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章 冰火九重

蜘蛛侦探推理

范里砂部长:有个朋友过生日,我去参加生日聚会。
画龙:哎幺我操,雷锋啊,镶珠男人都是活雷锋,我怎么没看见你戴雷锋的牛逼闪闪的棉帽子。
特案组召开案情分析会议,市长、副市长、当地公安部门领导列席旁听。
苏眉:鱼摆摆偷了夜总会的钱,你怎么知道的?
包斩:保安队长和鱼摆摆打架是怎么回事?
画龙说:年龄这么大,生意能好吗?
羊西西:就是舔木耳喽,吃棒棒糖,或者做毒龙。
画龙:真实姓名?
枪声震耳欲聋,保安不敢造次,龙翻翻有恃无恐,叫嚣道:警察有什么了不起,你们知道我们夜店后台老板是谁吗,告诉你,市长夫人占一干股。
梁教授:辞职那天,你在哪里?
苏眉:鱼摆摆的客人很多吧?
苏眉说:他们我全包了,出台。
梁教授:鱼摆摆呢?
画龙:籍贯?你哪儿人。
龙翻翻:我可不是鸭子。
几名保安冲上去,画龙左手扶桌,身体腾空,双脚连环踢出,前面的保安踉跄后退,一群保安扑向包斩和苏眉,这帮凶神恶煞的家伙绝不会怜香惜玉,保安队长向苏眉挥起电警棍,苏眉吓得花容失色,包斩抱住苏眉,猛的向旁边躲闪,电警棍重重地砸在旁边的墙上。
苏眉:真够恶心的,难以想象,鱼摆摆和谁有矛盾?
小唐:我以前在别的夜总会也做男公关,小有名声吧。
画龙:这名字是够土气的,怪不得你们都改名呢,年龄?
范里砂部长训斥道:别胡说。
羊西西:有的小姐,或者男公关,一边做毒龙,一边吐的呸呸有声,客人很不喜欢。
画龙:这么大年纪了,还做鸭子?
苏眉:什么是冰火?
范里砂部长:鱼摆摆前些天辞职了,贵宾区有五大男公关,少了一个,我就把新来的小唐调到贵宾区,还没来得及起名呢,做这行的,都有艺名,我就随便用了这个名字,让小唐纹身也是为了协调,统一。
兔白白:我以前是夜店驻场歌手,唱迪克牛仔和地下摇滚歌曲,我真不想做男公关,那时多好啊,还有专门穿旗袍的女歌手唱老上海歌,我就觉得蛮好,挺怀旧,场子里也不闹腾,也没有溜冰细粉的,没有性服务。现在呢,上去就甩乳子扭屁股,我唱不下去了,台下的什么张哥李哥陈哥赵哥就起哄,灌酒。张哥赏酒,我就得喝,李哥不乐意了,于是赏我两瓶,我就得吹下去,陈哥摆阔气啊,行,赏3瓶,我就得喝下去,整个大厅的人都看着呢,我下不了台,也是让那些哥下不来台,丢了哪位哥哥的脸,就等着打断腿吧。
画龙:职业?
龙翻翻:没有,你知道吗,我们是拜把子的兄弟,关系很好,所以我们五个人才纹了一条龙,只是,听说他出事了。
随后,她向画龙满脸赔笑道,我带他们跟你们走,配合你们的工作。
狼落落:他挣的比较多,能拿到五万,但这是在卖命啊。鸭子,不好做。很多男人爱吹嘘自己一夜可以几次,你让他连续打两次飞机试试,立马瘫软如泥了,吹牛逼。有时,我甚至可以射一半,留一半,要不就假射。但是大多数富婆都非要我射,这样她们才认为自己有魅力,她们是真的会检查安全套里有无液体。那些饥渴的强奸犯无法想象我们是怎么做爱做到要吐。
羊西西:保安队长告诉我的,队长正在私下里查这事。
梁教授:来,抽支烟,说说你们的收入怎么样?
画龙:你和鱼摆摆,有什么矛盾吗?
这个男妓背部的纹身还带着红肿,说明刚纹身没几天,下身也没有镶嵌珠子,很显然是临时客串的。
包斩:鱼摆摆以前是做什么的?
龙翻翻:一年多了,做生意,赔钱,在街上看到招聘男公关的广告,就去了。
龙翻翻:花火夜总会营销代表。
苏眉:什么是……呃,好吧,我懂了。
范里砂部长说:那不行,因为贵宾区有其他客人的预约,您只能带走一个。
苏眉:卖力?有多么敬业?
夜总会贵宾区五大高手:龙翻翻、狼落落、羊西西、兔白白、鱼摆摆。
羊西西:他很敬业,人又帅,我们站在一起,富婆肯定会挑选他。鱼摆摆不仅可以和女人做,还可以为男客人服务。还自主研发了一种新式玩法:贴烧饼。
兔白白:听说,他是不辞而别,鱼摆摆盗走了夜总会保险柜里的一笔钱和一些财物单据,夜总会方面派保安队长一直在找他,本来想报警,但是那些单据涉及色情交易,丢的钱也不多,夜总会也不想引火烧身,为了面子,就对内谎称辞职。
羊西西:保安队长,他和保安队长打过架。
小唐:我是从别处跳槽过来的,范姐抬举我,直接把我调到了贵宾区,我这几天正要去镶珠呢,一单生意没做,就遇到警察暗访,真倒霉。
梁教授说道:没错,凶手就在其中!
梁教授:范里砂部长,保安队长和鱼摆摆的关系怎么样?
警方连夜搜查了夜总会,花火夜店被停业整顿。警方在休息间里找到了夜总会贵宾区五名男妓的相册,照片为数码写真,清晰无比,其中有部分裸照以及身体特写,主要用途是供富婆挑选。通过技术对比,照片上一名男妓的手臂和腿与残肢相吻合,纹身图案一致。夜总会内部人员告知警方,此人叫做鱼摆摆,是夜店里最红的男公关,前些天,突然辞职离开。
龙翻翻:你还别说,做我们这行,年龄大的人比较吃香,那些富婆,如果找小孩,会有乱伦的感觉。你们查封了夜总会也没用,过段时间,风头一过,照样开。
龙翻翻:身为警察,请你说话文明点。
画龙:出什么事了?
羊西西:他啊,很卖力,很敬业,是我们这里最红的男公关。
苏眉:鱼摆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特案组对五名男妓和范里砂部长分别进行讯问,调查鱼摆摆的人际关系,笔录如下——
羊西西:鱼摆摆最擅长的是冰火。别的地方是冰火两重天,我们夜店是冰火九重天。
包斩说:审讯过的这些人里,肯定有人撒谎。
纹身是这起分尸案的突破口,现在掌握了死者的身份——鱼摆摆,案情有了重大进展,下一步工作就是审讯攻坚,调查排除,锁定犯罪嫌疑人。
那个背部纹有龙尾图案的男孩子支支吾吾的说:我叫唐……
包斩: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苏眉问: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画龙鸣枪示警道:我们是真的警察,都不许动,操你们所有人的妈,我看谁敢动一下。
兔白白:不清楚,他就是一天生的男妓。我求你们把花火夜店永远查封了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应该关掉,我宁可去做地铁歌手,我也不卖了。
狼落落:范姐是名校毕业,高素质,是夜总会特聘来的,她对我们都很好,保安队长是混黑道的,在场子里无人敢惹,他谁都欺负,还私下里抽成,我们每月都要给他上供红包。
兔白白:鱼摆摆挣的最多,保安队长常常敲诈勒索他,有一次就打了起来,保安队长手下那帮人把鱼摆摆揍的够呛,脸都花了,幸好范姐出面摆平这事,他们俩人也就闹下了矛盾。
龙翻翻:刘传根。
包斩:鱼摆摆为什么辞职?
范里砂部长接过话,说道:他叫鱼摆摆!
龙翻翻:这是我听羊西西说的,鱼摆摆偷了夜总会的钱,跑了。
包斩:你来这家夜总会多久了?
龙翻翻:我是湖北人。
龙翻翻:说起来一言难尽,你知道吗,前些天,我和一个客人闲聊,那客人是个建筑设计师,巧合的是我们是同一年参加的高考,都是92年参加的高考,那时候,全国考题都一样,我考了515落榜了,设计师在北京,考了497分,上了建筑工程大学。我们的命运竟然差别这么大,唉。人家是建筑设计师,我是鸭子。
梁教授:鱼摆摆辞职后去哪了?
龙翻翻:我为了老婆不行吗?
画龙:还嘴硬,我们可是人赃俱获,你裤裆里那玩意镶几个珠子干嘛?
羊西西:就是三个人一起,女男男,按照这个顺序贴在一起,一起动。
羊西西:冰水,热水,蜂蜜,跳跳糖,奶油,果冻,可乐,红酒,咖喱汁,把这些轮流含在嘴巴里,然后为女性或者男性服务。
龙翻翻:35
苏眉:怎么服务?
狼落落:凡是来夜店的富婆,都有两个特点,性欲强,长的丑。性欲,一般女人都能忍,有良心和道德约束,你想啊,一个女人都到了找鸭子这份上了,性欲可不是一般的强。还有,如果这个女人稍微有点姿色,能勾搭上一个像样点的男人,她们肯定不会花钱找鸭子,所以,来夜店的富婆,虽然珠光宝气的,但大多数都是老矮胖丑挫。
梁教授:确实不容易啊,你接着说说鱼摆摆。
狼落落:如果仅仅是提供性服务,也没什么,我最恶心的是,有些富婆还需要我们说一些甜言蜜语去哄,就像哄小公主那样。鱼摆摆特别聪明,嘴巴特甜,富婆带他出街吃饭,他抢着付账,没事还送小礼物,他成功的制造了一种平等的恋人关系的假象,让富婆产生一种自己是靠女人魅力征服了这个男人的错觉。
范里砂部长:不知道,夜总会人员流动很大。
狼落落:坐台,酒水提成,出街,一个月能有三万左右吧。
苏眉:哦,贴烧饼,是怎么玩法?
梁教授:很辛苦啊。
警方传唤了保安队长,此人态度极其嚣张恶劣,声称黑白两道都有人,公安局长也不敢动他一根指头。对于鱼摆摆盗窃一事,保安队长说,只有夜总会内部人员才有机会进入财务办公室,门和保险柜都被撬过,盗窃现场地面留下了鱼摆摆的鞋印,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来上班。
梁教授:为什么让那名姓唐的男孩子冒充鱼摆摆。
龙翻翻:龙翻翻。
特案组三人亮出了警察身份,要把五名男妓带回警局调查。五名男妓并不配合,叫嚷起来,一群保安气势汹汹的闯进来,打算暴力抗法,这些在夜总会看场子的人大多是黑道混混,只是穿了一身保安的衣服。
画龙:还代表,你妈,你代表谁啊,为什么做鸭子?
特案组凭借丰富的办案经验,立即想到了——真正的鱼摆摆已经死了。如果他的死跟夜总会无关的话,作为夜总会里面摇钱树般的人物突然失踪,夜总会的人不会不去寻找。既然夜总会没有报警说人员失踪,就说明他的死或失踪至少夜总会方面是知情的。残肢被发现的消息已经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满城风雨,夜总会方面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是夜总会方面杀死了鱼摆摆并且抛尸的话,在这种情况下,苏眉假扮客人点名要五大高手出场,不可能不引起夜总会方面的警觉。
场面非常混乱,保安队长喊道:把这三个冒充警察的家伙给我抓起来,送到公安局去。
包斩:你是新来的,为什么就直接调到贵宾区。
画龙:刘传根,你做鸭子多久了?
画龙:姓名?
是我对不起你,耽误了你两年的青春。
在网上,有一段广为流传的QQ聊天记录,可以看出,这是一对恋爱了两年的情侣:
另一个审讯室里,画龙、包斩、苏眉三人正在审问陈沧海。
梁教授从白冰娅的裙子上找到了破案的突破口。死者白冰娅的裙子上沾染有几处细小的污渍,经过化验,发现这些都是菜渍,而且种类繁多。有同学证实,她是在晚饭后换上的新裙子。梁教授推测,裙子上的菜渍应该是凶手沾染上的。凶手穿着一件油腻腻的外衣,很可能是职业中专烹饪专业的学生。然而,老师说,按照规定,烹饪学生在炒菜时必须穿戴厨师衣帽,只是有的学生出于懒惰,连围裙也不系。这样就大大缩小了排査范围。梁教授安排警员,挨个儿询问。坏姜就是烹饪专业的学生,当天没有穿戴厨师衣帽,校花遇害时,他声称自己在网吧上网,陈沧海可以证实。
狗剩子16:46:35 对不起。
坏姜的头上开始冒汗,结结巴巴地说:吃的烤羊肉串,喝了几瓶啤酒。
画龙说:你们杀人灭口,你们能跑得了吗?
为了减肥,我每天就吃一点点水果。每当我有虚脱感时我就告诉自己,你喜欢苗条的女生,只要我再瘦几斤,就会变成瓜子脸。等我变得漂亮的时候, 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吗?我只是想让你多看我一眼,哪怕只有一眼。
包斩说道:没有证据,我们怎么会把你抓来。
你听到我空间里的歌曲了吗?那么悲伤,那么无奈。
狗剩子16:46:04 原谅我未完成的承诺。
李聪昊说:你知道他身上的装备哪儿去了吗?
狗剩子16:43:06
尸体吊在教学楼顶的杂物堆里慢慢腐烂,那些天里,陈沧海和坏姜疯狂地玩着游戏。
梁副局长率人抓捕了职业中专那名外号叫做坏姜的男生。
李聪昊说:卖了多少钱?就我自己。
苏眉说:李聪昊和你玩的同一个游戏吧。乐乐和程贝扬说起过,李聪昊玩游戏花了不少钱了。
陈沧海和坏姜因为抢劫游戏装备而杀人,他们准备了匕首、塑料薄膜、胶带等作案工具。陈沧海将室友李聪昊骗至教学楼顶,暴力胁迫他交出游戏账号和密码。坏姜去网吧验证密码真假,陈沧海守候在楼顶。为了防止李聪昊抵抗,两人用塑料薄膜将其密密缠绕,然后搬到一张桌子上,陈沧海又将李聪昊的长发绑在篮球架上,用胶带固定。坏姜从网吧验证完畲码,俩人用剩余的塑料薄膜包裹李聪昊的脑袋,在外面缠上胶带,看着李聪昊窒息死亡后,俩人最后抽去了他身下的桌子。
梁教授和梁副局长都是精明干练的老警察,审讯经验丰富,坏姜最先交代了犯罪过程。几天后,陈沧海也顶不住心理压力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苏眉说:你玩网络游戏吧?
你知道吗,我减肥不是让自己漂壳,而是为了让你爱上我。
陈沧海说:这个……不知道啊。
校花被人勒死,又移尸到女生厕所,伪造成上吊自杀的假象。
陈沧海态度顽强,回答问题谨慎,还质问警方为什么乱抓人,情绪有些激动。画龙三人冷冷地看着他表演,琢磨着怎么突破他的心理防线。
包斩说:“土肥圆”怀孕了,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她。
陈沧海说:还有,我为什么要杀人?
李聪昊遇害后,警方在学校里作了大范围排査,每个学生都要提供自己不在案发现场的证明。李聪昊的室友陈沧海声称自己在网吧上网,有个叫坏姜的 、同学可以证明。警方当时也去网吧进行了核实,网吧老板提供了两人用身份证登记的上网记录。从表面上来看,李聪昊被杀害时,陈沧海和坏姜都在网吧上 网,这使得警方将他们排除在嫌疑人名单之外。再加上学生众多,第一次排査和第二次排査的人数对不上,警方白白耗费了大量时间。
梁教授说:我猜,你是帮凶,对不对?陈沧海勒死的白冰娅,而你当时是紧紧抱住她,所以,你衣服上的菜渍沾到了她裙子上。
你只爱美丽的容颜,你的风花雪月转瞬即逝,你没有看见吗?我站在风里,站在雨里,站在雪地上,等候了你很久很久。
李聪昊死后,白冰娅登录了他的游戏账号,这个贪钱的女孩想要悄悄卖掉游戏装备,结果发现装备不见了,就在游戏中问起陈沧海,陈沧海谎称分钱给她,约好晚自习放学后在女生宿舍楼顶见面。
李聪昊说:你要不说,我就让警察帮忙找,
陈沧海说:那不行,万一你是冒充的呢,我得把钱当面交给你。
你不会懂我第一次见你时的感受,就那一眼,我的目光就再没能离开过。 我遥望你的背影无数次,那个站在你背后咧嘴花痴般笑的人是我,那个抱着娃娃睡觉的傻女孩是我,那个为了你而努力减肥的人是我。
梁副局长拍桌道:还敢撒谎,你嘴里根本就没酒味,我去找个酒精测试仪,你吹一下,就像交警测试醉驾一样,你喝没喝酒,立刻就能知道。还有,烤羊肉串的摊子在哪?
画龙威胁道:你最好老实点儿,这样能少吃苦头。
通过调看网吧门口的监控录像,梁教授直接锁定了他们一监控录像显示,陈沧海和坏姜离开过网吧,但是他们的电脑都没有下线。
陈沧海说:她要是不贪财,不向我要钱,而是直接报警,她也死不了。
苏眉说:从杀死白冰娅,到抓住你们,只用了一夜。
陈沧海面色惨白,一连声回答: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我不知道。
李聪昊说:你放心,我不和任何人说,你把钱打到我银联卡的账号上。
校园里流传凶手已经落网的消息,学生们认为被警察抓走的乐乐和程贝扬就是凶手。所以,白冰娅放松了警惕,再加上她与陈沧海接触过几次,不算陌生,陈沧海又装作无奈分钱给她,使她更加深信不疑。
李聪昊说:等等,你先别走,陈沧海,我有事问你。
狗剩子16:45:57 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
坏姜回答:我们出去吃了点儿东西。
我读初三的时候,特别喜欢玩网游,由于旷课太多,老师把我妈叫到学校,然后老师对我妈说网络游戏的危害,希望我迷途知返。我妈是农村妇女, 根本听不懂什么是网游,说到游戏中的装备,我妈就问我,那些装备是不是都放在宿舍里了,我先拿回家,你在这儿好好儿读书……当时我就不争气地哭了,现在码字的时候也哭了。
在天涯社区,一个网友这样写道:
李聪昊的游戏角色突然出现在游戏里,两个人觉得万分恐怖,后又感到好奇。李聪昊在游戏公共频道里询问自己的装备哪儿去了。陈沧海和坏姜有些害怕,两个人正想下线的时候,李聪昊给陈沧海发来一句话:在吗?
我空空如也的无名指永远在等待你的戒指。
苏眉紧追不舍,问道:李聪昊那些值钱的游戏装备哪儿去了?
案发后,他们躲过了警方的排査,乐乐和程贝扬被抓走,特案组把“土肥圆”列为重点调查对象,这些都使用他们兴奋异常,认为自己策划的凶杀天衣无缝,不会败露。
李聪昊说:不是本人,我是他女朋友。
陈沧海说:我有急事。
审讯分别进行,梁教授和梁副局长对坏姜进行预审;画龙、包斩、苏眉三人负责审讯陈沧海。坏姜一脸无辜,认为警方抓错了人,陈沧海有些惊慌,感到很意外。
陈沧海面色惊慌,不知怎么回答,看来苏眉击中了他的软肋。
陈沧海说:唉,收不住手了。
陈沧海说:好吧,我分给你五万,这事你谁也别告诉,要不他家里会把钱要回去的。
陈沧海说:哦,我有事得下了。
陈沧海犹豫了一下,说道:很少玩游戏,我上网都是看电影、听歌。
这是一起抢劫杀人案!
其实,那时候游戏迟迟不更新,我也没玩儿下去的意思,才追你和你交往的。现在开始更新了,我想回去玩儿,别人都满级了,我还没玩儿呢。
陈沧海说:……
白冰娅悬空吊着,坏姜身材矮小,就像爬树一样爬到女尸的身上,双腿紧紧夹着她的腰,兴奋地磨蹭了几下,在空中达到了高潮。
可口可乐16:46:45 我想知道为什么?
我的空间说说和日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都是为你而写,可是你从来不看,我每天无数次地打开自己的空间,多么想看到访客记录中的你,可是,你没有来。
陈沧海说:哪有这么多,现在都贬值了,好吧,我告诉你,他让我帮他卖装备,现在他死了,我也不知道把钱给谁,你身边就你自己吗,还有人知道你上这个账号吗?
狗剩子16:46:54 对不起,为了部落。
画龙带领一队公安民警逮捕了陈沧海。
网络游戏里的生活可以视为虚拟世界。
陈沧海说:你怎么知道我是陈沧海。
等到宿舍楼熄灯之后,女生都睡了,两个人将尸体抬到厕所里,吊在水箱支撑架上,伪造了自杀的假象。无论是杀人还是抬着尸体经过女生宿舍的走廊,整个过程他们丝毫没有感到恐怖,陈沧海表现得很冷静,坏姜嬉皮笑脸地 说:我得抱抱她,她是校花呢。
两名受害人遇害时,陈沧海和坏姜都在网吧上网,梁教授产生了怀疑。
包斩说:我们有证据,只是,这证据不是现实世界的东西。
陈沧海说:卖了不到十万,我没想要这钱,你知道,他死了,我也没想独吞。
梁教授问道:这段时间,你们去了哪里?
可是,有一天,两个人就像见了鬼似的,大惊失色,他们杀死的人竟然又出现。
狗剩子16:42:02
陈沧海问道:你们觉得我杀了人,有证据吗?
李聪昊说:他以前带我来网吧玩过游戏,告诉过我游戏密码,我见你们一起练过级。
两名凶手的名字是:陈沧海和坏姜。
陈沧海和坏姜担心事情败露,一不做二不休,在宿舍楼顶将白冰娅勒死。
特案组査看了 “土肥圆”的QQ空间,里面有一段文字:
你参加学校运动会的长跑,我买了两个雪糕站在赛道边等你,雪糕要化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向我跑来,我也快化掉了,一切还来得及吗?
李聪昊说:他和我说这些装备值十几万呢。
这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有多少孩子沉迷其中,荒废了学业,甚至不惜行凶杀人,血淋淋的真实案例举不胜举。15岁的少年袁闻为买游戏装备去行窃,被发现后虐杀5岁男童。16岁少女小倩痴迷网游,沦为卖淫女,因为游戏纠纷,喊人砍死玩家。20岁青年谢某为筹钱玩游戏,锤杀了自己的爷爷奶奶。
李聪昊说:我是他女朋友,这钱该归我,至少分一半给我,你要不分钱给我,我就告诉聪昊的家人,人家也会来找你要钱的,你一分也得不到,还不如给我一半呢。
每当下雨,每当我打伞,都会想起你。我的眼睛为你下着雨,心却为你打着伞。
坏姜战战兢兢,低头不语。
梁副局长问:吃的什么,在哪儿吃的,有谁能证明?
陈沧海问道:你是谁?
只是,他们抢劫的不是现实生活里存在的东西,而是网络游戏中的衣服、 首饰、武器、骑宠等装备。
可口可乐16:46:32 一个游戏难道比我还重要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