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十章 岔口

张牧野惊悚悬疑

现在我们面前还有两个洞,一个是向下的盗洞,另一个和我刚才进去的窄洞差不多,我估计里面的情形和刚进去的窄洞大致相同,也是石板挡道,绕无可绕。不过我这人不到黄河不死心,他娘的,不话有点不太吉利,这里离黄河不远,岂不是要死心了?那就不见棺材不落沔了,可以这是倒斗的盗洞,距离古墓地宫不远,古墓是自然会有棺椁,这回真是到绝对了,黄河棺椁都齐了。不敢再想,这时候最怕就是自己吓唬自己,我稍稍休息了几分钟,依照刚才的样子,钻进了右手边的盗洞,里面是否也被大石封死,毕竟要看过才知道,这条路绝了再设法另做计较。
我心想这会不会是出资修鱼骨庙的那位前辈挖的,难道他打通盗洞之后,到地宫里取了宝贝,退路使被石门封死,回不去了,于是从两边打了洞想逃出去?这么推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我让胖子和大金牙在原地休息守候,我在腰上系了长绳,先爬进左侧的盗洞中探探情况,万一有什么情况,就吹响哨子,让胖子二人把我让回来。我刚盗钻进去,大金牙掉住我,从脖子上取下一枚金佛护身符来,递给我说:“胡爷,戴上这个吧,开过光的,万一碰上什么脏东西也可以防身。”
我担心洞穴深处空气不畅,本不敢多做停留,毕竟防毒口罩只能保护口鼻不吸入有害气体,而眼睛耳朵却无遮拦,如果有阴雾瘴气之类的有毒气体,都是走五观通七窍,眼睛暴露在外,也会中毒。窄小的地洞,使我完全丧失了方位感和距离感,凭直觉也没爬出多远的距离,便在前边又遇到了一堵厚重的石板,这面石板之厚无法估算,和周围的泥土似乎长成了一体,不是后来埋进去的,其大小也无从确认,整个出路完全被封堵住了。
都交代妥当,我戴上防毒口罩,用狼眼照明,伏身钻进了左边的洞穴,这个洞明显挖得极为仓促,窄小难行,仅仅能容一人爬行,要是心理素质稍微差一点,在这里很容易会因为太过低矮压抑,犹如被活埋在地下一般,导致精神崩溃。
我心想怪不得这孙子非要进地宫,一点都不怕,原来有这些宝贝做后台,对他说道:“没错,怕鬼不倒斗,倒斗不怕鬼,我只不过担心咱们遇到了超越常识的东西,那样才是难办,不过眼下还不能确定,待我去这边的洞中看看再说。”说着便接过了大金牙给我的金佛,挂在项上,暗地里想:“这段时间我接触古物不少,眼力也非比从前,我看这只开光金佛不像假的,他娘的,先不还他了,上回他送给我和胖子的两枚摸金符,惹得祖师爷不爽,那种假货无胜于有,不戴可能都比戴假的好,等大金牙给我们淘换来真的摸金符再还他,这个就先算是押金了。”
又赶上一回鬼吹灯?没这么邪门吧,再说我们再在还在漫长的盗洞中爬行,距离古墓的地宫尚远,我摸了摸嘴上的简易防毒口罩,应该不会是我的呼吸和动作使蜡烛熄灭的。会不会是盗洞中有气流通过,我摘下了手套,在四周试了试,也没觉出有什么强烈的气流,且不管它,再点上试试。我划了跟火柴,想再点蜡烛,却发现面前的地上空空如也,原本插在地上的蜡烛不知去向了,这时候我的头皮整个都乍了起来,本以为按以前的盗洞进地宫,易如探囊取物,这回可真活见鬼了,就在面前的蜡烛,就在我一分神思索的瞬间,凭空消失了。
我仔细查看前边的三个盗洞学三个盗洞和我们钻进来的这个,如同是一个十字路口,正前方盗洞的洞壁和先前一样,工整平滑,挖得从容不迫。然而另外两边,却显得极为凌乱,显然挖这两个洞的人十分匆忙,但是从手法上看,和那条平整盗洞基本相同。这段洞中堆了大量泥土,显然是打这两边通道的时候积在此处的。
我伸手摸了摸原来插蜡烛的地方,角手坚硬,却是块平整的石板,这石板是从哪出来的?我顾不上许多,扯上防毒口罩,拍了拍胖子的腿对他说:“快往回爬,这个盗洞不对劲。”大金牙正趴在后边呼哧呼哧的喘气,听到我的话,急忙蜷起身子,掉疳砂往回爬,这回却苦了胖子,他在盗洞中转不开身,只得倒拖着栓两只大鹅的绳子,用两只胳膊肘撑地,往后面倒着爬行。我们掉转方向往回爬了没有五米,前边的大金睡突然停了下来,我在后边问道:“怎么了金爷,咬兄弟牙坚持住,爬出去再休息,再在不是歇气的时候。”大金牙回过头来对我说:“胡爷……前边有道石门,把路都封死了,出不去啊。”他脸上已吓得毫无血色。能把话说不来算不易。
这段洞中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有风,气流很强,看来和哪里通着,那便不用担心空气质量的问题了,我交代胖子还是按照以前几个的联络暗号。胖子和大金牙留在原地休息,我向左侧探路,中间连着绳子,不至于迷路,如果哪一方遇到情况,可以拉扯绳索,也可以通过吹哨子来传递信息。
我以为他也累了,相休息一下,我却听胖子在前边对我说:“我操,老胡,这前边三个洞,咱们往哪个洞里钻?”“三个洞?”历来盗洞都是一条,从来没听说过有岔路之说,此时我就是再多长出个脑袋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让胖子爬进正前方的盗洞中,把贫路口的位置给我腾出来,以便让我查看这三个相联盗洞情形,我来到中间,大金牙也跟着爬了进来,他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我示意他别担心,先在这歇歇,等我看明白了这三个盗洞的究意再做计较.
胖子不知所以,见一会儿往前一会往后。大怒道:“老胡你他妈想折腾死我啊,我爬不动了,要想再爬你从我身上爬过去。”我知道我们遇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现在说不清楚,但绝不能停下来,也腾不出功能和胖子解释,便连声催促:“你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往前,你向前爬就是了。快快,服从命令听指挥。”胖子听我语气不对,也知道可能情况有变,使不再抱怨。赶着两只鹅又往前爬,匆匆忙忙向前爬许了将近两百多米距离,突然停了下来。
我用狼眼隔着大金牙照了照盗洞前边的去路,果然有一块平整的大石头,我经过的时候每前进一步,都仔细观察,并没有发现过什么石槽之类的机关,洞壁都是平整的泥土。我也不知道这厚重的大石板是从哪冒出来的,齐刷刷挡在面前。我见无路可退,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只好对大金牙打个手势,让他再转回来,然后又在后面推胖子。让他往前爬。
盗洞的尽头,忽然扩大,显然先前那人想从下边或是四掘路出去,四周都挖了很深,但那块大石板好像大得没有边际,想找到尽头挖条通道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我被困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事虽怪,却并没有心灰,当下按原路爬了回去,胖子大金牙见我爬了回来,便问怎样?通着哪里?我把通道尽头的事大概说了一启蒙,三人都是纳闷,难以明白,难道这巨大的石板是天然生在土里的不成?却又生得如此工整,以人工修凿这生达几吨的石板也是极难。最他妈奇怪的是我们钻进盗洞的时候,怎么也没发现这道石板,回去的时候才凭空冒出来?传说古墓中机关众多,也不会这么厉害,不,不能说厉害,只能说奇怪。
我接过金费来看了看,这可有年头了,是个古物,我对大金牙说:“这金佛很贵重,还是留着你们俩防身吧,盗洞邪的厉害,不过好象不是鬼闹的,也许是咱们没见过的某种机关,我到两边的洞中去侦察一下,不会有事,别担心。”大金牙已不象刚才那么惊慌,咧嘴一笑,把手伸进衣领,掏出来二十多个挂件,都是佛爷菩萨观音之类,还有些道教的纸符,挂件则有金的、有玉的]有象牙的、有翡翠的,个个不同,大金牙对我说道:“我这还一堆呢,全是开过光的,来他妈多少脏东西也不怕。”
于是就请古文字方面的专家孙教授等人,负责破解这块龙骨和金板的秘密,孙教授接到这个任务,把自己锁在研究室中,开始的废寝忘食的工作。
等大金牙他们出去之后。孙教授把门插好,问了我一些关于陈教授的事,我就把我是如何同陈教授等人去新疆沙漠寻找精绝古城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些。
陈教授面色稍有缓和,摆了摆手:“你小子不要拍我的马屁,我是什么斤两,自己清楚,既然你和老陈认识那么你自己留下,让他们两个回避一下。”
我问孙教授:“这么重要的东西,难道您没留个拓片之类的盲目记录吗?虽说您认为我背上长的不是什么咒之类的的标记,但是我仍然觉得这事太蹊跷,若不知道详情,我终究是不能安心。您就跟我说说,那篇记协在骨甲的文字中,说的大概是什么内容?是不是和新疆的鬼洞有关系?我向毛主席保证,绝不泄秘半个字。”
早在唐代李淳风就已经破解了这种古代加密文字,为了表彰他地功勋,皇帝特铸金牌赏赐给李淳风,以纪念此事,这面金牌上的字和符号,就是李淳风所解读的天书对照表。
孙教授对我说道:“你背后的这个痕迹,说蛤上古代的加秘文字,并不恰当,这个字并不是天书中的字,我也是在古田出土的龟甲才见到这个答号,它象征着某件特殊的事物,当时的人对其还没有准确的词来形容,我想称其为图言,更为合适,图言就是一个象征性的符号,不过这个符号的意思我还不清楚,它夹杂在天书加密文字中出现,在古田出土的龙甲,其中一块天书的内容,似乎是一篇关于灾祸的记录,由于刚刚出土,时间紧迫,我也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分析这个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想到在这运回去的途中,军用飞机就失事坠毁了,那些秘密恐怕永远都无人知晓了。”
我对孙教授说道:“教授,教授您也听我说最后一句行不行,我也不知道您是怎么闻出来我们身上有土惺气,不过我跟这位镶金牙的,我们俩真不是倒腾文物的,我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给考古队打工,北京的陈久仁,教授您听说过没有?我们就是跟着他干活的。”
这种“龙骨异文谱”孙教授曾经见过多次。上面的古字,闭着眼睛也能记得,但是却始终不能分析出这些究竟是什么文字,其含意是什么。用这种古怪文字所记录的内容又是什么?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孙教授只好对我吐露了一些:
孙教授神经质的突然站起身来:“不能说,一旦说出来就会惊天动地。”
其这关天书很简单,是用最四种秘声的音标注释,而不是以文字刻在龙骨上,不过只有少数能读出这些秘密发音地人,才能够理解文字的内容。
我连忙点头称是:“是啊,我想您二位都是考古界的泰山北斗,在咱考古圈里,一提您二老的大名,那谁听谁不得震一跟头……”
棺顶竟然有夹层,这是事先谁也没有想到的,即使经验最丰富的专家,也从未见过棕民板中有夹层,众人小心翼翼的打开棺板夹层,里面有个牛皮包裹,打开之后又有油布和赤漆裹着一件东西,赫然便是一个白玉无暇的玉盒,玉盒遍体鎏金跟银,石盒上刻着有翼灵兽的图案,盒盖上的锁扣是纯金打造。
我越听越着急,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不过孙教授说不是诅咒,这句话让我心理负担减小了不少,可是越是不能说我越是想知道,几千年前的文字信息,到了今天,究竟还有什么不能示人的内容,更何况这个字都长到我身上来了。
然而在最早的时代,其实文字共有八种读音,其中包含的信息量之大,常人难以想象,不过这些额外的信息,被统治阶级所垄断,另外的四种读音,成为了一种机密的语言,专门用来记录一些不能让普通人获悉的重大事件。
古时仓颉造字,文字的出现,结束了人类结绳记事的蛮荒历史,使文字中蕴藏了大量信息,包罗着大自然中万物的奥秘,传到今日共有平去直八四种读音。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腐墓的主人应该是皇宫里专掌天文历法,以及阴阳数术之类事物的太史令李淳风,唐代的科技、文化、经济等领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个顶峰,作为在唐代名望极大的一位著名“科学家”李淳风,他的墓中应该有很多极具研究价值的重要器物和盗料,可惜都被毁坏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极大的损失,所有在现场的考古工作者对此都感到无比的忱惜。
后世出地一些龟甲和简牍上,有很多类似甲古文的古文字,但是始终无人识得,有人说天书无字,无字天书,其实是种歪曲,天书就是古代的一种加密信息,有字面的信息,但是如果不会破解,即使摆在你面前,你也是看不懂,孙教授这一辈子就是专门跟这些没人认识地天书打交道,但是进展始终不大,可以说步步维艰,穷其心智,也没研究出什么成果来。
但是清理工作仍然要继续进行,然而随着清理工作的深入,腐巧的棺木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民惊喜,考古工作者在墓主头顶的棺板中发现了一个夹层。
直到一九七八年,考古工作者在米仓山,发掘了一座唐代古墓,这座古墓曾经遭到多次阍者的洗劫,盗洞有六七处,墓主的尸体早已毁坏,墓室也腐烂蹋隐,大部分随葬品都被盗窃,剩余的几乎全部严重腐蚀。
由于是藏在棺板的夹层中。所以这么多年来,能够躲过盗墓贼的洗劫,得以保存至今。
我一听孙教授说话的意思,好象有门儿,但让大金牙和刘老头先离开,留下我单独跟孙教授秘谈。
在以整块羊脂玉制成的盒子中,发现了很多重要的物品,其中有一块龙骨(某种龟甲),上面刻满了“天书”,被命名为“龙骨异文谱”,另有一面纯金板,金板不大。四角造成兽头状,正反两面密密麻麻地铸有很多文字,似乎是个表格,上面的字有些认得,有些认不得,当时被命名为“兽角迷文金板”。
孙教授常年研究黄河流域的古迹,是古文字方面地专家,擅长破解翻译古代秘文。
而李淳风是从《八经注疏详考》中获得灵感,从而找到方法洞晓天机,破解天书之迷。孙教授从这块“兽角迷文金板”的启发中参悟到如何解读天书,在考古界引起了颠覆性的轰动,大量的古代机密文字被解读,很多信息令人目瞪口呆,不少已有定论的历史,也都将被改写。
孙教授听轩。叹息一声说道:“我和老陈是老相识了。沙漠的那次事故,我也有所耳闻,唉,他那把老骨头没埋在沙子里就算不错了,我想去北京探望他,却听说他去美国治病了,也不知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当年老陈于我有恩。你既然是他的熟人,有些事我也就不再瞒你了。”
我等的就是孙教授这句话,忙问道:“我觉得我背上突然长出地这片瘀痕,象极了一个眼球,与我们在沙漠深处见到的精绝古城有关,精绝国鬼洞族那些人,都崇拜眼球的力量,我觉得我是中了某种诅咒,但是又听说这不是眼球,而是个字。所以想请您说一说,这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也好在思想上有个准备,当然我也是个死过七八回的人了。我个人地安危,我是不太看重的,不过陈教授大概也出现了这种症状,我最担心的便是他老人家。”
这种所谓的“天书”是中国古文字研究者面临的一道坎,越不过去,就没有任何进展,一旦有一点突破,其余地难题也都可以随之迎刃而解,但是这道障碍实在太大了。
要按我平时的脾气,话既然都说到这个份上孙用人撵,肯定是站起来自己就走,但是这次非同小可,说不定就是性命修关的大事,而且除了我和胖子之外,还有可能关系到陈教授与Shireey杨的生死。
有学者认为“天书”是一个已经消失的文明遗留下来的文字,但是这种说法不攻自破,因为有些与“天书”一同出土的古文字,很容易就能解读,经碳14检验同属于殷商时期的,应该是同一时期的产物,绝不是什么史前文明的遗存。
孙教授对我说道:“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这些事实在是不能说,让你知道了反而对你无益,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背后长得这块印记,绝不是什么诅咒之类子虚乌有的东西,不会影响到你的健康,你民说管放心就是。”
考虑到各种因素,上级领导对孙教授解密出来的信息,做了如下指示:持慎重态度对待,在有确切定论之前,暂不对外界进行公布。
有经验的专家一看,就知道是大唐皇家之物。可能是皇帝赏赐给李淳风地。而且又被他放置在如此隐秘的棺板夹层中,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当即将玉盒送回了考古工作组的大本营。
孙教授听我说出陈久仁的名字,微微一怔,问道:“老陈?你是说你们二人,是在他的考古队里工作的?”
孙教授经过整整一个多月的反复推敲研究,终于解开了“天书之迷”,通过对照李淳风墓中出土的“兽角迷文金板”,发现原来古人用“天书”在龙肌上的记录,是一种加密文字。
孙教授说完,就站起身来把我们往门外退,我心想这老头挺奇怪,刚进来时不说的好好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听他刚开邕说话的意思,象是已经准备告诉我们了,但是后来不知从哪里看出来我和大金牙的身份,所以变得声色俱厉,说不定以为我们俩是骗子,是想来他这蒙事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