道:“刚才那声音倒不象是从石椁中传出来地,我分明是听到从石椁后边发出的声音,再说这……”
我们三人心中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上面有什么东西?”由于一直觉得声音来自下面。手电的光柱压得都甚低,一想到上面有东西。便同时举起手电向上照射。
我们只有三人,照明设备匮乏,想在这么大的地方要找只活蹦乱跳的大鹅,虽不能说是大海捞针,却也差不多了。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你先稍微休息一下,尽量深呼吸,等胖子爬出来了,咱们还是不能停,必须马上接着往外爬,等到了外边,你愿意怎么歇就怎么歇,敞开了好好歇几天,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一会儿你还得咬咬呀,坚持坚持。”
大金牙已经说不出话了,张着大嘴,费力的点了点头,我又去看还没爬出盗洞的胖子,只见胖子还差二十几米才能爬出来,他体型肥胖,爬动起来比较吃力,所以落在了后边。
我不想再多说了,招呼一声,钻进了前面的盗洞之中,大金牙和胖子跟在后面,每人之间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我看大金牙确实是不行了,刚才拼上老命,爬得这么快,已经到极限了,这盗洞中我也不能背着他,便只好让他坐下来歇一歇。
胖子说:“怎么?他没钻进去?我爬出来就看见你一个人啊。”
盗洞已经彻底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我心中暗暗好奇,关键是先前那两只鹅不太对劲,我们推测应是这两只大活鹅,惊动了幽灵冢,使它出现在原本是唐墓的地方,应该把两只鹅都宰了,才会让幽灵冢渐渐消失,怎么只宰了一只鹅,就恢复原貌了,难不成另外一只鹅已经死了?
那石椁旁传来的声音,象是夜猫子在叫,听得我人三人头皮发麻,按理说幽灵冢里不该有粽子,因为这具石椁只是个念体,本身早就不存在于世了,椁中主人的尸骨也早就没有了,那么这声音究竟是……?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大型陵墓,都和宫殿差不多,最后封口的时候,为了保守地宫中的秘密,都要把最后留下的一批工匠闷死在里边,那些有经验的工匠,在工程进行的过程中,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偷偷的修条秘道,这种秘道往往都在地宫的下边。
这个想法在我脑中一转,我还是决定吹哨子,否则等胖子他们俩想起我来,他娘的黄瓜菜都闵了。希望他们听到之后赶快来援,否则俺老胡这回真要归位了,大风大浪没少经历,实在不愿意就这么死在这土坡子里。我吹响了哨子,胸腹稍微一动,身体呼鲁一下,又陷进去一块,刚好挤住胸口,呼吸越来越艰难,要是活埋一个人,一般不用坦到头顶,土这胸口就能憋死了。
正当我忍住呼吸,胡思乱想之际,见胖子和大金牙俩人,慢慢悠悠,有说有笑的从下边溜达着走了上来。他们一见我的样子,都大吃一惊,甩开腿就跑了过来,胖子边跑边解身上携带的绳锁,他还背着竹筐,里面的两只大白鹅,被胖子突然地加速吓得大声叫着。胖子和大金牙怕附近还有土壳子,没敢靠得太近,在十几步开外站住,把绳子扔了过来,我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把强索在手上挽了两扣。
胖子问道:“这人吃饱了撑的啊,既然能看出古墓的具体位置,怎么还跑这么远打洞?”我对胖子说道:“盖鱼骨庙的这位前辈,相形度地,元胜于你,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我推测那是因为想从下边进入地宫。”大金牙说:“噢?从下边进去》莫不是因为这座墓四周修得太过坚因结实,无从下手,只好从底下上去?我听说这招叫顶宫。”我说:“应该是这样,唐代都是在山中建陵,而且大唐盛世,国力殷实,冠绝天下,陵墓一定亻得极为坚固,地宫都是用大石堆砌,铸铁长条加因,很难破墓墙而入。不过古墓修得再如何铜墙铁壁,也不是无缝的鸡蛋,任何陵墓都有一个虚位,从风水学的角度上说,这就是为了藏风聚气,如果墓中没有这个虚位,风水再好的宝穴也没半点用处。”胖子问道:“就是留个后门?”我说:“不是,形止气方蓄,为了保持风水位的形与势,与风水宝地因定不变,陵墓的堂局不可周秘,需要气聚而有融,一般陵墓的俑道或者后殿便是融气之所,那种地方不能封得太实,否则于主不利。”
我站在山脊上,瞧准了山川行止地伏的气脉,把可能存在古墓的位置用笔记下,标明了距离文位,然后转身去看另一边的胖子和大金牙。他们两个正围着鱼骨端找盗洞,我把手指放在嘴中,对着胖子和大金牙打了着响亮的口哨。胖子二人听见声音,抬头对我耸了耸肩膀,示意还没找到盗洞的入口,随后便低头继续搜索,把鱼骨庙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又一遍。
决定还是从鱼骨庙的盗洞下手,这样做比较省事,首选,鱼骨庙盗洞距今不过几十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中间就算有坍塌的地方,我们挖一条短道绕过去就行,其次龙岭上有陷人的土壳子,在岭中行走,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刚刚就碰上一回,险些憋死在里边,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危险。当下计议已定,便回头鱼骨庙,胖子和大金牙已经找了半日,一直没发现有什么盗洞,这座庙修的不靠山不靠水,也谈不上什么格局,从外观上极难判断出盗洞的位置,这个盗洞对我们来讲太重要,我做出的一切推论,其前提都是鱼骨庙是摸金校尉所筑。我忽然灵机一动,招呼胖子和大金牙:“咱们看看以前摆龙王爷泥像的神坛,如果有盗洞,极有可能在神坛下藏着。”胖子边走边说:“老胡,你今天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了,别光想着明器,再找不着盗洞,咱们就把这破庙整个拆了。”
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形,两只手伸在外边,明明憋得难受,却又不敢挣扎,这一刻是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千万不能因为胸口憋闷得快要窒息了,就全力用胳膊撑着往外爬,那样做死的更快。对我现在的处境来说,一秒钟比一年还要漫长,操他奶奶的,死胖子怎么还不赶过来,倘若他们没听见哨声,那我就算交代到这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我往爬上来的地方看了看,太陡了,很难接原路下去,四处一看,见左手不远处的山坡上,受风雨侵蚀,土坡蹋落了一大块,从那里下去,会比较容易。于是顺着山脊向左走了一侧面,踩着坍塌的土疙瘩缓缓下行,这段土坡仍然很难立足,一踩就打滑,我见附近有处稍微平整的地方可以落足,便跃了过去。
没想到站定之后,刚走出没有两步,脚下突然一陷,下半身瞬间落了下去,我暗道不妙,这是踩到土壳子上了。听附近村里的人说这盘蛇坡尽是这种陷人洞,我本以为这边缘地带还算安全,想不到大意了,这时候我的腰部已经整个陷落在土洞中了,我心中明白,这时候各万不能挣扎,这里的地质结构与沙漠的流沙大同小异,所不同的就是沙子少,细土多,越是挣扎用力,想自己爬出来,超是陷落得快。遇上这种情况,只能等待救援,如果独自一人,就只好等死了。
胖子给我点了根烟压惊,我惊魂未定,吸了两口烟,呛得自己直咳嗽,这次经历不同以往,以前是生死就在一瞬间,来不及害怕,这回则是死神一步步慢慢逼近,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能折磨人的神经了。我的三魂七魄,大概已经飞了两魂六魄,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我的那两魂六魄才慢慢回来。大金牙和胖子见我的脸色刷白,也不敢说话,过了半晌看我眼神不再发直,便问我怎么样了?我点了点头,让胖子把白酒拿来,喝了几口酒,这才算彻底恢复。
我把刚才在山脊上所见的情况对他们说了,那边的山中,肯定有座大墓,和鱼骨庙的直线距离,约有一公里左右。如果鱼骨庙有个盗洞通往那座古墓,这个距离以及方位完全符合情理,打一公里的盗洞对一个高手来讲,不是难事,只是多费些时日而已。
我们三人去看刚才我踩蹋的土洞,大金牙问道:“这会不会是个盗洞?”我说:“不会,盗洞边缘没有这么散,这就是山内溶洞侵蚀的结果,山体外边只剩下一个空壳了,有的地方薄,有的地方厚,看来这龙岭下的溶洞规模着实不小。”
不过这种工匠们都自己偷建的逃手秘道,是完全没有风水学依据的,怎么隐蔽就怎么修,对陵墓格局的影响很大,但是这种私留生道的事却始终无法禁止。所以遇到这种四壁坚固异常的大墓,摸金校尉们探明天情况之后,便会选择从下边动手。我们三人稍稍商量了一下,觉得值得花费力气进龙岭大墓中走上一趟,因为这座墓所有的位置非常特殊,山体形势已经不复当年的旧貌,能发现这里有墓的,一事实上是摸金校尉中的高手,他定会秉承行规,两不一取,这么大的墓,别说他拿走一两件宝贝,就算是摸走了百十件,剩下的我们随便摸上两样,也收获非浅。
我陷进土壳子一大截之后,尽量保持不让自己的身体有所动作,连口大气也不敢喘。惟恐稍有动作就再陷进去一截,倘若一过胸口,那就麻烦大了。我两手轻轻哲学撑住。保持身体受力均匀,等了十几秒钟,见不再继续往下掉了。便腾出一只手从脖子上摘下哨子,放在嘴边准备吹哨子招呼胖子过来帮忙。不过吹哨子便要胸腹用力。我现在处在一种微妙的力量平衡之中,身体不敢稍动,否则这块土坡随时可能坍塌,把我活埋进里边,当然也不一定陷落下去就必定被活埋,下面也许是大形溶洞,更倒霉地是落进去半截,上不见天,下不见地,活活憋死。那滋味可着实难受。
双方一齐用力,把我从土壳子里拉了出来,上来的时候我的双腿,把整个一块土壳彻底踩塌,山坡上露出一个大洞,碎土不断落了进去。我大口喘着粗气,把水壶拧开,灌了几口,把剩下的水全倒在头上,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回头看了看身后蹋陷的土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从鬼门关转回来了,实在是后怕,不敢多想。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