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八章 冰与火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许多生物学家可能需要花费毕生的精力来研究一个单独的小绿洲。不像地球上的海洋古生物,欧罗巴上隐藏的海洋并不是一个稳定的环境,因此此地生物的进化现象非常快速,也产生了很多奇异的形态,而且这些生物都是在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下进行进化的,因此,当他们赖以生存的力量转移到别处时,每一种生命都会越来越弱,终至死亡。这是在混沌时便发生过的悲剧,在石灰岩中留有骨路和矿物形成的遗迹化石,但是该处的生命却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那儿有巨大的贝壳,看起来就像比一个人还要大的喇叭,有各种形状的蛤(有两瓣甚至于三瓣的),还有螺旋状的花纹,每一个都有数尺宽,看起来就和在白垩纪末期自地球海洋中神秘消失的美丽菊石一样。
散落在这些深海平原间的是数不清的绿洲,每一个绿洲都有数百公尺大小,围绕在从内部涌出大量矿物盐水的地方,这些大量沉积的化合物缠结堆积成复杂的管状及直立的柱状(有时候有些像倾塌的城堡或哥德式的大教堂);这些又黑又沸腾的液体会以—种缓慢的旋律规律地涌出,就好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心脏压缩着。和血液一样,这正是生命迹象的最佳证明。
在邻近地热孔附近的温热区域,装饰着无数细致又细长的生物,这些类似植物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有移动的能力。奇异的蛞蝓和虫类爬行在这个区域里,有些是以“植物”维生,其他的则直接由涌出的矿泉水中获得食物。在远离热源(使海底生物取暖的海底火源)的地方有着更健全,很像螃蟹或蜘蛛般的强健生物存在。
在二十世纪末期木星爆炸之前,几乎没有科学家相信在距离太阳那么遥远的欧罗巴上曾有生命在那里繁衍。但是至少有五百万年,在欧罗巴不为人知的海洋中,至少曾经像地球上的海洋一样多采多姿。
涌出的沸腾液体从上面经过漏洞再向下流回冰冷的世界,并且在海床上形成了温暖的岛屿,同样重要的是、这些液体也从欧罗巴的内部带出了所有和生命有关的化学物质。在这个可能完全充满危险的环境中,也充满了丰富的能源和食物。这种地热孔在地球的海洋中也有,而且和人类第一眼看到伽利略卫星时的时间是一样的。
在许多地方,河流似的炽热溶岩沿着凹下的河谷流过,已产生几公里长的刻痕,在这种深度下,压力实在太大了,使得和炽热岩浆接触的水都不会在瞬间气化掉,这两种液体共存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之下。
如果没有附近的木星影响,欧罗巴上的海洋早就完全结冻了。木星的重力持续地搓揉着这个小世界的核心,影响爱奥的力量也对这里产生了影响,但比较不那么猛烈。这种行星与卫星之间的拔河产生了连续性的海底地震和雪崩,两者以惊人的速度扫过深海底下的平原。
他们陷在火与冰之间,一直到魔星在他们的天空中爆炸,并且打开了他们的宇宙。
在木星爆炸之前,欧罗巴由冰所组成的地壳使那些海洋与星球外的真空世界分开,在大多数的地方,冰层有几公里厚,但是也有较脆弱的地方,这些脆弱的地方在经过撞击后就裂开了,之后,这两种无法合解的敌对因素,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战争,这种直接的对抗在太阳系中从未发生过。这种海洋与太空的交战总是陷于胶着状态,暴露出来的水会同时沸腾与冻结,并尽可能地维持冰层的抗御能力。
在这世界中,在人类来临之前发生过类似埃及的故事,就像尼罗河把生命带入了一条狭长的带状沙漠中一样,这些湿暖的河流也使欧罗巴生动了起来。在这窄于一公里的沙滩上可以看到各种生命进化、繁衍,最后灭绝的痕迹,有些形成了化石,一个个地堆积起来,或者是在海床上刻下奇怪形状的沟渠而留下了一些遗迹。
在沙漠深处,沿着这条肥沃的狭长带,整个文化和原始文明在此兴起并没落,而这个世界中的其他地方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兴衰,因为所有的温暖绿洲和行星一样彼此之间是相互隔离的。那些靠溶岩河流的热气来取暖,并且在地热孔四周取食的生物,无法跨过他们孤独生存的岛屿之外。如果他们曾经产生过历史学家和哲学家,那他们都会相信自己是宇宙间的唯一。
每一种文明都在此毁灭了,不只是因为它所依靠的能源很稀少且持续变化,还因为促使他们生长的潮汐力量也不断地在减弱。即使他们真的发展出了智慧,当他们的世界整个冻结时,欧罗巴人也一定会灭亡。
有一个像夜空一样黑的巨大矩形物,在新生大陆的海岸边形成。
银河号在水中越升越高,震动越来越大,然后翻倒造成很大的水花,太空船像鲸鱼的尸体那样躺在水面上(刚开始时他们是利用充气浮垫去防止银河号下沉)。当李看到太空船躺着的方式时,他再次调整了太空船的浮力,使得船尾下降而前面的舰桥正好可以浮出水面。
现在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太空船正慢慢单*色*书地向着一个又长又狭窄,并且布满圆石的海滩前进。如果没有沙,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当银河号接触到土地时,舰桥已经上了海滩,而李也准备进行最后一步。李只作过一次试机,他并不敢多试几次以免滥用机器会发生故障。
即使太空船真的靠岸了,也可能只是问题的开始;它可能会撞在岩岸边的岩石上而变成碎片,而不是轻轻地靠在理想的海滩上。
即使是在他们看到那个岛屿之前的二十四个小时,银河号也不能肯定它是否会错过它而进入一片汪洋之中。银河号把格尼米德雷达观测到的银河号位置,点在一张大航海图上,船上的人每天都会来焦虑地查看好几次。
如他所料,银河号便开始在风中摇摆,此时,另外四分之一的船员也变得无法工作了,幸好李还有足够的人力可以帮他完成最后一招——起锚。李利用空箱子捆绑成一个临时的浮筏,这浮筏的浮力使太空船逐渐迎向陆地。
在这个地表非常崎岖的地方,当他们首次看到岛屿时只相距五公里远。最让李安心的是,那里没有他所担心的峭壁,但另一方面,那里也没有他所希望的海滩。地质学家曾警告过他,要再过几百万年,此处才会有沙子;欧罗巴上的一切都不年轻,还来不及把岩石磨成细砂。
当他们确定将要撞到陆地时,李下令抛出银河号的主燃料槽(在银河号坠海时他把槽中灌满了水);接下来的是很不舒服的几个小时,此时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船员对后续的行动不感兴趣。
最后,银河号伸出了它的着陆装置,当太空船下方的装备插入岛的表面时,引起了碾压与震动。此时,它已安全地下锚在这个无浪的大海中,以抗拒风力与浪潮。
在这种困境中,他们面临了一种真正可笑的状况。他们现在正在人类所制造过的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可以横越太阳系)上,但是他们却无法使航行的方向稍微偏斜几米。虽然如此,他们也并非完全无助,李仍然还有一些锦囊妙计。
毫无疑问地,银河号找到了它最后休息的地方,而且,对它的船员而言,这可能也是最后的落脚地了。
操控太空船的李非常清楚这些可能性,他自己曾经遭遇过真正的船难,那是一次船舰在驶离合里岛的关键时刻引擎故障了,当时的情况是有一点危险,但是却戏剧性地化解掉了,他实在不希望历史重演,尤其是这里并没有海岸防卫队能拯救他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