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十五章 脸

张牧野惊悚悬疑

墓道宽约数米,其两端都笔直的延伸下去,望不见尽头。墓砖都是巨大的岩石,古朴凝重,不似唐墓地豪华精致。却另有一番厚重沉稳的王者之气。大金牙知道我熟悉历代古墓的配置布局,便出言问我这条墓道的详情。我摇了摇头,对大金牙说:“我现在还不敢确定。如果咱们在冥殿中发现的那具石椁,确实如你所说,是西周的古物,那么这条墓道也极有可能与那石椁是配套的,都是西周的东西,尤其是这墓墙上所绘的图案,有许多与那石椁相似之处。”胖子说道:“我敢打赌,绝对是一码子事儿,他娘的。那张大脸,看一眼就能记一辈子,那似笑非笑,冷漠诡异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抠出来的。”
我又问大金牙:“金爷,我看咱们现在虽然处在一个古怪的环境中,但是暂还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只要理清头绪,逃出去不是问题。你毕竟没有白白倒腾这么多年明器,能瞧出哪人面石椁是西周的东西,你能具体说一下吗,咱们分析分析,说不定就能想出点办法来。”
大金牙这时候反倒没有象胖子那么紧张,他和胖子不同,胖子是不怕狼虫虎豹粽子僵尸,只怕那些不着力处的事物,说简单点就是怕动脑子,大金牙最怕那种直接的威胁,这唐代古墓中虽然凭空冒出来不少西周的东西,只是古怪得紧,并不十分的要命,或者可以说成……并不立刻直接要命,所以大金牙虽然也感到紧张恐惧,但是暂还可以应付这种精神上的压力。
我们所在的应该是一条墓道,两侧绘满红色古岩画的墓道,那引起图画的笔画颜色,殷红似血,鲜艳如新,如果这条墓道是西周时期的,就算保存得再好,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这些岩画顶多只有一两百年的历史。不仅是岩画,包括砌成墓道的岩石,没有年代久远的剥落痕迹,虽然不象是刚刚完工,却也绝非几千年以前就建成的样子。有些地方还露着灰色的石茬儿。
我现在遇到的这些巨脸石椁,以及墓墙上这许多古怪表情的人脸岩画,我除了有一些直观的感受之外,一无所知,这方面我远远不如大金牙,虽然他不是专业的考古人员,至少还有着浸淫古玩界多年的经验。我对大金牙和胖子说道:“小胖,金爷,我看这古墓中匪夷所思之事甚多,咱们这么乱走乱转的不是办法,要是这么乱闯,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异状,现在咱们必须想些对策。”
胖子无奈的说道:“现在咱们三个,就象是三只落在别人手中的小老鼠,被人摆布得晕头转向,却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下回不带武器炸药,我决不再进古墓了。”我苦笑道:“要是咱们还能有次回再说吧。”
我对他们二人摆了摆手,现在疑神疑鬼没有用,而且这绝不是鬼砌墙那么简单,唐代古墓的冥殿里出现了四周的石椁,难道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间墓室,也是西周的?看那墓墙上的岩画,尽是一些表情怪异的人脸,这间狭窄的墓室,或者说是墓道什么的,肯定同冥殿中的人面石椁有一定的联系。我们进入唐墓冥殿之后,就为了节省能源,三中手电筒,只开着大金牙的一只,这时候大金牙把手电筒交给了我,我在原地点燃了一只蜡烛,打着手电观察附近的环境。
于是我对胖子说:“我眼下还没想到什么办法,找出应对之策的前题,是取决于咱们先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就好象在战场上打仗,咱们遭了埋伏,我明敌暗,只有被动挨打的份,没有还手的余地。因为咱们不知道面对的是一种什么情况。”
胖子问我道:“老胡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要有就快说,别卖官子行不行,我也不99lib.net瞒你,我他娘的现在真有点害怕了。”我知道胖子不是轻言恐惶之人,他要说出害怕俩字,那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局面,无从着手,虽然生命没有受到威胁,但是神经已经快被折磨崩溃了。
望着身处的古怪墓室四周,就连一向什么都不丰乎的胖子开始害怕了,胖子问我:“老胡这是什么地方?”我看了他一眼,说疲乏:“你问我,我问谁去。我记得清清楚楚,咱们从古墓冥殿正中的盗洞跳下来,应该是一个不太高的竖井,连接着下面倾斜的盗洞,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我这么一说,大金牙和胖子都表示赞同,胖子说道:“没错,就是假,老胡还是你眼毒啊,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不过肚子里词儿太多,卡住了,一时没想起来。”大金牙说:“确实是这么回事,笑都透着奸邪,怒中透着嘲弄,咱们这些做生意的平时与客人讲价,就得装真诚,装掏心窝子,我觉得咱们当时那表情就够假了,但是这与墓墙上所绘的人脸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这种表情中透露出来的假模假样的神态……跟本……跟本就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大金牙的最后一句话,使我心中感到一阵寒意,望着那些壁画上的人脸,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我就想不出来,什么人的表情会是这么古怪?
大金牙嘬着牙花子说道:“那还有错吗,冥殿地面上就这么一个盗洞,就在正中的虚位上,旁边应该是墓主的棺椁,咱们在冥殿里整整转了三圈,除了盗洞之外,地面上又哪里有其它的通道。这可……真是撞上鬼打墙了。”
唱戏的戏子也没有这样的脸啊,我觉得咱们现在所面临的处境,与这些脸有一定的关系,可是……这些脸象征着什么呢?”我虽然经常标榜自己是正宗的摸金校尉,却只对看风水寻龙脉觅宝殿这方面的事情在行,其实是从《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中所学,对历朝历代的墓穴布置十分熟悉,但是涉及到一些文化因素,历史背景,文物鉴定,则都是一知半解,就算是一知半解,还多半都是凭自己推测乱猜,没有半点根基。
胖子借着蜡烛的光亮,看了几张墓墙上的人脸,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我仔细一看,觉得这些脸怎么那么不对劲儿呢,不管是什么表情,都……怎么说呢,我心里明白哪不对劲,但是形容不出来,这些脸的表情都透着股那么……那么……”我也看出来了那些脸的异样之处,见胖子憋不出来,便替他说了出来:“都那么假,显得不真证,不管是喜是怒,都显得假,象是装出来的,而不是由心而生。”
我对胖子说:“小胖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看的不仔细,咱们在冥殿中所见的石椁,上面共有五张石雕的人脸,表情都是一样的,你再仔细瞧瞧这墓道中的岩画,表情却没那么单一。”墓墙岩画上所表现的,是一张张略微扭曲的人脸,并不都是如冥殿中石椁上那样,石椁上的五张脸皆是面无表情,冷漠中透出一丝怪诞,而墓墙上的每一张人脸,都略有不同,有喜、有忧、有哀、有怒、有惊、有伤,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表情,都和正常人不同。
我奇道:“你刚不是说那人周石椁是西周的吗,我如果没记错,殷商应该是在西周之前,这石椁究竟是西周的还是殷商的?”大金牙说道:“我的爷,您到是听我把话说完啊,这种装饰,盛于殷商,一直到三国时期都还在一些重要场合器物上用到,但是时代不同,它的特点也有所不同,咱们见的那具石椁,便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特点吗?”
此时大金牙听了我的问话,稍稍想了想,便对我说道:“胡爷你也是知道是,咱们在北京倒腾的玩意儿,普通的就是明清两朝的居多,再往以前的,价值就高了,都是私下交易,不敢拿到古玩市场上转手,到唐宁的明器,在咱这行里,那就已经是极品了,再往唐宁以前的老祖宗物件,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国宝了,倒买倒卖都是要掉头的,我做这行这么久,最古的只不过经手几件唐代的小件。”
我见大金牙净说些个用不着的,便又问了一遍:“这么说你也吃不准那人面石椁是四西的东西?”大金牙说道:“我当然是没经手过那么古老的冥器,这种西周石椁,要说值钱吗,可以说就是价值连城啊,问题是没人敢买,要是卖给洋人,咱们就是通敌叛国的罪名,所以对咱们来说它其实是一文不什,我虽然没倒腾过西周的东西,但是有时候为了长学问,长眼力,我经常看这方面的书,也总去参加博物馆,提高提高业务能力,对这些古物,我也算是半个专家,这石椁是西周的东西,这我是不会瞧走眼的,关于这点我可以打保票,以人面做为器物装饰的,在殷商时期曾经盛极一时,很多重要的礼器,都会见到人面的雕刻。”
胖子两眼冒光,对我的话充耳不闻,但是那火势极旺,向前走了几步,便受不了灼热的气息,只好退了回来,一脚踩到一具被“黑XX”吸食过的死人身上,立足不稳,摔了个正着,扑到那具干尸上。
再看大金牙,他已经被山洞中的石头磕得鼻青脸肿,身上全是血迹,不过他还保持着神智,这可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如果身上穿着衣服倒还好一些,赤身裸体的被蜘蛛丝粘上,一时半刻根本无法脱身,三人缠做一堆,被慢慢的拖进那三角形洞口。
胖子对大金牙说道:“你迷糊了?这还没死呢,死不了就得接着活受罪不过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发财了,前边那神庙里有个青铜人面鼎…。。哎哟,这东西烧不糊吧?”说完站起身来,想走到近处看看。
我没有多想,就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衣服的后襟都在地上被磨破了,顺手用力扯了几扯,就撕了开来,三下两下把衣袖褪掉,从胖子手中接过还有半壶酒的水壶,胡乱洒在衣服上,用打火机把衣服点燃,我身上穿的是78式军装,这种衣服燃烧后容易粘在皮肤上,所以作战的时候部队仍然配发65式及65改,这些军装只要想穿,在北京可以买到全新的。
我对胖子说:“现在咱们别讨论这些没用的事,你有没有受伤,咱俩吧大金牙背起来,尽快离开此地,说不定还有没死的黑XX,倘若袭击过来,咱们现在全身上下就剩下裤衩了,根本无法对付。”
胖子忽然指着火堆中对我和大金牙说道:“老胡,老金,你们俩看那,有张人脸。”
我和大金牙寻着胖子所说地地方看去,果然在大火中出现了一张巨大地人脸,比“黑XX”后背上花纹形成地人脸还要大出数倍,更大出石椁上雕刻的人脸。
眼见大金牙就要被拖进三角形的洞口,我紧跑两步扑了个过去,死死拽住大金牙的胳膊,把他往回拉,胖子也随后感到,割断了缠住大金牙的蜘蛛丝,这时大金牙只差两米左右的距离,便要被拖进那个三角形洞穴了。
因为要钻盗洞,我们都特意找了几件结实的衣服,当时我就把这件军装穿在身上,想不到这时候派上用场,我点燃了衣服,很快燃烧起来,我担心粘在手上烧伤自己,不敢怠慢,把这一团衣服,像火球一样扔到前面。
那座西周的幽灵墓,多半和这座供着人面鼎的祭坛有着某种联系。
大火中的这张脸被火光映照,使得它原本就怪诞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这张巨脸位于建筑的正中,随着四周被烧毁倒塌,从中露了出来,原来是一只巨大的青铜鼎,鼎身上铸有一张古怪的人面。
四周立刻变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心中清楚,这时候只要稍有耽搁,大金牙就会被拖进蜘蛛巢的深处,再也救不了他了,那种被毒素麻痹融化后慢慢吸食的惨状,如同置身于阿鼻地狱中的痛苦……
这时好像半座山洞都被点燃了,熊熊大火中发出劈劈啪啪的响声,这时我才看清楚,原来那个三角形的山洞,是一座人工建筑物,完全以木头大建而成,可能为了保持木料的坚固程度,混合了松脂牛油等物质,涂抹在了木头上。
有可能是西周的那座古墓被毁掉之多后,由于这里地处山洞深处,极其隐蔽,所以保存了下来。但是这些事都已经成为了历史的尘埃,恐怕只有研究西周断代史的人,才多少知道一二。
随着木头燃烧倒塌,只见火场中有三个巨大的火球在扭动挣扎,过了一会儿就慢慢不动,不知道是被烧死,还是被倒塌的木石砸死,渐渐变成了焦炭。
我用他的裤子堵住洞口,再用打火机点燃裤子,想烧断拧成一大股的所有蜘蛛丝,想不到裤子刚冒出几个火星,整个三角形的洞口就同时燃烧了起来,而且那火势越烧越大,越烧越旺。
胖子说道:“现在走了岂不可惜,等火势灭了,想办法把那铜鼎弄出去,这东西要能搬回北京,估计能换几座楼。”说完又推了推大金牙:“老金,怎么样?缓过来了吗?大金牙连惊带吓,又被山石撞了若干下,怔怔地盯着火堆发楞,背胖子推了两推,才回过神来说道:“啊也,胖爷,胡爷,想不到咱们兄弟三人,又在……阴间相会了,这……这地方是哪?现在已经过了奈何桥了吗?”
胖子问我道:“老胡,这也是那驴日的幽灵冢的一部分吗?”
这座木制建筑,约有七八间民房大小,不知道建在这里是做什么用的,木头所搭建的建筑四周,全是一具具被“黑XX”吸干了的尸骸,有人的也有动物的,被“黑XX”吸食尽了身体中的所有水分,相当于对尸体做了一次脱水处理,虽然那些尸骸外边被“黑XX”的蛛丝包裹住,还是能见到他们脸上痛苦扭曲的表情,都保持着生前被慢慢折磨死的惨状。
眼见就要追上被人面蜘蛛“黑XX”拖走的大金牙,没想到我们唯一的光源――胖子的“狼眼”手电筒,偏偏赶在这个时候耗尽了电池。
胖子手忙脚乱地打算把干尸推开,却无意中从干尸地脖子上扯下一件东西,胖子据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便举起来观看,发现那物件像是个动物地爪子,在火光下亮晶晶地,漆黑透明,底下还镶嵌着一圈金线,胖子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老胡,你瞧这是不是模金符?”说完又在死人身上摸了模:“哎,这还有一大包好东西……”
一瞬间,整个洞穴都被火焰映得通明,洞口中喷射出得蜘蛛丝也都被烧断。我连忙把大金牙和胖子向后拖开,三人各自动手把身上的蛛丝甩掉。
我慌乱中想起手中还握着打火机,急忙拨动火石,用打火机的火焰去烧缠绕身体的蜘蛛丝,老天爷保佑,也算是我们命不该绝,亏得这种“黑XX”的蜘蛛丝不像普通蛛丝具有耐火性,顷刻间烧断了两三条,我的身体虽然还粘满了粘乎乎的粘丝,却已经脱离了蜘蛛丝拖拽力量的控制。
干尸也不知死了有多久了,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双眼的位置只剩下两个黑窟窿,胖子扑在干尸身上,想要挣扎着爬起来。
我正想和胖子把大金牙抬走,还没等动劲儿,突然从对面三角形的洞口中飞出几条蜘蛛丝。这种蜘蛛丝前端像张印度抛饼,贴在身上就甩不掉,而且速度极快,我们三人躲闪不及,都被粘住。胖子想用工兵铲去挡,想不到工兵铲也被蜘蛛丝缠住,胖子拿捏不住,工兵铲脱手落在地上。想弯腰去捡,身体却被粘住,动弹不得。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惊魂未定,想要远远地跑开,脚下却不停使唤,只好就地坐下,见了这场大火,都不免相顾失色,这个大木与大石组成地建筑物是个什么所在?怎么“黑XX”把这里当作了老巢?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大金牙和胖子又被向洞口拽过去一米,我若想继续用打火机烧断蜘蛛丝救人,恐怕只来得及救一个人了,却来不及再救另一个。
我要了摇头,对胖子说道:“应该不是,可能是古代人把这种残忍的人面黑XX,当作神的化身来崇拜,特意在它们的老巢处建了这么个神庙,用来供奉,那时候那人不当人,指不定拿了多少奴隶,给这些黑XX打了牙祭。今天咱们把它们的老巢捣毁了,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我躺在地上对胖子叫道:“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现在连衣服都没了,光着个屁股还惦记哲那对废铜烂铁。”
我心想这洞八成就是蜘蛛老巢,必须得赶紧离开,以免再受攻击,我和胖子身上的衣服已经烧得差不多了,再烧下去就该光屁股了,而且我们被蜘蛛在山洞中拖拽了不知道有多远。路径早已迷失难辨,不过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先摸着黑远远逃开再做计较。
借着忽明忽暗的火花,只见大金牙正被扯进一个三角形的洞中,火光很快又要熄灭,我看清了方位,和胖子边向前跑,边脱衣服,把身上能烧的全部都点着了扔出去照明。
又粗又粘的蜘蛛丝越缠越紧,七八条拧成一股,洞中的“黑XX”还继续往外喷着蜘蛛丝。看来不等进洞,我们就要被裹成人肉粽子了。
我急中生智,把大金牙的裤子拽了下来,大金牙的皮带早在我们追他的时候,就被拖断了,裤子也磨得露了腚,一扯就扯下半条。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