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章 子母凶

张牧野惊悚悬疑

马大胆先前看到棺中女尸有几件首饰,便动了贼心,想据为己有,当时人多,未得其便,又见村长命李春来把棺材烧了,也就断了这个念头,回家之后没多久,就下起了大雨,马大胆一看,这真乃是天助我也,说不定那棺材暂时还没烧毁,当下趁着没人注意,便溜了回来。
不过村里其余的人都已经走了,好不容易盼来场大雨,有很多事要准备,现在这荒郊野地,就剩下李春来自己一个人,一想起棺中那具古怪的女尸,还真有几分发怵。
刚才村民们开棺的时候,李春来只是挤在人堆里往里瞧了两眼,没敢细看,这时候为了把女尸身上值钱的首饰撸下来几件,不得不装着胆子去看。
李春来心道不妙,马大胆全家的心肝,八成都让那女尸给嚼了,说不定今天晚上那女尸就来找掏我了,这可如何是好,他本就胆小,越想越怕,后背发凉,再也兜不住,一泡尿全尿在了自己的裤裆之中。
马大胆警告李春来,不要对任何人说,否则把你扔进沟里喂狼,然后在包里翻了翻,拿出一只从女尸脚上扒下来的鞋,算是给李春来的封口费。
李春来越听心里越是嘀咕,但是又担心说出实情被村长责罚,只好吱唔应付了几句,便自行回家睡觉。
李春来担心我说这只鞋不值钱,显得非常紧张,忙问:“老板,这鞋鞋究竟值几个钱?”
李春来外表朴实懦弱,身上却隐藏着一丝极难察觉的狡烩,他喝了不少啤酒,喝得脸红脖子粗,借着酒劲儿,把这只绣鞋的来历说了一遍,有些地方一带而过,言语匮乏,有些地方说的词不达意,我倒是听明白了八九成。
李春来马大胆二人昨夜挖坑埋掉的棺中女尸,是全身干瘪发紫,而这具女尸却象是刚死的,她嘴边还挂着血迹,难道是吃了活人的心肝才变成这般模样?
结果回头一看,来的不是僵尸,原来是村里的邻居马顺,这马顺是全村出了名的马大胆,膀大腰圆,长了一副好架子,天底下没有他不敢干的事,再加上他脾气不好,打起人来手上没轻没重,所以平时村里很少有人敢惹他。
我对李春来说:“您这鞋的来历还真可以说有些曲折,刚才我瞧了瞧,这只檀木底儿香绣鞋还算不错,要说几百年前的绣鞋保存到现在这么完好,很不多见,我以前经手过几双,那缎子面儿都成树皮了,不过……”
回到村里,告诉村长和瞎子,已经按他们的吩咐,把棺材连同尸体一并烧了,瞎子点点头,满意的说:“那就好啊,我以前听师傅说起过打旱骨桩的事情,新入土下葬的尸体,若是埋的位置不善,就会变成僵尸,僵尸又容易变做旱魃,这旱灾都是旱魃闹的,我瞎子虽然看不见,心里却明白得很,听你们一说那棺材和里面的尸首,便知不同寻常,说不定这古尸死的时候怀着孩子,埋到地下才生出来,那孩子被活埋了,如何能活,自然也是死了,小孩子变的旱魃更是猛恶,这一对母子都变做了僵尸,便叫做子母凶,极是厉害,现在烧成了灰,她们就不能害人了。”
这时村民们发现在马大胆家旁边的一堆干草里,有一具全身赤裸的女尸,这女尸面色红润如生,双手指甲极长,跟那钢钩一样,最奇特的是女尸的双脚,不是寻常农家女子的大脚板,而是古代裹足妇女的三寸小脚,这双小脚还长满了绒毛,十分坚硬,要光看下边,会以为是什么动物的蹄子。
李春来被熏得脑仁儿发疼,捏着鼻子强忍着,往那已经被少糊了的棺材中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再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哇哇哇吐了一通。
雨一夜未停,快到早上的时候,就听外边乱成了一团,李春来急忙披上衣服出去看是怎么回事。
棺里的恶臭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但是被火烧过,再加上雨淋,尸臭、潮湿、焦糊等气味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异难闻,虽然天上下着雨,也压不住这棺中的怪味。
李春来全身上下被雨水淋了个透,他盯着那口烧了一半的破棺材,心里七上八下,这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啊,这火还没烧坏棺材里的东西,要想拿出来就得趁现在了。
但是又想到拿金银首饰换了钱,就可以娶个大屁股的婆姨,光棍汉李春来就不再犹豫不决了,双手举起锄头,用锄头去顶破棺材的盖子,那破棺材本已被火烧过,此时推开棺板并不废力,没顶几下,就把破棺板推在一旁。
李春来不敢把那只绣花鞋拿出来给别人看,他虽然没文化,却知道这只鞋是前朝的东西,娶婆姨的钱全指望着只鞋了,陕西盗墓成风,文物交易极为火爆,村里经常来一些外地人收老东西,李春来胆子小,又为了掩人耳目,一直没敢出手。
眼瞅着雨越下越大,天色已晚,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李春来抹了抹嘴上的秽物,看准了女尸手腕上的一只金丝镯子,刚要伸手去摘,忽然背后让人拍了一巴掌。
晚上躺在自家炕上,翻来覆去也睡不好,一闭眼就梦见那女尸和她的儿子来掐自己脖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村长私下里骂过几次李春来,让他切记不要声张,就把这事烂到肚子里头,李春来别看平时挺蔫儿,心里还是比较有主意的,他也没把自己藏了只绣鞋的事告诉任何人,反正那女尸就算是僵尸也让警察抬走解剖去了,马大胆也死了,就把责任都推给马大胆,说是他强迫自己做的,他平时就窝窝囊囊,村里人就都信了他的话,没再追究,反正马家四口的死,都是马大胆贪财自找的。
我做无奈状,嘬着牙花子说:“老哥呀,这只鞋要是有一双,倒也值些钱,可这只有一只……”
马大胆不愿意跟李春来这窝囊废多说,自行把女尸身上的首饰衣服一件件的剥下,打了个小包,哼着酸曲正准备离开,却见李春来正蹲在旁边眼巴巴的盯着他。
这一巴掌把李春来吓得好悬没尿了裤子,以为是打雷打得,附近坟地的死人乍了尸,他们这一带经常有传闻闹僵尸,没想到这回真碰上了。
村里发生了灭门惨祸这等大事,惊动了公安机关,把村里的人过筛子似的盘问了数遍,但是这件事太邪性,再加上村长和瞎子组织众人打旱骨桩,是属于大搞迷信活动,村民们谁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算知道也没法说,说了也没人信,说不好还得把自己搭进去,最后警察也没办法,把那具小脚女尸运回去检验,封存现场,这事暂时成了悬案。
直到有一天,李春来在邻县的一个远房亲戚,到北京跑运输,他就说了一筐好话,搭了顺风车跟着到了北京,打听到潘家园一带有收古董的,就问着道路找来,说起来也算是有缘,头一次开口就找到了我。
李春来拿着这一只鞋,心里别提多窝火了,可是又不敢得罪马大胆,只好忍气呑生的应了,这时棺材已经被雨淋湿了,想烧也烧不掉,两个人就一起动手,在附近挖了个坑,把棺材埋了进去。
原来马大胆在他家里,连同他的婆姨,和两个娃,一家四口,都让人给开了膛,肚肠子流的满地都是,四颗人心都不翼而飞。
“鹧鸪哨”此刻与了尘长老见了腿上挂着的白骨,胸腹间一震,这口气说什么再也提不住了,身体立即变得沉重,珊瑚宝树的树枝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喀嚓一声断了开来。
三人失去依凭,立刻与脚下的白骨一起落在地上,比较走运的是已经躲过了大部分黑雾。三人做一团滚在了黑色鬼雾的边缘。“鹧鸪哨”刚一落地,马上使出鲤鱼打挺跃起身来,抓住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急向后边躲避。
托马斯神父见“鹧鸪哨”流了这么多血而昏死过去,了尘长老自从墓室中就昏迷不醒,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完好无损,果然信上帝是正途;不能见死不救,先想办法把他们两个中国人弄到外边去再说。刚要动手拖拽“鹧鸪哨”,眼前却出现了一幕恐怖的情形——“鹧鸪哨”自己割掉的那多半条手臂上边的皮肉已经全部化为脓水,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从那脓水中飞出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小黑点,在墓道中盘旋。
了尘长老见“鹧鸪哨”顶梁上青筋跳动,知道他起了杀心想拿托马斯垫路,连忙按住“鹧鸪哨”的手臂:“万万不可,难道你忘了老衲一再的劝告你了吗?倒斗损阴德,手下须留情……”
“鹧鸪哨”以为是中了恶鬼邪神的毒素,抬手一看,整只左手都只剩白森森的指骨,手臂上的肌肉也在慢慢被熔化,痛得抓心挠肝;他见再任由其蔓延下去自己整个身体都要变成白骨,而且一旦越过胳膊再想办法也晚了;但是现在黑雾近在咫尺,如果不立刻离开,马上就会再次落入黑色鬼雾的包围圈中。
“鹧鸪哨”觉得自己左手上麻痒难当,左手已经被黑色鬼雾碰到。他不知道鬼雾中的(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原理——(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一旦接触温度高于常温的物体立刻会死亡,死亡后马上就变成一种腐蚀液,虫尸的腐蚀液与被其腐蚀的物体融合,立刻会再生出新的(喷的繁体字,且口字旁换作虫字旁)虫继续侵蚀附近的高温物体,数量永远不会减少。
三人双脚刚一离地,身后的两团黑雾就已经在下面合拢在了一起。托马斯神父吓得闭起了眼睛,想念一句上帝保佑,但是牙齿打颤,半个子也吐不出来,拼了命的把双腿抬高,避开下面的黑色鬼雾,心中只想要是这绳索在半路不断,绝对是上帝的神迹。
“鹧鸪哨”身在半空,初时还担心珊瑚宝树不够结实,但是凭飞虎爪上传来的着力感发现足能应付三个人的重量;但是这也几乎就是极限了,再加上一点重量,非断不可。
大概是刚才被黑雾逼得进退维谷,都挤在一起拽着飞虎爪从机关门那里荡开的时候,了尘长老一脚踩中了白骨的胸腔,把它的肋骨踩断,别住了脚踝,悬在半空把脚蜷起来,把那具人骨也带到半空,这才感觉到不对。
浓重的黑色鬼雾都被枪口的温度吸引,转向扑了过去,“鹧鸪哨”已经痛得快昏迷过去了,对托马斯神父说了一声:“快走。”
“鹧鸪哨”本来心意似铁,但是这些时日追随在了尘长老之侧,听了尘长老灌输禅机,对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也有所顿悟,这时见了尘长老劝解,心下立时软了,再也狠不下心来杀人,说道:“罢了,此番真是折了。”
托马斯神父忽然大叫一声,跳将起来,伸手在自己身上乱摸,他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任何地方接触过鬼雾。托马斯神父看到“鹧鸪哨”的左手已经化为了白骨,了尘长老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大概是从半空跌下来撞到了什么地方,昏迷了过去,连忙帮“鹧鸪哨”抬着了尘长老往玉门下的地道退却。
只要跃过脚下这一大片黑雾,前边就是玉门下的地道。三人悬在半空,见即将摆脱黑色鬼雾的围困都不禁全身振奋。眼看就要拽着飞虎爪荡到一半的距离了,忽然三人都觉得身后一紧,似乎有什么东西趴在大腿上,冷冰冰,阴嗖嗖,而且很硬。托马斯神父不敢睁眼,了尘长老与“鹧鸪哨”二人知道脚下有东西,都在半空中回头一望,只见原本在墙角边那具白骨不知何时抱住了了尘长老的大腿。这一惊非同小可,连了尘长老这样的高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白骨吓了一跳,免不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鹧鸪哨”与托马斯神父拖着了尘长老从腐玉旁蹭了过去,一出地道,“鹧鸪哨”立刻让托马斯神父把地道口封上,防止那些鬼雾追出来;然后在口中咬下一块衣襟,紧紧扎在臂上血脉处,用旋风铲的精钢铲叶对着自己胳膊一旋,把被鬼雾咬噬的半条胳膊全切了下去。虽然扎住血脉,鲜血仍像喷泉一样从胳膊断面冒了出来,还来不及止血,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这当口也容不得再细想了,“鹧鸪哨”对准珊瑚宝树掷出飞虎爪,爪头抓住珊瑚宝树最高的枝干上缠了几匝,伸手一试,已经牢牢抓住。“鹧鸪哨”知道了尘长老早已看破生死关,若不带上托马斯神父,了尘长老便是死也不会先行逃命。而且刻不容缓,也来不及一个一个的拽着飞虎爪荡过去逃生,只有赌上性命,三个人同时过去。
有些人遇到危险会下意识的进行自我保护,比如闭上双眼、用手抱着头什么的,这样做就和鸵鸟遇到危险就把脑袋扎进地下一样,根本起不了作用。但是另有些人越是到生死关头,脑子转得越比平时快数倍,“鹧鸪哨”与了尘长老就是这样的人,他们仍然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
“鹧鸪哨”拽紧飞虎爪,让了尘长老同托马斯神父也各伸一只手抓住索链,另一只手抱住“鹧鸪哨”的腰。“鹧鸪哨”让他们尽量把腿抬高,别碰到下边的黑雾,还未等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答话,便大喊一声:“去也。”手上使劲,借着抓住珊瑚宝树的飞虎爪绳索,跃离了卡在半路的机关门。
“鹧鸪哨”手臂上的伤势很重,痛得额头上全是黄豆大小的汗珠。手臂上的皮肉已经烂至肘关节,之时候只好用那毒蛇噬腕、壮士断臂的办法了。但是眼下即便想砍掉自己的胳膊也没有足够的时间,三个人这一折腾,动作激烈,身体的温度明显增高,眼瞅着黑雾快到眼前了,“鹧鸪哨”只好用右手取出德国二十响镜面匣子对准墓室角落的黑佛一个长射,五发枪弹都钉在了黑佛身上,然后立刻把刚刚射击过的匣子枪扔向墓室角落。
但是“鹧鸪哨”几乎是他们族中剩下的唯一一个能有所作为的人,实在不甘心就此死在墓室里化为白骨。可是面临的局面实属绝境,前后都被鬼气森森的黑雾包夹,如果点火引开其中一团黑雾,势必被另一团吞噬。面前的墓室空间很高,黑雾高度在从地面起三尺左右,上面还有大片空隙,不过若想越过去,除非肋生双翅。
这时,两边浓重的黑雾已经渐渐逼近,稍稍碰上一点大概就会变成墙角那具骨架的样子。“鹧鸪哨”忽然目露凶光,心里起了杀机,想把美国神父托马斯踢出去,然后踩在这洋和尚身上跃向玉门下的地道。
“鹧鸪哨”想起墓室正中有一株高大的珊瑚宝树,可以用飞虎爪抓住珊瑚树的树冠从黑雾上边荡过去。飞虎爪的链子当然足够结实,慢说是三人,便是有十个八个的成人也坠不断这条索链。不过最担心那珊瑚宝树没有那么结实,承受不住三个人的重量。倘若只有自己一个人,凭自己的身法,便是棵枯枝也足能拽着飞虎爪荡过去;但是要再带上了尘长老与托马斯神父实在是没有半点把握,半路上珊瑚树断了可就得全军尽没了。
“鹧鸪哨”强忍着剧烈的疼痛把托马斯神父与了尘长老向后拖开,见了尘长老双目紧闭,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心中焦急。眼见那些黑色鬼雾又觅到他们的踪影,重新凝聚在一起慢慢迫近;也亏得这些鬼雾速度不快,否则即便是有九条命的猫此刻也玩完了。
机关墙就这么不当不正的停在半路,主室中那团正在打转的黑雾立刻有了目标,像一面长有五官的黑墙压向三人;插阁子中的黑雾也已经吞没了蜡烛,尾随而至;来去的道路都被堵死,前后两大团黑雾对三人形成了前后夹击的态势。耳中之听前后传来一阵细密的躁动声,了尘长老急道:“快点蜡烛引开黑佛的恶灵。”“鹧鸪哨”伸手一摸百宝囊,叫苦不迭,三人身上带着的蜡烛全用光了。
“鹧鸪哨”的轻身功夫是从还没记事时就开始练的,师傅把他装在一个抹满油的大缸里,让他自己想方设法往外爬,随着身体长大,油缸的大小也逐渐增加。了尘长老是老牌的摸金校尉,也是自幼便学轻功身法。他们这种轻功全仗着提住一口气,这口气一旦提不住就完了。
二人抬起了尘长老跳下了地道,地道中有一块悬在中间的黑石,进来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现在明白了,地道里冒出的那团鬼雾就是从这块腐玉的原石中冒出来的,肯定是托马斯神父在地道口点蜡烛使它感应到空气燃烧才放出鬼雾。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