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十七章 野为雁

张牧野惊悚悬疑

大金牙说:“特殊?胡爷您是说这墓主的鬼?是唐代的还是西周的?”我摆了摆手:“都不是,也许我用词不准。但是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鬼也确实不太恰当,因为我听不少人说起过,这不是什么迷信理论,属于一种特殊物理现象,还有不少专家学者专门研究这种现象。暂还没有专有的名词,我想也许用幽灵来称呼它更合适。”
正当我们思前想后,一样一样排除的时候,忽然胖子牵的两只大白鹅互相打了起来,胖子骂道:“他奶奶的,你们两只扁毛畜牧闹什么,一会儿老爷就把他们俩烤来吃了。”
大金牙和胖子异口同声的说道:“是啊,这不是活见鬼了吗?”我说:“咱还别不信邪,说不定这回就是见了鬼了,不过这鬼可能比较特殊。”
大金牙也听明白了几分。越想觉得越对,连连点头。大金牙说道:“传说中有幽灵楼,幽灵船,还有幽灵塔,幽灵车,说不定咱们碰上的还真就是一处幽灵墓。”
胖子和大金牙等着我把我想到的情况说出来,但是我没包着说,反而先问了大金牙一个问题:“金爷,咱们在蛇盘坡旁的小村子里,见到的一座残缺不全的石碑,还有在冥殿中见到的宫女壁画,以及前殿中那座设计宏丽的地宫,都实打实的便是唐代的,这一点咱们绝不会看走眼对不对?”
胖子却是越听越糊涂,便问我和大金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点让人容易懂的话。大金牙对胖子说道:“我做了这么多年古玩生意,我深信一个道理,这精致的玩意儿之中,汇聚了巧手匠人的无数心血。年代久远了,就有了灵性,或者说有了灵魂,这件玩意儿一但毁坏了。不存在于世了,也许它本身的灵魂还在,就象有些豪华游轮,明明已经遇到海难,葬身海底多年了,可偶尔还有船员在海上见到这条船,它依旧航行在海面上,也许船员看到的只是那条船的幽灵。”
我说:“惭愧,我也是逼急了才想到这一步的,我现在脑袋也疼着呢,所有的情况我都想遍了,觉得咱们应该就是遇上幽灵冢子,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古墓。”两朝两代,都看上了一块风水宝地,这种情况当然有,尤其是这种内藏眢的形势,真可谓是宝脉佳穴,极为难求。想通了这最关键的一点,其余的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龙岭这处内藏眢的宝穴,很可能在西周的时候就被人相中,不过那时候还没有唐代那么丰富具体的风水理论,但是天人合一的最高境界,是自打有了人类那一天起,便是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西周的某位王族,死后被埋在这里。用人面石椁盛敛,墓穴的构造就和我们见到的差不多,外围筑以巨大的外墙。里面分为三层,在最底下一层放置大批的陪葬品,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应以牛马动物和器物为主,中间一层放装敛墓主的人脸石椁。除此之外,没有多余地东西了,即使有几件墓主随身携带的重要陪葬品,也都应该随墓主尸体装在石椁之中,第三层就是连接嵌道的入口,我们现在所在的石阶,便位于上中两层之间的位置。这位装敛在人脸石椁中的墓主人,本可以在此安息千年,但是在唐代之前的某一时期,出于某种我们无从得知的原因。也许是由于战乱,也许是因为盗墓,甚至也有可能是当时的政治斗争,这座墓被彻底的毁坏了。
我们遇到这些突然冒出来的人面石椁,带有岩画的墓墙,以及封堵住盗洞的巨石,原本在盗洞中放置蜡烛的位置,也被一块巨石取代,这一切都是那座早已被毁掉的西周古墓,是那座古墓的幽灵突然间冒了出来。大金牙听了我的分析,十分赞同,但是有一件事联系不起来:“既然这里存在这一座早已被彻底毁掉的幽灵冢,为什么唐陵都快建完了才发现,而咱们一进盗洞,这幽灵冢就突然冒出来了?这未免也太巧了吧?”大金牙说的是一个难点,这点想不能,我们的猜测就不成立,就算再不走运,也不可能如此之巧,平时没有,或者说是有时无的“冢之幽灵”偏偏我们前脚进来,它后脚就冒出来。
大金牙说:“听胡爷一提这事,我觉得真是有这种可能,以前我们家有个亲戚从湖南来北京丰台办事,在丰台住在了新园招待所,当时他开的房间号是303,那天太晚了,晚上十二点多钟,他困得都快睁不开眼,迷迷糊糊的就奔三楼了,上了楼梯一看迎面就是303,一看门还没关,也没多想,推门就进去了,一看桌上还有杯热水,拿起来喝了两口,倒在床上就睡,第二天早上,被人叫醒了,发现自己正睡在三楼的楼梯上。”
我对大金牙说道:“这里是龙脉的龙头,又是内藏眢,可以说是天下无双,藏风聚气,这座西周大墓乘以生气,气行地中,又因地之势,聚于其内,是谓全气,气是六合太初之清气,化而生乎天地万物者,乃万物之源,此气即太初清气的形态之一。古墓建在这种顶级宝地,便染有灵气,所以毁坏之后,虽已失其形,却仍容于穴内的气脉之中,这是这奇怪的,奇怪就奇怪在这座幽灵冢是为什么这时候出现,换句话说,它是不是平时没有,而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才让它突然出现。”
按理说,所谓的“幽灵冢”虽然摸得到,看得见,但并不是实体,而是一个特体残存在世界上的某种力场,并不是始终都有,而且是一部分一部分的梯次出现,最后能出现多少,是整座西周的大墓都呈现出来,还是只有半座,或是更少,这些还无从得知。
后来到了唐代。为皇家相形度地的风水高手,也看中了龙岭中的这块内藏眢的宝穴,于是为了皇室中的某位重要女子成员,在此地开山修陵。然而陵墓修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这处内藏眢,曾经在很久很久以前被人使用过,皇室陵寝工程的中途废弃,是十分不吉利的,一是劳民伤财,已经使用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都打了水漂,再者接陵碍主。
胖子问道:“鬼和幽灵不是一回事吗?老胡你到底说的是谁的幽灵?”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谁的幽灵?我看是一座西周古墓的幽灵,不是人死后变的鬼魂亡灵的那种幽灵。而是这西周的古墓本身就是一个幽灵,这个摸金行当中传说的幽灵冢,依附在这座唐代弃陵之上的西周幽灵冢。”
大金牙失声道:“啊,胡爷,你是说是咱们带的两只鹅把幽灵冢引出来的?”我说:“是啊,我他娘的怎么就没想到这上呢,我想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在盗洞挖到地宫之后,为了试探冥殿中的空气质量,一定也是用咱们倒斗行的老办法,以活禽探气,他带着鸡鸭鹅一类的禽类进去,这才被幽灵冢困住。”
比起这些,更不祥的是一穴两墓,即使先前的古墓已经不存在了,出现这种情况,即使将选脉指穴的风水师诛九族,也是无法挽回,多半是督办个修建陵墓的官员与风水师,为了避免自己惹祸上身,便互相串通,捍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蒙蔽皇帝,让皇帝老儿再掏钱到别处重修一座新的陵寝。
大金牙说道:“野为雁,家有鹅,野雁驯养,便成了鹅,三禽之中的鹅,是三禽中最具有灵性的,传说鹅能见鬼,说不定就是因为我们无意中带鹅进盗洞,惊动了这座西周的幽灵冢。”我抓起一只大白鹅,取出伞兵刀,管它是不是,把两只鹅都宰了一试便知,举起刀就要动手割鹅劲的气管。大金牙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接住我的手:“可别,胡爷,我突然想到,咱们错了。”
在古代修造陵墓的时候,在地宫构造完毕之后,都要在墓中,宰杀猪牛羊三牲,捆缚三禽于地,为的是请走古墓附近的生灵,请上天赐给此地平安,使墓主安息不被打扰。这种说法叫做:“三牲通天,三禽达地。”猪头牛头羊头同时贡奉,是十分隆重的,可以把信息传达到上苍,三禽则是献祭给居住于地上的神灵。禽畜可使真穴余气所结,所以陪葬坑中必葬禽畜顺星宫理地脉。
胖子说疲乏:“鬼打墙咱们都不怕,还怕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尽管说吧,就算是死了,咱们好歹也当个明白鬼,糊涂鬼至阎王爷那都不收。”我对胖子大金牙说道:“我害怕你们俩理解不了,其实我也只是根据咱们遇到的这些现象作出的判断,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回事,我说出来你们两看看有没有道理。”
胖子说道::“原来是这样,那看来我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我刚看那石椁的时候,就曾说过也许是这物件年头多了,就他妈成精了,你们俩也真是的,我那时候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你们楞没反应过来,我跟你们俩笨蛋真是没脾气了。”
两只大鹅吵得甚凶,毫不理睬胖子的威胁。胖子瞧的有趣,笑着对我和大金牙说:“老胡老金,你们瞧见过没有,咱只见过壮举鸡,这回来一场斗鹅,原来鹅也这么好斗。”我见胖子牵着的两只大白鹅,如同黑夜中划过一道闪电,对胖子说:“鹅……鹅……”胖子说道:“鹅鹅鹅,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我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我怎么没想到鹅呢,你们可知道在古墓地宫即将完工的时候,要做什么吗?他们要宰三牲祭天,缚三禽献地。”
胖子说道:“就你们俩这水平还摸金倒斗呢,真是猪脑子,我再给你们提个醒,古代人也使,咱们也使,那还能有什么,这不明摆着吗,蜡烛啊。”“蜡烛?”我也想到了,不过应该不是蜡烛,难道古代人在山洞里施工,不点灯火吗?蜡烛多多少少随时随地会用到吧?虽然不知道唐代建造陵墓时的具体情况,但是绝不可能在工程快结束的时候才用到蜡烛,应该是另有其它原因。不过蜡烛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讲是比较敏感的,是不是唐代有某种传统,在修建大型陵寝之时,开始不可以点蜡烛?这样根本不和常理,不会有这么古怪的规定。如果真有这样的规定,我那本祖传残书中就一定会有记载。
我对大金牙说:“你也别着急,既然已经有了头绪,我想只要找出根由,便有可能让幽灵冢消失,建造唐陵以及在鱼骨庙打盗洞的人,可能在发现幽灵冢后,曾经都想到了这一次,所以他们能够离开,咱们也好好想想。”胖子说道:“依我看。可以便用排除法,古代人能做的,咱们也能做的,这些应该首先考虑。一些现在化的东西,古代人不可能有,所以可以排除掉,不用多费脑子去想。”
胖子问道:“老金你是说你那位亲戚,也遇上了幽灵楼了?”大金牙说:“是啊,招待所里的服务器就问他为什么睡在楼梯上,他把经过一说,开始以为自己是梦游呢,一看303室的门是锁着的,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没动,铺盖也没打开,结果稀里糊涂的就走了,后来又去丰台,还住新园招待所,闲聊的时候听说这座新园招待所曾经失火烧毁过,后来又接原样重新建的,除了规模上扩大了一些,其余的都没什么变化,连门牌号都一模一样,每年都出现这么几次客人明明进了房间,早晨睡在外面的情况,但是也没有什么伤亡意外事故之类的发生,所以没引起重视,大伙也从不把这当回事。我曾经听我这位亲戚说起过,纯粹是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所说的,我始终没太在意,现在看来,咱们也是遇上这种幽灵墓了。”
大金牙苦苦思索:“这座西周古墓必是被人彻底捣毁了。连一砖一石都没有留下,修建唐墓的人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个巨大的天然山洞,既风水位。又省去一些掏山的麻烦,他们那些人肯定是后来才发现了幽灵冢,还有在鱼骨庙打盗洞的摸金校尉。包括咱们三个,肯定都做了一件相同的事。才把幽灵冢引发出来,但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没想到胖子也有这么理智的时候:“行啊小胖,我还以为你这草包就知道吃喝,竟然还能想出排除法?”胖子笑道:“这还不都是饿的,我觉得如果人一旦饿急眼了,脑子就灵光,反正我吃东西的时候,就是脑子最不好使的时候。”大金牙说道:“还可以把范围圈得更窄一点,修唐墓的人是在工程快结束时发现幽灵冢的,咱们则是刚进盗洞便被困住。”
大金牙点头称是:“没错,绝对绝对都是唐代的东西,那工艺,那结构,还有那壁画上的人物,服装,要不是唐代的我把自己的俩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是……”我得到大金牙的确认,没等他说完,便接口说道:“可是偏偏在这唐代的古墓中,冒出了西周的石椁,绘有西周岩画的墓道,盗洞半截的地方,还凭膏药冒出了西周古墓的外墙。”
大金牙对我说:“胡爷,照你所说,从咱们所见的种种迹象表明,西周古墓被毁后,这里一共来过三拨人,其中两拨是包括咱们在内的摸金校尉,这两拨人虽然中间隔了几十年,却都遇到了这座幽灵冢,而且还都被困其中,另外最早还有一批,肯定是建造唐墓的那些人,他们自然是大队人马,把大唐皇家的陵墓建到这种程度,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们都快把墓修完了,才发现这里有幽灵冢,之前的施工的过程当中,他们为什么开始没发现?”我点头道:“是啊。不管先后,肯定是做了什么特殊的行为,把幽灵冢引了出来,可咱们也没做什么啊,刚在盗洞中爬了没一半,身后的石墙就突然冒出来把路堵死了。”
大金牙又对我说:“还是胡爷见机得快,你瞧我都吓晕了头了,现在刚回过神来,脑袋里是一团乱麻,就算是让我想破了头,一个脑袋想出俩脑袋,也根本想不到这些。”
我便对东南角的那人大声说道:“黑折探龙抬宝盖,搬山启丘有洞天,星罗忽然开。北斗秉烛光。”我这几句话说得极客气,大概意思是说都是摸金这口锅里混饭吃的,既然撞到一起,必有个先来后到,我们是后来的,不敢掠人之美,行个方便,这就走。
蜡烛的灯影在冥殿的角落中闪烁不定,映得墙角处忽明忽暗,灯影的边缘出现一张巨大而又惨白的脸,他的身体则隐在蜡烛照明范围之外的黑暗中。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个人,站在连接前殿与冥殿的石门处,冥殿面积甚广,我的狼眼手电照不到那里,由于离得远,更显得那张脸模糊难辩,鬼气森森。我们刚进冥殿之时,曾仔细彻底的看遍了冥殿中的每一个角落,当时冥殿之中空无一物,只有四面墙壁上没上色的绘画,壁画中所绘都是些体太丰满的宫女,绝没有这张脸,虽然距离比较远,我们无法看清,隔着蜡烛出现在角落中的那张脸,究竟是谁的。
要是鬼倒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都有金佛玉观音护身,而且倘若对方真是摸金校尉,跟我们也算有几分香火之情,说不定能指点我们出去。不管对方是人是鬼,总得先打破这种僵局。就象这么一直僵持下去,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想到这里。
双方对峙半晌,对方毫无动静,胖子压低声音问我:“老胡,我看对面那家伙不是善茬,这里不宜久留,咱撤吧。”我也低声对胖子和大金牙说:“别轻举妄动,先弄清楚他是人是鬼再说。”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三百六十行,就是指世上的各种营生,人生在世。必须有一技傍身,才能立足于社会之中,凭本事挣口饭吃,不用担心饿死冻西在街头。这三百六十行之外。还另有外八行,属于另类,就是不在正经营生之列,不属工农兵学商之属,这外八行其中就有摸金倒斗一行。国有国法,行有行规,就连要饭花子,都有个乞丐的帮主管辖控制着,倒斗这种机密又富有神秘色彩的行当,规矩更多,比如一个墓,拆开丘门之后,进去摸金,然后再出来,绝不允许一个摸金校尉在一个盗洞中来来回回的往返数次。最多只准进去一次,出来一次,毕竟人家那是安息之所,不是自家后院,诸如此类的种种规矩讲究,不胜枚举。
摸金一门中并非是需要有师傅传授便算弟子,它特有一整套专门的标识,切口,技术,只要懂得行规术语,并以摸金一门的手法规矩行事,比如说拆了丘门后要点蜡烛摸金,那就皆是同门,象这种从虚位切入冥殿的盗洞,便只有摸金校尉中的高手才做得到,这些事我以前从我祖父那里了解了一部分,也有一部分是从沙漠回来的路上,从Shirley杨口中得知。所以我觉得既然是同门同道,便没什么不好商量的,当然这是在对方还是活人的前提下,倘若是鬼魂幽灵,也多半不会翻脸,大不了我们把他的尸体郑重的安葬掩埋也就是了。
我心想别再不是行里的人,听不懂我的唇语,当下又用白话大声重说了一遍,结果对方仍然没有任何动静。这下我们可都有点发毛了,最怕的就是这种无志的沉默,不知道戎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如果想多冥殿中离开,就必须走走冥殿蹭的盗洞入口,但是灯影后的那位,直勾勾的瞧着我们,不知道想要做什么,我们也吃不准对方的意图,不敢冒然过去。我心念一转,该不会这张脸不是摸金校尉,而是这古墓中的主人,那到难办了,冲着冥殿东西角喊道:“喂……对面的那位,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我们只是路过这里,见有个盗洞,便钻进来参观参观,并无非份之想。”
我说完之后,便等对方回应,一般这种情况下,如果那人也是倒斗的行家,我给足了对方面子,想必他也不会跟我们过不去,就算是几十年前进来的那位摸金校尉亡灵,应该也不会为难我们。然而等了半天,对方没有半点回应,蜡烛已经燃烧了一多半,在冥殿东南方角落中的那个人,仍然和先前一样漠然,好似泥雕石刻一般纹丝不动。
三人成倒三角队形,我和胖子在前,大金牙牵着鹅,举着手电在后,一步步缓缓走向东南解的蜡烛。每走一步我握着伞兵刀的手中便多出一些冷汗,这时候我也说不出是害怕还是紧张,我甚至期望对方是只粽子,跳出来跟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这么不言不语鬼气森森的立在黑暗角落中,比长了毛会扑人的粽子还他娘渗人。就在对面那个人,即将进入我们狼眼手电的照明范围之时,地上的蜡烛燃到了尽头,噗的冒了一缕青烟,消然熄灭。随着蜡烛的熄灭,灯影身的那张人脸,立刻消失在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无法分辨对面那张脸的主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这冥殿中没有棺椁,自然也不会有粽子,有可能对方是趁我们在前殿的时候,从盗洞里钻出来的,这盗洞不是谁都敢钻的,说不定对方也是个摸金校尉。想到摸金校尉,我立时便想到那位修庙的前辈,难道……他还没有死?又或者始终找不到路出去,困死在这附近,我们现在所见到的,是他的亡灵?
胖子见对方仍然没有动静,也焦躁起来,喊道:“我们这就要从哪来回哪去了,你再不说话,我们就当你默许了,到时候别后悔啊……”大金牙在后边悄声对我们说道:“我说胡爷胖爷,那边的莫不是墙上壁画上画的人物,咱们没瞧清楚,这蜡烛光线影影绰绰的,我看到真容易看花了眼睛。”他这么一说,我们俩心里更没底了,一时对自己的记忆力产生了怀疑,他娘的,要困真如此,那我们这面子可栽大了,这几分钟差点让自己给吓死,可是确实不象是画,这冥殿,包括整个这座古墓,都邪的厉害,我们刚进冥殿确实是什么都没发现,但是进那盗洞之时,半路上不是也没巨石吗,也难保这冥殿中不会凭空里就突然冒出点什么东西,倒底是人?是鬼?是妖?还是如大金牙猜测的,就是墓壁上的绘画?
这就是专业摸金校尉同盗墓贼最大的不同,盗墓贼们往往因为一两件明器大打出手,骨肉手足相残的比比皆是,因为他们极少能找到大墓,也不懂其中的厉害,也不晓得明器便是祸头,拿多了必遭报应。三国时曹操为充军饷,特设发丘、摸金之职,其实中郎将校尉等军阶是曹操所设,然而摸金与发丘的名号,以及搬山、卸岭都是秦末汉初之时,便已经存在于世间的四个倒斗门派,不过这些门派中的门人弟子,行事诡秘,世人多不知晓,史书上也无记载,时至宋元之时,发丘、搬山、卸岭三门都已失传,就此断绝,只剩下摸金一门。
其中有一条,就是同行与同行这间,两路人看上了一道丘门,都想来搬山,那么谁先到了算谁的,后面来的也可以进去,但是有什么东西,都应该由先进去的人挑选。因为摸金校尉戒规森严,不同与普通的盗墓贼,一座古墓只取一两件东西便住了,而且贵族古墓中的赔葬品都十分丰富,所以互相之间不会有太大的冲突。一座墓仅取一两件东西,这规矩的由来,一是避免做的活太大,命里容不下这种大桩富贵,免得引火烧身。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天下古墓再多,也有掘完的时候,做事不能做绝,自己发了团,也得给同行留条生路。
我把先前看过的那些冥殿壁画,默默在脑中过了一遍,那些画都是身穿当时流行胡服的肥胖宫女,绝对没有对面那个模精人影的图案。眼看着地上的蜡烛就要燃到尽头了,这时我们再也耗不下去了,我暗上拔了伞兵刀在手,这种刀是俄罗斯流进中国的,可以用来切割绳索,比如空降丘跳伞后,降落伞挂在树上,人悬在半空,就可以使用这种特制的刀子割断伞绳,这刀很短小精悍,刀柄长刀刃短,非常锋利,戴在身上十分方便,我们这次来陕西,是在内地,没敢戴匕首,所以我们随身戴了几柄短小的伞兵刀防身。我另一只手握着金佛,对胖子和大金牙使了眼色,一齐过去看看对方究竟是什么,胖子也拔出工兵铲,把两只大白鹅交给大金牙牵着。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