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六章

L.J.史密斯惊悚悬疑

Stefan在他手臂上啄出了血迹,然后听到Damon用痛苦和气愤回应着他的哀鸣。
你不该让我活着的,他告诉Damon. 你应该同时杀掉我们两个人的。
她去过食堂,她也站在上过讲台。
猎鹰的脑袋无法承受这个嘲弄的问题所爆发的情绪。它尖叫着,重新向Damon冲了过去,但是这次木棍却插对了地方。猎鹰的一只翅膀受伤了,他在Damon的后面落了下来。
好吧,她弄清楚了,现在她可以睡觉了。
她听到了,不是从耳朵里听到的,而是用在她的意识听到的。那是愤怒和痛苦的哭喊。有人非常非常生气。
我会很乐意纠正自己的错误的!Damon之前没有准备好,但是现在Stefan可以感觉到他在蓄积力量,他的手臂抱着,稳稳地站在哪里。但是首先你得告诉我这次我又杀了哪个人。
而且很疲惫。
他现在似乎遇到了些麻烦。至少,那里有很多的吼叫。她现在离的很近了,不仅是意识,耳朵也能听到了。
现在这真是太荒唐了。她要一直松鼠干嘛呢?她迷茫了一会儿,然后又躺下了,筋疲力尽了。
他看向她的时候,他的嘴角正滴着鲜血。那平时窄窄的绿色眼睛,现在像是受惊的小马一样瞪得发白。她的嘴唇颤抖着,正发出无声的乞求。
这炽热的红色甜点让他振奋了,温暖了起来,像是火焰一样穿过他的身体。这使得他还想要的更多。
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几乎是温柔的。
他找到了。狂风猛烈地击打着他,但是他盘旋着下降了,并且伴随着挑衅地恸哭。Damon,以人形站在下面,当猎鹰向他俯冲过去的时候,他伸出双手护住自己的脸。
他吻了吻Elena冰冷的前额,然后把她放在了一棵柳树下面。他会回到这里的,如果他能会来的话,他会随她一起去的。
那叫喊声还在继续。
她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没有什么能挡住它们。有人受伤了,很生气,而且正在打架。是的。有人正在打架。
但是她太累了。
然后她才能入睡。在她看到了他以后……
他正这么想着,身上的力量也感染了身后的Bonnie和Meredith,但是它又退了回去,而现在又重新回来了,它在等待着。
想着他,她整个人似乎温暖了起来。他的身体中有极少数人才能看到的火焰。但是她看到了。那火焰似乎也在她自己的身体里燃烧。
我不再是你软弱的小弟弟了。他用爆发的力量向Damon传达这样的讯息。这一次,我是冲着你的鲜血来的。
现在他想要把这些誓言统统都打破。
抖了抖头发上的冰渣,Elena踏上了丛林中的那块空地。
哦,是的,现在全想起来了。她记得他。他是那个懂她爱她的人。他是那个她想与之永不分开的人。她的脑海中,他的脸上总是蒙着一层雾。但是她觉得他很可爱。那么,好吧。为了他,她可以起床,然后穿过这荒唐的冰雪,直到她能找到一块合适的空地。直到她能和他相聚。那么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想要弄清事情的原委。
但是她还是不行。那哭喊声召唤着她,把她引向它们。她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需求,指引着她找到声音的源头。
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感觉去捕捉那个牺牲品。他现在脑子里不再想着Elena, 再晚一些,这一切结束的时候,他会的。
Elena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她看到一片漆黑。如果说冷的话,她现在骨头都是冷的,寒冷深入骨髓。难怪,她浑身都是冰。
但是在他吸干Tyler的鲜血之前,一个强壮的家伙跑了过来。那个家伙不是要保护他倒下的首领,而是想要逃命。他计划的路线要经过Stefan这一关实在是他的不幸了。Stefan把他摔在地上,然后贪婪地朝着新鲜的血管附了上去。
力量。生命。他们都有,他很需要。从他刚刚喝下的东西中获取的力量让他很容易地放倒了他们。就如同是打开一个半打装的容器那么简单。
一个东西在她眼前一闪而过。一只松树。她可以闻到它的存在,这太奇怪了,她从来都没有闻过松树的味道。它用一只发亮的黑眼睛盯了她一会儿,然后变窜到柳树上去了。Elena意识到如果她用指甲掐进树皮的话,她就可以爬到树上抓到它。
他扔下了她。反正他也喝够了。他浑身的血液都翻滚着,如同一只喂撑了的虱子一样。他从来没有感到自己这么强壮过,身体被一种原始的力量充斥着。他怎么来的,就怎么走出了Quonset小木屋。但是不是以人形走出去的。一只猎鹰从窗户冲了出去,在天空中盘旋着。这个新的身形很完美。强壮……而且残酷。它的眼睛也是十分犀利。这让他能随心所欲地去到想去的地方,他在橡树林的上方擦身而过。他在寻找一块特别的空地。
他拉着她腰间的绿色腰带把她推到脚边。她在抽泣,她的眼睛在眼眶里向上翻着。他拉着她淡褐色的头发来调整她暴露着的脖子,他的头往后仰着然后正要咬下去的时候——Caroline尖叫了一声便不醒人事了。
Stefan立刻变回了人形,几乎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在Damon转身之前,他抓住了他,他的手指摁住他哥哥的脖子,然后把他扭转了过来。
Stefan的翅膀煽动着,然后又俯冲过来,他的整个世界都缩小到了一个目标上。杀戮。他啄向Damon的眼睛,而Damon手中的棍子在他身旁穿了过去。他的爪子抓着Damon的脸颊,Damon开始流血了。很好。
他最后看到了缩在角落里的Caroline.
还是再睡一会儿吧。这些冰也不是那么糟糕。她又准备躺下了,接着她听到了哭喊声。
有个人的脸看起来很可笑。
他不会让这一切太久的。
天好黑,好冷,有人受伤了。有人需要帮助。
“Elena,”他说,声音轻轻的,然后他扼住了Damon的喉咙。
很久以前,在弗罗伦斯黑暗的大街上,饥饿,寒冷与疲惫交加的时候,Stefan对自己发了个誓。实际上,是很多个关于如何运用自己力量的誓言,关于如何对待那些脆弱而愚昧但仍然是——人类的周围的人。
放下了Elena以后,他像一个掠食者一样来到了空旷的大陆上。刺骨的冰雪并没有给他太大的影响。他捕猎者的直觉穿透了这一切。
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应该在家啊,在睡觉——不,今天是奠基人纪念日。
他感觉到了Damon身体里愤怒的波浪,但是他脑海里的声音却是嘲笑。那么这就是我救下你和你的未婚妻之后得到的感谢么?
Tyler和他的朋友们依然在Quonset小木屋。很好。他们根本不知道窗户上的玻璃变成飞舞的碎片,寒风吹进木屋的时候,到底什么东西要来临。Stefan抓住Tyler的脖子,当他把尖牙刺进去的时候,真的想要杀死他。那曾经是他的原则质疑,不杀戮,但是他想要打破他的诺言。
太多事情了,她无法思考。遥远的一张张面孔从她眼前飞过,她的耳边响起声音的片段。她很困惑。
她之前没有想过会这样做,而且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这么做了。但是,那狠狠的一巴掌聚集了她所有的力量,Damon的脸被扇得偏向一边。她的手一阵灼痛。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呼吸。
“会怎么样?”他说,“你会怎么做,Elena? 你能怎么做,和我对抗?”
一片枯叶,如同一双干枯的棕色的手跌落在她的脚边,但是,依然没有回应。头顶上,天空犹如玻璃一样灰寂,就像她周围的墓碑一样阴沉。Elena感到愤怒和些许沮丧在喉咙中灼烧,她感到疲惫,她错了。Damon根本不在哪里,陪伴她的,只有那尖叫的寒风。
盘旋着的白色斑点蒙蔽了她的眼睛,她看不到他黑色的身影。甚至他的声音都在消逝。她抱起了双臂,头低了下来,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轻轻地叫了一声,“Stefan-”
Elena沉默了。她第一次觉得周围的风都停止了。周围一片死寂,他们就像是站在什么力量的中心,没有任何情感地站立。似乎一切事物都和他有关,阴沉的天空,老橡树,紫色的山毛榉(一种植物),甚至是脚下的大地,都被他施了法力。他微仰着头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深不可测,而且充满了奇异的光线。
冰冷的寒风撩拨着Elena 脸庞周围的秀发,在她周围厮杀。树木狂乱地摇晃着枝桠,一排排墓碑的上方飞舞着老橡树的叶子。Elena 手脚冰冷,她的嘴唇和脸颊已被冻得麻木,但她却直直地面对着那尖叫的冷风,并向着凛冽的寒风大声呼喊着。
“现在?我不知道。你难道不能有一会不在想他吗?”
他眼中的黑色开始涌现、深邃起来,他们之间充斥着冰冷的愤怒。Elena看着那样一双眼睛,她脑海里出现了一只眼镜蛇,正要扑向觊觎已久的猎物。
“我相信,”他轻佻地说道,环视了一下这片墓地,然后他转身,向着她伸出了一只手。“你太完美,我弟弟配不上你。”他漫不经心地说。
“冬天来了,Elena,” 他说。他的声音清晰而冷酷,甚至让咆哮的寒风都冷得发抖。“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季节。在它来临之前,你会清楚什么是我能做的,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在冬天到来之前,你会加入我的,你会是我的。”
“不能!”她颤抖着,头发又在她的脸庞周围飞舞起来。
“Damon!”
她颤颤巍巍地退后了几步。她刚刚向着狂风吼叫时的能量瞬间消失殆尽,现在所有的直觉都在祈求她逃跑。
“Damon!”
“不要像我弟弟一样愚蠢,”他说,“否则我会以相同的方式对待你。”
“这是最终的秘密,Elena,”他说。他的声音是那样亲切,如同他的指尖爱抚着她的喉咙。“你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幸福。”
“过会儿,也许——有个条件。”他收回了那只手,Elena刚刚意识到他手上戴着一只和Stefan一样的戒指:银和天青石做的。要记住这个,她努力地思考着。这很重要。
让她忘记……Stefan.
他慢慢地将脸转向她,她看到他脸上的血迹。
当他的指尖掠过她脖子上那两个小小的伤口时,一阵刺痛袭来。
他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服装。软皮黑靴,黑色牛仔,黑色毛衣和一件皮夹克,而且,他长得很Stefan很像。她不知道为什么先前没有注意到这点。他们有着相同的黑头发,苍白的皮肤,已经相同的令人不安的英俊的脸庞。但眼前的这个他头发是直的并非卷曲,他的眼睛像午夜般漆黑,而且他的嘴角扬着残忍的微笑。
Elena想过挡开那只手,但是她不想再次碰到他。
Damon皱了皱他深黑色的眉头,问道,“哪个Stefan?”
十一月的第一天下起了雪。头顶上,太阳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怎么了?”
这种天气不过是他施展能力的一场秀,他想吓跑她。但是,这并不奏效,因为她一直有个信念,Stefan会以同样强大的力量来抵抗,这个信念在她心中熊熊燃烧,在这冷风当中熊熊燃烧。如果Damon对Stefan做了什么,如果Damon伤害了他怎么办……
他就站在她身后,如此地接近,她甚至是擦过他的衣服转身的。如此地接近,她早就应该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站着,早就应该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或者听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以及一切证明他存在的声音。但是Damon, 显然,Damon不是人。
她的头猛的抬起,但是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些令人晕眩的白色,灼烧着她的鼻子、脸颊,在她的睫毛上凝成了霜。当她的皮肤碰触到这些颗粒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些东西是什么:雪花。
她握紧了拳头,“Stefan在哪?”
Damon微笑着,但是瞬间那笑容便消失了。
“我警告你,如果你伤害他的话——”
“Damon! 回答我!”她朝墓地周围的橡树大喊。
他退后了几步,冷风就如刀子一样割着Elena. 她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就好像是很多明亮的斑点充斥着她面前的空气。
她开始害怕,她无法控制这种恐惧,这铺面而来的刺骨的冰冷令她无法控制地害怕起来。冷风又吹了起来,树枝不停地抖动着。“告诉我他在那里,Damon.”
“不,”她痛苦地单色书将实现从他身上移开。她无法面对他,她不能让他这么做。她不能让他迫使她遗忘……迫使她遗忘……
她盯着他,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她不喜欢他转移的话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和Stefan有什么关系?”
“我在讨论力量,Elena.” 忽然,他走近她,眼睛盯着她,声音变得温柔而急切。“你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满足你。你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但是总是有一些东西在你无法触及的地方,一些你急切地想要得到但就是得不到的东西。那正是我要提供给你的东西。力量。永生。还有你从未拥有过的情感。”
“这是你今天最后的回答么?你要非常确定你想跟我玩这场游戏,Elena. 而且我肯定没有什么好玩的结果。”
“我弟弟,”他继续说到,“是个傻瓜。他以为你因为长得像Katherine就一定很弱而且和她一样容易到手。但是他错了。我在这小镇的另一边就可以感觉到你的愤怒了。现在我也可以感觉到,就像是沙漠里太阳的强光。你有很强大的力量,Elena, 甚至强大到和你一样。但是你可以变得更强…”
“我不知道,”她轻声说,“但是我会找到办法的,一定会的。”
“告诉我他在哪。”
这才是他试图从她记忆中清除掉的东西。关于Stefan的记忆,他绿色的眼睛,还有他那总是隐藏着悲伤的微笑。但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迫使她忘掉Stefan, 在他们共同经历过这么多之后,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她推开Damon, 将那些冰冷的手指拨开。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确定。”她抢在他再次企图对她施法之前说道。“而且你不会吓倒我,Damon, 你还没注意到吗?当Stefan告诉我你是什么、你做了什么的那一刻起,于我而言,你就已经失去了你本该拥有的力量。我讨厌你。你让我觉得恶心。而且你并不能把我怎么样,再也不能了。”
“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她残忍地说道,“而且我找到了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
Elena走上前,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她转身,却倒抽了一口冷气。
“而且我们将会在一起,你和我。”他冰冷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脖颈,轻轻地划过她衣领下的肌肤。“只有我们两个人,永远。”
“你知道他怎么了。”
他突然大笑起来,Elena的心紧了一下,并且开始剧烈地跳动着。天啊,他真的太美了。“帅气”这个词是那样的没有色彩,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根本不足以去形容他的美丽。如同往常一样,他只是笑了一会儿便停住了,但是尽管他的嘴巴收拢了,他的眼神里还留有一丝笑意。
有些事情太重要了,她必须记得。他在使用他的法力,企图让她忘记,但是她不能让他得逞,她不能忘记…
她还是不明白,胆汁冲到了喉咙,恐惧几乎让她窒息,她拒绝道:“不。”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