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五章

L.J.史密斯惊悚悬疑

那条河!
有些东西……在那里。一些……很坏的东西……
“是的,那个男孩子!”Judith姑姑说,“自从你被他迷惑的昏了头以后,你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毫无责任感,神神秘秘,而且目中无人!他从一开始就把你带坏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一切都停止了。
Bonnie张嘴想说,“我们离开这儿吧。”但是她实际说出来的却是,“大桥。”
最后这些抽泣和嘲笑都消失了,Elena感到一阵疲惫。她趴在方向盘上,试着好好趴一会儿,什么都不想。然后她下了车。
“现在暴风雪又要来了!”Meredith说,“听听那风!我觉得肯定要下雨了。”
安全了!她再次用力关上门,然后用手扣住车锁。接着她急忙爬到车子的另一边检查门锁。外面的风似乎在用几千个嗓门一起嚎叫,汽车开始抖动了。
快到镇子上去,快去找Stefan!快走!走!但是当她跑到老Creek大街准备左转弯的时候,车轮卡了一下,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还有些别的东西。那东西不仅仅是夹杂在风中的,而且是藏匿于空气中的,或者是漂浮在空气周围。那是一种被压迫、被威胁的感觉,那种力量强大得难以想象。它还在蓄积力量,它近了,一步一步地近了。
“马上。你想回答她的问题么?拿走什么?”Stefan专注地看着Tyler,十分用力。
“你什么意思?我们不能把你留下——”
“或者下雪!”Bonnie发着抖,“他们去了哪儿呢?”
“Elena, 我肯定不会同意你——”
“这很荒唐么?”她举起自己手,给他们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我们就要结婚了!”
她记得最后Stefan放弃时的表情。Meredith在打他,冲他大喊大叫,跟他说一些什么一个小时没有呼吸大脑受损之类的话。那些字眼传进Bonnie的耳朵里,但是它们却毫无意义。她甚至觉得Meredith和Stefan彼此大叫着哭泣的时候好奇怪。
Meredith无视他的存在。“Stefan,我能跟你说句话么?”
快转动钥匙打火!快点!现在快走!她的大脑在给自己发号施令。她发动的时候,那辆老福特喘息着,轮胎传来的尖叫声比那风声要大许多。她身后的影子跟了过来,从后视镜里看,变得越来越大了。
她被卡在这儿了,她唯一的出路被挡住了。她现在只能孤军奋战,而且似乎根本不可能逃脱这可怕的力量……
她们也正是在那里找到了Stefan. 门是半开着的,Bonnie往里看了之后,却退缩了回来。
Elena转身看着那些老橡树。
她记得他看上去想要为Elena再做些什么。一定不会是Elena躺在那儿的,一定是一个和Elena长的一样的娃娃。她毫无生气,当然现在也没有一丝生机。Bonnie觉得那样子来回搬弄它,想把肺里的水弄出来之类的动作真是傻到极点了。娃娃是不会呼吸的。
这是她头一次注意到天气,但是当她关注到以后,她就警惕地看着周围。天空一开始是多云的,而且十分寒冷,但是现在浓雾从地面升起,似乎是从这附近的田地里飘过来的。乌云不仅仅是在盘旋着,它们也在翻滚着。风变得更猛烈了。
Stefan和门之间是围成半圆形的那些人,Caroline站在角落。
Caroline看到她们出现在门口时整张脸扭曲了起来,Tyler咆哮了一声。“滚开。”他说,“你们不想搅和进来的。”
汽车突然倾斜了一下,然后撞到了木头上。Elena感到车轮撞到了木板上,并且卡住了。她绝望地想掉头,但是她什么也看不到,而且也没有地方了……
Stefan的提醒使得Meredith避免撞在树上,他们走下车,立刻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Stefan和Meredith只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Stefen就径直穿过那群笨蛋,把他们像餐巾纸一样地扔开。他们迅速穿过田地向停车场走去,一边还拖着身后的Bonnie. Tyler在后面跟着他们,但是被大风挡住了前进的脚步。
“可以的,你们可以!快点离开这儿!Bonnie, 让她离开!”
“不。”Elena低声叫到。她看不见是什么,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东西从后面走来,遮盖住了天空。她能感受得到那种邪恶,那种愤怒,还有那声动物般的咆哮。
她开车离开了,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只是哭,把自己封锁在那阵感情的龙卷风中。她和Stefan可以走掉……他们可以私奔…..他们可以向所有人证明。她再也不会踏入Fell教堂一步了。
“哦,天啊……Elena!”Bonnie尖声叫道。Wickery大桥一片狼藉,一边的栏杆已经不在了,桥板也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拳头砸碎了。桥下,翻滚的黑色河水上全是漂浮的碎片。有一部分碎片,除了车头灯以外完全淹没在了水里,那是Matt的车子。
他现在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呢?Bonnie内心深处没有被恐惧和暴风雪侵袭的地方思考着。
“啊?不是,只是帮Lyman教练把桌子搬下来,我刚刚把这个拿走。”他把那个杰出运动员的公告胡乱放到了前排的座位上。“嘿,你还好吧?”他看到她的脸之后眼睛睁大了。
风从橡树的树枝里呻吟着吹过,把树枝上剩下的树叶撕了下来,然后如下雨一般地把它们席卷到地上。现在这个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呻吟声变成了咆哮。
“我会把她放在树下。柳树下面,不是橡树。”他在她们身后叫着。
然后她还记得Stefan的脸。
“哦,别荒唐了!”Robert厉声道。这是最后一张牌了。
“他不是什么‘那个男孩子’,”她又一次说道,声音冷酷,“他是Stefan,是我关心的人。而且我碰巧已经和他订婚了。”
“你不是我妈妈!”Elena哭喊道。她极力忍着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她必须走掉,必须一个人待一会儿,必须和爱她的人在一起。“如果Stefan问起,就告诉他我会在他家里等他!”她加了一句,然后从人群里跑掉了。
“Stefan,救救我!”她尖叫着。
“住手!Damon, 快停下!”她单薄的叫声被杂音覆盖了。她把手放在仪表盘上想要保持车子的平稳,但是它摇晃得更猛烈的,冰雪猛烈地拍打过来。
她们看到Stefan是从这里走的,或多或少是被Tyler和他的那帮朋友强迫着带走的。她们一开始是跟踪他的,可接着Elena那桩事就发生了,接着Matt又告诉她们她走掉了。所以她们现在又重新去找Stefan,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个建筑都没有,既有那个孤零零的Quonset小木屋。
“他肯定有的,肯定是他拿走的。我知道是他!”她说。
接着一些什么东西灼痛了Bonnie,让她缓过神来,她感到一阵恐惧。她紧紧抓住Meredith,然后搜索着周围这恐惧的来源。一些很坏的…..一些很恐怖的东西正在往这边走来。几乎就要到这儿了。
尽管这样,Elena的嗓子里还是忍不住挤出了几声笑。可怜的Matt. 大家总是会借他这辆恐龙一样的老破车。他一定觉得她和Stefan都疯掉了。
越来越高了,它在她头上盘旋着。她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是那就像是展开的翅膀,遮住了两边的视线。一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东西……而且它想要杀人…..
“Matt!你要走了么?”她瞬间做出了决定。自己走去Stefan寄宿的家里实在太冷了。
几个强壮的家伙都咔嚓咔嚓地动了起来。
从来没有人让Bonnie照顾别人过。大家总是在照顾她。但是现在她抓住了Meredith的胳膊,开始拉她走。Stefan是对的。他们不能再为Elena做些什么,如果他们留下来的话,带走她的东西也会同样带走她们。
她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沮丧呢?但是她的情绪依然还是很容易爆发的,尤其是在她发现寄宿的房子门锁着而且根本没人开门之后。
“我才不关呢,我只找个屋檐躲着。来了来了!”Meredith喘着气,第一滴冰雨打在她身上了。她和Bonnie跑到了最近的避风港里——Quonset小木屋。
“Bonnie, 你确定么?”
Stefan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变得警觉而僵硬,似一匹嗅到食物气味的狼。
不过Caroline看起来真他妈的滑稽(咳咳~~there is a damn in it)。Elena笑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着。哦,她脸上的那个表情。如果有人录下来就好了。
“她很难过。Matt说她拿了他的车子。”Meredith钻进了相对安静的车厢后说道。她迅速地倒车,然后急速向大风中冲去。“她说她会去你寄宿的家里。”
“够了!”Robert大叫道,他拉着Margaret, 满脸黑线。“小姑娘,如果那个男孩子是这么怂恿你跟自己姑姑说话的话——”
“当然,我会回答她的问题。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后我就回答她。”Tyler握紧了结实的拳头往前走了一步,“你会被揍成狗肉的,Salvatore.”
“不!我想自己待一会儿……哦,求你别问我问题了,”她几乎是从他手上把钥匙抢过去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保证。或者是Stefan。如果你看到Stefan的话,就告诉他我在他家等他。谢了。”她关上车门,发动引擎,生硬地换了挡,她不怎么习惯这种手动挡。她把发愣的Matt甩在了身后。
“这不是没礼貌!你不会明白的——”
如果她没有减速刹车的话,那棵树就会撞上她了。那棵树倒下了,巨大的力量震得车子剧烈地抖动起来,就像是周边地震了一样。那棵树的树枝东倒西歪地卧着,它的树干完全挡住了去镇子上的路。
Bonnie和Meredith正在学校周围不耐烦地寻找着。
房子后面长着一排橡树,再那边就是树林了,再往那边就是那条小河以及墓地了。
接着她看到了一些东西。车后的窗子已经模糊不清了,但她可以辨认出那个形状。它看起来像是一只大雾和风雪所组成的大鸟,但是那个轮廓太模糊了。她能够确定的只是它煽动着一双巨大的翅膀……而且它正在朝她飞来。
“他不是‘那个男孩子’!”Elena又退后了一步,这样她就能看着他们所有人了。她正在让自己成为焦点,所有院子里的人都在看着她。但是她不在乎。她有一阵子不怎么在乎自己的感受了,她已经卸下了所有的焦虑、害怕还有愤怒。所有对于Stefan的担心,对Damon的害怕,所有的学校里承受的羞辱,她把它们都埋葬了。但是现在它们又都回来了。所有的一切忽然间都一阵龙卷风似的朝她袭来了。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耳鸣了起来。她感到没什么事情是值得在意的,除了伤害她面前的人,给他们所有人看。
就在那儿了,她成功了!突然的一阵狂风吹打在挡风玻璃上,但是雨刷刷过之后,她再次看到了,就在这儿了,是时候转弯了。
“Elena,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Judith姑姑很少生气,但是她现在真的生气了。“你的年纪说出这种话太不像话了!”
“Stefan!”Meredith被硬生生地拽走了。
Elena感到一阵挫败。“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说。这太过分了。从Judith姑姑的口中听到Damon要说的话……这是难以接受的。
“哦,‘那个男孩子’。”Elena瞪着Damon.
“还好——不。我想离开这儿。这样,你能把车子借给我么?就一会儿?”
她应该去等着Stefan,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回去处理因为她而闹得一团糟的事情。她奇怪地想,一定会有很多清扫工作吧。可怜的Judith姑姑。Elena在半个镇子的人面前冲她大吼大叫了一番。
有那么一会儿,她麻木了,这条路看起来要走上几个小时。他们已经很努力地跑了,但是大风还是会把他们往回刮。他们几乎看也看不到,如果不是Stefan的话,她们可能都要掉到河里。Bonnie像喝醉酒一样开始摇摇晃晃,她随时都准备倒下了,接着她听到了Stefan的叫声。
“那是什么?”Meredith大叫道,“你们怎么了?”
“哦,是么?”Elena觉得自己是同时在和Damon和Judith一起说话,她来来回回地看着他们两个人。最近这今天,或者是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几个月以来,自从Stefan走进她生活以后她所承受的所有的压抑似乎都要释放出来。就如同潮汐一般涌来,而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大桥。”Bonnie又说了一遍,根本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意义。她的眼睛凸了出来,充满恐惧。她可以听到自己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但是她却无法控制。接着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嘴巴也张开了,接着她自己的声音又回来了。“大桥,哦,天啊,大桥!那是Elena现在在的地方! ……哦,快点!”
“树太大了根本挪不动!我们得走过去!”Stefan大叫道。
“我太明白了。你现在这种行为和那天Damon来家里吃饭的时候是一个样子!难道你不觉得一位客人值得享受更多的尊重吗?”
她有些期望Bonnie和Meredith跟上来,但是她也很高兴她们没有。停车场里都是车子,但是都空着。大多数家庭都要留下来参加下午的活动。但是停在附近的一辆老福特里,车门没关,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哦,太棒了,她想,眼睛又刺痛起来。Flowers太太也去奠基人纪念日的庆祝会了。现在Elena可以选择坐在车里,也可以选择站在这里,站在大风里……
“你们必须得离开!”Stefan把那具无力的身体抱了起来,“快点离开这里!”
那声笑又挤出了几滴眼泪,她把眼泪擦掉,摇了摇头。哦,天啊,为什么事情会是这个结果呢?今天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应该是在为打败Caroline而庆祝胜利的,可是现在她却独自在Matt的车子里哭泣。
她正在撞击栏杆,但是那些朽木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再也支撑不住了。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的坠落,车子掉进了水里。
又打了好几个闪电,她还瞥到其他的树倒了下去,但是她都躲了过去。应该不远了。她可以看到左边在暴风雪中翻滚的河流。接着她看到了大桥。
“不,她在大桥哪里!Meredith, 再快一点!哦,天啊,我们太晚了!”眼泪从Bonnie的脸上滑落下来。
当然挪不动了,Bonnnie想,她已经在穿过那些树枝了。这是一棵成年老橡树了。但是在大树的另一边,冰冷的狂风把她所有的思绪都吹跑了。
但是她的尖叫并没有声音。反而是那冰冷的河水侵入到她的肺里。她猛烈地拍打着它,但是对她而言,它太强壮了。她的挣扎变得更猛烈了,更加不协调了,接着停止了。
力量。是的,这就是关键。“你的力量越强大,你所受到的限制就越多。”
Meredith环在她身上的手臂紧了紧,她们继续颤颤巍巍地跑着。但是他们靠近大桥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景象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那个时候Judith姑姑就会后悔了。然后Robert也会知道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但是Elena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永远都不会。
她猛地调转了车头,接着往前猛冲了过去。那个白色的身影朝她俯冲了过来,但却和那棵大树一样错过了,她正在恶劣的暴风雪当中全速朝着老Creek大街的另一端开去。
所有人都奇怪地看着她。
后来,Bonnie记得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有多么难熬。她记得在无休止的暴风雪中等待Stefan, 她记得在那个弓着背的身影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她几乎要窒息,她记得自己并不感到失望,只有一阵剧烈的狂妄的悲伤。她看到Stefan抱在路面上的那个无力的身体。
“好的……当然,但是……我知道,为什么不让我送你呢?我这就去告诉Lyman教练。”
他头也不回地走下河岸,然后河水漫过了他的头顶。
“什么?”Stefan说。
“她为什么要在这么大的风雪天出去呢?”Stefan钻进Meredith车子里的时候大声问道。
答案很简单,她的大脑很快就有了回应。因为之后也许他就不能自己过来告诉她们了。
她从高速公路驶向Stefan家的时候车速慢了下来,Elena觉得自己的思绪也慢了下来。
“确定,哦,天啊......那就是她要消失的地方,她溺水了!快!”Bonnie感到一阵又一阵的黑暗席卷而来,但是她现在不能昏过去,他们必须去救Elena.
“不!”
“不!”她在它俯冲向她的时候跑向了车子。她的手不停地拉着门把手,她慌乱地找着钥匙。风在咆哮,在尖叫,在她的发梢嘶吼。冰渣吹进了她的眼睛里,她看不清了,但是当钥匙转动的时候,她还是得以拉开车门。
她意识到自己正在颤抖。“好吧,这真是太糟糕了,因为你会继续忍受的。我是绝对不会放弃Stefan的,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他的。显然不会为了你!”最后一句是对Damon说的,但是Judith姑姑大口喘了起来。
对于Elena自己而言,她不需要任何人。她肯定是不需要老Robert E. Lee的,从他那儿你能知道的无非是一个万人迷是怎样因为错爱一个人而变成了万人唾弃的贱民。她不需要什么家人,什么朋友,什么……
“Elena!”Judith姑姑脸上一片绯红,“你太让我吃惊了!我不得不说,你这种幼稚的行为刚好是从你和那个男孩子约会以后才有的。”
Meredith也尖叫了恰里,但是她是对Stefan尖叫的。“不!你不能下去!”
“拿走什么?”Meredith大声问道。所有的人都转过身来。
Elena听到了尖叫声,但是这声音似乎根本不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水从四周包围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嘈杂,那么迷惑,那么疼痛。一扇窗户被震碎了,接着又碎了一扇。黑色的流水在她周围喷涌着,还夹杂着如冰块一般的玻璃。她被吞没了,她看不到,她出不去。而且她无法呼吸。她在这地狱一般的嘈杂声中迷失了,而且这里没有空气。她得呼吸啊,她得离开这儿……
她的头猛的抬起,但是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那些令人晕眩的白色,灼烧着她的鼻子、脸颊,在她的睫毛上凝成了霜。当她的皮肤碰触到这些颗粒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这些东西是什么:雪花。
“不要像我弟弟一样愚蠢,”他说,“否则我会以相同的方式对待你。”
让她忘记……Stefan.
她转身,却倒抽了一口冷气。
一片枯叶,如同一双干枯的棕色的手跌落在她的脚边,但是,依然没有回应。头顶上,天空犹如玻璃一样灰寂,就像她周围的墓碑一样阴沉。Elena感到愤怒和些许沮丧在喉咙中灼烧,她感到疲惫,她错了。Damon根本不在哪里,陪伴她的,只有那尖叫的寒风。
“冬天来了,Elena,” 他说。他的声音清晰而冷酷,甚至让咆哮的寒风都冷得发抖。“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季节。在它来临之前,你会清楚什么是我能做的,什么是我不能做的。在冬天到来之前,你会加入我的,你会是我的。”
他眼中的黑色开始涌现、深邃起来,他们之间充斥着冰冷的愤怒。Elena看着那样一双眼睛,她脑海里出现了一只眼镜蛇,正要扑向觊觎已久的猎物。
“告诉我他在哪。”
“Damon! 回答我!”她朝墓地周围的橡树大喊。
“Damon!”
“不,”她痛苦地单色书将实现从他身上移开。她无法面对他,她不能让他这么做。她不能让他迫使她遗忘……迫使她遗忘……
她之前没有想过会这样做,而且她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这么做了。但是,那狠狠的一巴掌聚集了她所有的力量,Damon的脸被扇得偏向一边。她的手一阵灼痛。她站在那里看着他,努力平静自己的呼吸。
“我警告你,如果你伤害他的话——”
Elena沉默了。她第一次觉得周围的风都停止了。周围一片死寂,他们就像是站在什么力量的中心,没有任何情感地站立。似乎一切事物都和他有关,阴沉的天空,老橡树,紫色的山毛榉(一种植物),甚至是脚下的大地,都被他施了法力。他微仰着头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深不可测,而且充满了奇异的光线。
“你知道他怎么了。”
Damon皱了皱他深黑色的眉头,问道,“哪个Stefan?”
“我弟弟,”他继续说到,“是个傻瓜。他以为你因为长得像Katherine就一定很弱而且和她一样容易到手。但是他错了。我在这小镇的另一边就可以感觉到你的愤怒了。现在我也可以感觉到,就像是沙漠里太阳的强光。你有很强大的力量,Elena, 甚至强大到和你一样。但是你可以变得更强…”
他退后了几步,冷风就如刀子一样割着Elena. 她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就好像是很多明亮的斑点充斥着她面前的空气。
“会怎么样?”他说,“你会怎么做,Elena? 你能怎么做,和我对抗?”
Damon微笑着,但是瞬间那笑容便消失了。
她开始害怕,她无法控制这种恐惧,这铺面而来的刺骨的冰冷令她无法控制地害怕起来。冷风又吹了起来,树枝不停地抖动着。“告诉我他在那里,Damon.”
“他怎么了?”
“而且我们将会在一起,你和我。”他冰冷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脖颈,轻轻地划过她衣领下的肌肤。“只有我们两个人,永远。”
“我在讨论力量,Elena.” 忽然,他走近她,眼睛盯着她,声音变得温柔而急切。“你已经尝试过很多次了,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满足你。你是一个拥有一切的人,但是总是有一些东西在你无法触及的地方,一些你急切地想要得到但就是得不到的东西。那正是我要提供给你的东西。力量。永生。还有你从未拥有过的情感。”
“过会儿,也许——有个条件。”他收回了那只手,Elena刚刚意识到他手上戴着一只和Stefan一样的戒指:银和天青石做的。要记住这个,她努力地思考着。这很重要。
Elena走上前,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现在?我不知道。你难道不能有一会不在想他吗?”
十一月的第一天下起了雪。头顶上,太阳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是最终的秘密,Elena,”他说。他的声音是那样亲切,如同他的指尖爱抚着她的喉咙。“你会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幸福。”
这种天气不过是他施展能力的一场秀,他想吓跑她。但是,这并不奏效,因为她一直有个信念,Stefan会以同样强大的力量来抵抗,这个信念在她心中熊熊燃烧,在这冷风当中熊熊燃烧。如果Damon对Stefan做了什么,如果Damon伤害了他怎么办……
她颤颤巍巍地退后了几步。她刚刚向着狂风吼叫时的能量瞬间消失殆尽,现在所有的直觉都在祈求她逃跑。
有些事情太重要了,她必须记得。他在使用他的法力,企图让她忘记,但是她不能让他得逞,她不能忘记…
“我相信,”他轻佻地说道,环视了一下这片墓地,然后他转身,向着她伸出了一只手。“你太完美,我弟弟配不上你。”他漫不经心地说。
他突然大笑起来,Elena的心紧了一下,并且开始剧烈地跳动着。天啊,他真的太美了。“帅气”这个词是那样的没有色彩,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根本不足以去形容他的美丽。如同往常一样,他只是笑了一会儿便停住了,但是尽管他的嘴巴收拢了,他的眼神里还留有一丝笑意。
这才是他试图从她记忆中清除掉的东西。关于Stefan的记忆,他绿色的眼睛,还有他那总是隐藏着悲伤的微笑。但现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迫使她忘掉Stefan, 在他们共同经历过这么多之后,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她推开Damon, 将那些冰冷的手指拨开。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不能!”她颤抖着,头发又在她的脸庞周围飞舞起来。
“我不知道,”她轻声说,“但是我会找到办法的,一定会的。”
她握紧了拳头,“Stefan在哪?”
她还是不明白,胆汁冲到了喉咙,恐惧几乎让她窒息,她拒绝道:“不。”
他慢慢地将脸转向她,她看到他脸上的血迹。
“Damon!”
“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她残忍地说道,“而且我找到了我想永远和他在一起的那个人。”
冰冷的寒风撩拨着Elena 脸庞周围的秀发,在她周围厮杀。树木狂乱地摇晃着枝桠,一排排墓碑的上方飞舞着老橡树的叶子。Elena 手脚冰冷,她的嘴唇和脸颊已被冻得麻木,但她却直直地面对着那尖叫的冷风,并向着凛冽的寒风大声呼喊着。
当他的指尖掠过她脖子上那两个小小的伤口时,一阵刺痛袭来。
他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服装。软皮黑靴,黑色牛仔,黑色毛衣和一件皮夹克,而且,他长得很Stefan很像。她不知道为什么先前没有注意到这点。他们有着相同的黑头发,苍白的皮肤,已经相同的令人不安的英俊的脸庞。但眼前的这个他头发是直的并非卷曲,他的眼睛像午夜般漆黑,而且他的嘴角扬着残忍的微笑。
“这是你今天最后的回答么?你要非常确定你想跟我玩这场游戏,Elena. 而且我肯定没有什么好玩的结果。”
“我确定。”她抢在他再次企图对她施法之前说道。“而且你不会吓倒我,Damon, 你还没注意到吗?当Stefan告诉我你是什么、你做了什么的那一刻起,于我而言,你就已经失去了你本该拥有的力量。我讨厌你。你让我觉得恶心。而且你并不能把我怎么样,再也不能了。”
盘旋着的白色斑点蒙蔽了她的眼睛,她看不到他黑色的身影。甚至他的声音都在消逝。她抱起了双臂,头低了下来,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她轻轻地叫了一声,“Stefan-”
她盯着他,她不明白他的意思,她不喜欢他转移的话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和Stefan有什么关系?”
他就站在她身后,如此地接近,她甚至是擦过他的衣服转身的。如此地接近,她早就应该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站着,早就应该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或者听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以及一切证明他存在的声音。但是Damon, 显然,Damon不是人。
Elena想过挡开那只手,但是她不想再次碰到他。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