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八章 陷空

张牧野惊悚悬疑

我陷进土壳子一大截之后,尽量保持不让自己的身体有所动作,连口大气也不敢喘。惟恐稍有动作就再陷进去一截,倘若一过胸口,那就麻烦大了。我两手轻轻哲学撑住。保持身体受力均匀,等了十几秒钟,见不再继续往下掉了。便腾出一只手从脖子上摘下哨子,放在嘴边准备吹哨子招呼胖子过来帮忙。不过吹哨子便要胸腹用力。我现在处在一种微妙的力量平衡之中,身体不敢稍动,否则这块土坡随时可能坍塌,把我活埋进里边,当然也不一定陷落下去就必定被活埋,下面也许是大形溶洞,更倒霉地是落进去半截,上不见天,下不见地,活活憋死。那滋味可着实难受。
没想到站定之后,刚走出没有两步,脚下突然一陷,下半身瞬间落了下去,我暗道不妙,这是踩到土壳子上了。听附近村里的人说这盘蛇坡尽是这种陷人洞,我本以为这边缘地带还算安全,想不到大意了,这时候我的腰部已经整个陷落在土洞中了,我心中明白,这时候各万不能挣扎,这里的地质结构与沙漠的流沙大同小异,所不同的就是沙子少,细土多,越是挣扎用力,想自己爬出来,超是陷落得快。遇上这种情况,只能等待救援,如果独自一人,就只好等死了。
胖子问道:“这人吃饱了撑的啊,既然能看出古墓的具体位置,怎么还跑这么远打洞?”我对胖子说道:“盖鱼骨庙的这位前辈,相形度地,元胜于你,他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我推测那是因为想从下边进入地宫。”大金牙说:“噢?从下边进去》莫不是因为这座墓四周修得太过坚因结实,无从下手,只好从底下上去?我听说这招叫顶宫。”我说:“应该是这样,唐代都是在山中建陵,而且大唐盛世,国力殷实,冠绝天下,陵墓一定亻得极为坚固,地宫都是用大石堆砌,铸铁长条加因,很难破墓墙而入。不过古墓修得再如何铜墙铁壁,也不是无缝的鸡蛋,任何陵墓都有一个虚位,从风水学的角度上说,这就是为了藏风聚气,如果墓中没有这个虚位,风水再好的宝穴也没半点用处。”胖子问道:“就是留个后门?”我说:“不是,形止气方蓄,为了保持风水位的形与势,与风水宝地因定不变,陵墓的堂局不可周秘,需要气聚而有融,一般陵墓的俑道或者后殿便是融气之所,那种地方不能封得太实,否则于主不利。”
双方一齐用力,把我从土壳子里拉了出来,上来的时候我的双腿,把整个一块土壳彻底踩塌,山坡上露出一个大洞,碎土不断落了进去。我大口喘着粗气,把水壶拧开,灌了几口,把剩下的水全倒在头上,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回头看了看身后蹋陷的土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从鬼门关转回来了,实在是后怕,不敢多想。
这个想法在我脑中一转,我还是决定吹哨子,否则等胖子他们俩想起我来,他娘的黄瓜菜都闵了。希望他们听到之后赶快来援,否则俺老胡这回真要归位了,大风大浪没少经历,实在不愿意就这么死在这土坡子里。我吹响了哨子,胸腹稍微一动,身体呼鲁一下,又陷进去一块,刚好挤住胸口,呼吸越来越艰难,要是活埋一个人,一般不用坦到头顶,土这胸口就能憋死了。
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形,两只手伸在外边,明明憋得难受,却又不敢挣扎,这一刻是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千万不能因为胸口憋闷得快要窒息了,就全力用胳膊撑着往外爬,那样做死的更快。对我现在的处境来说,一秒钟比一年还要漫长,操他奶奶的,死胖子怎么还不赶过来,倘若他们没听见哨声,那我就算交代到这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我往爬上来的地方看了看,太陡了,很难接原路下去,四处一看,见左手不远处的山坡上,受风雨侵蚀,土坡蹋落了一大块,从那里下去,会比较容易。于是顺着山脊向左走了一侧面,踩着坍塌的土疙瘩缓缓下行,这段土坡仍然很难立足,一踩就打滑,我见附近有处稍微平整的地方可以落足,便跃了过去。
我们三人去看刚才我踩蹋的土洞,大金牙问道:“这会不会是个盗洞?”我说:“不会,盗洞边缘没有这么散,这就是山内溶洞侵蚀的结果,山体外边只剩下一个空壳了,有的地方薄,有的地方厚,看来这龙岭下的溶洞规模着实不小。”
我把刚才在山脊上所见的情况对他们说了,那边的山中,肯定有座大墓,和鱼骨庙的直线距离,约有一公里左右。如果鱼骨庙有个盗洞通往那座古墓,这个距离以及方位完全符合情理,打一公里的盗洞对一个高手来讲,不是难事,只是多费些时日而已。
决定还是从鱼骨庙的盗洞下手,这样做比较省事,首选,鱼骨庙盗洞距今不过几十年,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中间就算有坍塌的地方,我们挖一条短道绕过去就行,其次龙岭上有陷人的土壳子,在岭中行走,有一定的危险性,我刚刚就碰上一回,险些憋死在里边,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危险。当下计议已定,便回头鱼骨庙,胖子和大金牙已经找了半日,一直没发现有什么盗洞,这座庙修的不靠山不靠水,也谈不上什么格局,从外观上极难判断出盗洞的位置,这个盗洞对我们来讲太重要,我做出的一切推论,其前提都是鱼骨庙是摸金校尉所筑。我忽然灵机一动,招呼胖子和大金牙:“咱们看看以前摆龙王爷泥像的神坛,如果有盗洞,极有可能在神坛下藏着。”胖子边走边说:“老胡,你今天有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了,别光想着明器,再找不着盗洞,咱们就把这破庙整个拆了。”
正当我忍住呼吸,胡思乱想之际,见胖子和大金牙俩人,慢慢悠悠,有说有笑的从下边溜达着走了上来。他们一见我的样子,都大吃一惊,甩开腿就跑了过来,胖子边跑边解身上携带的绳锁,他还背着竹筐,里面的两只大白鹅,被胖子突然地加速吓得大声叫着。胖子和大金牙怕附近还有土壳子,没敢靠得太近,在十几步开外站住,把绳子扔了过来,我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把强索在手上挽了两扣。
胖子给我点了根烟压惊,我惊魂未定,吸了两口烟,呛得自己直咳嗽,这次经历不同以往,以前是生死就在一瞬间,来不及害怕,这回则是死神一步步慢慢逼近,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能折磨人的神经了。我的三魂七魄,大概已经飞了两魂六魄,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我的那两魂六魄才慢慢回来。大金牙和胖子见我的脸色刷白,也不敢说话,过了半晌看我眼神不再发直,便问我怎么样了?我点了点头,让胖子把白酒拿来,喝了几口酒,这才算彻底恢复。
不过这种工匠们都自己偷建的逃手秘道,是完全没有风水学依据的,怎么隐蔽就怎么修,对陵墓格局的影响很大,但是这种私留生道的事却始终无法禁止。所以遇到这种四壁坚固异常的大墓,摸金校尉们探明天情况之后,便会选择从下边动手。我们三人稍稍商量了一下,觉得值得花费力气进龙岭大墓中走上一趟,因为这座墓所有的位置非常特殊,山体形势已经不复当年的旧貌,能发现这里有墓的,一事实上是摸金校尉中的高手,他定会秉承行规,两不一取,这么大的墓,别说他拿走一两件宝贝,就算是摸走了百十件,剩下的我们随便摸上两样,也收获非浅。
我站在山脊上,瞧准了山川行止地伏的气脉,把可能存在古墓的位置用笔记下,标明了距离文位,然后转身去看另一边的胖子和大金牙。他们两个正围着鱼骨端找盗洞,我把手指放在嘴中,对着胖子和大金牙打了着响亮的口哨。胖子二人听见声音,抬头对我耸了耸肩膀,示意还没找到盗洞的入口,随后便低头继续搜索,把鱼骨庙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又一遍。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大型陵墓,都和宫殿差不多,最后封口的时候,为了保守地宫中的秘密,都要把最后留下的一批工匠闷死在里边,那些有经验的工匠,在工程进行的过程中,都会给自己留条后路,偷偷的修条秘道,这种秘道往往都在地宫的下边。
做倒斗摸金这行当,虽然容易暴富,但是财富与风险是并存的。古墓中危险实在太多。除了那些人为设置的机关埋伏,更有些无法预料的险恶之处。很多被http://www.danseshu.com发掘的大墓中,都伴有盗墓贼的尸骨,其中不乏一些毛贼自相残杀,但是也有不少摸金校尉惨死其中,那些死法,都十足的古怪诡异,有的竟然是在开棺摸金时。被墓顶掉落的石块砸死,有些死在古墓中的盗墓贼身上,没有一丝外伤的迹象,也不是中毒身亡,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怎么死的,恐怕只有死者自己才清楚。
我把胖子招呼回来,三人商议如何离开这座洞穴,被那巨蛛拖出很远,而且凭感觉不是直线,七扭八拐,完全失去了方向,现在只知道我们是在龙岭众多丘陵中某一处的地下,搞不清具体在什么位置,听当地人说这龙岭之下,全是溶洞,然而我观察四周,发现我们所在的地方,并非那种咯斯特地貌,而是黄土积肥岩结构的山体空洞,比较干燥,如此看来,这里属于多种地质结构混杂的复合型地貌。
这时火势已弱,借着火光,可以隐约见到四周上下有十几个山洞,肯定是要选一条路走,但是究竟从哪个山洞出去我们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但是我想既然巨蛛要外出觅食,那么附近一定有条出口。
胖子捧着一包东西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老胡,想他妈什么呢,你快看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都是那干尸身上的。”
我们现在一无粮草,二无衣服,更没有任何器械,多耽搁一分钟,就会增加一分出去的难度,这地下神庙中供着一尊巨大的人面青铜鼎,鼎是西周时期用来祭祀祖先,或者记录重大事件昭示后人的,看来这座地下神祗和西周古墓有着某种联系,有可能西周古墓的墓主人,生前崇拜巨蛛,故此在自己的陵墓附近,设置一座神庙,贡养着一窝人面巨蛛,后来他的坟墓被毁,就没有人用奴隶来喂这窝巨蛛了,它们自行捕食,繁衍至今,不知道除了神庙中的这几只,还有没有其余的,倘若再出来一两只,就足以要了我们三个的小命。
我摇头道:“没有值钱的东西,不过有几样东西用处不小,从这只百宝囊中,可以遥想到当年一位摸金校尉的风采,这位肯定蝗要鱼骨库存盗洞的那位前辈,跟咱们行事相同,算得上是同门,可惜惨死在此,算来怕不下三十余载了,既然被咱们碰上了,就别再让他暴尸于,你把他的贵骨抬进火堆焚化了吧,希望他在天有灵,保佑咱们能顺利离开此地,他这些东西,也给一起烧了。”
百宝囊中还有几节德国老工干电池,但是没有手电筒,另外有三粒红色的小小药丸,我见了这几粒药丸,心中吃了一惊,这莫非是古代摸金校慰调配的秘药,古墓中有尸毒,从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人相传有一整套秘方,研制赤丹,进古墓倒斗之前服用一粒,可以中和古墓中的尸毒,但是对常年不流通的空气不起作用,只有在开棺摸金,和尸体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用来防止尸毒侵体,因为古代不像现代,现代的防毒面可以连眼睛也一并保护了,但是古代的防护措施比较落后,蒙得再严实,两只眼睛是必须露出来的,如果棺椁密封得比较好,墓主在棺中尸解,尸气就留在棺中,这种尸毒走五官通七窍,对人体伤害极大。
这枚“摸金符”是那具干尸身上所戴,难道说他便是修鱼骨庙打盗洞的前辈,想必他也被困在幽灵冢里,进退无路,最后也发现了活禽的秘密,想从盗洞退回去半路上却和我们一样,被那只巨蛛伏击,而他孤身一人,一旦中了招,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最后不明不白的的惨死在这里。想到此处,心中甚觉难过。
但是仅限于化解尸毒,对尸毒之外的其他有害气体,还是要另用其他方法解决,比如开喇叭(给墓中通风),探气(让活动物先进古墓)等等。
胖子问我道:“怎么样老胡,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值钱的吗?”
大金牙身上的伤和我差不多,主要是擦伤,头上撞的也不轻,半清醒半迷糊的点了上噗头,稍微活动活动颌骨,便疼得直吸凉气。
但是这种药的原理是以毒化毒,自身也有一定的毒性,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自身骨质密度降低,虽然对人体影响并不十分大,但也是有损无益,不到非用不可,则尽量不用。
我转了转脖子,感觉身上的擦伤撞伤依旧疼痛,但是手足已经能够活动自如了,便推了推身旁的大多牙,问他伤势如何?还能不能走动。
胖子指着洞穴的入口对我们说:“老胡,你拿鼻子闻闻,这里是什么味道?很奇怪
我接过胖子递来的事物,一件一件的查看,这只布袋象是只百宝囊,尽是些零碎的东西。有七八支蜡烛,两只压成一叠的纸灯,这几支蜡烛对我们来说可抵万金,我们现在除了个打火机,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照明工具了,我让胖子把蜡烛纸灯收好,等会儿从山洞往外走,全指望这点东西了。
说完我和大金牙转身离开,胖子却在原地不肯动,我回头问胖子:“你走不走?”
胖子忙着翻看干尸怀中的事物,随手把那枚“摸金符”扔到我面前,我捡起来拿在手中细看,“摸金符”漆黑透明,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拿在手中,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极具质感。
民间传说多半是搏风捉影,这里附近经常有人畜失踪,有可能和这个巨蛛的老巢有关,失踪的人和羊都被拖进这里吃了,而不是什么陷在迷宫般的洞窟中活活困死。
这种红色的絷药,名为“赤丹”,又称为“红奁妙心丸”,具体是用什么原料调配的,早已失传,这主要是和防毒面具的产生有关系,有些摸金老手还是习惯开棺时先在口中含上一粒“红奁妙心丸”,然后再动手摸金。
大金牙倒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明显是惊吓过度,还没回过魂来,我全身又酸又疼都快散了架,虽然担心附近还有其余的人面巨蛛,却没办法立刻离开,见胖子突然从附近的一具干尸身上找到一枚摸金符,便让他扔过来给我瞧一瞧。
胖子说道:“也好,我这就给他火化了,不过咱们今天烧死了这几只人面巨蛛,算是给他报仇雪恨了,所以这兜子里的物件,算是给咱们的答谢好了,说不定拿回北京,在古玩市场还能卖个好价钱。”
胖子一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便觉得性味索然,那干尸本就没剩多少分量,胖子拿过摸金校尉的百宝囊,用另一只胳膊增值住干尸便走,到了那座燃烧的神庙附近,远远将摸金校尉的干尸扔进了火场边缘。
百宝囊中还有几件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此外还有一个简易罗盘,这是定位用的,还有一块炭石,这种东西在中药里又名“地霜”或为“北地率珠”,其性为“丬、苦、大温、无毒。”这是为了预防古墓内空气质量差,导致头疼错迷。这种情况下用硝石碎沫,吸入鼻腔一点,即可缓解,与shcneey杨的酒精臭鳍作用相似。
我看到最后,发现百宝囊中装有一段细长的钢丝,一柄三寸多长的小刀,一小瓶云南白药,一瓶片脑,还有一样我最熟悉的,是百宝囊中的黑驴蹄子,再就是一卷墨线,墨线和黑驴蹄子都是用来对付尸变的。
这时火势已弱,借着火光,可以隐约见到四周上下有十几个山洞,肯定是要选一条路走,但是究竟从哪个山洞出去我们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但是我
我对胖子说:“这么做也不是行,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尤其是这枚摸金符,水火不侵,烧也烧不化,正好咱也需要这东西,就不客气了,剩下的确实没有值钱的东西,有几粒红奁妙心丸,大概也都是过期的,咱们根本用不上,还是让这只百宝囊跟它的主人一起去吧。”
这绝对是一枚货真价实的“摸金符”,用川山甲最锋利的抓子,先浸沟在X腊中七七四十九日,还要埋在龙楼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是正版摸金校慰的资格证件,这种真正的“摸金符”我只见过shlneey杨有一枚,大金牙曾经给过我和胖子两枚伪造的,和真货一比,真假立辨。
我让胖子点了一只蜡烛,三人走到距离最近的一个山洞,把蜡烛放在洞口,我看了看蜡烛的火苗,笔直上升,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这个洞是死路,没有气流在流动,咱们再看看下一个洞口。”
胖子边说边从干尸怀中掏出一个锦制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抖在地上,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