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七十章 宽度

张牧野惊悚悬疑


于是我们三个依计而行,用纸笔画了张草图,把每一层台阶都标在图中如果遇到岔路,就做明标记,先用糯米,没了糯米就用烟,果然向下走了没有多远,就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叉路,我们便在整条台阶上,用糯米和烟头做下明显的记号,在图中记录清楚,然后继续前行,如此不断走走停停,记录的地图越来越大,果然纵横交错,最厉害的一段地方,是两旋涡交汇在一起。

这时我们身边的蜡烛又燃到了头,在古田买的这种小蜡烛,最多也就能燃烧一个多小时,大金牙怕黑,赶紧又找出一只蜡烛想重新点上,这时却忽然说道:“哎,胡爷,我又想起一件事来。”
但是他娘的怎么就没办法了呢?想到恼火处,忍不住用拳头一砸旁边的石壁,猛然间想到,对了这种悬魂梯只是用来对付单打独斗的盗墓贼,我们这有三个人,无法利用长度,可以利用宽度啊。




胖子对大金牙说:“哎哟,真他妈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咱们蒙了眼睛往下走,不去数台阶数,也不去看记号,说不定就能撞出去。”

三人望着地上的蜡烛,长出了一口气,劫后余生,心中得意已极,不由得相对大笑,我跟大金牙和胖子说道:“怎么样,到最后还是看俺老胡的本事吧,这种小地方,哪里困得住咱们。”
两只跑没了的大白鹅,如果是在冥殿中,就已经极不好找了,要是跑到规模宏大楼阁壮丽的前殿,那就更没处找了,关键是我们人少,而且没有大型照明设备,摸着黑上哪找去。
这件事充分暴露了我们的盲目乐观主义情绪,我痛下决心,以后万万不能再做这种没有万全准备的事了,虽说善打无准备之仗,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但是在倒斗这行当里,明显不太适合用这一套,打仗凭借的是勇气与智慧,而倒斗发丘,更重要的是清醒的头脑,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经验,完美的技术,精良的装备,充分的准备,这些条件缺一不可。

我把想到的办法对大金牙和胖子说了,他二人连连点头,这倒真是个办法,由于这台阶宽度有十几米,一个人在中间,只顾着找地上的月牙标记,身处一片漆黑之中,如此一来就看不到两侧的石壁,不知不觉就被那标记引得偏离方向,进入叉路,如果紧贴着一侧的墙壁走,也不是事,那样也会被8字形的路径卷进去,更加没有方向感了。
我看了看表,我们足足在悬魂梯上折腾了四个半小时,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从早上九点吃了最后一顿饭,就再也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饿得溜瘪,本以为进了盗洞,在冥殿中摸了明器便走,谁能想到起这许多波折,还遇到了一座西周时期的幽灵冢。
其实这种秘方,秘料之类的东西,在中国古代有很多,只不过都被皇室贵族所垄断,不是用在修桥铺路这种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事情上,而是都用在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或者用来设计拱卫皇室的陵墓,在那个时候,这些秘密从来就都是少数人的特权。
大金牙说道:“悬魂梯我没听说过,不过我听那老头说,这种勾魂迷道在周朝之后便很少有人用了,因为破解的方法非常简单,根本困不住人。”

大金牙说道:“其实说破了一点都不难,这种地方就是用参照物搞鬼,隔一段距离,总是似有意,似无意地弄个记号出来,一旦留意这些记号,就会被引入偏离正确方向的歧途,台阶修的角度又异于平常,模楞稍微往下倾斜,而且有的地方平,有的地方高,这就分散了对角度变化的注意力,对重量感和平衡感的变化不易察觉,反而闭着眼瞎走倒容易走出去。”


我哈哈大笑,然而笑着笑着,却宛然感觉到少了点什么,笑不下去了。一直牵着的两只大白鹅跑哪去了?我刚才急着离开悬魂梯,匆忙中没有留意,我问胖子:“不是让你牵着它们俩吗,怎么没了?是不是忘在悬魂梯上了?”
胖子说道:“我和老金的功劳那也是大大的,没我们俩你自己一个人,走得起来吗你,这才哪到哪,你就开始自膨胀了。”
我和胖子听他这么说,都不留意倾听大金牙的话语,这么复杂的迷道,如何破解?
但是如果三个人都点了蜡烛,横向一字排开,其中两个人贴着两侧的石壁中间保持一定的可视安全距离,每走下一阶就互相联络一下,这么慢慢走下去,见到分岔路就把整条台阶都做上记号,用上几个小时,哪里还有走不出去之理。
没有鹅就无摆脱幽灵冢的围困,这冥殿那么在,能跑到哪去呢,我们刚要四下里寻找,忽听人面石椁中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这声音在空荡寂静的地宫中突然出现,刺得人耳骨疼痛。
大金牙说:“我今天实在是吓懞了,现在这脑子才刚缓过来没多久,我以前听我们家老爷子说过这种机关,不过不太一样,那是一种直道,跟迷宫一样,站在里连怎么看都是一条道,其实七扭八拐的画圆圈,我还认识一个老头,他不是倒斗的,不过他有本祖传的隋代《神工谱》,我想买过来,他没出手,但是我见过这本书,那上面提到过这种地宫迷道,上面还有张图,画的就跟那几个阿拉伯数字的8缠在一起似的,知道那种迷道跟咱们现在所处的悬魂梯是否一样?”
最后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干脆咱也别费这脑筋了,既然知道这悬魂梯的原理就是利用高低落差的变化,以特殊的参照物让咱们绕圈,就容易应付了,我看咱们笨有笨招,还是直接往下滚得了。”胖子说:“老胡你刚不是挺有把握能推算出来吗?怎么这会儿又改主意了,是不是脑筋不够用了?我早说要滚下去,不过这万一要滚不到头怎么办?你能保证滚下去就肯定能行?”

这道悬魂梯是利用了天然的山洞巧妙设计,其实并不算大,如果是大队人马,悬魂梯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只有一两个人,无法顾及悬魂梯的宽度,就很容易的深陷其中,除非身上带有足够的照明设备,每隔一层石阶,都满满当当的点一排蜡烛,否则只想着找台阶上的月牙形标记,那就是有死无生越陷越深了,另外石阶的用料十分坚硬,没有锋利的工具,很难在上面另行制作记号。
胖子说道:“老金你怎么总来这手,有什么事一次性的说出来,别这么一惊一乍的行不行?”






我脑袋都算大了好几圈,越算越糊涂,看来我真不是这块料,心中焦躁,根本静不下心来,这时候也没人能帮忙,胖子那个家伙数钱还行,大金牙虽然做生意精明,数术却非他所长。





胖子指天发誓:“绝对绝对牵回到冥殿这里来了,刚才一高兴,就松手了,他妈的这一转眼的功夫,跑哪去了?应该不会跑太远,咱们快分头找找,跑远了可就不好捉了。”
石阶虽然是灰色的,但是明显被涂抹了一种秘料,竟然可以起到吸收光亮的效果,想到中国古代人的聪慧才智,实在教人叹为观止,不服不行。




冥殿的地面正中的墓砖被启开堆在一旁,那里正是我们进来的盗洞,先前发现盗洞下边,已经变成了西周幽灵冢古墓底层,是通往殉葬沟的墓道。

我顾不上同大金牙和胖子细讲其中奥妙,只告诉他们跟着我做就是了,当下按《十六安阴阳风水秘术》中的遁安卷所述原理,象模象样的以糯米摆八卦,用二十三换子午,推算步数,但是这易经八卦何等艰难,我又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虽然知道一些原理,却根本算不出来。
从规划上推断,我们把地图绘制了五分之二左右,这时候脚下终于再也没有台阶了,我们已经回到了冥殿之中,那只人面石椁仍然静静的在冥殿的东南角落。
我对胖子说道:“是啊,你不是刚才也打算滚下去吗?过了这么一会儿就又动摇了?滚下去才是胜利,听我的没错。”不过话一脱口,我自己就立刻丧失了信心,这条西周幽灵冢的悬魂梯,角度十分诡异,这条路也不可行。
我却觉得这种办法绝不可行,大金牙所说的,是个更蠢笨的办法,虽然这种悬魂梯主要是利用能见度来迷惑人,但是台阶的高低落差也极有奥妙,凭感觉走绝对不行,这座悬魂梯的规模我们还不清楚,天晓得鬼知道它的长度总共有多长,而且我们在悬魂梯上折腾了这么长的时间,上上下下也不知有多少来回了,闭着眼睛往下走,驴年马月能走出去?
冥殿四周尽是一片漆黑,我出于习惯,在冥殿东南角点燃了一支蜡烛,不过这已经是我们带进古墓的最后一支了,蜡烛细小的火苗笔直的在燃烧,给鬼气森森的古墓地下宫殿中带来一片细小的光亮,光亮虽小,却能让人觉得心中踏实了许多。


我对大金牙说道:“那种迷道我也知道,与这的原理类似,不过每一个地方都因地制宜,根据地形地貌的不同,大小形式都有变化,必须得会推演卦数才能出去,可是问题是咱们算不清楚。”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了,用贯绝天下的口技引开了一只野猫,却招来了更多的大批野猫。
“鹧鸪哨”扶正女尸的尸体准备把她的尸身转过去,这样不用抬死尸的胳膊,只要从她背后顺势一扯就算完活了。
眼看野猫就要碰到古尸了。此时女尸口中含住“定尸丹”,尸身上的白毛已经减退,恢复如初。但是如果被野猫碰到肯定立刻就会发生尸变。“鹧鸪哨”心里十分清楚,一旦尸变,那白凶极是猛恶,不是一时三刻所能制得住的。估计再过小半柱香的功夫,就该金鸡报晓了,虽然金鸡一鸣,白凶也发作不得,但是女尸身上这套殓服是无论如何都取不下来了。
但是这种气馁的念头在心中一闪即逝,野猫们来得快,“鹧鸪哨”的口技更快,先前听那些野猫们的叫声已经完全可以模仿了,“鹧鸪哨”学着野猫的叫声:“喵~~嗷~~~喵~~嗷~~~”
一黑一花两只大野猫被金角铜棺那黄澄澄的颜色所吸引,纵身跃了上来,两只野猫互相在打架,你冲我呲呲猫牙,我给你一猫爪子,两只野猫翻翻滚滚的同时掉进棺中。
凭“鹧鸪哨”那套百步穿杨的枪法完全可以用快枪解决掉进入墓室中的野猫,但是稍有差池,奔窜或者受伤的野猫很可能会把蜡烛碰灭。
几乎在这同时,饥饿的野猫们也打定了主意,好象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样,不管是老鼠还是死人都是可以吃的东西,这回不管再有什么声音也要咬上一口再说。一只只野猫都像是离弦的快箭,骤然扑至。
对于古尸黑雾一般的尸气,“鹧鸪哨”不敢大意,低头避让,只见原本含在南宋女尸口中的深紫色“定尸丹”正落在半罩住蜡烛的瓦当旁。面对即将尸变的南宋女尸,如果不管不顾的继续扒她身上的殓服,女尸被活人一碰,一秒钟之内就会变为白凶。“鹧鸪哨”只好把抓住女尸身上殓服的手松开,不管怎么说,趁现在尸变的程度不高,先把这粒“定尸丹”给女尸塞回去。
这时“鹧鸪哨”也抱着南宋女尸倒地避过了从半空扑过来的两只野猫,顺手抓起地上的蜡烛,右手擎着蜡烛用蜡烛的火苗烧断自己胸前的捆尸索,左手抓住南宋女尸殓服的后襟。“鹧鸪哨”和南宋女尸都是倒在地上的,此时抬脚把背对着自己的南宋女尸向前一脚蹬出,将女尸身上的殓服扯了下来。
“鹧鸪哨”滚到近前伸手去拿地上的“定尸丹”,忽然从光线死角的阴影中窜出一只大猫,正是最初进墓室捣乱的那只野猫,那猫可能饿得很了,见什么想吃什么,张口便咬地上的“定尸丹”。
于是“鹧鸪哨”着地一滚,他与南宋女尸之间被捆尸索连在一起,那具正在慢慢长出白色细毛的南宋女尸也被“鹧鸪哨”扯着拖向墓室东南角。
墓室的东南角在整座墓室中处照明的死角。现在墓室中的光源一共有两处,一处是挂在金角铜棺盖子上的马灯,另一处便是被瓦当半遮住的蜡烛,瓦当与金角铜棺形成的阴影交汇在墓室的东南角落,而那粒“定尸丹”就刚好落在光与暗的交界线上,随着烛光摇曳时而瞧得见,时而又被黑暗吞没。
这也就是“鹧鸪哨”的身手,在野猫碰到女尸之前的一瞬间,“鹧鸪哨”扯动捆尸索,一挺腰杆儿,腾空而起,从金角铜棺中向左边跳了出去,把那南宋女尸也一并从金角铜棺中扯出,一人一尸都落在墓室的地面上。
这一下动作幅度稍稍大了一些,“鹧鸪哨”一手抓着殓服,一手举着的蜡烛也已熄灭,远处的金鸡报晓声同时随着风传进盗洞之中。
十几只大小野猫同时扑了上来,便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把它们同时解决,“鹧鸪哨”心中一片冰凉:“罢了,看来天意如此,老天不容我学这套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秘术。”
野猫们哪想得到“鹧鸪哨”有这种本事,本来在他身上有老鼠叫,这会儿又有野猫的叫声,一时搞不清状况。野猫本就生性多疑,一时都停住不前,瞪着猫眼盯住“鹧鸪哨”。
“鹧鸪哨”踢死了大野猫却心中暗道:“非是要取你性命,只是你这馋猫一而再再而三的坏我大事,留你不得,你成佛吧。”(成佛,在道门的人称“死亡”为成佛,是升天的意思,并不是庙里的那种佛,有解脱之意。)
南宋女尸罩在最外边的殓服已经完全解开,只剩下两只衣袖。女尸身穿九套殓服,衣服套得非常紧,但是只要顺着殓服及身体的走势,使用的手法得当,用不了费太大力气便可以全扒下来。
猫吃死人是很罕见的情形,而这墓室中十数只疯了一般的野猫同时扑到南宋女尸身上乱咬……。。
按往常的经验,野猫这种动物生性多疑,很少会主http://www•99lib•net动从盗洞钻进古墓,“鹧鸪哨”望着身后那些大大小小的野猫哭笑不得,今夜这是怎么了,按倒葫芦又起来瓢,想不到从这古墓中摸一套殓服,平时这种不在话下的小事,今夜竟然生出这许多波折。
野猫们的眼睛在漆黑的墓室中就如同数十盏明亮的小灯散发出充满野性而又诡诈的光芒,“鹧鸪哨”不管野猫们怎么打算,立刻把南宋女尸的尸身转了过来,用捆尸索定住女尸,扯她身上的殓服。
只见那女尸身上又开始浮现出一层白色绒毛,就如同食物变质发霉生出的白毛一样,眼看着越来越长,张开的尸口对着“鹧鸪哨”喷出一团黑雾。“鹧鸪哨”心中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好浓的尸气,若不是事先服了“红奁妙心丸”,被这尸气一熏,立刻就会中尸毒身亡。
“鹧鸪哨”对这只野猫恨得牙根儿痒痒,但是这时候伸手取“定尸丹”已经晚了,情急之下只好故技重施,以天下第一的口技学了两声老鼠叫。那只花纹斑斓的大野猫果然再次中计,稍稍一愣神,瞪着一双大猫眼盯着“鹧鸪哨”,只是没搞明白对面这只大老鼠怎么与平常的老鼠长得不一样,所以没有立即扑上来。
这时已经有三四只野猫都进了棺材里,在金角铜棺中互相追逐着嬉戏,“鹧鸪哨”暗道真是险过剃头。既然已离了金角铜棺更不敢耽搁,把女尸从自己身上推起来,仍是抬脚架起女尸的胳膊想把女尸的殓服扒下来,然而借着忽明忽暗的烛光,发现那女尸的嘴不知什么时候又张开了,大概是由于带着女尸从金角铜棺中跳出来动作幅度太大,又把女尸的嘴颠开了。
“鹧鸪哨”有掐心思点儿的功夫(掐心思点儿,能够掌握极精确的生物钟;掐,算;点儿,钟点),凭直觉这么一算,附近村落的大公鸡不出半枝纸烟的时间就会啼鸣报晓,再也等不得了,当下一扯捆尸索把南宋女尸拽起。
“鹧鸪哨”也知道这个诡异漫长的夜晚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了,最后能不能成功就要看这最后几秒钟的短暂时间。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必须同时做到:第一,不能让野猫们碰到南宋女尸激起尸变;第二,也不能让任何一只野猫碰熄了墓室中的蜡烛;第三,要赶在金鸡报晓前扒下南宋女尸的殓服,绝不能打破“鸡鸣吹灯不摸金”的规矩。
“鹧鸪哨”向后退了一步,踏住脚下的瓦当,用脚把瓦当踢向扑在最前边的野猫。激射而出的瓦当刚好打在那只黑色野猫的鼻梁上,野猫“嗷”的一声惨叫,滚在一边。
然而还没等“鹧鸪哨”把南宋女尸转过去就觉得一阵阵腥风浮动。钻进墓室的其余野猫都听到了刚才有老鼠的叫声,而且那老鼠叫是从“鹧鸪哨”身上发出来的,野猫们都饿得久了,此刻听到老鼠叫声便纷纷窜向“鹧鸪哨”,要在他身上找找老鼠在哪。
“鹧鸪哨”趁着野猫一怔的时机用手抄起地上的“定尸丹”顺手塞进南宋女尸口中,跟着飞出一脚把大野猫像个皮球一样的踢了出去。这一脚何等凌厉,加之无声无息,那野猫猝不及防,只把它踢得一头撞在墓室墙上,骨断筋折,脑袋碎成了数瓣,哼都没哼一声便一命呜呼了。
“鹧鸪哨”出手如电,将女尸身体固定住之后将她的殓服搭袢扯掉,用脚抬起女尸的左臂,想把殓服的袖子从女尸胳膊上褪下来,然而刚一动手,忽见两只野猫跳上了铜角金棺的棺梆,那野猫为何不怕人呢?只因长期从事倒斗活动的人身上阴气重阳气弱,再加上一袭黑衣、身手轻盈,又服食了抑制呼吸心脉、化解尸毒的“红奁妙心丸”,所以在动物眼中这种盗墓贼和死人差不多,野猫们觉得死人并不存在危险。
如果在“鸡鸣灯灭”前拿不到这套殓服就学不到“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之术了,想到部族中的人临死前苦不堪言的惨状,“鹧鸪哨”便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困难都挡不住自己。当下一咬牙,这种情况就不能求稳,必须以快制快,在那些该死的野猫惹出事端之前便把女尸的殓服扒下来。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