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九章 圣地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我知道劳伦斯爵士会同意的,”小克利斯对着他的同伴补充道,“何况银河号已经全部报销了,比耳提号也算不了什么了,对不对?”
小克利斯朝范登柏格看了一下,范登柏格耸了耸肩,然后拿起了麦克风。
当他们整装好了之后,他们带着花圈来到水边,在摄影机前郑重其事地拿着它,然后投下这个银河号船员做的赠物。这个花圈做得非常精美,虽然是由一些未加过工的金属薄片、纸张和塑胶做成的,但是花圈上的花和树时看起来都像真的。花圈上面贴满了便条及题辞,许多都是用古文,也就是现行官方文字,而不是用罗马字母写成的。
范登柏格一再向他保证地震太大的危险性,但是小克利斯早就学会不能太相信专家。事实上,这位地质学家刚刚才证明了他是对的,小克利斯一面注视着比耳提号避震器像被暴风雨举起的船那样摇晃,一面希望范登柏格的好运至少还能够再持续几分钟。
‘你们确定要继续向前吗?不要忘了,你们有最终决定权,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你们的。“
“第一阶段任务已经完成、比耳提号准备起飞了,我们将依照已经核准的计划飞行。”
当他们走回比耳提号时,小克利斯若有所思地说:‘你是否注意到那里没有任何金属残留物,只有玻璃、塑胶及一些合成物而已。”
“就我所知没有特别的意义。我是在电脑的搜索中找到她的,并且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密码,任何人都会以为密码一定和魔星有关系,这样正好可以误导人们的想法。”
小克利斯在比耳提号第二次安全通过欧罗巴的大气层之后,立刻收到雷达回波。由于有这么大的物体挡着,所以雷达回波的信号变得非常微弱。在他们冲过了云层之后,他们就了解原因何在了。
“我从来没有听过那些,但是一百年前,有个合唱团用了一个非常奇怪的名字——披头士合唱团,它的拼音是B-E-A-T-L-E-S,不要问我为什么如此。他们曾写过一首名字很奇怪的歌(戴着钻石在空中的露西),不可思议吧,是不是?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些一样……”
“嗯!我不会为难你们的,是不是?无论如何,祝你们好运。另外船队的老板也认为利用比耳提号是个了不起的想法。”
根据格尼米德上的雷达,钱氏太空船的失事地点是在宙斯山西方三百公里处,很接近所谓的黄昏区即越过寒冷地带,那儿永远是寒冷的,但是并不黑暗,一天中有一半的时间被远方的太阳照得非常明亮。然而,即使是在漫长的欧罗巴太阳日照区边缘,这儿的温度仍然远底于冰点。由于液态水只能存在于面向魔星的半球表面,所以中间地带便有连续不断的暴风雨,那儿夹杂着暴雨及冰雹、雪雨及雪花,充满着各种霸权的竞争。
“我想没有任何法律规定科学家不能获取—些利益吧!但是我把那些下流的细节问题交给我在地球上的朋友去处理。老实说,我对于我们在这儿所做的工作比较有兴趣,请把那个螺丝钳给我……”
“那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我们已经卸下很多东西了,而且因为放下了这么多的废物,所以我们只要一半的能量就可以起飞了。除非你还想再带价值好几十亿,甚至是几兆的东西上船。”
“它们的成分大部分是碳及硼两种元素。在这里的某个东西非常需要金属,而且只要看到它们就知道那是金属,真是有趣……”
范登柏格能够了解他的看法,虽然他不是完全了解。他已经在科学界建立了很好的名声,他期待能享受这果实。
‘我们不要太贪心了,无论如何,还不知道当我们把这些东西拿回地球后它们到底值多少价值。当然,博物馆将会掠夺大部分的东西,但是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你这个家伙!”小克利斯说着,但这是赞美而不是怨恨,“那就是你发出讯息的目的。”
那个科学家终于说道:“似乎就这一次地震了。”小克利斯才如释重负地安下心来,“格尼米德可以从各种频道获得很好的资料,电池可以持续好几年,而且太阳能面板还可以使电池再充电呢。”
当小克利斯的手指飞快地在控制面板上游走,以和银河导交换讯息时。
范登柏格至少已经证实了他的理论,他再次成为一位心怀奉献且真诚的科学家,他只希望在不被任何杂务打断的情况下完成他的实验。在小克利斯的帮忙下(因为要从比耳提号狭小的船舱中卸下大件装备实在很困难),他们首先使用手提式钻孔机钻得了一个一米长的岩心,并且很小心地将它带回太空梭上。
“至少,”他一面小心地挑选比较不会伤害他的碎片,一面说道,“它们都是非常好的纪念品。”
另一方面,它们也可能连一片碎玻璃都不如,因为钻石的价值都是被经销商及生产商所控制的,如果这座宝石山突然出现在市场上,必定会导致宝石的价格大幅滑落。小克利斯现在开始了解为什么这么多利益团体那把注意力放在欧罗巴上了,他也了解到政治和经济的分歧是永无止境的。
“如果这个避晨装置从现在起能够再支撑一个星期的话,我会感到非常惊讶。我发誓从我们着陆之后,那座山就开始移动了,在它塌在我们头上之前,我们赶快离开吧。”
当他们从比耳提号上卸下装备,并把它们架设在平地上时,小克利斯发现自己很难不去看那一座朦胧地出现在眼前的山。眼前是一颗钻石,一颗比永恒之星还大的钻石?天啊!散布在太空梭四周的碎钻至少值数十亿美元,而不是百万美元呢:
当拉普拉斯船长回答时,他们并不感到特别意外。
当小克利斯向基地报告,并且收到了来自张副指挥官和他的同事的一些祝福信息时,他把比耳提号升高了一千公尺,并且继续向西飞去。
“显然这儿是适合着陆的。“小克利斯说道,并且等待范登柏格近乎心不在焉的点头同意。这位地质学家已经把一切都用摄影机拍下来了。
范登柏格冷酷地看着他的同伴,他怀疑小克利斯到底知道多少?又有多少是在猜测?
“希望它不要让我们想到。罗丝的朋友要谋杀我们来取得它们。”
被什么东西洗劫了呢?范登柏格自问着,这里并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那个地方看起来已经被遗弃很久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有“某种东西”扯开并洗劫了这个残骸,并且是用一种类似外科手术那么精密的方式。
“那些船架及支撑梁呢?”
“现在这个秘密已经散布出去了,不一会儿这个消息就没有价值了。在大约一个小时之内,股票交易市场的电脑将会疯掉。”
“是的,长宫,我们都很高兴。我们了解船上所有人的感受,这件事在科学上的贡献是非常大的,我们两人都非常兴奋。”
在完成宙斯太空站的建设工作以前,他们曾经三次因为地震而几乎站立不稳。起先,他们只觉得脚下在震动,然后,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摇晃,最后一阵可怕凄厉的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小克利斯觉得最奇怪的是似乎还有空气在传音,他还无法完全接受那里有足够空气可以让他们作短距离通话,而不需要借助无线电的事实。
小克利斯的优先顺序并非如此,但是他了解先做较困难的部分是合理的。于是他们装置了—组排列式的地震仪,并且在又矮又稳定的三角架上架设了一部全景式电视摄影机。直到此时范登柏格才弯身去搜集那些环绕在他们四周数不清的财富。
他同时告诉自己;“不久在离这儿不太远的地方,我就可以了解五十年前祖父的感觉了。如果一切进行得顺利,不到一个星期我们就会见面了,那时一定会有很多事情可以聊。”
“等一下!我们一直在等你们报告有关宙斯山的情形!”
比耳提号轻松地在湖的一侧停了下来,他们望着眼前这个又冷又黑又是人类探险遗迹的湖水。似乎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到残骸处,但是这并没有什么关系。
坠毁的钱氏太空船是第一个登陆木星卫星的载人太空船,它的位置在一处又小又圆的湖泊中央,这个湖显然是人造的,湖和距离它不超过三公里远的海洋之间由一条运河连接着。太空船只剩下船架,甚至不是完整的船架,残骸已经被洗劫得干干净净了。
范登柏格笑着说:“我更担心的是你的喷射气体会毁掉我们所有的努力。”
自钱氏太空船发生不幸后,经过了半个世纪,这艘船移动了将近一千公里远,它一定是像银河号一样在新形成的加乐利海漂移过去的,直到它漂到现在停靠的这个荒凉的不毛海滨。
范登柏格想的确如此。在一个没有火的世界里,金属和合金根本不可能制造得出来,所以就像钻石一般珍贵。
“呕!还有,”小克利斯说,“谁是露西,她有特别的意义吗?”
“最后一块山洼,”他说道,“没有任何一点比其他地方高,我们在十分钟之后可以到达那里,但我不会着陆;如果巨墙是我们所想的那样,那我宁愿不去。我们将在迅速飞行察看后立刻返回。把所有的摄影机准备好,这里可能比宙斯山更重要。”
“船长,如果我们现在告诉你,你会认为我们疯了,或者是在扯你的后腿。请你等几个钟头,等我们带证据回来再报告。”
拉普拉斯船长及船员们所面临的第一要务就是,在各种状况下都要让船能平稳妥当,并重新调整他们自己,但银河号却没有一件事做对了。
地震让人感到不舒服,但并不危险,但是对于那些经历过三三年东京大地震或四五年洛杉矶大地震的人而言,这的确是一场噩梦,让他们了解这个地震是完全规律可测的,也不能使他们好过一些。他们完全无法预测未来会是什么状况,每三天半当爱奥通过欧罗巴的内轨道时,就会有最频繁、最激烈的强震发生,知道欧罗巴的重力波也会使爱奥受到相同程度的伤害,也不能令他们感到更好一些。
但是,欧罗巴现在却似乎不像前几天那么合作了,当银河号漂流在大海中时,这个小世界完全不受地震的影响,但是现在太空船已经成为陆上结构的一部分了,每几个小时就会因为地震而摇动。如果当初它是以垂直姿态着陆的话,那它现在必定已经翻覆了。
科学家都希望到这个意外出现的新世界上探索一下。根据格尼米德传给他们的雷达图,这个岛有十五公里长,五公里宽,最高的地方只有一百米,有人沮丧地预测它的高度还不能用来躲避恐怖的海啸。
太空船的设计管用于两种操作形式。不是完全没有重力,就是在引擎推进中沿轴向的方向前进。但银河号现在却几乎是侧倒着搁浅在岛上,所有的地板都变成墙壁了,现在的情况就和生活在一个倒向一边的灯塔中一样,每一个家具都必须加以移动,至少有一半的装备都不能正常运作了。
拉普拉斯船长能做的就是暗中向上天祈福。船员们忙于重新整理银河号的内部,优先处理的是排水工程,只要船壳保持不渗水,而且介子发电机能够继续提供电力,他们就没有立即的危险。只需要撑过二十天,就可以得到宇宙号的营救了。没有人提到操纵欧罗巴的未知力量可能会反对宇宙号的着陆,大家都明白每个人都刻意忽视掉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不愿意阻止这一次充满善意的任务……。
在经过六天的努力工作后,拉普拉斯船长对于银河号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之下,还能维持一个太空船的样子感到很满意。他宣布休假一天,大多数的船员都以睡觉度过,然后再提起精神安排下周的卫星上的工作日程表。
最后,“避难所”获得了全体一致的同意。
这些人很难想像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阴暗可怕。它暴露在欧罗巴微弱风雨中至少有半个世纪了,但是覆盖岛上一半以上面积的熔岩并没有被破坏,那些因岩石解冻而暴露出来的花岗岩也没有变软,如今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必须为它取一个名字。
一些幽暗的、悲观的建议像是冥府、地狱、魔鬼、炼狱……等,都被船长坚决地否定了,他希望为它取一个令人欣喜的名字。一个令人意外又凶恶勇敢的敌人名字——罗丝岛,被慎重地考虑,表决结果是三十二位反对、十位赞成、五位弃权。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