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十六章 石阶

张牧野惊悚悬疑

大金牙说道:“哎哟,您瞧我这嘴,习惯成自然了,怎么说都是倒腾古玩的那一套说辞,故作姿态,故作高深,好把买主侃晕了,侃服了。”
胖子说:“老金你没听说过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吗?咱们三人不比臭皮匠强多了吗?”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您这不是寒惨我吗,我要是知道有什么特点,我还用请教你啊?”
胖子说道:“且慢,陪葬坑里是不是应该有什么宝贝,不如顺路先去捎上两件再回去找盗洞不迟,空手而回不是咱的作风,否则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胖子问道:“老金你还懂铭文?平时没听你说起过,想不到你这么大学问,看你这发型跟你肚子里的学问不太匹配。真是人不可貌相。”
大金牙表示那就不清楚了,得找专家问去。他虽然能看出来石椁上的脸部雕刻,属于西周的工艺造型,却说不清雕刻这种诡异的石脸。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和背景所产生的。
反观西周之前,殷商时期出土的一些文物,其中不乏配有西部雕刻或者纹式图案的,但是都显得苍劲古朴有余,顺滑流畅不足,而且性别特征明显,蚕眉圆眼,大鼻阔口者为男子,这是取材于皇帝四面传说,汉代之后的人面纹饰,以及雕刻,面部特征更为明显,男子的脸上有胡须。
大金牙见我半信半疑,便补充了几句:“如果这附近能找到一些鼎器。或者刻有铭文的什么地方,那便能进一步确认了。”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我看技术经验还有体力,咱们都不缺,但是咱们还缺一位女神,一位幸运女神,咱们的运气太差了,回去得想办法转转运,咱也别跟这磨蹭了,越想越他娘的糊涂,如果是西周地古墓结构,这最下边一层的墓道是通向配葬坑的,不会有出口,我看还是先回到上一层的冥殿,再找找资洞的出口。”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咱们现在地处境很尴尬,以至于是跟本搞不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不过如果这条墓道真是大金牙所说的西周建筑,那我倒是可以判断出这里的大至格局,商周的古墓没有大唐那么奢华,但是规模比较大,垒大石分大殿而建,而且是分为若干层,不是平面结构,咱们刚进盗洞,就被一堵大石墙挡住,那道又厚又大的石墙,很可能是西周古墓的外墙,距离主墓有一段距离,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它是怎么就突然冒出来的,他娘的,这回要想出去,还真是难了。”
胖子在旁说道:“就是,老金你也真是的够可以的,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这场合,唯谁都别侃大山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实打实的说。”
大金牙连连称是,但接着我们刚才的谈话继续说道:“我不是做考古口的,要说别的我也不敢这么肯定,但是这西周人面的特点十分明显,我曾经在洛阳博物馆看过简介,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我敢断言那人面石椁就是西周的。”
我听了大金牙的话。明白了他地意思,从殷商开始,便有人脸的雕刻铸造工艺,唯独到了西周时期,突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无性别脸部造型,之后的审美和工艺又回归了先前的确良风格,我问大金牙:“为什么单单是西周这一时期,会出现这种变化呢?”
三人商议了半天,也没商议出个什么子丑寅戌来,眼前地墓道,两边都可以通行,但是不知道连接着哪里,头上有个缺口,上面便是停放人脸巨椁的冥殿。
这个传说流传甚广,大部分研究历史和早期古董的都略知一二,大金牙答道:“顾名思义,就是说黄帝有四张脸,前后左右,各长一个,分别注视着不同的方向,另外还有一说,是指黄帝派出四个使者,视察四方。”
金和大金牙谁也没搭理他,这种情况下那有那份心情,我托住大金牙,把他推上了墓道上的冥殿,我和胖子也先后爬了上去。
大金牙插口说道:“技术经验与力量,咱们都不缺,但是我觉得缺少头脑。”
大金牙留的大背头,每天都摸很多发油,一直被胖子取笑,此时见胖子又拿发型说事,才想起自己的头型半天没打理了,赶紧往手心里啐了口唾沫,把头发往后抹了抹,呲着金牙说:“懂可不敢当,不过如果找到铭文,我瞧上一眼,倒还能看出来是不是西周的。”
胖子说道:“老胡,我看你也别想了,这事不是咱能想明白的,本来我觉得咱们三个人的组合,基本上什么古墓都能摆平了,要技术有你地技术,要经验有老金的经验,要力量,我不是吹,我最起码能顶你们俩吧……”
我知道问也是白问,我们三人现在都如坠五里雾中,辨不清东南西北,从大金牙的话来推断,并不一定能够确认,那具石椁与这些古怪墓墙属于西周时期的产物。
西周人面雕刻装饰的最大特点,在于面部线条流畅顺滑,没有性别特征,只有耳朵大于常人,但是从面部上瞧不出男女老少,并且中国历代惟有西周崇尚雷纹,在冥殿中看那石椁底部,一民支层的尽是雷纹的装饰,可以说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金牙说道:“还是算了吧胖爷,您那膀子肉厚不知道累,我这两条腿都灌了铅了,咱还是别没事找事,按胡爷说的,回去找盗洞才不失为上策,再说这地方如此古怪。谁敢保证这条墓道里没有什么隐阱机关,到时候咱后勤部悔都来不及了。”
我说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好象与冥殿中地石椁扯不上关系。那石椁上有五张人脸,椁盖上有一张朝着上方,会不会那张脸孔的造型,是和墓主有关?”
胖子见我和大金牙都执意要爬回上层,无奈之下,只好牵了两只鹅跟我们一起行动,突然说道:“哎,我说,咱是不是得把那古头棺材撬开,看看那里边的死人,是不是长了一张那么古怪的脸?说不定有个面具之类地。要是金的可就值钱了。”
我问大金牙:“黄帝四面传说是指地什么?”
我看大金牙确实是不行了,刚才拼上老命,爬得这么快,已经到极限了,这盗洞中我也不能背着他,便只好让他坐下来歇一歇。
我对胖子说:“你懂什么,咱们只宰了一只鹅,另一只不知道跑哪去了,说不定这幽灵冢一会儿还得冒出来,要出去就得趁现在,如果半路再被困住,咱就他娘的直接拿脑袋撞墙算了。”
我抹了一脸的鹅血走到盗洞口前,用狼眼照了一照,下面原本完全变成墓道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了,洞中满是泥土,正是先前的盗洞。
爬出一段距离之后,我回头看了看跟在我身后的大金牙,他累得连嘘带喘,但是为了尽早离开这条盗洞,咬紧牙关,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紧紧跟在我边不远的地方。
我刚说了个“这”字。忽然面前白光一闪,落下一个东西,刚好掉在石椁上。我吓得赶紧往后跳开,仔细一看,原来是跑丢的那两只鹅其中之一,它落到石椁盖子的人面上,并未受伤,乍着两只大翅膀,在石椁上晃晃悠悠的走动,不知道它是怎么从墓顶上突然落了下来,又是怎么上去的。
我不想再多说了,招呼一声,钻进了前面的盗洞之中,大金牙和胖子跟在后面,每人之间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
而且这声音象是什么动物在拼命挣扎,是那两只鹅吗?不对,应该不会是鹅叫声,鹅叫声绝不是这样,这声音太难听了,好象是气和被卡住,沉闷而又姜厉。
我们三人心中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上面有什么东西?”由于一直觉得声音来自下面。手电的光柱压得都甚低,一想到上面有东西。便同时举起手电向上照射。
大金牙已经说不出话了,张着大嘴,费力的点了点头,我又去看还没爬出盗洞的胖子,只见胖子还差二十几米才能爬出来,他体型肥胖,爬动起来比较吃力,所以落在了后边。
唐墓冥殿,天圆地方,上面穹庐一般地墓顶上布满昭示吉祥的星辰,并没有什么异常,只不过是有些地方起了变化,冥殿顶壁的边缘出现了一道道幽灵冢的石墙,这种二墓合一的奇观,恐怕当世见过的人不超过三个了。
大金牙问我道:“胡爷,这真能管用吗?”
不知是歪打正着,误打误撞,还是怎么样,总之盗洞又回来了,不过现在还不到庆祝的时候,我们的手电电池已经快要耗尽,已经没有其余的备用电池和蜡烛了,三个人争分夺秒地跳进了墓道的竖井之中。
我对大金牙说道:“金爷你先稍微休息一下,尽量深呼吸,等胖子爬出来了,咱们还是不能停,必须马上接着往外爬,等到了外边,你愿意怎么歇就怎么歇,敞开了好好歇几天,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一会儿你还得咬咬呀,坚持坚持。”
我正向盗洞之中张望,只听胖子在身后说:“老胡看什么呢,大金牙是不是先钻进去了,赶紧的吧,咱俩也进去,快爬到外边就得了,这他妈鬼地方,我这辈子再也不想来了。”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个人,本来不想多生事端,只想早早宰了两只鹅,让这座西周的幽灵冢消失掉,以便尽早脱身,但是事与愿违,两只大白鹅跑得不见了踪影,那本不应该存在于世的西周石椁,突然又发出古怪的声音,只好提心吊胆的过去看个究竟。
我回头一看,见胖子站在我身后,大金牙却不见了,我赶紧问胖子:“金爷呢?你没看见他?”
我打着手电,在盗洞中匍伏前进,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在部队训练的情景,一想到这些我赶紧晃晃脑袋,尽量不去想那些不相关的事情,现在要做的是赶紧从盗洞里钻出去,这里头等大事。
胖子拍了拍石椁说道:“声音是不是从这石头箱子里传出来的?既然这西周古墓能以幽灵的状态存在,说不定连同这石箱里长了毛的粽子也能一起活了。”
这次是我在前边开路,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这回咱们就别停了,让金爷跟在我后边,胖子在最后,要是金爷半路爬不动了,胖子你推也得把他推到外边,这事你负责了。”
三人壮着胆子包抄到石椁后边,却见石椁后边空无一物,原本那姜惨的叫声也停了下来,刚才那声音明明就是从这里传来的,怎么忽然又没有了?我骂道:“他娘的,却又做怪。”
我们从“悬魂梯”下来,距离石椁不远,大约只有十五六步的距离,三人各抄了家伙在手,我握着伞兵刀,大金牙一手攥着金佛,一手捏着黑驴蹄子,胖子则拎着工兵铲,慢慢的靠向石椁。
那石椁旁传来的声音,象是夜猫子在叫,听得我人三人头皮发麻,按理说幽灵冢里不该有粽子,因为这具石椁只是个念体,本身早就不存在于世了,椁中主人的尸骨也早就没有了,那么这声音究竟是……?
胖子说:“怎么?他没钻进去?我爬出来就看见你一个人啊。”
我走到另一边的盗洞口,举起狼眼往里边查看,盗洞这一段是被山体内的空隙截断,这里民各于积岩地貌,近代以来,受自然界影响较为严重,山体缝隙很多,这段缝隙连接着山体最下面的溶洞,深不可测,如果这前面仍然有石墙挡路,我们就只好下到溶洞中寻找出路了。
胖子把鹅拎到盗洞口,抽出伞兵刀,对准大白鹅的气管一割,将鹅身反转着抓在半空,鹅血顺着气管泊泊流下,大鹅不断的扭动,奈何胖子抓得甚牢,直把鹅血放净放才把鹅扔在一旁。
胖子问道:“这么着急忙慌地做什么,一点一点往外蹭不行吗,反正这盗洞都出来了。”
胖子走在前边,边走边自己给自己壮胆说:“肯定是那两只鹅捣乱,等会儿抓到它们,老子要它们好看。”
大金牙说道:“您真是爷啊,可千万别这么说,我让你吓得,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士音菩萨保佑……”大金牙念着佛,想把手中的挂件拿在眼前看上一看,以壮胆色。却发现手中攥的不是翡翠观音,而是鎏金的如来像,敢忙又念上几遍佛号。
我对胖子说道:“刚才那声音倒不象是从石椁中传出来地,我分明是听到从石椁后边发出的声音,再说这……”
我们见上面并无异状,便把石椁上的大白鹅捉了,可是另外一只仍然是不见踪影。只剩下这一只鹅如何使得,当下在冥殿中四处寻找,却仍是不见踪影,这唐墓极大。但是冥殿就有百余平米,但是这还没有完工,完工时应在这冥殿正中再修一石层,整个冥殿呈回字型,专门用来摆放墓主棺椁,外围则是用来放置重要的陪葬品。
这时山洞不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我急忙用狼眼照了过去,想看看大金牙是否在那边,不照则可,一照是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人站在山洞之中,一张大脸没半点人色,他的这张脸,同西周石椁上那张诡异怪诞的脸如出一辙。
想起我们所宰杀的那只鹅,突然从墓顶落在石椁上,还有先前那古怪的声音,越想越是头脑皮发麻,当下更不多想,继续顺着盗洞往外爬。
一想到这座古墓中的种种诡异之处,我便一刻不想多耽,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既然只抓住一只,可千万别让这只再跑了,咱们也不要管另一只鹅了,先把这只宰了,把鹅血淋到盗洞的出口,看看管不管用,不管用再去捉另一只。”
盗洞已经彻底恢复了本来的面目,我心中暗暗好奇,关键是先前那两只鹅不太对劲,我们推测应是这两只大活鹅,惊动了幽灵冢,使它出现在原本是唐墓的地方,应该把两只鹅都宰了,才会让幽灵冢渐渐消失,怎么只宰了一只鹅,就恢复原貌了,难不成另外一只鹅已经死了?
大金牙汗如雨下,汗珠子顺着脸滴滴嗒嗒的往下淌,喘着粗气对我说道:“实……实在……是不……不行了……这……两年……虚得厉害……得先喘口气。”
又沿盗洞向前爬行了二十几米的距离,水没声渐渐响起,看来行到一半的距离了,前边便是盗洞的截面,我爬到洞口,从上跳了下来,等大金牙也爬到洞口,我把他接了下来。
我对大金牙说道:“管不管用也就这最后一招了,毕阄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应该不会氏,我去看看有没有变化。对了,也不知这鹅血是否能僻邪,咱们往脸上抹一些。”
看来胖子爬出来还需要点时间,我对这座古墓以及盗洞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最担心的就是最后一段盗洞中的石墙是否还在,不爬到那里看上一眼终究是不能安心。
我们只有三人,照明设备匮乏,想在这么大的地方要找只活蹦乱跳的大鹅,虽不能说是大海捞针,却也差不多了。
现在冥殿两旁还没有修筑配殿,后面的后殿也未动工,只出现了一条幽灵冢的“悬魂梯”,前面的范围更大,筑有地宫,地宫前还有水池,想必完工时要修造成御花园一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