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二章 渡河

张牧野惊悚悬疑

第二种情况不会祸及其家子孙后代,只会使死者不宁,尸首千百年不朽,成为僵尸,遗祸无穷,当然这不是防腐处理的技术好,而是和墓穴的位置环境有关系。
这些分出来的枝枝杈杈,都可以看做是一条条独立的龙脉,地脉行止起伏即为龙,龙是指的山岭的“形”,以天下之大,龙形之脉不可胜数,然而根据“形”与“势”的不同,这些龙脉,或凶或吉,或祥或恶,都大有不同。
大金牙不象胖子似的拿这些当笑话听,他对这些事情很感兴趣,问了些细节,感叹道:“这风水好的地方,还真不好找,但凡是形势理气诸吉兼备的好地方,也都被人占光了,中国五千年文明,多少朝多少代,把皇帝老儿们凑到一起,怕是能编个加强连了,再加上皇亲过戚,有多少条龙脉也不够埋的呀。”
“形”与“势”一旦相逆,地脉不畅,风水紊乱,就会产生违背自然规律的现象,埋在土中的尸体不腐而成僵尸,便是最典型的现象。
我怒道:“你哪攒来的那么多臭词?什么喝黄河水,这水你敢喝啊?我他娘的就知道才饮长沙自来水,又食武昌塔嘛鱼。”
船老大刚在船头张了一眼,那船身紧接着又是一歪,众人紧紧拉住船梆,惟恐顺势掉进河中,船体连续晃动,河水泼将进来,人人都喝了一嘴的黄泥汤子。
我看着脚下奔腾的大河,也禁不住发愁,当年在兰州军区当兵的时候,见过那边的老乡使羊皮筏子渡河,可这附近连个放羊的都没有,更别提羊皮筏子了。
这龙脉也是如此,比那龙生九子的不同,还要复杂得多,昆仑山可以说是天下龙脉的根源,所有的山脉都可以看做是昆仑的分支。
胖子掏出一把钞票,举着钱对船上的人挥动手臂,果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前方有道河湾,水势平缓,波澜不惊,船老大把船停了下来。
自己也不知道喊的是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喊出去了心里痛快。
我说:“这龙脉形势只是一方面,从天地自然的角度看,非常有道理,但是我觉得不太适合用在人类社会当中,历史的洪流不是风水可以决定的,要是硬用风水的原理来说的话,也可以解释,民间不是说风水轮流转吗,这大山大川,都是自然界的产物,来于自然,便要顺其自然,修建大规模的陵寝,一定会用大量人力,开山掘岭,不可不谓极尽当世之能事,然而大自然的变化,不是人力能够改变的,比如地震,洪水,河流改道,山崩地裂等等,这些对”形”与“势”都有极大的影响,甚至可能颠覆整个原本的格局,当时是上吉之壤,以后怎么样谁能知道,也许过不了几年,一个地震,形势反转,吉穴就变凶穴了,这造化弄人,不是人类所能左右的。”
但是有的地方不适合葬人,葬了死人,那死者便不得安宁,更会祸害旁人,“入土不安”可分为这么两种情况。
只有那种形如巨鼎盖大地,势如巨浪裹天下的吉脉龙头,才能安葬王者,再差一个级别的可作千乘之葬,其余的虽然也属龙脉,就不太适合葬王宫贵族了,有些凶龙甚至连埋普通人都不适合。
胖子取出一瓶白酒,让大金牙喝两口驱驱寒气,别冻出毛病来,随后我把我们买的牛肉干之类的食物拿出来吃,边吃边骂那长途汽车司机缺德,肯定是嫌咱们仨太闹,没到地方就给咱们骗下来了,这他妈的哪有船能过河啊。
我给大金牙解释,龙脉在中国有无数条,但是能埋人的龙脉不多,寻龙诀有云:大道龙行自有真,飘忽隐现是龙身。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脾气秉性,才能相貌,都不一样。
胖子大咧咧的说道:“我先唱两句泪蛋蛋沙窝窝,你们哥儿俩听听,听舒服了给哥们儿来个好。”
我们三个赶紧站起来,在河边挥动手臂,招呼船老大靠岸停下。
我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便约定暂时不去古玩市场做生意了,准备两天,然后一道去陕西收古玩。
河水湍急,很快就行出很远,我们想得正美呢,忽然船身一阵猛烈的震动,好象是在河中撞到了什么巨大的东西,我当时正在跟胖子商量吃什么好,这一震动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眼下只好在雨中苦等,我也喝了两大口白酒,身上寒意稍退,时辰渐晚,天地间阴晦无边,四周细雨飘飞,被风吹成了无数歪歪的细线,我突然想起了那些曾经一起的战友们,只见河水愈加汹涌澎湃,越看越觉得心里压抑烦躁,忍不住扯开嗓子对着黄河大喊一声。
胖子终于逮到了我的把柄,不失时机的挤兑我:“老胡你懂个六啊你,在这唱什么秦腔,你没听说过饮一瓢黄河水,唱一曲信天游吗?这可是在折的,到什么山头,就要唱什么曲。”
这河水正深之处,应该不会有礁石,又是顺流而下,竟然撞上如此巨大的物体,实属异常。
等车走了,我们仨都有点后悔,这地方太他妈荒凉了,路上半个人影都没有,后悔也晚了,只能到河边找船过河了。
要说起僵尸来,那历史可就长了,咱们倒斗行内称僵尸为大粽子,也不是随随便便按上的名字,话说这人死之后,入土为安,入土不安,既成僵尸。
在风水学上,最重要的两点是“形”与“势”,“形”是指墓穴所在的地形山形,“势”是指这处地形山形呈现出的状态。
胖子却不理会有没有人爱听,拿着空酒瓶子当麦克峰放在嘴边,刚要扯开脖子吼上一曲,却听得远处马达声作响,一艘小船从上游而来。
船舱里都是机器部件,没有地方,我们三个只好坐在甲板上,总算是找了艘船,过河之后找个旅店,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danseshu•com吃碗热呼呼的乔麦面,好好休息休息,刚才河边蹲了两个小时,可冻得着实不轻。
从形上看确是龙脉,然而从势上分析,便有沉龙、潜龙、飞龙、腾龙、翔龙、群龙、回龙、出洋龙、归龙、卧龙、死龙、隐龙等等之分。
胖子过去商量价钱,原来人家这船是艘船上都是机器零件之类的,要去下游抢修一艘大船,最近水大,若不是情况紧急,也不会冒险出来。
上次跟陈教授等人来的匆忙,不到一日便走,这回没什么任务,纯属观光,游览了几处象碑林、大雁塔、钟鼓楼之类的名胜古迹。
那船上的人显然是见到了我们,但是连连摇手,示意这里没办法停船,我们等了半天,好不容易盼到一条船过来,如何肯放过它,否则在冷雨中还不知要等多久。
我学着当地人的口音对胖子说:“你一个胖娃懂个甚勒,憨得很,不放羊你唱甚酸曲,你听我给你吼两嗓子秦腔。”
还离河岸老远,便听得水声如雷,到得近前,三人都是一震,先前只听说今年雨水大,没想到这段河面如此宽阔,浊浪滔天,河水好象黄色的泥浆,翻翻滚滚着向东流淌,不知以前有没有渡口,就算是有,现下也应该已经被淹没了。
我想把他拉起来,船老大说什么也不肯站起来,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我问他:“你怎么了?河中有什么东西?”
三人连吃带喝,谈谈讲讲,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几个小时,饭馆里的食客逐渐多了起来,来这种地方吃涮羊肉的人,都是图个热闹,吃个气氛,食客一多就显得比较乱。
体如筛糠的船老大指着船外:“河神老爷显圣了,怕是要收咱这条船啊。”
由于这次去,虽然是去偏远的县城村镇,但毕竟不是去深山老林,所以也没过多的准备,携带的东西尽量从简,三人坐火车抵达了西安。
船上除了船老大,还有他的儿子,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我们说好了多给双倍的钱,把我们送到对岸古田县附近下船。
胖子笑道:“这个真有意思,好象还真有那么点理论依据,挺象那么回事。”
大金牙又问道:“此中奥妙真是无穷无尽,胡爷您说这龙脉真的管用吗?想那秦始皇是千古一帝,他的秦陵风水形势一定是极好的,为何只传到秦二世就改朝换代了?”
于是又坐长途汽车向南,跟司机说要过黄河去古田县,车在半路出了故障,耽搁了四五个小时,又开了一段,司机把车停到黄河边一个地方,告诉我们:“要去古田就要先渡河,前边的渡口还很远,现在天已经快黑了,等到了渡口也没船了,今年水大,这片河道是比较窄的,原本是个小渡口,你们要想过河可以在这碰碰运气,看看还有没有船,运气好就可以在天黑之前,过河住店睡觉了。”
我在岸边时河了不少酒,这时候头晕脑涨,被河水一泼,清醒了一些,赶紧把灌到嘴里的河水吐出来,说不出的恶心反胃,却见船老大已经吓得缩成了一团,他是开船的,被吓成这样,船怎么办。
胖子可能有点喝多了,借着酒劲说:“老胡,现在到了黄河边上了,咱是不是得唱两段信天游的酸曲啊?”
大金牙连忙做和事佬:“一人唱一句,谁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反正这地方没人,算不上扰民。”
天上的雨也不再是斜风细雨,天上阴云翻滚,电闪雷鸣,那大雨如瓢泼般倾泻下来,船老大赶忙过去查看船头,看究竟撞上了什么东西。
一者是山凶水恶,形势混乱,这样的地方非常不适合埋人,一旦埋了祖先,其家必乱,轻则妻女淫邪,灾舍焚仓,重则女病男囚,子孙死绝。
我一想也好,免得到了前边渡口天黑了不能过河,还得多耽误一日,于是就和胖子大金牙下了长途汽车,坐在河边等船。
我问道:“你没喝多吧?”
如此闲玩了三五日,我本来计划先去李春来的老家,但是在西安听到一些消息,说是今年雨水极大,黄河水位暴涨,发了黄灾,南岸庄陵一带,被洪水冲出了不少古墓,我们一商量,便决定改变计划,先过黄河南下。
我们挑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观看黄河的景象,这时天上阴云一卷,飘起了细雨,我们穿的单薄,我和胖子还算皮实,大金牙有点发抖。
胖子和大金牙也学着我的样子,把手拢在口边大喊大叫,三人都觉得好笑,细雨带来的烦闷之情减少了许多,没一会儿,三人就折了两瓶白酒。
一个安葬死人的风水佳穴,不仅能让死者安眠,更可以荫福子孙后代,使的家族人丁兴旺,生意红火,家宅安宁。
说完我和大金牙转身离开,胖子却在原地不肯动,我回头问胖子:“你走不走?”
这枚“摸金符”是那具干尸身上所戴,难道说他便是修鱼骨庙打盗洞的前辈,想必他也被困在幽灵冢里,进退无路,最后也发现了活禽的秘密,想从盗洞退回去半路上却和我们一样,被那只巨蛛伏击,而他孤身一人,一旦中了招,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最后不明不白的的惨死在这里。想到此处,心中甚觉难过。
胖子捧着一包东西走到我跟前,对我说道:“老胡,想他妈什么呢,你快看看这些都是什么玩意儿,都是那干尸身上的。”
胖子说道:“也好,我这就给他火化了,不过咱们今天烧死了这几只人面巨蛛,算是给他报仇雪恨了,所以这兜子里的物件,算是给咱们的答谢好了,说不定拿回北京,在古玩市场还能卖个好价钱。”
我让胖子点了一只蜡烛,三人走到距离最近的一个山洞,把蜡烛放在洞口,我看了看蜡烛的火苗,笔直上升,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道:“这个洞是死路,没有气流在流动,咱们再看看下一个洞口。”
大金牙倒在地上,双眼直勾勾的,明显是惊吓过度,还没回过魂来,我全身又酸又疼都快散了架,虽然担心附近还有其余的人面巨蛛,却没办法立刻离开,见胖子突然从附近的一具干尸身上找到一枚摸金符,便让他扔过来给我瞧一瞧。
我看到最后,发现百宝囊中装有一段细长的钢丝,一柄三寸多长的小刀,一小瓶云南白药,一瓶片脑,还有一样我最熟悉的,是百宝囊中的黑驴蹄子,再就是一卷墨线,墨线和黑驴蹄子都是用来对付尸变的。
这时火势已弱,借着火光,可以隐约见到四周上下有十几个山洞,肯定是要选一条路走,但是究竟从哪个山洞出去我们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但是我想既然巨蛛要外出觅食,那么附近一定有条出口。
我转了转脖子,感觉身上的擦伤撞伤依旧疼痛,但是手足已经能够活动自如了,便推了推身旁的大多牙,问他伤势如何?还能不能走动。
胖子边说边从干尸怀中掏出一个锦制的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抖在地上,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接过胖子递来的事物,一件一件的查看,这只布袋象是只百宝囊,尽是些零碎的东西。有七八支蜡烛,两只压成一叠的纸灯,这几支蜡烛对我们来说可抵万金,我们现在除了个打火机,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照明工具了,我让胖子把蜡烛纸灯收好,等会儿从山洞往外走,全指望这点东西了。
百宝囊中还有几件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此外还有一个简易罗盘,这是定位用的,还有一块炭石,这种东西在中药里又名“地霜”或为“北地率珠”,其性为“丬、苦、大温、无毒。”这是为了预防古墓内空气质量差,导致头疼错迷。这种情况下用硝石碎沫,吸入鼻腔一点,即可缓解,与shcneey杨的酒精臭鳍作用相似。
但是仅限于化解尸毒,对尸毒之外的其他有害气体,还是要另用其他方法解决,比如开喇叭(给墓中通风),探气(让活动物先进古墓)等等。
胖子忙着翻看干尸怀中的事物,随手把那枚“摸金符”扔到我面前,我捡起来拿在手中细看,“摸金符”漆黑透明,在火光映照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拿在手中,感觉到一丝丝的凉意,极具质感。
百宝囊中还有几节德国老工干电池,但是没有手电筒,另外有三粒红色的小小药丸,我见了这几粒药丸,心中吃了一惊,这莫非是古代摸金校慰调配的秘药,古墓中有尸毒,从前的摸金校尉们代人相传有一整套秘方,研制赤丹,进古墓倒斗之前服用一粒,可以中和古墓中的尸毒,但是对常年不流通的空气不起作用,只有在开棺摸金,和尸体近距离接触的时候,用来防止尸毒侵体,因为古代不像现代,现代的防毒面可以连眼睛也一并保护了,但是古代的防护措施比较落后,蒙得再严实,两只眼睛是必须露出来的,如果棺椁密封得比较好,墓主在棺中尸解,尸气就留在棺中,这种尸毒走五官通七窍,对人体伤害极大。
胖子指着洞穴的入口对我们说:“老胡,你拿鼻子闻闻,这里是什么味道?很奇怪
做倒斗摸金这行当,虽然容易暴富,但是财富与风险是并存的。古墓中危险实在太多。除了那些人为设置的机关埋伏,更有些无法预料的险恶之处。很多被http://www.danseshu.com发掘的大墓中,都伴有盗墓贼的尸骨,其中不乏一些毛贼自相残杀,但是也有不少摸金校尉惨死其中,那些死法,都十足的古怪诡异,有的竟然是在开棺摸金时。被墓顶掉落的石块砸死,有些死在古墓中的盗墓贼身上,没有一丝外伤的迹象,也不是中毒身亡,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怎么死的,恐怕只有死者自己才清楚。
民间传说多半是搏风捉影,这里附近经常有人畜失踪,有可能和这个巨蛛的老巢有关,失踪的人和羊都被拖进这里吃了,而不是什么陷在迷宫般的洞窟中活活困死。
但是这种药的原理是以毒化毒,自身也有一定的毒性,如果长期服用,会导致自身骨质密度降低,虽然对人体影响并不十分大,但也是有损无益,不到非用不可,则尽量不用。
胖子问我道:“怎么样老胡,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有值钱的吗?”
大金牙身上的伤和我差不多,主要是擦伤,头上撞的也不轻,半清醒半迷糊的点了上噗头,稍微活动活动颌骨,便疼得直吸凉气。
这时火势已弱,借着火光,可以隐约见到四周上下有十几个山洞,肯定是要选一条路走,但是究竟从哪个山洞出去我们没商量出什么结果,但是我
我把胖子招呼回来,三人商议如何离开这座洞穴,被那巨蛛拖出很远,而且凭感觉不是直线,七扭八拐,完全失去了方向,现在只知道我们是在龙岭众多丘陵中某一处的地下,搞不清具体在什么位置,听当地人说这龙岭之下,全是溶洞,然而我观察四周,发现我们所在的地方,并非那种咯斯特地貌,而是黄土积肥岩结构的山体空洞,比较干燥,如此看来,这里属于多种地质结构混杂的复合型地貌。
这种红色的絷药,名为“赤丹”,又称为“红奁妙心丸”,具体是用什么原料调配的,早已失传,这主要是和防毒面具的产生有关系,有些摸金老手还是习惯开棺时先在口中含上一粒“红奁妙心丸”,然后再动手摸金。
胖子一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便觉得性味索然,那干尸本就没剩多少分量,胖子拿过摸金校尉的百宝囊,用另一只胳膊增值住干尸便走,到了那座燃烧的神庙附近,远远将摸金校尉的干尸扔进了火场边缘。
我摇头道:“没有值钱的东西,不过有几样东西用处不小,从这只百宝囊中,可以遥想到当年一位摸金校尉的风采,这位肯定蝗要鱼骨库存盗洞的那位前辈,跟咱们行事相同,算得上是同门,可惜惨死在此,算来怕不下三十余载了,既然被咱们碰上了,就别再让他暴尸于,你把他的贵骨抬进火堆焚化了吧,希望他在天有灵,保佑咱们能顺利离开此地,他这些东西,也给一起烧了。”
我对胖子说:“这么做也不是行,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尤其是这枚摸金符,水火不侵,烧也烧不化,正好咱也需要这东西,就不客气了,剩下的确实没有值钱的东西,有几粒红奁妙心丸,大概也都是过期的,咱们根本用不上,还是让这只百宝囊跟它的主人一起去吧。”
这绝对是一枚货真价实的“摸金符”,用川山甲最锋利的抓子,先浸沟在X腊中七七四十九日,还要埋在龙楼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脉灵气八百天,是正版摸金校慰的资格证件,这种真正的“摸金符”我只见过shlneey杨有一枚,大金牙曾经给过我和胖子两枚伪造的,和真货一比,真假立辨。
我们现在一无粮草,二无衣服,更没有任何器械,多耽搁一分钟,就会增加一分出去的难度,这地下神庙中供着一尊巨大的人面青铜鼎,鼎是西周时期用来祭祀祖先,或者记录重大事件昭示后人的,看来这座地下神祗和西周古墓有着某种联系,有可能西周古墓的墓主人,生前崇拜巨蛛,故此在自己的陵墓附近,设置一座神庙,贡养着一窝人面巨蛛,后来他的坟墓被毁,就没有人用奴隶来喂这窝巨蛛了,它们自行捕食,繁衍至今,不知道除了神庙中的这几只,还有没有其余的,倘若再出来一两只,就足以要了我们三个的小命。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