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七章 格尼米德的插曲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在我们降落欧罗巴之前,我试着用无线电联络他。这似乎是一件天真的事情,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我确实感觉到他会以某种形式存在那里。”
佛博士惊讶地发现,他不只是更新发现了一个孙子,而臣还收养了—个外甥。他现在与范登柏格及小克利斯那因为拥有一种奇特的相同经历而结合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在荒凉的欧罗巴市,在巨墙下发生的幻影神秘事件。
小克利斯对任何事情都相当笃定,“我看到你,也听到你的声音,清晰的程度就像现在一样。”他告诉他爷爷,“但是你的嘴唇却从来没有动过,而最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好像是很自然的事。这整个经验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单色书。有一点点的伤悲,不,应该说是意犹未尽比较恰当。很抱歉,我不该有这个念头。”
出于银河号上所有的人对解救他们的人心怀感谢,使得两组船员很容易就融合在一起了,在银河号修复后,他们就可以一同飞回地球了;因为劳伦斯先生开始筹划大幅改良建造银河Ⅱ号的消息使士气一下子大幅地提升了(虽然银河Ⅱ号的新建工程必须要等到他的律师解决了他和罗意德商船协会的争议之后才能展开)。而保险业者仍试图坚持这种新的太空劫机犯罪无法获得理赔。
这种攻击主要是针对魏理斯、米海洛维奇以及摩贝拉的,他们过分热衷教化当地居民。摩贝拉制造了一个像宙斯好色丑闻般的爱情,与爱奥、欧罗巴、格尼米德和卡里斯多发生无限制的狂热恋情。装扮成白色公牛来引诱欧罗巴美女已是非常恶劣的事情了,但他为了保护爱奥和卡里所多不受其妻子贺拉的报复却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令许多当地居民感到愤怒的则是一篇有关格尼米德生错了性别的报导。
佛博士轻松地注意着这条船上伙伴的行为,但他自己并不太参与。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要和小克利斯建立关系,并且帮助他的孙子计划未来。现在,槽中燃料不到—百吨的宇宙号已经安全降落在格尼米德上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们不由得想起你在发现号上与包曼会面的情形。”范登柏格补充着说。
格林伯以他惯有的沉着、有效念和谦虚,在这个卫星的管理与科技架构中适应得很好,并且已经成为六位顾问委员之一了。他的服务受到许多人的感谢,以至于他被告知可能会不被批难离开此地。
“这些可怜的原始殖民!”米海洛维奇悲叹着,“我很讶异整个格尼米德上没有一个可以举办音乐会的地方!当然,我的电子合成器能够复制出任何乐器的声音,但是史坦威(钢琴制造权威)就是史坦威,就好像史特拉底华利就是史特拉底华利(小提琴制造权威)一样。”
另一方面,梅林就适应得很好,而且自己过得非常愉快。虽然她在地球上颇负盛名,但是在这儿几乎没有人听过她的名号,所以她可以徘徊在公共走廊上和格尼米德中心大厦中,而不会有人因为认出她来而回头,或者是兴奋地耳语。事实上,她是会被认出来的,但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来自地球的访客而已。
就那件犯罪而言,没有一个人因此被定罪,或被起诉,显然这是早就计划好的,而且是由一个有效且具有庞大资金的集团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精心策划的。南非共和国大声地主张他们与此无关,并且说欢迎官方质问。而环保联盟也表示了愤慨,理所当然地把责任归咎于沙卡。
毕竟,那可能只是一场梦而已。
佛博士向他解释道,月球是另一个好地方,就像在巴斯特太空医学中心,他说:“我们计划在那里建立—所太空大学,可以让那些离开地球太久,已经不能适应它重力的人,可以和地球上的人们作即时的互动。我们将有讲堂、会议室、实验室等,其中一些可能只有电脑,但是它们看起来会真实得让你分辨不出真假。你甚至也可以光顾像地球一样的录影带店。”
为了公平起见,自命为文化大使的动机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却不完全是无私的。在知道他们将在格尼米德上停留好几个月之后,他们就发现在新鲜感逐渐消逝之后,可能面临无聊的危险。同时,他们也希望能够利用他们的才能使周围的每一个人日子都过得更好;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在这个太阳系尖端科技汇集的地方的人,都盼望从中获利,及至他们根本无暇蒙受其利。
“不,”他慢慢地说,“我从来没有任何看法。”
在经过一些思考后,他将它们传递到宇宙之神太空中心去,“说不定它们已经有这些信了。”他讽刺地告诉自己。宇宙之神太空中心回电感谢他,但是如此他所预料的,它们并没有任何评论。
当克雷吉博士发现信件中有愤怒的匿名信时,他并不感到惊讶,这些信大多是用南非语写的,但是有时会在一些语法上犯一些不可理解的错误,使他怀疑这些信可能是一种假情报战术。
“你对这现象有何看法?”
在不同的时间,副指挥官小克利斯和张以及其他银河号上的船员们,都接受了两位在格尼米德上的神秘人士的丰盛晚餐邀宴,而且这两个人小克利斯早就已经见过了。当他们在吃过了令人失望的餐点之后,互相透露心得时,他们才发现那两位礼貌的质问者试图建立一个对抗沙卡的案子,但是显然并没有太大的功效。
佛博士犹豫着。这记忆消逝得非常快,但是他突然记起那个小帝古磁板突然出现在他舱房里的那晚。
他的抱怨虽然不是那么严重,但却已经引起当地一些知识分子的不满了,就连最受欢迎的《米迪的早晨》节目都对他进行了恶意的评论:“他们的到来带给我们无上的荣耀,我们的贵宾已经暂时提升了两个世界的文化水准……”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觉得小克利斯是安全的,而且他们还会再次见面。
范登柏格博士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在专业和财务上他都从这次事件中获得非常好的成效。但现在他却不知道要如何掌握这些新机会,他已经收到许多地球上的大学及科学组织提出的极具吸引力的工作,但是,很讽刺地,他却没办法从中得利,因为他在格尼米德六分之一的重力场生活得太久,而且已经过了医学上无法回头的临界点了。
“如果张先生这么说,我当然相信他。但是点火会对银河号造成怎样的伤害呢?”
小克利斯看起来有点尴尬,因为船长一语道破了他的心事。从许多方面来看,“南方”总是令人振奋的。
“我也相信这点,但是最大的问题在我们这边。你准备如何让太空梭由机库射出呢?你能装上发射载具吗?即使在目前的重力情况下,要发射也是不容易的。”
当好几个人要求要一起见他时,就表示有麻烦了,或至少是有什么难以作成的决定了。拉普拉斯船长发现小克利斯与范登柏格经常花很多时间在认真地讨论,而且通常还有张副指挥官参与,他很容易猜出他们在谈些什么,但最后他们的提议还是把他嚇了一跳。
“起飞时必须与水平面保持六十度的射角,横向推力火箭可以办到。”
“宇宙号能不能在十天内到达,我也没把握,”范登拍格接着说,“但我也不想乘小船在加乐利海上漂流,毕竟这星球上并不见得所有生物都知道我们是不能吃的。”
拉普拉斯船长沉默地思考着这个从他太空船里飞射太空梭的想法(显然他不热衷于这个想法);这个只有一百吨重的宗氏小型太空梭(昵称比耳提号)完全是为了轨道运作而设计的,通常它会缓慢地被推出“机库”,而且一直要到它完全脱离母船之后引擎才会开始运作。
这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如果成功了,整个银河号的任务就不算是全然失败。在前一周里,拉拉普拉斯船长几乎完全忘了这神秘的宙斯山是他们被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他只想到生存的问题。但是现在他必须全心面对它、思考它。冒险去了解这个小世界,这个众多阴谋的焦点,是非常值得的。
“仍然要去宙斯山!怎么去?用一艘简陋的船吗?难道谢克利登的那本书已经让你中毒了?”
“看来你们已解决了这一切,”船长嫉妒地说,“但是起飞的角度呢?不要告诉我你们要把银河号倒过来好让比耳提号直接向上弹出,机库在另外那一半边,幸好它不是在我们着陆时的下方。”
“长官,没有问题,宗氏太空梭只有银河号质量的百分之一,就连冰块都能支撑它。我们已经从录影记录上看到好几个很好的着陆地点了。”
“再找一个地方着陆吗9你可以回想一下,张先生在银河号上的表现并不是很好。”
“不需要,张先生可以把它飞出来。”
“所以我们还是只有一种选择,不是吗?我是个怀疑主义者,但是你们可以试着说服我。”
“我们已与张先生讨论过了,他确信我们可以做到。宙斯山离我们只有三百公里远,太空梭不要一小时就能飞到那里了。”
“即使我们能建造一艘小船,那也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现在,宇宙号再过十天就可以到达了。”
“此外,”范登柏格说,“驾驶员并没有被一把枪胁迫,这一点是要考虑进去的。”
“这个嘛,它将会损坏机库内部,但反正机库也不能再使用了,而舱门的设计是用来防止意外爆炸的,所以并不会对太空船的其他部分造成损害。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会请灭火小组小人员随时待命的。”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