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章 来自地球的怪兽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对垂死的我们而言,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啊!足以让任何人改变心意。我们常常称自己是仁慈及温和的(当然也是狂妄、多才多艺,又有艺术修养的),但是如今你却要我们去调查那些所谓的伟大战士(好像残杀人民是什么伟大的事),让身为朋友的我们都深感羞愧……
“现在来说正事吧。既然你这几个月都不会回来,而艾德明又非常喜欢你的公寓,地段好、靠近市中心购物区、天气好时又可以好好欣赏地球的景观,因此在你回来之前把你的公寓租给他吧!这样似乎很好,会帮你省很多钱,而且我们要搜集一些你想要的个人资料予以储存,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它……
“……老佛,幸好你错过了每年的盛会,信不信由你,它和去年一样可怕。而且我们的那位大象小姐米丝·维肯生又踩碎了舞伴的脚趾头。
“有关沙卡的事。我们知道你很喜欢扯我们的后腿,但老实说杰瑞和我这次都吓到了!我了解摩贝拉为何会拒绝他,是的,我们当然读过她的《奥林匹克的欲望》,非常有意思,但是对我们而言太强调女权了……
沙卡真是个怪物,我明白为什么他们在他背后会称他为非洲恐怖分子了。如果他们的战士结婚就会被处死!而且他卑鄙权下所有可怜的乳牛也都被杀了,只是因为它们是母的!最糟糕的是他发明的那些可怕的矛,他那吓人的态度。还有把矛刺向未经适当引介的人身上……
“是的,我们的确知道亚利安及亚历山大;狮心理察(中世纪欧洲君主)及沙拉丁;我们也知道凯撒大帝、安东尼,与克利奥佩脱拉(埃及艳后);或者是腓特烈大帝,他真的有些救赎的特质,你看他是怎么对待老巴哈的就知道了。”
“当我告诉杰瑞至少拿破伦是一个例外时,保证绝不夸张,你知道他说什么吗?‘我打赌约瑟芬其实是个男孩子。’不信你可以问问梅林。
“你已经毁了我们的道德,你是恶棍,用那血腥的毛刷刷我们,抱歉用此不雅的隐喻。你必对此毫无所知吧……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献上我们的爱,还有莎芭斯提的。代我们所有你碰到的欧罗巴人问好。根据来自银河号的报导研判必定有些欧罗巴人会是米丝·维肯生的好舞伴。”
“这种下降方式,”张开始极端焦虑地说道,“估计有四分之一的失败率,”(实际的失败机率是十分之一,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觉得夸张一点是合理的),“况且我受完这个训练已经好几年了。”
“噢!不。它很有趣。请继续说。”
“晚安,先生。”
“对不起,”张突然不安地说,“我不应打扰你休息的。”
“不。也许改天吧。晚安,罗丝,谢谢你的咖啡。”
曾经自称是罗丝·麦克林的人在椭圆形的舱口飘浮着,借着握住门的把手让她自己稳定。所有关于她的事情似乎都改变了,在很短的时间里,他们的角色就颠倒了。那个先前从来不直接注视他的害羞空服员,如今却冷酷地看着他,残酷的凝视使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蛇惊吓到的兔子。那个小巧但是看起来却能致命的手枪,在她的手中似乎是很不协调的装饰;张毫无疑问地认为即使没有它,她也能轻易地杀了他。
“我不明白为什么任何人都可以驾驶它,”罗丝回答,“它看起来是如此的复杂。”
“看起来是的,但是我从来都不是很了解这一切,像轨道这些无聊的东西。”
“把座标给我吧!”他说。
张副指挥知道他将要被打败了,但至少他也尽力了。
这一次,太空船的纪录器上只得到了一些数据(大约半毫秒的时间)。探针上的加速度计,最高可运作到二万G,在超出此量之前就会送出了一个简短的脉波。所有的一切—定都会在瞬间被破坏了。
“对不起,我迟到了,先生。”罗丝·麦克林说(从她的名字绝对猜不出她比她手中的咖啡还要黑),“我一定是把闹钟设定错误了。”
在宇宙时间一点零五分时,张副指挥官仍独自在舰桥上,全船的人都睡了。此时他应该可以去休息的,因为银河号的电子感测器可以比他更迅速地侦测到任何故障。但是神经机械学已经证明人类在处理不可预测事物的能力仍然稍优于机器;而且不可预测的事情多多少少都会经常发生。
大家无异议通过了。在经过十二小时的修正及测试之后,第三号探针沿着无法目视的前导轨道射向了欧罗巴的云层。
“罗丝,”他说道(如今他的嘴唇很难拼出这个突然变得很不恰当的名字了),“这太荒谬了。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那是办不到的,我不可能靠一个人的力量让太空船登陆。它需要好几个钟头的时间去计算正确的轨道,而我也需要其他人帮我,至少要有一位副驾驶。”
但是,在自尊心及荣誉感的督促下,他不能毫不挣扎就投降。至少,他应该可以拖延一些时间、
“这么看来,”罗丝·麦克林回答,“我必须杀了你,并且请船长另外指派一位合格的人来了。觉得懊恼吗?我们会想念这个视窗,而且必须等好几个小时才会有下一个人来。只剩四分钟了”
慢慢地,张将他的椅子转过来,并且怀疑他是否正在打瞌睡或是在作恶梦。
“反正,”安得生博士争辩着,“我们曾经在卡里斯多上着陆,那儿除了各种碎裂的冰之外,没有任何东西。”
一秒钟之后,沮丧与悲伤的气氛弥漫在船上。在继续前往卡里斯多以从其他外层的卫星之前,银河号决定先向地球报告情况,并且留在欧罗巴的外层轨道上等待进一步的指示。
三等空服员罗丝·麦克林不是很熟练地向开着的门滑动,在听到关门声时,张副指挥官并没回头。
只有时间是无所不在的;夜与日只是那些受潮汐力量影响,而仍未自转的行星上的古怪特性。但是,不论人们离开地球旅行了多远,都无法避免每天的规律,年龄也以日夜循环为计算基准在增长。
“张先生,不要想按下警铃,它已经被切断了。这是登陆地点的座标,让船降落。”
“我们很幸运,”警戒的官员咯哈地笑着说,“还好你没有驾驶这艘太空船。”
在第二根探针投掷失败之后,曾经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当时只剩下一个探计了,那原本是准备用在卡里斯多的,但它也能在此使用。
枪没有移开。
“我不是傻瓜,张先生。这艘太空船是没有能量限制的,不像老旧的化学火箭。欧罗巴的脱出速度每秒只有三公里。当主电脑故障时的紧急着陆应该也是你训练的一部分。现在你可以实际操练了,我会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让你配合我给你的座标进入最佳着陆视窗内。”
罗丝似乎疲倦了,她不断地注视着她的手表。
张副指挥官觉得很无聊,但是基于善意,他觉得应该向罗丝说明这一切。虽然罗丝不是他喜欢的类则,但是她还是根迷人的,这点小投资应该是值得的,他没有想到罗丝可能已经做完了她的工作,她可能想要回去休息了。
我的咖啡呢?张不悦地想。罗丝很少会迟到的。他怀疑空服员是否也因为科学家及太空小组组员在过去二十四小时中经历的灾难而受到影响。
因此在几秒钟之后,当一个完全陌生的女性声音向他说话时,他完全呆住了。
二十分钟之后,张副指挥官在导航控制台前挥着手,并大方地解说:“你看,它几乎是全自动的。你只要键入几个数字,太空船就会完成其余的工作。”
“噢!它没有那么糟,”张说,“你们不是都接受过基本的太空原理训练课程吗?”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