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他们分成两对分别坐上两辆车,Matt和Bonnie打头,Meredith和Elena随后。Matt选择了一条废弃的马车车道,直到路渐渐消失。
“好。”Stefan回答。他没有提到他的手指已经冻僵,也没有对他们是否能拉的动他产生异议。因为他别无选择。
“不要……医生。”那双眼睛灼烧着Elena,“你要保证……Elena.”
“结果你不记得那部分了,”她平静地说道。这已经无关紧要了。
“是的,就是Yangtze被杀的那天晚上。”Elena靠近Drowning湾深色的河水,心跳得厉害。其实它只是名字叫作“湾”,实际上这是一条水流很急的长河,两边是用当地的红色黏土砌成的河岸。在它的上方就是Wicker大桥,这木制的桥已经快有一百年了。它曾经坚固得能禁的动四轮马车,但是现在它已经变成了没有人走的一座步行桥,因为它实在太老了。Elena觉得,这个地方很荒凉、很孤独、也很冷漠。地面上到处都是积雪。
那个黑影正在朝她们走来。
Elena 和 Meredith 互相看了看. “在那之后,”Elena对Bonnie说道, “你还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了些事情。你说不要靠近那座桥。”
Matt说:“那口井肯定就在这后面的某个地方。”
不约而同地,她们三个都看向了窗户。
冬天是不可饶恕的季节。她不禁打了个冷战。(自我纠正,前面翻的是“原谅”,但是觉得“饶恕”更恰当一些)
当他们爬到窗边的愠树上时,Elena看到雪已经停了。但是冷风割在她的脸上还是让她想起了Damon的话。
“我记得我感到很孤独,在某个寒冷而漆黑的地方,我很虚弱……而且很渴,或者是饥饿?我不知道,但是我……我需要某样东西。我几乎都想死了。然后你就把我叫醒了。”
“但是你看到了什么呢?”Elena问。
当洞口足够容得下Elena的头和肩膀的时候,她往下看去,她几乎没有抱着希望的勇气。
Elena的心不由往下一沉。她知道Bonnie多少是有些正确的,Stefan不在这个荒野而偏僻的地方。但是也有可能她因为太害怕了所以没有听到。“我们必须确认一下。”说完,她的胸口感到很闷,她继续朝着黑暗走去,跟着她的感觉走,因为她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最后她不得不承认这里没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水里也没有什么人头之类的东西。她往自己的牛仔裤上抹了抹沾满泥巴的冰凉的双手。
Elena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很生气,但是他这么做也许只是为了履行对Stefan的承诺。但是当她想到Matt坐在他那辆老式福特汽车里,冷得要死,连晚饭也没吃时,她感到一阵心痛,这种心痛她不愿去多想。
Elena的眼睛被刺痛了,她的视线模糊起来。“我保证。”她轻声说。然后她感到她所有支持他的毅力和决心都在瞬间崩塌了。他从她怀里跌倒下去,不省人事。
“但是刚刚在最后,你自己亲口说了的。我以为你记得的……”Elena停了一下
“Bonnie可以预见一些事情。”她说。
“你们注意看看有没有一直乌鸦。”她向Bonnie和Meredith说道。
这块石板太重了,Matt根本挪不动它。最后四个人一起,抱着大石头用力推,最后终于喘着气把大石头挪开了一英尺的距离。石头和井之间刚有一道缝隙,Matt就用枯枝作支杆,然后大家又一齐用力推了起来。
“谁——?Elena?”
“我们不要过去了,”她说,“首先我们去看看这边桥底下都有什么。”
“你们在这下面干什么?”
“有可能是的,”Bonnie缓缓地说,“那大小还有周围的墙都说明可能是对的。但是井是有口的,我应该能够看到星星才对。”
“Robert,”她说,“即便是他睡着了,我们从他旁边经过去前门也是不可能的”
“从这里开始我们要自己走了。”他说。
Elena这时已经脱下了她的睡衣,向衣柜走去。“我们最好都多穿点。过来挑些保暖的衣服,随便什么都行。”
尽管之前很斗志昂扬,Bonnie现在开始打退堂鼓了,“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来这座桥吗?”她问。
“Matt.”她叫到。这也是所有她能说出来的话了。
“不要把我当小孩子!我不蠢,Matt,我正在告诉你这一切有多么真实。她就在那里,和Stefan在一起,她的思想完全就是Stefan的思想。她也看到了他被困的地方。”“被困的,”Bonnie说,“对,就是这样。那肯定不是像河流这么宽敞的一个地方,但是那里确实有一条河,河水漫到了我的脖子。不,他的脖子。周围全都是披着厚厚苔藓的石头。那河水刺骨般冰冷,而且一片死寂,不停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开什么玩笑?”Bonnie抬起了下巴,“我们喜欢冒险。还记得不,我一直都想在我走进坟墓的时候依然年轻漂亮。”
车头灯也只是照亮了桥下岸边的很小一段路。Elena朝着没有光亮的地方走去时,她忽然又一种很不详的预感。那个声音说,死神正在等着他。死神会在这里吗?
“Stefan?”她轻声叫到,她甚至很高兴流水声能盖过她的声音。她感觉就像是一个人在一间空荡荡的房屋地问着:“有人吗?”,但是又很害怕会有人回答。
他不情愿地将脸转向她。“我在跟踪你们,”他绷紧了肩膀回答道。
“那么那也是我们要去的地方。”Meredith说道。
Bonnie 倒抽了一口冷气:“哦,天啊!——”
“Bonnie不知道,”Bonnie自己说道,“Bonnie刚刚才说过不是这里。我们需要找的是一个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而且是封闭的地方,因为我刚刚有种……被包围的感觉。”她向Matt解释着。
“我们走吧。”Matt简单地说。
“什么也没有。那种感觉就像盲人一样。但是我知道如果那里有一丁点微弱的光线,我肯定就能看到,但是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坟墓里那么黑暗。”
"哦, Stefan!" 她悬着的心放下了,瞬间变得几乎疯狂起来。“是我!我在这,我们在这,我们马上就把你救出来。你还好吗?你受伤了吗?” 唯一能阻止她也坠落下去的,只有从后面抓住她的Matt了。“Stefan,坚持住,我们有条绳子,告诉我你一切都好。”
“你这样是什么意思?”
她们从这里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忽然桥上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们几乎不敢呼吸,紧紧地贴着彼此,抬头往上翻那个看去。那个沉重的脚步声踏过了桥上的木板,然后远离了她们。
“像坟墓一样……”Elena不禁身体一寒。她想起了那片墓地所在的山上有一座破败的教堂。那里倒是有一个坟墓,而且她认为那座坟墓曾经被开启过。
Elena抓住了他的胳膊,“你相信——?”
"Yes, and it did have a sort of underground feeling." Bonnie was excited, too, but
她努力克制自己朝那方面去想。
她感到Stefan缩紧了身体,感到他慢慢抬起了头。他绿色的眼睛凝视着她,她看到了那双眼睛当中的迫切。
在这片森林里行走非常困难,尤其是在黑夜的时候。脚下的灌木丛很深,枯死的树枝张着四肢想要绊住他们。蛾子在他们周围扑来扑去,用看不见的翅膀拍打着Elena的脸颊。
整个房子包括客厅的灯都熄灭了。Robert肯定已经睡觉了。尽管这样,Elena在蹑手蹑脚经过那些没有等的窗口时还是会屏住呼吸。Meredith的车子停在街道的另一端。在离开的最后一刻,Elena决定再回去拿些绳子。她悄无声息地打开了车库的后门。Drowning湾的水势很急,徒步趟过去的话会很危险。
Matt俯身检查这这石头周围的灰尘和杂草。“这块石头最近被移动过。”他说。
她在潮湿而盖满浮垢的石头上一步一滑地走着,她现在能听到的只有湍急的流水以及它们在桥下空荡荡的回声。
“我不在乎什么在等着我,”Elena说,“如果Stefan在那里,那么那里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但是坟墓里不可能那么潮湿啊。”Meredith说。
“乌鸦?”Meredith的声音高了起来,“就是Yangtze死的那天晚上Bonnie家外面的那只乌鸦?”
Elena起初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个问题,恐慌依然包围着她们,当他又往下向着河岸靠近一步时,她几乎尖叫起来。Matt正费力地往桥下看着。
但是那天早上燃烧在她胸中的怒火已经化为灰烬了。不管她的意志有多么强大,她都无法放开Bonnie的手,不敢让自己离开她们。
Elena刚打住了Bonnie继续说下去,但Matt就插嘴进来。
印象太深了。Elena想道。上一次她们经过这座桥的时候,正在被…..什么东西追赶……从墓地跑出来的什么东西。或者是个什么人,她想。
他又向那条河看去,她走近他,轻轻地说:“对不起, Matt. 我刚刚在家对你的所作所为,还有……还有……”她不知所措了一会,终于放弃了。对于今天这样一个晚上,她觉得她几乎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挽回了。
Matt把一只手插进了口袋,似乎变得有些紧张。当她们从桥下出来的时候,他看着河水说,“我在跟踪你们。”
那脚步听起来就在她们头顶上。然后静止了,紧接着便是滑到河岸上的声音。
“是我,Matt,” Matt说,他松开了Elena,自己也向井口探去。Elena高兴地发狂,这时她看到他的脸上有些茫然表情,“还有Meredith和Bonnie,她正准备撒下一些鱼饵,然后我会扔下去一条绳子……也就是说,只有Bonnie才能把你钓上来。”他还跪在地上,然后转头看向Bonnie.
Elena犹豫了。“我不能让你们也这样做,”她缓缓地说道,“那儿也许会有你们意想不到的危险。我最好还是自己去。”
Matt退后了一点,Elena在车头灯的光束下终于看清了他的轮廓。从他脸上的表情来看,她确定他不知道现在是该走掉还是把她们抓起来然后带到最近的精神病院。
“Stefan?”
“Elena?你们在干什么?”他又一次问道。
Elena静静地消化着这个解释。他们来到了桥边,下了车,她不安地瞥了一眼右边的一片橡树林。但是今夜它们却安静地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风吹掉它们棕色的枯叶。
Bonnie的头猛地抬了起来,Meredith长长地舒了一口气,Elena感觉自己的膝盖几乎要软了下去。
他们彼此望了望。从他们记事起,Francher农场的房子就已经被损坏和遗弃了。那房子坐落在森林中央,而且一个世纪以前就已经在那里了。
“哦,太棒了!”Bonnie说。
井下又传来一声微弱的,几乎难以辨识的声音,但是Elena知道那是什么。一声轻笑。Stefan的声音很微弱,但是还能听得清。“我感觉不是很好,”他说,“但是我还活着。谁和你在一起?”
Meredith首先找到了那口井,然后把其他人都叫了过来。他们围着那口井,看着井口上盖着的那块平坦的方形石块,几乎和地面持平。
Matt用奇怪的眼神看着Bonnie, 似乎她要咬人一样。“恩,你肯定感觉到了。”他说。
“别这样,”Elena急切地说道,“是你说这不是个游戏的。”
“你们在这下面干什么?”
Matt长长地吸了口气:“我知道了。好吧……”
Bonnie比她更会说一些。“你以为你在干什么?”她扬起了声调,“想要让我们心脏病突发?大半夜的这个时候你来这里干嘛?”
她焦虑地看着其他几个人。
“而且对于Stefan来说同样如此,”Meredith提醒她们,“我们傻待在这里对他没有任何帮助。”
她紧咬着嘴唇,然后听到Bonnie轻声的啜泣,她冰凉的手紧紧地抓住Elena. 那脚步声又回来了。
Matt皱起关切的眉头:“我们最好赶快把他送到诊所去。他需要看医生。”
Elena很高兴她想到要带绳子,如果Stefan真的被困在Fracher的井里,他们一定会用上它。但是如果他不在的话……
“啊,不是,肯定不是。”他看向一边的Meredith, 而她正用一种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而且他的车子是在这条路上被发现的。”Elena说。
“那是……?”Elena说道。
三个女孩儿看着他,稍微从她们似乎是在说悄悄话的小团体中站开了一点。她们刚刚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
“就是发现那个喉咙被撕开的老年人的地方。”Meredith小声嘀咕着,但是她也跟了上去。
“这不是开玩笑的。”她说,“Bonnie有超能力,Matt. 你知道的,我总是不相信那一套,但是我错了。你不知道那种想法有多么错误。今天晚上,她——她用某种方式进入了Stefan的身体,然后瞥见了他现在在哪里。”
他的视线挪开了一会儿。“我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他最后说道,“但是我会跟着去的。”
他们终于来到了一片平地上。这座旧房子的根基还依稀可见,贴着地面的砖墙早已被野草和莓丛覆盖。最完整的部分是房顶完好无损的烟囱,中空的烟囱里,曾经的钢筋水泥一起支撑着它,如同支撑着一个死去的纪念碑。
“那倒不会……但这样以来我真的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了。”Bonnie说道,“Stefan当时神智也不是特别清楚,他太虚弱了,而且受了很重的伤. 他还很渴——”
“我知道你会想到办法安抚好你姑姑然后再溜出来。所以我就在我车上等着,就在路对面,然后看着你家。当然,你们三个从窗户爬出来的,所以我就跟着你们到了这儿。”
“你觉得在Fell教堂里面有多少口井,Matt?”
“我们回去吧。”在穿过那些通往桥那头的植物时,她提议到。但是当Elena到达了桥那边的时候,她僵住了。
“我们可以去看看桥那边怎么样,”Meredith说道,Elena机械地点了点头。但是她不用看Bonnie的表情也会知道她们能找到些什么,她们根本没找对地方。
然后Elena抱住他,她的手臂紧紧地围在他的胸口。她从他不自然的僵硬和蹒跚的步子当中就知道情况有多么糟糕。他已经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让自己上来,他的手满是伤痕和血迹。但是真正让Elena担心的是,那双手对于她近乎绝望的拥抱没有任何回应。
“是,夫人。”Matt有些嬉皮笑脸地说。“在这儿,Stefan. 你要把这条绳子系在身上。”
“完全正确,”他说,“我是说,那儿听起来像是一口井。”(Elena问well? 是想知道Matt的想法,但是well在英语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井”的意思,所以这里Matt在Elena提出问题之后就直接回答“完全正确。”)
“是的, 是有一种在地下的感觉。”Bonnie也很激动,但是Meredith却干巴巴地提了一个冷场的问题。
“有,橡树是古时克尔特人中巫师们的神树。所有的树都是,但是橡树却最为神圣。他们认为橡树的灵魂可以赐予他们力量。”
Bonnie 瞪大了眼睛:“我不记得任何关于桥的事情了,那感觉上去根本不是座桥。”
“是她告诉你不要接近那座桥。”Meredith纠正道,“尤其是你,Elena. 她说死神正在那里等着你。”
接下来的十五分钟对于Elena来说无比难熬。他们四个都在用力拉Stefan出来,尽管Bonnie最主要的贡献只是在他们停下休息的时候使劲叫着 “加油,加油”。但是最终,Stefan的手还是抓紧了井口的边缘,Matt赶忙过去从他肩膀下拉住了他。
“可能有几十个,”他说,“但是盖住的呢?那就不多了。如果你们觉得Stefan被扔在里面的话,那么那肯定是一个一般来说人们不容易发现的地方。可能是在某个被荒废的角落……”
Elena在黑暗中摸索着退到了桥下泥泞的河岸,努力地平静着自己。她可以感到身后Bonnie的颤抖,Meredith的指甲几乎要掐进她的胳膊里。
“不要!”这个声音嘶哑而虚弱,它从Elena的怀抱中传出来。
“我们快回去,”Meredith轻声说,“快到回到岸上去。”
车头灯的光线被一个深黑色的轮廓挡住了,Elena心跳得厉害,怔怔地望着他,她无法做出任何判断,只能确定这是个男人。
“但是井被盖上的话就看不到了,”Matt说,“这周边有很多以前农场的房子,房子里都有井,但是都不用了。一些农户就把它们盖起来,防止小孩掉进去。我祖父就是这么做的。”
他的脸在黑暗中无法识别,但是她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她往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拉他上来吧!”
“Bonnie, 橡树有些什么特别之处吗?你祖母有没有告诉过你有关橡树的一些事情?”
拜托让他一直走下去,Elena祈祷着,哦,拜托……
我应该过去,Elena想,他想要的是我,不是她们。他是这么说的。我应该过去面对他,也许他会放过Bonnie和Meredith.
“我感觉我周围有石头,但是它们并不是像这些河边的石头。”
"应该是在Francher," Matt说道。
“好吧,刚刚吓到你,我很抱歉。”他高兴地转向她,似乎一切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一样。“现在你能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了吧?”
她们差不多已经为冷天做好准备的时候,Elena转向门口,然后停了下来。
“你什么?”Elena惊叫到。
Bonnie 一直在环视四周,轻轻地摇着头,她的身体因为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而紧绷起来。“我就是觉得不对劲,我没有…..好吧,首先之前我没有听到河流的声音。我什么都听不到,就只有一片死寂。”
接下来的几秒钟,她趴在漆黑的井口,向着井下的黑暗看去,但是只能听到卵石壁上的一些回声,这一切都使她倍感折磨。但就在这时,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井中传出另外一个声音。
Elena眨了眨眼睛,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Bonnie?”
“Bonnie觉得Stefan也许会在这里。”
“啊?不是,只是帮Lyman教练把桌子搬下来,我刚刚把这个拿走。”他把那个杰出运动员的公告胡乱放到了前排的座位上。“嘿,你还好吧?”他看到她的脸之后眼睛睁大了。
快转动钥匙打火!快点!现在快走!她的大脑在给自己发号施令。她发动的时候,那辆老福特喘息着,轮胎传来的尖叫声比那风声要大许多。她身后的影子跟了过来,从后视镜里看,变得越来越大了。
她正在撞击栏杆,但是那些朽木根本就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再也支撑不住了。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的坠落,车子掉进了水里。
有那么一会儿,她麻木了,这条路看起来要走上几个小时。他们已经很努力地跑了,但是大风还是会把他们往回刮。他们几乎看也看不到,如果不是Stefan的话,她们可能都要掉到河里。Bonnie像喝醉酒一样开始摇摇晃晃,她随时都准备倒下了,接着她听到了Stefan的叫声。
“你们必须得离开!”Stefan把那具无力的身体抱了起来,“快点离开这里!”
“Matt!你要走了么?”她瞬间做出了决定。自己走去Stefan寄宿的家里实在太冷了。
她为什么会变得那么沮丧呢?但是她的情绪依然还是很容易爆发的,尤其是在她发现寄宿的房子门锁着而且根本没人开门之后。
但是她的尖叫并没有声音。反而是那冰冷的河水侵入到她的肺里。她猛烈地拍打着它,但是对她而言,它太强壮了。她的挣扎变得更猛烈了,更加不协调了,接着停止了。
有些东西……在那里。一些……很坏的东西……
Elena听到了尖叫声,但是这声音似乎根本不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水从四周包围了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嘈杂,那么迷惑,那么疼痛。一扇窗户被震碎了,接着又碎了一扇。黑色的流水在她周围喷涌着,还夹杂着如冰块一般的玻璃。她被吞没了,她看不到,她出不去。而且她无法呼吸。她在这地狱一般的嘈杂声中迷失了,而且这里没有空气。她得呼吸啊,她得离开这儿……
尽管这样,Elena的嗓子里还是忍不住挤出了几声笑。可怜的Matt. 大家总是会借他这辆恐龙一样的老破车。他一定觉得她和Stefan都疯掉了。
“树太大了根本挪不动!我们得走过去!”Stefan大叫道。
“是的,那个男孩子!”Judith姑姑说,“自从你被他迷惑的昏了头以后,你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毫无责任感,神神秘秘,而且目中无人!他从一开始就把你带坏了,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Elena感到一阵挫败。“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说。这太过分了。从Judith姑姑的口中听到Damon要说的话……这是难以接受的。
汽车突然倾斜了一下,然后撞到了木头上。Elena感到车轮撞到了木板上,并且卡住了。她绝望地想掉头,但是她什么也看不到,而且也没有地方了……
“你什么意思?我们不能把你留下——”
就在那儿了,她成功了!突然的一阵狂风吹打在挡风玻璃上,但是雨刷刷过之后,她再次看到了,就在这儿了,是时候转弯了。
接着她看到了一些东西。车后的窗子已经模糊不清了,但她可以辨认出那个形状。它看起来像是一只大雾和风雪所组成的大鸟,但是那个轮廓太模糊了。她能够确定的只是它煽动着一双巨大的翅膀……而且它正在朝她飞来。
“那是什么?”Meredith大叫道,“你们怎么了?”
“哦,别荒唐了!”Robert厉声道。这是最后一张牌了。
她们看到Stefan是从这里走的,或多或少是被Tyler和他的那帮朋友强迫着带走的。她们一开始是跟踪他的,可接着Elena那桩事就发生了,接着Matt又告诉她们她走掉了。所以她们现在又重新去找Stefan,但是这里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个建筑都没有,既有那个孤零零的Quonset小木屋。
快到镇子上去,快去找Stefan!快走!走!但是当她跑到老Creek大街准备左转弯的时候,车轮卡了一下,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那条河!
“Elena!”Judith姑姑脸上一片绯红,“你太让我吃惊了!我不得不说,你这种幼稚的行为刚好是从你和那个男孩子约会以后才有的。”
这是她头一次注意到天气,但是当她关注到以后,她就警惕地看着周围。天空一开始是多云的,而且十分寒冷,但是现在浓雾从地面升起,似乎是从这附近的田地里飘过来的。乌云不仅仅是在盘旋着,它们也在翻滚着。风变得更猛烈了。
“她为什么要在这么大的风雪天出去呢?”Stefan钻进Meredith车子里的时候大声问道。
几个强壮的家伙都咔嚓咔嚓地动了起来。
她意识到自己正在颤抖。“好吧,这真是太糟糕了,因为你会继续忍受的。我是绝对不会放弃Stefan的,不会为了任何人放弃他的。显然不会为了你!”最后一句是对Damon说的,但是Judith姑姑大口喘了起来。
“或者下雪!”Bonnie发着抖,“他们去了哪儿呢?”
“大桥。”Bonnie又说了一遍,根本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意义。她的眼睛凸了出来,充满恐惧。她可以听到自己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但是她却无法控制。接着她的眼睛睁得更大了,嘴巴也张开了,接着她自己的声音又回来了。“大桥,哦,天啊,大桥!那是Elena现在在的地方! ……哦,快点!”
“确定,哦,天啊......那就是她要消失的地方,她溺水了!快!”Bonnie感到一阵又一阵的黑暗席卷而来,但是她现在不能昏过去,他们必须去救Elena.
又打了好几个闪电,她还瞥到其他的树倒了下去,但是她都躲了过去。应该不远了。她可以看到左边在暴风雪中翻滚的河流。接着她看到了大桥。
从来没有人让Bonnie照顾别人过。大家总是在照顾她。但是现在她抓住了Meredith的胳膊,开始拉她走。Stefan是对的。他们不能再为Elena做些什么,如果他们留下来的话,带走她的东西也会同样带走她们。
她从高速公路驶向Stefan家的时候车速慢了下来,Elena觉得自己的思绪也慢了下来。
“不!我想自己待一会儿……哦,求你别问我问题了,”她几乎是从他手上把钥匙抢过去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保证。或者是Stefan。如果你看到Stefan的话,就告诉他我在他家等他。谢了。”她关上车门,发动引擎,生硬地换了挡,她不怎么习惯这种手动挡。她把发愣的Matt甩在了身后。
“Elena, 我肯定不会同意你——”
力量。是的,这就是关键。“你的力量越强大,你所受到的限制就越多。”
当然挪不动了,Bonnnie想,她已经在穿过那些树枝了。这是一棵成年老橡树了。但是在大树的另一边,冰冷的狂风把她所有的思绪都吹跑了。
“这不是没礼貌!你不会明白的——”
“你不是我妈妈!”Elena哭喊道。她极力忍着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她必须走掉,必须一个人待一会儿,必须和爱她的人在一起。“如果Stefan问起,就告诉他我会在他家里等他!”她加了一句,然后从人群里跑掉了。
“她很难过。Matt说她拿了他的车子。”Meredith钻进了相对安静的车厢后说道。她迅速地倒车,然后急速向大风中冲去。“她说她会去你寄宿的家里。”
“Stefan,救救我!”她尖叫着。
“不,她在大桥哪里!Meredith, 再快一点!哦,天啊,我们太晚了!”眼泪从Bonnie的脸上滑落下来。
Bonnie张嘴想说,“我们离开这儿吧。”但是她实际说出来的却是,“大桥。”
“不!”
不过Caroline看起来真他妈的滑稽(咳咳~~there is a damn in it)。Elena笑了起来,身体微微颤抖着。哦,她脸上的那个表情。如果有人录下来就好了。
越来越高了,它在她头上盘旋着。她还是什么也看不到,但是那就像是展开的翅膀,遮住了两边的视线。一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东西……而且它想要杀人…..
她被卡在这儿了,她唯一的出路被挡住了。她现在只能孤军奋战,而且似乎根本不可能逃脱这可怕的力量……
“他不是‘那个男孩子’!”Elena又退后了一步,这样她就能看着他们所有人了。她正在让自己成为焦点,所有院子里的人都在看着她。但是她不在乎。她有一阵子不怎么在乎自己的感受了,她已经卸下了所有的焦虑、害怕还有愤怒。所有对于Stefan的担心,对Damon的害怕,所有的学校里承受的羞辱,她把它们都埋葬了。但是现在它们又都回来了。所有的一切忽然间都一阵龙卷风似的朝她袭来了。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她耳鸣了起来。她感到没什么事情是值得在意的,除了伤害她面前的人,给他们所有人看。
Stefan的提醒使得Meredith避免撞在树上,他们走下车,立刻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
Meredith也尖叫了恰里,但是她是对Stefan尖叫的。“不!你不能下去!”
对于Elena自己而言,她不需要任何人。她肯定是不需要老Robert E. Lee的,从他那儿你能知道的无非是一个万人迷是怎样因为错爱一个人而变成了万人唾弃的贱民。她不需要什么家人,什么朋友,什么……
她有些期望Bonnie和Meredith跟上来,但是她也很高兴她们没有。停车场里都是车子,但是都空着。大多数家庭都要留下来参加下午的活动。但是停在附近的一辆老福特里,车门没关,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Elena, 你怎么这么没礼貌!”Judith姑姑很少生气,但是她现在真的生气了。“你的年纪说出这种话太不像话了!”
如果她没有减速刹车的话,那棵树就会撞上她了。那棵树倒下了,巨大的力量震得车子剧烈地抖动起来,就像是周边地震了一样。那棵树的树枝东倒西歪地卧着,它的树干完全挡住了去镇子上的路。
那声笑又挤出了几滴眼泪,她把眼泪擦掉,摇了摇头。哦,天啊,为什么事情会是这个结果呢?今天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应该是在为打败Caroline而庆祝胜利的,可是现在她却独自在Matt的车子里哭泣。
“住手!Damon, 快停下!”她单薄的叫声被杂音覆盖了。她把手放在仪表盘上想要保持车子的平稳,但是它摇晃得更猛烈的,冰雪猛烈地拍打过来。
安全了!她再次用力关上门,然后用手扣住车锁。接着她急忙爬到车子的另一边检查门锁。外面的风似乎在用几千个嗓门一起嚎叫,汽车开始抖动了。
“还好——不。我想离开这儿。这样,你能把车子借给我么?就一会儿?”
后来,Bonnie记得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有多么难熬。她记得在无休止的暴风雪中等待Stefan, 她记得在那个弓着背的身影从水里出来的时候她几乎要窒息,她记得自己并不感到失望,只有一阵剧烈的狂妄的悲伤。她看到Stefan抱在路面上的那个无力的身体。
“什么?”Stefan说。
他现在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些呢?Bonnie内心深处没有被恐惧和暴风雪侵袭的地方思考着。
“Bonnie, 你确定么?”
风从橡树的树枝里呻吟着吹过,把树枝上剩下的树叶撕了下来,然后如下雨一般地把它们席卷到地上。现在这个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呻吟声变成了咆哮。
Stefan和门之间是围成半圆形的那些人,Caroline站在角落。
她记得最后Stefan放弃时的表情。Meredith在打他,冲他大喊大叫,跟他说一些什么一个小时没有呼吸大脑受损之类的话。那些字眼传进Bonnie的耳朵里,但是它们却毫无意义。她甚至觉得Meredith和Stefan彼此大叫着哭泣的时候好奇怪。
Stefan似乎也感觉到了。他变得警觉而僵硬,似一匹嗅到食物气味的狼。
一切都停止了。
那个时候Judith姑姑就会后悔了。然后Robert也会知道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但是Elena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永远都不会。
接着一些什么东西灼痛了Bonnie,让她缓过神来,她感到一阵恐惧。她紧紧抓住Meredith,然后搜索着周围这恐惧的来源。一些很坏的…..一些很恐怖的东西正在往这边走来。几乎就要到这儿了。
“马上。你想回答她的问题么?拿走什么?”Stefan专注地看着Tyler,十分用力。
他头也不回地走下河岸,然后河水漫过了他的头顶。
“可以的,你们可以!快点离开这儿!Bonnie, 让她离开!”
所有人都奇怪地看着她。
“现在暴风雪又要来了!”Meredith说,“听听那风!我觉得肯定要下雨了。”
“不!”她在它俯冲向她的时候跑向了车子。她的手不停地拉着门把手,她慌乱地找着钥匙。风在咆哮,在尖叫,在她的发梢嘶吼。冰渣吹进了她的眼睛里,她看不清了,但是当钥匙转动的时候,她还是得以拉开车门。
她应该去等着Stefan,然后他们可以一起回去处理因为她而闹得一团糟的事情。她奇怪地想,一定会有很多清扫工作吧。可怜的Judith姑姑。Elena在半个镇子的人面前冲她大吼大叫了一番。
“不。”Elena低声叫到。她看不见是什么,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就像是有一个巨大的东西从后面走来,遮盖住了天空。她能感受得到那种邪恶,那种愤怒,还有那声动物般的咆哮。
Bonnie和Meredith正在学校周围不耐烦地寻找着。
“我太明白了。你现在这种行为和那天Damon来家里吃饭的时候是一个样子!难道你不觉得一位客人值得享受更多的尊重吗?”
她开车离开了,什么也看不见听不见,只是哭,把自己封锁在那阵感情的龙卷风中。她和Stefan可以走掉……他们可以私奔…..他们可以向所有人证明。她再也不会踏入Fell教堂一步了。
还有些别的东西。那东西不仅仅是夹杂在风中的,而且是藏匿于空气中的,或者是漂浮在空气周围。那是一种被压迫、被威胁的感觉,那种力量强大得难以想象。它还在蓄积力量,它近了,一步一步地近了。
Meredith无视他的存在。“Stefan,我能跟你说句话么?”
答案很简单,她的大脑很快就有了回应。因为之后也许他就不能自己过来告诉她们了。
她猛地调转了车头,接着往前猛冲了过去。那个白色的身影朝她俯冲了过来,但却和那棵大树一样错过了,她正在恶劣的暴风雪当中全速朝着老Creek大街的另一端开去。
她们也正是在那里找到了Stefan. 门是半开着的,Bonnie往里看了之后,却退缩了回来。
“这很荒唐么?”她举起自己手,给他们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我们就要结婚了!”
“我才不关呢,我只找个屋檐躲着。来了来了!”Meredith喘着气,第一滴冰雨打在她身上了。她和Bonnie跑到了最近的避风港里——Quonset小木屋。
“Stefan!”Meredith被硬生生地拽走了。
“我会把她放在树下。柳树下面,不是橡树。”他在她们身后叫着。
“他不是什么‘那个男孩子’,”她又一次说道,声音冷酷,“他是Stefan,是我关心的人。而且我碰巧已经和他订婚了。”
房子后面长着一排橡树,再那边就是树林了,再往那边就是那条小河以及墓地了。
“够了!”Robert大叫道,他拉着Margaret, 满脸黑线。“小姑娘,如果那个男孩子是这么怂恿你跟自己姑姑说话的话——”
然后她还记得Stefan的脸。
“他肯定有的,肯定是他拿走的。我知道是他!”她说。
“好的……当然,但是……我知道,为什么不让我送你呢?我这就去告诉Lyman教练。”
“当然,我会回答她的问题。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后我就回答她。”Tyler握紧了结实的拳头往前走了一步,“你会被揍成狗肉的,Salvatore.”
Meredith环在她身上的手臂紧了紧,她们继续颤颤巍巍地跑着。但是他们靠近大桥的时候,他们看到的景象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拿走什么?”Meredith大声问道。所有的人都转过身来。
最后这些抽泣和嘲笑都消失了,Elena感到一阵疲惫。她趴在方向盘上,试着好好趴一会儿,什么都不想。然后她下了车。
“哦,是么?”Elena觉得自己是同时在和Damon和Judith一起说话,她来来回回地看着他们两个人。最近这今天,或者是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几个月以来,自从Stefan走进她生活以后她所承受的所有的压抑似乎都要释放出来。就如同潮汐一般涌来,而她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Caroline看到她们出现在门口时整张脸扭曲了起来,Tyler咆哮了一声。“滚开。”他说,“你们不想搅和进来的。”
她记得他看上去想要为Elena再做些什么。一定不会是Elena躺在那儿的,一定是一个和Elena长的一样的娃娃。她毫无生气,当然现在也没有一丝生机。Bonnie觉得那样子来回搬弄它,想把肺里的水弄出来之类的动作真是傻到极点了。娃娃是不会呼吸的。
Elena转身看着那些老橡树。
“哦,天啊……Elena!”Bonnie尖声叫道。Wickery大桥一片狼藉,一边的栏杆已经不在了,桥板也像是被一个巨大的拳头砸碎了。桥下,翻滚的黑色河水上全是漂浮的碎片。有一部分碎片,除了车头灯以外完全淹没在了水里,那是Matt的车子。
“哦,‘那个男孩子’。”Elena瞪着Damon.
Stefan和Meredith只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Stefen就径直穿过那群笨蛋,把他们像餐巾纸一样地扔开。他们迅速穿过田地向停车场走去,一边还拖着身后的Bonnie. Tyler在后面跟着他们,但是被大风挡住了前进的脚步。
哦,太棒了,她想,眼睛又刺痛起来。Flowers太太也去奠基人纪念日的庆祝会了。现在Elena可以选择坐在车里,也可以选择站在这里,站在大风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