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四章 忍耐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历史本身并不会重演,但是历史的情节却会一再重现。”
“请告诉摩贝拉小姐,她的历史教训对本船的士气极有助益,她给了我们最好的鼓励……
当作完向格尼米德的每日报告后,拉普拉斯船长便一直思索着这句成语,这句话是现在正以每秒一千公里速度逼近的宇宙号上的摩贝拉,传来的鼓舞信中的一句话,船长非常高兴地将它转告给所有的船员和旅客。
“而且这还只是开始。我们惊讶且兴奋地发现,谢克利登来回四次拯救小岛上的伙伴,且成功地救活了所有的人!你的故事给了我们极大的精神鼓励。我希望下一次你能电传这本书给我们,我们都渴望拜读它。
“不过地球上的探险家比我们多了一项很大的优势,因为他们至少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我们的科学小姐已吵着要到外面去了,我们也准备了四套能支撑六个小时的太空衣。在这种大气压力之下,他们不需要整套的装备,只要有系在腰部的安全索就够了,我同意他们一次只能出去两个人,并且要他们停留在太空船的视线范围之内。
“虽然本船因墙壁和地板位置颠倒而带来很多不便,但是比起早期的极地探险家,我们的生活算是豪华了。我们有些人听过谢克利登,但是并不清楚他的事迹。他在浮冰上漂流了一年,在南极的洞穴中过年,以一艘简陋的船越过一千公里海洋,并且爬过地图上尚未标示的山岭,到达最近的人类殖民地!
“你知道,我很不喜欢听到‘没有上限’这个字眼,尤其是在爱奥又要再一次靠近我们的时候……”
“我们的确比以前的探险家好很多,直到前一个世纪,世人才相信越过地平线还会看到人类。我们实在应该对因光速不够快,不能与朋友真正交谈;或因需要好几个钟头才能得到来自地球的答覆,而数月甚至一年不与朋友联络的行为感到羞愧才是。在此再次向摩贝拉致上我们真诚的感谢。
“最后是今天的气象报告。压力二五零毫巴,温度二十五度,西方阵风每秒三十米,阴天,芮氏地震等级一到三级……
他们本来可以追究下去,并且强行打开箱子。不,那样可能会有危险,而且也可能会扯到法律问题,最好直接去见负责人,早晚他都必须如此做的。
当范登柏格听到这个任务时,他马上打电话到宗氏船务公司慎重地询问一些事。
“是的,先生。”小克利斯敬了一个很礼貌但不必要的礼,然后滑动着离开了。
当拉普拉斯船长认为安全警戒皆己完备时,他接受了科学家的道歉,以及他的保证,这些失察完全是因为此次探险活动的准备时间太过紧凑之故。
“船长,放置在第三号舱第二项四五六号的船货,货品清单列的是科学仪器,其中含有爆裂物。”
艾瑞克·拉普拉斯船长很高兴太空船停留在格尼米德上三个月并不会造成成本上的损失,因为有一个匿名的行星科学基金会提供了一笔意想不到的补助款,资助它进行一项对木星卫星系统再次进行探测的工作(即使现在都还没有人称它是魔星),并特别要求要探测一些常被忽视的小卫星,其中有的卫星从未被适当地探测过,更不要说登陆了。
拉普拉斯船长用他的手指轻随着桌子的塑胶边。(他讨厌这种样式的桌子,并且打算在下次整修时换掉它。”)即使是这么小的动作都使他由座位上站起来,并且很自然地把脚绕着椅脚来稳定他自己。
“白痴!”他说,“当然,我应该早注意到的。”
船长问:“究竟什么是探针?”尽管他非常慎重地关心此事,但他实在很难压抑自己的笑容,因为探针听起来有些带颜色。
“请把安得生博士请来这里,并且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此事。”
几小时之后,这位受到责罚的科学家发现了两瓶氟元素,可用来激发雷射,使其在几千公里之外,穿透天体以摄谱仪取样。由于纯氟已知是对人类最有害的物质,所以也被列为高度禁止物,但是,就像火箭把探针送入目标物一样,它也是任务成功的关键之一。
当副指挥小克利斯·佛洛伊彼提出了他的疑虑时,船长第一个念头是船上的套色辨味设备已经侦测过那一大群美国籍船员偶尔会夹带的高级鸦片藏匿处。然而,这一次的事态要严重许多——非常严重。
“没有,它是密封的箱子,大小大约是半米乘一米乘五米,是科学小组带上船最大的几个箱子之一。它标示着‘易碎物,小心搬运,’而且每个箱子都是这样标示的。”
“不会错的。长官,这是电子仪器探测的结果。”
要在每隔几天位置就会改变数百万公里,而且每秒以数十公里之差改变速度的目的地之间,经营定期运输航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任何定期的航线都是非常困难的,有时候还必须不顾既定的航程而在接泊港口单色书网(或至少在轨道上)等侯太阳系内的各星球重新运行到较短接泊位置。
安得生博士敲打他的手提式电脑键盘,并且慢慢地读出参考资料:“‘五号探针,数量三枚。’当然没有问题。”
“没错。固体燃料火箭是被归类为危险的船货,我要求保险人员的许可文件,并且要求你个人的保证,保证安全系统绝对没有问题,否则他们会被移到船外。现在,还有什么其他的惊喜吗?你准备作地震侦测吗?我相信那也会有爆破的危险……”
“是的,我们首先将直接去爱奥,然后飞经欧罗巴……”
科学小组的负责人安得生博士并不习惯零重力的环境,那使他进入船长舱房时显得极为笨拙。但他心中的不满一点用也没有,有好几次他必须摇摇摆摆地用手握住船长的桌子以利支撑。
“不必了,范登柏格博士。他们已经指定请你参加了。”
“易爆物!当然不是,让我先看货单……第二项四五六号……”
他相信安得生博士说的是实话,但是他也觉得任务中的确有一些事情很古怪。只是他绝对想像不到事情会有多古怪。
由安得生的反应可以看出,他显然完全没有发现话中对他无知的控诉。
“什么!”
“十五年前最后一次的规定,已将接近欧罗巴的距离降低到一万公里了。总之,我将以行星学家的身分自愿参加任务。我会提出我的资格证书……”
“安得生博士,”船长努力自制地说,“你可能是一位卓越的地质学家,但是你却不了解宇宙机制。你是不能从轨道上投扔东西的……”
“等一下,奇怪,飞行计划并没有详细的资料。但是我想它当然不会进入禁地的。”
虽然他并不怀疑小克利斯的报告(他的这一位新副指挥很称职,而且船长也很高兴他从来不会主动讨论他那显赫的祖父),但是他想这应该有一个单纯的解释。辨味器可能是被其他使人兴奋的化学制品成分所误导了。
“我相信你。小克利斯,你曾查验过吗?”
“只是经过吗?有多近?”
幸运的是,这些周期都是前一年就会知道的,所以太空船可以善加利用这等候的时机作定期维修保养、更新及让船员自由活动。偶尔运气好或运用积极的推销技术,还能安排太空船从事一些地方性的租用契约任务(即使只是“环港一周”的活动也可以)。
“标准的行星取样设备。你投下它,要是幸运的话,会造成一个最多十米长的裂缝,即使石头再硬也行,然后它会送回一份完整的化学分析报告。这是研究像水星向光面或爱奥等地,唯一安全的方式,我们将在那儿投下第一枚探针。”
人经常都是后见之明的。当拉普拉斯船长回想以前,才发现许多奇怪的地方(日后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回想)。拉普拉斯船长想起两名组员突然生病,并且在紧急通知的情况下被替换掉,由于他很高兴能够找到替代的人手,所以也就没有像以往那样仔细地审核他们的资格证明文件。(即使他仔细审核了,他也会发现他们相当合乎规定。)
然后是货柜的问题。身为船长的他有权利去查验任何上船的物品。当然,他不可能去细查每一项物品,但是只要理由正当,他会毫不犹豫去检查的。太空船的船员一般来讲都是有高度责任感的人,但是长期的执勤会使他们感到无聊厌烦,因此必须要禁止解闷药品(虽然在地球上是合法的)上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