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七章 鱼骨庙

张牧野惊悚悬疑

庙堂内龙王爷的泥像早就不知哪去了。地面梁上全是尘土蛛网,不过在里面,却看不出房梁是由鱼骨所搭建的。估计鱼骨都封在砖瓦之中了。墙壁还没完全剥落,勉强能够辨认出上面有“风调雨顺”四个大字,地上有好几窝小耗子。
大金牙平时吃喝嫖赌,身体不太好,经不得长途跋涉,走到鱼骨庙已经累得不轻了,要再爬上山梁然后再爬回来,确实吃不消,我让他和胖子留在鱼骨庙,找找附近有没有地道,并嘱咐他们如果进庙堂之中,务必小心谨慎,别被砸到里头。
我们走了将近三个小时,缍在一条山沟中找到了“鱼骨庙”,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残破,我们听说过座龙王庙香火断了几十年,提前有些风靡一时准备,没成想到实地一看,这座破庙,破得都快散架了。“鱼骨庙”只有一间庙堂,也不分什么前进后进,东厢西厢,庙门早就没了,不过总算是看到了铁头龙王鱼的头骨,那鱼嘴便是庙门。
我点头道:“是的,你看这些沟沟壑壑,似龙行蛇走,怎奈四周山岭贫瘠,无帐无护,都不成事势,加之有深陷山中,阴气也重,如果说这山岭植被茂密,还稍微好一点,那叫帐中隐隐仙带飞,隐护深厚主兴旺,这条破山沟子,按中国古风水说的原理,别说是修庙了,埋人都不合适,所以说我断定这庙修得有问题,一定是摸金校卫们用来掩护倒斗的,今日一见果然不出所料。”
胖子说道:“要说是掩人耳目,也犯不上如此兴师动众啊,我看搭间草棚也就够用了,再说这条沟里哪有人,顶多偶尔来个放羊的,听村里人说,过了这道梁便是龙岭迷窟,里面邪性的很,平时根本没法去,所以到这放羊的恐怕也不多。”我说:“主要还是博取当地人的信任,外地人出钱给当地修龙王庙,保一方风调雨顺太平如意,当地人就不会怀疑了,倘若直接来山沟里盖间房子,是不是会让人觉得行为反常,有些莫名其妙,好好的在山沟里盖哪门子房屋呢?这就容易被人怀疑了,不如说这里是风水位,盖间庙宇,这样才有欺骗性,以前还有假装种庄稼地的,种上青沙帐再干活,都是一个宗旨,不让别人知道。”
我们围着鱼骨庙转了几圈,没看现地道的位置,看来藏得极为隐蔽,不太容易找到,甚至有可能在哪位摸金校尉做了活之后,就给彻底封死了。大金牙问能不能看出那古墓的具体位置,我说沟里看不出来,得爬到山梁上,居高临下的看能瞧得分明。
现在终于到了龙岭坡下,我最担心的两件事,第一件就是龙岭中有没有大墓,现在看来,答案应该是绝对肯定地。第二件事,这座墓如此之大,而且早就被建鱼骨庙的那位假商人盯上了,他有没有得手?这还不好说,不过看他这般作为,如此经营,不过就算是这龙岭的古墓已被倒了斗,我想我们也可以进去参观参观,看看别的高手是怎么做的活,说不定没掏空,还能留下几样。摸金校尉的行规很严,倒开一个斗,只能拿上一两件东西,多了便是要环了规矩,看这位修鱼骨庙的高人,既然能在龙岭找到很多人都找不到的大墓,一定是个老手。越是老手高手,越看重这些规矩,有时候甚至把行规看得比命都重要,不过这些优良传统现在恐怕没人在乎了,现在的民盗跟当年闹日本鬼子差不多,基本上到哪都执行三光政策。
这里虽然不是黄土高原,但是受黄泛的影响,地表有大量的黄色硬泥,风就是造物主的刻刀,把原本绵延起伏的山岭切割雕凿,形成了无数的沟壑风洞,有些地方的沟深得吓人。这里自然环境恶劣,地广人稀,风从山沟中刮过,呜呜作响,象是厉鬼哀嚎,山梁上尽是大大小小的洞穴,深不见底,在远处一看,如同山坡上长满了黑癍。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收拾东西前往村后的“龙岭”按照昨天打听到的,出村转了两道山梁,去寻找“鱼骨庙”。两道山梁说的简单,直线距离可能很短,真正走起来的时候,可着实不易,昨天到这里天已经黑了,周围的环境看不清楚,这时借着曙光放眼观望,一道道沟壑纵横,支离破碎的土原、土梁、土峁、土沟耸立在四周。
胖子拿工兵铲敲了敲,铛铛做响,这骨头还真够硬的,我们仔细观看,见这鱼头骨决然不同寻常的鱼骨。虽然没有了皮肉,仍然让人觉得狗狞丑陋,我们从来没见过这种鱼,不是鲸鱼也不是普通地河鱼,大得吓人,使人不敢多观。
胖子问道:“这地方不挺好的吗?我风刮的呼呼的,风水地风是有了,嗯……就他妈有点缺水,再有条小河,差不多就是风水宝地。”我说:“建寺修庙的地方,比起安宅修坟来另有一套讲究,寺庙是为了造福一方,不能随便找个地方就盖,建寺庙之地必是星峰垒落,明山大殿,除了这座鱼骨庙,你可见过在沟里的庙吗?就连土地庙也不能修在这么深地山沟里啊,正所谓是:谷中有隐莫穿心,穿心而立不入相。”大金牙问道:“胡爷,你刚说的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是说山谷中修庙不好吗?”
大金牙和胖子听了我的分析,都表示认同,外地人在山沟里盖庙确实比盖房子更容易伪装。其实胖子所说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还得上到山梁上看看那龙岭的形势,才能得进一步判断古墓地的位置,以及在此修庙的原因,我估计古墓离鱼骨庙距离不会太远,否则打地产的工程量未免太大。
看见进来人了吓得嗖嗖乱窜。我们没悸在鱼骨庙的庙堂中多耽,这破庙可能随时会塌。来阵大风,说不定就把房顶掀没了。在庙门前,大金牙说这种鱼骨建的龙王庙,在没海地区有几座,在内地确实不常见,民国时斯天津静海有这么一座,也是大鱼死在岸上,有善人出钱用鱼骨盖了龙王庙,香火极盛,后来那座庙在七十年代初毁了。后来就再没见过。我看了看“鱼骨庙”在这山沟中的地形,笑道“这鱼骨庙的位置要是风水位,我回去就把我那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扯了烧火。”
我自己则顺着山坡,手足并用爬了上去,没用多久就爬到了山梁之上,只见梁下沟壑纵横,大地象是被人捏了一把,形成一道道皱纹,高低错落,地形非常的复杂。陕西地貌总的特点是南北高,中间低,西北高,东西低,由西向东呈倾斜状。北部为黄土高原,南部为秦巴山地,中部为关中平愿。而这一带由于秦岭山势的延续,出现了罕见的一片低山丘陵,这些山脊都不太高,如果从高处看,可能看觉得像是大地的一块伤疤。我手搭凉棚,仔细分辨面前一道道山岭的形状,龙岭果真是名不虚传,地脉纵横,枝干并起,寻龙诀有言:大山大川百十条,龙楼宝殿去元数。这龙岭之中便有一座隐藏得极深的“龙楼宝殿”,形势依随,聚众环合,这些绵延起伏的群岭都是当中这座“龙楼宝殿”呈现出来的势。这里的龙“势”不是那种可以埋葬帝王的“势”,皇帝陵的“势”需要稳而健,象那种名山耸峙、大川环流、凭高拒深、雄于天下的地方才有,龙岭呈现出来的“势”则是卧居深远,安尔停蓄之“势”。如些形势可葬国亲,例如皇后、太后、公主、新王一类的皇室近亲,葬在这里,可使帝室兴旺平稳,宫廷之中祥和安宁,说白了,就类似于镇住自家后院差不多。不过这个“势”已经被自然环境破了,风雨切割,地震山塌,这一带水土流失非常严重,地表破碎,已经不复当年之气象。虽然如此,但是一眼使能看出来,龙岭中的这座龙楼宝殿就在我所站的山梁下边,就是一座受自然环境破坏很大的山坡,附近所有的山梁山沟,都是从这座山丘中延伸出来的,看这一带的地形地貌,受风雨侵蚀是最近这一两百年的事,虽然时间不长,但着实厉害,我推测,传说中的那片溶洞当然是形成已久,相必是风洞在上,古墓在中,溶洞在下的罕见格局,从附近村庄中发现的石碑,还有从这里原有的风水形势看来,这古墓的规模小不了,里面的明器一定是堆积如山。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座唐代古墓,定在这山腹之中。
这时天色已暮,村民们问瞎子那棺中的女尸如何处置?瞎子说要是留着早晚必为祸患,趁早让人一起烧了才好,里面的东西谁都不要拿。
为了赶在下雨之前把棺材烧掉,他匆匆忙忙的抱来几捆干柴,胡乱堆在棺材下边,点上一把火,烧了起来。
李春来早被外边飘进来的水饺香味把魂勾走了,对我的话充耳不闻,迫不及待的等着开吃。
大伙就问他哪有旱魃,瞎子算了半天,也没算出来,这时候有个放羊的娃子说他放羊的时候,在村东头早就荒废的坟地里,看见一个全身绿色的小孩,跑进了一口无主的棺材,那棺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村里早就没人往那片坟地葬人了,而且这口破棺材不知为什么,至今还没入土。
李春来嘴里塞了好几个饺子,只顾着埋头吃喝,不再说话了,我等他吃的差不多了,这才和他谈那只绣鞋的事。
李春来被我一推才回过神来,听了我的话,连连摇头:“不行不行,等换了钱,还要娶个婆姨生娃。”
棺材盖一打开,只闻见一股腥臭,如同大堆的臭鱼在太阳底下暴晒之后产生的气味,要多难闻就有多难闻。
我问李春来这鞋从何而来,李春来也不隐瞒,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就在女尸的头顶,蹲着一只全身长满绿毛的小怪物,赤身裸体,只有七寸多长,而且这绿毛小猴还活着,正蜷缩成一团睡觉。
会算卦的瞎子一听,就一口咬定旱魃就躲在这口棺材里,村民们一商议,就准备动手把棺材打开,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旱魃。
这地方是我专门谈生意的单间,仓库里除了一包包的面粉就没别的东西了,每次吃完饭,我都不让店主找零钱,算是单间费了。
他们那个地方,十年九旱,而且今年赶上了大旱,天上一个雨星子也没有,村民们逼的没招了就想了就偷着点歪歪道儿。
===========================================================================
要是大金牙在这,他用鼻子一闻,就可以知道这鞋的来历,我却没有那么高明的手段,吃不太准,看这成色和做工倒不象是仿造的,这种三寸金莲的绣花香底鞋,是热门货,很有收藏价值。
瞎子听了村民们说的情形之后,一口咬定,这绿毛的小妖怪就是旱魃,必须马上打死它,然后拿鞭子抽,而且一定要快,否则一到晚上它就跑得没影了,再想找可就难了。
说话间,老板娘就把热气腾腾的水饺端了上来,又拿进来两瓶啤酒,李春来顾不上再说话,把水饺一个接一个,流水价的送进口中。
我笑道:“您还没娶媳妇儿呢?我也没娶,娶媳妇儿着什么急啊,等你有钱了可以娶个米脂的婆姨,你们那边不是说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吗,您跟我说说这米脂的婆姨好在哪呢?”
村长一听不同意,说这瞎子是胡说八道,瞎子也来脾气了,跟村长打了赌,要是在那口无主破棺中找不到旱魃,以后就让瞎子的儿子给村长家放一年的羊。
这一段时间,我没少接触古董明器,已经算是半个行家了,我把绣鞋拿在手中观看,这只鞋前边不足一握,前端尖得象是笋尖,绿缎子打底儿,上边用蓝金红三色丝线绣着牡丹花,檀香木的鞋底,中间有夹层,里边可以装香料。
此时将近晌午,马上就快到饭口了,吃饭的人越来越多,我常来这吃饭,跟店主两口子很熟,打个招呼,饺子馆的老板娘把我们带进了厨房后的库房,给我们支了张桌子,摆上椅子和碗筷,就去外边忙活生意。
瞎子既然说必须把棺材烧掉,那就必须烧掉,最后村长决定让李春来留下点火烧棺,李春来是个窝囊人,平时村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时候虽然害怕,但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
开始众人还有些犹豫,毕竟这棺中的尸体不是近代的,又有许多金银饰品,烧了岂不可惜。
正在村民们还在犹豫不决之时,天上乌云渐浓,隐隐有雷声传出,看来很快就要下大雨了,大伙欢呼雀跃,对瞎子说的话也从将信将疑,变成了奉若神明。
李春来他们村里为了求雨,什么招都用遍了,村里有个会算卦的瞎子,瞎子说这就是旱魃闹的,必须打了旱魃才会下雨。
李春来这时候对我已经非常信任了,从破皮包里取出那只绣鞋让我看。
李春来正在感到无比的惋惜,忽然白光闪动,天空中接连打了三四个炸雷,大雨倾盆而下,立时把烧了一半的火焰浇灭了。
“打旱骨桩”民间又称为打旱魃,解放前中原地区多有人用,河南、山东、陕西几省的偏远地区,都有这种习俗。
我见状也无可奈何,惟有苦笑,我推了推他的胳膊说:“别着急,一会儿煮熟了老板娘就给咱们端进来,您这只鞋要是能卖个好价钱,天天吃整个肉丸儿的羊肉水饺也没问题了。”
服饰虽然完好如新,但是尸体已经干憋,肌肉皮肤象枯树皮一样。
李春来蹲在旁边盯着,他是条穷光棍,都快四十了还没钱娶婆姨,这时候想着棺木里的金银,忍不住有些心动,可惜刚才没敢拿,现在火已经烧起来了,想拿也拿不到了,烧糊了不知道还值不值钱。
我一看冲他这架式,这二斤水饺不见得够,赶紧又让老板娘再煮二斤,随后给李春来面前的小碟里倒了些醋,对他说:“春来老哥,这附近没有你们那边人喜欢吃的酸汤水饺,你就凑和吃点这个,这有醋,再喝点啤酒。”
有几个胆子大的村民,把那只遍体绿毛的小怪物捉到棺外,用锤子砸死,然后再用鞭子抽打,奇怪的是这只怪物也不流血,一挨鞭子,它身上冒出许多黑气,最后抽打得烂了,再也没有黑气冒出,这才一把火把它烧成了灰烬。
从外观及绣花图案上看是明代的东西,陕西女人裹小脚的不多,如果有也多半是大户人家,所以这鞋的工艺相当讲究。
有几个胆大的和那不怕死的,捏着鼻子,凑都跟前,再一看里边都吓了一跳,棺中躺着一具女尸,身上的衣服首饰保存得非常完好,都跟新的一样,但是看那穿戴,都绝非近代所有,这是具古尸。
我对李春来说:“春来老哥,您瞧这地方够不够清静,该给我看看那只小花鞋了吧?”
结果村民们就一齐到了东边的荒坟,没有一个人说的出这口棺材是哪来的,这片坟地也很少有人来,既然是无名无主的,那就免去了许多周折,大伙说干就干,动手把棺材盖子就给揭开了。
我对大金牙和胖子使个眼色,便带着李春来去了邻街的一间饺子馆,这间羊肉饺子馆在附近小有名气,店主夫妇都是忠厚本份的生意人,包的饺子馅儿大饱满,风味别具一格,不仅实惠,环境也非常整洁。
李春来对我已经不象先前那么拘束,听我问起,便回答说:“哎,那米脂的婆姨,就似是那红格盈盈的窗花花,要是能娶上个米脂的婆姨,就甚个都妥勒。”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