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对跳舞有兴趣吗?”这个轮廓很深、称得上好看的男生以轻快的口吻问雪穗。
社交舞社——海报上这么写着,后面用括号注明:“永明大学联合社团”。
“不会啊,我也不想。”江利子连忙摇头。
“这跟你是哪一种人无关,你朋友不是要参观吗?那你就跟她一起来看看嘛。光看又不必花钱,参观之后也不会勉强你参加。”
“我可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很担心会那样啊。”
不知道身边那三个男生说了什么,在名单上填完名字的雪穗正在笑。她蓦地看到江利子的手被一个男生拉着,似乎有些惊讶。
“好,那你就亲自来确认一下,是不是会头晕。”说着,他拉起江利子的手,把她带到社团的摊位前。
江利子说得一本正经,对方却听得笑了出来。“有很多人对社交舞敬而远之,不过这种理由我倒是头一次听到。”
整个开学典礼只有校长和院长致辞,无聊的致辞使得抵挡睡意成为一种折磨,江利子费尽力气才忍住哈欠。
“这个嘛……”雪穗望着各式海报和招牌,看来并非全然不感兴趣。
喧闹声从出了电车车站检票口便没停过。
“晕?”
“不是,我觉得会跳舞是一件很棒的事。不过,我是不可能的,我一定不行。”
“真的?”
川岛江利子没有收下半张传单,顺利走出车站,然后与同行的唐泽雪穗相视而笑。
“可以参观吗?”
离开体育馆,校园里已经排好桌椅摊位,各社团和同好会都在高声招揽社员。其中也有男生,看样子是与清华女子大学联合举办社团活动的永明大学学生。
“我不参加那种。”雪穗说得很干脆。
“对他们来说,今天是一年当中最重要的日子呀。”雪穗回答,“不过,可别被发传单的人拉走哦,他们都是社团里最底层的。”说完,她拨了拨长发。
“啊,筱冢同学……”负责接待的女社员喃喃道。
看着好友人如其名,拥有雪白的肌肤,她想,的确值得细心呵护。即使她们在交谈,男生依旧如发现蛋糕的苍蝇般前仆后继。网球、滑雪、高尔夫、冲浪——偏偏都是些逃不过日晒的活动,江利子不禁莞尔。自然,雪穗不会给他们机会。
“一点点。不过我没有跳过,什么都不懂。”
“每个人一开始都是初学者,放心,一个月就会了。”
像雪穗这样的美女一旦驻足,男社员不可能忽略,其中一人立刻走向她。
“因为,”江利子悄声继续说,“跳社交舞的时候,男生不是会牵着女生让她转圈圈吗?《飘》里面,有一幕戏不就是穿丧服的郝思嘉和白瑞德一起跳舞吗?我光看就头晕了。”
“当地下社员就好,只要联谊的时候参加,也不必交社费。”类似的话充斥耳际。
体育馆里排列着铁椅,最前方竖立着写有系名的牌子。她们俩在英文系的位子上并排坐下。英文系的新生约有四十人,但位子超过一半是空的。校方并没有硬性规定开学典礼必须出席,江利子猜想,大多数新生的目的大概都是参加典礼之后举行的社团介绍。
“啊,不了。”江利子挥手婉拒。
平常走路到正门只要五分钟,江利子她们却花了二十分钟以上。只不过,那些纠缠不清的男生的目标都是雪穗,这一点江利子十分清楚。自从初中与雪穗同班,她对此便已习以为常。
“去参观也好啊。”有人在呆站着的江利子耳边说道。她吓了一跳,往旁边一看,一个高个子男生正低着头看她。
“因为,我一下子就晕了。”
“会晒黑。”
“哦。”他对江利子的招呼似乎纯粹出自礼貌,一说完便立刻回到雪穗身边。他一定很着急,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介绍人身份被其他人抢走。事实上,已经另有三个男生围着雪穗了。
“当然可以。”说着,这名男生把雪穗带到摊位前,把她介绍给负责接待的清华女子大学社员。接着,他回过头来问江利子:“你呢?怎么样?”
“真夸张,”江利子说,“好像连别的大学也来拉人呢。”
“你知道吗?人的肌肤拥有绝佳的记忆力。听说,一个人的肌肤会记住所承受过紫外线的量。所以,晒黑的肌肤就算白了回来,等到年纪大了,伤害依然会出现,黑斑就是这样来的。有人说晒太阳要趁年轻,其实年轻时也不行。”
雪穗停下脚步,一双猫眼微微上扬,望着某个社团的海报。江利子也看向那边。在那个社团摆设的桌前,有两个新生模样的女生正在听社员解说。那些社员不像其他社团穿着运动服。无论是女社员,或者应该是来自永明大学的男社员,都穿着深色西装外套,每个人看起来都比其他社团的学生成熟,也显得大方出众。
她的话让他皱起眉头:“我不懂这跟跳舞有什么关系?”
“怎么样?要参加什么社团?”江利子边走边问雪穗。
“呃,不过,我还是不行。”
“看来,她对社交舞似乎有非常大的误会。”他露出洁白的牙齿,对江利子微笑。
“你不喜欢跳舞?”
“不过,也别太介意了,如果你想去滑雪或打网球的话,我不会阻止的。”
清华女子大学位于丰中市,校舍建于尚留有旧式豪宅的住宅区中。由于只有文学院、家政学院和体育学院,平常出入的学生人数并不多,加上都是女孩子,不会在路上喧哗。遇到今天这种日子,附近的住户肯定会认为大学旁不宜居住,江利子这么想。与清华女子大学交流最频繁的永明大学等校的男生大举出动,为自己的社团或同好会寻找新鲜感与魅力兼备的新成员。他们带着渴望的眼神,在学校必经之路徘徊,一遇到合适的新生,便不顾一切展开游说。
“那是一定的……”
“我很容易晕车、晕船,我对会晃的东西没辙。”
大学男生竞相散发传单。“××大学网球社,请看一看。”由于一直扯着喉咙高声说话,每个人的声音都又粗又哑。
“为什么?”男生笑着问道。
“嗯。”
“好像有很多网球和滑雪的。”江利子说。事实上,光是这两种运动就占了一半。但绝大多数既不是正式的社团,也不是同好会,只是一些爱好者聚在一起的团体。
“哦?”
“为什么呢?”高个子男生惊讶地偏着头,但眼含笑意。
“也让她来参观。”高个子男生说。
“不用了。”
“因为……我这种人不适合跳社交舞,要是我学跳舞,家人听到一定会笑到腿软。”
“哦,这样。”
新社员争夺战在学校正门便告终止。江利子和雪穗走向体育馆,入学典礼将在那里举行。
桐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上身微微靠向友彦。“这事我一个人来,你完全不要碰,也不要管我在做什么。弘惠那边也一样,不要让她发现我在做什么。”
“桐原!”友彦摇头,“太危险了,这事做不得!”
“我爸去世以后,一直到当铺关门,他都在我家工作。实话实说,我和我妈其实是靠他养的。若没有松浦先生,我爸一去,我们或许就流落街头了。”
“这么说,其实并非这样?”友彦说,“不能让她知道?”
“我知道。”
“听没听到松浦找他干吗?”
“我说过我家以前开当铺,那时他在我家工作。”
“不。是他知道我在这里做生意,才找上门来。”
“哦。”这答案超出友彦想象。
“他怎么知道?”
“有什么玄机?”
门再度关上,友彦看看弘惠,她也正看着他。
“哪来那种门路啊,不过他倒是有特别的进货渠道。”桐原别有含意地一笑,“就是一般的小孩,小孩会把东西带到他那里去卖。那些小孩的东西又来自哪里呢?很可笑,有的是偷来的,有的是去从有‘马里奥’的小孩那里抢来的。松浦先生手里的名单上,这种坏小孩超过三百个,他们定期把收获卖给他。他用市价的一到三成买进,再以七成的价钱卖出。”
“他从哪里进‘马里奥’?在任天堂有什么特别的门路?”
弘惠回来了,她刚端茶去了隔壁。
“松浦先生有他的销售网,说还有好几个跟他差不多的中间商。交给这些人,‘超级马里奥’卖个五六千元,保证几下子就卖光。”
“哦……好。”友彦回答时,门已经关上了。
听到友彦的话,桐原露出苦笑。友彦努力解读这一笑容,却无法明白其中的真意。
“但那是事实,我还怀疑我的耳朵呢。”弘惠做了掏耳朵的动作。
“那你们家的大恩人现在跑来找你做什么?不,等一下,他怎么知道你在这里?是你联系他的?”
一到隔壁,桐原正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友彦马上明白了他为何如此,因为房里烟雾弥漫。就友彦所知,这是桐原第一次准许访客抽烟。便利店买来的锅烧乌龙面的铝箔制容器被当成了烟灰缸。
“上次我跟你说过,即使做得出盗版‘超级马里奥’,也不知他们打算怎么卖。现在找到答案了。”
“哦。”友彦感到不安。他们究竟在隔壁谈什么?
“嗯。”
“对。”桐原点点头。
她歉然摇头。“我在的时候,他们净说些闲话,好像不想让别人听到。”
“啊?”
“桐原,”友彦微伸右手,“你说过不干的。我们上次说好这实在太危险,不是吗?”
“没那么夸张,”桐原晃了晃身体,“简单得很。小孩有小孩的黑市。”
“到底怎么回事?”友彦说。
松浦是那人的姓氏,他们确实早就认识。桐原告诉友彦的只有这么多,交代了这句,两人便到隔壁仓库去了。
“跟那个松浦有关?”
等室温降到和外面十二月的气温一样时,桐原关上窗户。“若弘惠待会问你我们谈了什么,”他说着往沙发上坐去,“就说松浦先生要我用进价卖两台电脑给他。我想她现在一定在猜我们正说些什么。”
桐原身后的松浦说声“打扰”,挥挥手。
“不能。”
弘惠先歪着头想了想,才说:“看起来好像很开心。我一进去,他们正说着冷笑话,在那里笑。桐原竟然会说冷笑话,你能想象吗?”
“我家雇用的人。”
“嗯,聊了很久。”
“金城?”友彦内心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松浦先生专门经手一些来路有鬼的商品。他什么都碰,只要能赚钱,就进货再转手卖掉。最近努力经营的听说是小孩的游戏。‘超级马里奥’在正规商店里很难买到,价格不必比实际定价低多少,照样大卖。”
友彦凝视着桐原认真的眼神,感到绝望。当桐原出现这种眼神的时候,友彦明白自己终究无法说服他。
“不。”
友彦不知该如何回答。从桐原平常的样子,实在很难想象他会讲这种三流小说里的话。友彦想,大概是见到往日的恩人,情绪激动的缘故。
“他对我有恩,没什么好招待的,我想至少得让他抽烟。”桐原说,似乎是想解开友彦的疑惑。听起来很像借口,友彦反而觉得这不像桐原会做的事。
“嗯,”桐原一边脸颊微微扭曲,“好像是听金城说的。”
又过了三十分钟左右,他感觉隔壁的门开了。又过了十秒,店门打开了,桐原探头进来。“我送一下松浦先生。”
“可是,实在危险啊……”友彦咕哝着。
“我也来……帮忙。”
“松浦先生,”桐原说,“从金城那里听说我的事,发现我是他前雇主的儿子,才想来说服我。”
不久,桐原回来,一开门便说:“园村,来隔壁一下。”
“什么意思?”
“啊,他要走了?”
“你该不会被说动了吧?”友彦追问。
“怎样?”友彦问。
友彦托弘惠看店,她惊讶地偏着头,友彦只能对她摇头。友彦虽然认识桐原多年,对他的了解却极为有限。
友彦感到疑惑。从桐原露出的笑脸看来,那人应该并非他不想见到的人。这么一来,友彦先前所想就错了。然而,桐原露出笑容之前的表情更让友彦放心不下。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刹那,但桐原全身射出一股由负面能量凝聚而成的暴戾之气。那种样子和随后的笑容实在无法连贯。虽然友彦怀疑是不是自己太多虑,但他委实不敢相信那种异常乃是出自于他的误会。
“我第一次看到桐原那样。”弘惠惊讶地睁大眼睛。
友彦双手把头发往后拢。“怎么说呢,我觉得很没意思。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假的‘超级马里奥’他也卖?”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