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五十章 开放城市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八分钟。每个人都躲在室内不出来,真是太可惜了。”
小克利斯顺从地下降,再下降,再下降。他似乎完全忘了先前有关翱翔时间的考量。突然间一阵晃动,范登柏格明白他将要着陆了。
“当然知道!你看不见他吗?”
“说不定这里更危险。”
“看见谁?”
这位科学家在快速接近地面时睁大他的眼睛,并看了一下他的驾驶员。虽然,比耳提号仍然完全在他的掌控中,但是小克利斯似乎有些恍惚了,他一直凝视着下降中的太空梭正前方的固定一点。
令他讶异的是,就在他们到达目的地之前,天气突然完全好转了,云屑消散了,眼前呈现的是一片巨大的黑墙,大约有一公里高,横亘在比耳提号的航道上。它实在是大得足以形成自己的小气候圈,一般的风在吹过它时都会偏斜开来,使它的背风处留下一小块平静的区域。
小克利斯完全不理会他。他在使比尔提号完美地着陆时是那么的冷静与专业,而且在着陆前极为准确的一刹那关掉了引擎。
“水陆两栖类,”范登柏格回答,“我们早就该想到的,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看到它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它是一块完整的巨石,在它的底部隐藏着好几百个半圆顶的建筑,在低挂的太阳(那曾经是木星)照射下,发出一种鬼魅般的白光。他们看着它,此时小克利斯沉思着,它像极了老式的雪屋。它们的出现使他们想起一些有关地球的回忆。范登柏格一个健步跳到他的面前。
“那个站在最大圆柱旁的人,他没有戴任何呼吸装备呢!”
“那是由冰建立的威尼斯,”小克利斯说道,“全部都是圆顶小屋及水道。”
有一段时间,范登柏格忙着摄影并向银河号报告相关事项。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们不能没有作任何接触就离开吧!你是对的,这里发现的事远比宙斯山重要。”
范登柏格指向一座比其他建筑物都要大,而且设计也相当不同的建筑物,它由一些垂直圆柱所组成,就像一堆超大型的风琴管。此外,圆屋顶上的白色也不是完全的白,它整个表面呈现出一种复杂的斑纹。
小克利斯想: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呀,除了强劲的冰雹,以及夹杂着雪花的疾风之外,什么都没有,有时会隐约瞥见由冰堆积成的层层景致,怎么会这样呢?银河号所在的小岛却像个热带岛屿!他还不知道就在地平面后几百公里远的背光面,气候更加恶劣。
“我刚刚才了解那不是一个雷达,但是也一样令人感到好奇。那个东西不偏不倚地指向魔星,它是一个利用太阳能的火炉吗?这就一个太阳从来不移动、而且也无法点火的地方而言,是说得过去的。”
“大概和我一样害怕吧。还有九分钟,比耳提将通过村庄上空作一次旅行。你尽可以把所有事都拍下来。是的,银河号,我们现在很好,只是这个时候比较忙一点,待会儿再联络。”
“那里没有任何人,没有人!快拉起太空梭!”
“爱斯基摩人的小屋,”他说,“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解决方法。除了岩石之外,这四周没有任何建筑材料,而以岩石作建材比用雪作建材要困难多了,幸好这里的低重力能帮些忙,有些圆顶还相当大呢。我很想知道里面住着什么生物……”
“要去那里被炮轰吗?不,谢了。而且我们快要用光翱翔时间了,只剩十分钟,如果你还想回去的话。”
“他正抬头看看我们啊,他在挥手示意,我想我了解,天啊!”
“别傻了,小克利斯!那里根本没有人啊!”
“我投合看见任何高科技的迹象,修正一下,那边那个看起来好像一个二十世纪生产的旧雷达天线!你能再靠近一点吗?”
“哈啰!爷爷。”他轻声地说。但范登柏格没有看见任何人。
他非常彻底地检查了仪器的读数,并且设定了安全开关。当他完成了一连串着陆程序后。他再次从观景窗往外看,脸上呈现出既困惑又愉快的表情。
“小克利斯,怎么回事啊?”范登柏格大叫着,“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还是躲在水中?我们可不可以去看看那一大片空地上的大型建筑物?我想它是这座村庄的市政厅。”
他们距离那里还有些远,因此无法看见在这个世界边陲的小城市街上移动的任何东西,当他们更接近时,他们发现那儿根本没有任何街道。
“难道我们就不能着陆并逛逛吗?那边有一小块没有任何障碍的岩石地,这个鬼地方的人都到哪里去了”
“欧罗巴的艺术!”范登柏格叫着说,“那是某种形式的壁画!靠近一点!我们一定要拍摄下来!”
“我们可能嚇到他们了,因为比耳提号舱外比舱内吵得多。”
然后,和任何正常人一样,他又昏了过去。
“抱歉,”张副指挥说,“我必定是昏倒了一会儿。”
此时,暗藏的扩音器中首次传出清晰的声音。
推力又再一次地突然下降,使得影像监视器上的水平线又再度回到原位。
旁观的科学家们无法了解这有什么http://www.danseshu.com厉害的,监视器上的景观已经完全消失了,被一片令人目眩的白雾所遮蔽。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还能撑多久。只有张知道太空船是否有足够的推进剂可以到达稳定的轨道上,而且即使推进剂够用,拉普拉斯船长沮丧地想着,那个疯子仍然可能用枪迫使张再度下降。虽然船长一直都不相信她是疯子,因为她完全知道她在做什么。
突然间推力改变了。
“他切断了反向的发动机,那是防止我们横向翻转的唯一方法,但是他能保持高度吗?真是厉害!”
“他抛下多余的推进剂以减轻太空船的重量……”
着陆进行得非常顺利,几乎没有晃动。银河号只沉入水中几米,然后又向上浮起,上下地浮动,而且由于引擎重量的关系,使它不会摇晃。
在军官室里,突然的全力拉抬像是暂缓了死刑执行一样。受惊吓的官员们看到了着陆地点的毁坏,并且明白在此情况下他们只有一个方法可以逃生。如今张采用了这方法,使得他们再次获得了宝贵的生命。
余副指挥官和他的两位同伴仍在舰桥外携带着武器待命,准备执行一项最难的任务。他们没有监视器可以让他们了解太空船外发生的事情,只能依赖军官室传出的讯息。暗藏的扩音器也未传出任何讯息,这没什么好讶异的,因为张和罗丝并没有什么时间或者根本不需要交谈。
推力渐渐变小至零,太空船变成了自由落体。在几秒钟的时间里,银河号穿过那片由散入空中的推进剂所形成的厚云状结晶冰,并且以八分之一的重力缓慢地接近云层下面的欧罗巴中央海洋。至少张不必费心找寻着陆点了;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按照标准作业程序运作,这就和上百万从未、也从来无法到太空一游的人所熟悉的电动游乐器一样。
“你这狂人,罗丝,”张的语调疲倦多于愤怒,“够了吧,你几乎害死了我们。”
当然,太空船的行进方向并没有改变,减低的推力仍然依照太空船的轴向前进,但是监视幕上的景观已经疯在的倾斜。银河号仍在上升中,但不再是垂直地上升了。它已经变成了一枚弹道飞弹,正朝向欧罗巴上的某个未知目标飞去。
然后是一声枪响,接着是一片寂静。
同伴们耐心地等侯,心里明白里面一定出事了。然后,他们听到门锁被打开,他们马上紧握住手中的螺丝和金属棒准备迎敌。她可能会打中他们其中之一,但不会全部都打中。
门慢慢地回旋开启。
“四号发动机刚切断,”一位工程师说,“我并不惊讶,可能是因为机器过热的关系,因为在这个程度它是不可能持续这么久的。”
此时你只要保持推力与重力之间的平衡,使下降的太空船在零高度时能保持零速度,即使是当年第一位美国太空人刻意选择有水的着陆地点,以及张此刻的毫无选择余地,这个动作都几乎不允许任何误差。如果他失误了(在经过了前面的几个小时,也不太可能会有人怪他的),也不会有家用电脑跟他说:“抱歉,你坠毁了。你要再试一次吗?请回答是或不是……”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