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八章 太空中的冰山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正确!”船长骄傲地回答,“我们是以人类有史以来最快速度的两倍在前进。”
魏理斯惊讶语气听来非常真实,没有人知道他对轨道参数的了解并不亚于船长。但是他最大的长处之一就是他可以了解观众的需要,他不但可以预测观众想要知道的问题,同时还能激起观众的兴趣。
“每秒超过一千公里,几乎是每小时四百万公里!”
“但是汉奴门和其他未知的飘浮在四周的岩石比起来,算是很大的行星了,难道您不会为此担心吗?”
“不是少数,至少有一万个。”
“在我们进行采访的此时,我们正通过小行星带的心脏地带。”
“那是事实,但是就算知道也没有用。”
船长心想,我倒宁愿他问上厕所的事。
他暂停了一下像是在查询他的小记事本,他个人那敏锐的可调方向摄影机的萤幕上,放映出只有他才看得见的镜头。
史密斯船长真想勒死所有这些业余的研究者,但是他却不能抱怨父母留给了他这么一个平凡的英文名字。
他接着说:“这又让我想到另外一件事。您知道在一个半世纪之前,在北大西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这虽然不是很精确可靠的叙述,但是他却已经尽全力了。在魏理斯进一步的探讨之前,他急忙地继续说下去:
船长差一点要补充“而且它没有足够的救生艇”,还好他立刻想到他船上仅有的一架太空梭只能载运五位旅客。如果魏理斯提到这点可就有得解释了。
“虽然从来没有发生碰撞事件造成太空船的损坏,但是我们是否还是冒了相当的风险?毕竟根据资料显示,这一带有数百万个星体在绕行,最小的也有海滩球那么大,而资料中只有少数的几千个在航海图上有标示。”
“我完全知道,刚好也是……”史密斯船长正要开始说又忽然停住了。
“什么巧合?铁达尼号邮轮单纯只为破纪录而冒了不必要的险。”
“每十二秒我们就走过相当于地球直径的距离,但是我们还需要十天的行程才能到达木星,嗯,应该说是魔星!这正可以说明太阳系尺寸比例的观念——
“很好,我也认为这个比喻很牵强,但是大家还指出另外一项巧合。您可知道铁达尼号的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船长的名字吗’”
“和你担心在地球上被闪电打中的程度差不多。”
“正是。”魏理斯说着露出了俏皮的微笑。
“每秒一千零五十公里。”
“但是还有数百万个是我们不知道的。
老天!船长暗叫一声,别又是无重力下上厕所的问题吧!
史密斯船长猜得到接下来是谈什么,他假装不知道而拒绝合作。
史密斯船长暂停了一下以便仔细思索。魏理斯是对的,这确实是一个敏感的主题,如果他说了任何对开发潜在顾客不利的话,就会被总部修理的。
“首先,太空是很巨大的,即使是在这个你所说的小行星带的心脏地带,碰撞的机会也是极小的。我们原想把最容易看到的一个小行星汉奴门介绍给各位的,这是一个只有三百米宽的小行星,但是我们距离它最近时都还有二十五万公里远。”
“我必须再次提醒你,我们所冒的任何风险都是衡量情况后最好的选择,我们能快一个小时,就能救很多人的性命。”
“我们对它们无计可施。”
“是的,我相信大家都很感激。”魏理斯暂停了一下,他本来还想再补充一句“当然我们是在同一条船上”但是他决定收回这话,听起来可能不太礼貌(倒不是因为他一直就不太谦逊),但是无论如何,他几乎不能改变什么,他已毫无选择,除非了他想自己走路回家。
“不用数学是很难解释的,”船长说(即使它不一定正确,他还是常用这种方法来解释),“但是速度和危险之间没有必然的关联性。以太空船的速度撞击任何东西都会很严重,如果你身在爆炸的原子弹旁边,则不论它是千吨或百万吨的炸弹,结果都是一样的。”
“是的,事实上是一九一二——”
“为什么?”
“一九一一年?”
魏理斯当然知道答案,但是他是站在那些以每秒数千公里速度远离他们的不知名观众的立场而发问的。
“船长,接下来的话题很敏感,但是在过去这一个星期里,我一直对此有很多问题。”
“这是维瓦特·魏理斯于二零六一年七月十五日星期五,十八时三十分在宇宙号太空船上为你所作的报导。虽然我们尚未到达旅程的终点,但是我们却已经越过火星的轨道,而且几乎已经以全速前进了。船长,我们的最大速度是多少?”
现在,他们多出了许多原先预期不到的时间,史密斯船长终于同意接受合约中说好的接受魏理斯的采访。由于米海洛维奇强烈的反对,使得魏理斯把采访的工作延期了。由于魏理斯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原貌,所以,他最后决定在不露面的情况下进行专访,地球上的工作室可以日后再利用影像处理技术去处理他的画面。
他们坐在船长仍只有部分家具的舱房内,享受着魏理斯带来的陈年好酒。由于在几个小时之内,宇宙号将切断驱动并且开始减速,因此,现在是最后必须把握的机会了。魏理斯认为没有重力的酒是很令人厌恶的,他拒绝将珍贵的葡萄酒放入塑胶挤压球内饮用。
“我想你指的是铁达尼号。”他说。
“您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我的确曾在科罗拉多的派克峰上差一点被闪电击中,当时闪电与雷声同时发生。但是您应该承认的确是有危险存在的,而且我们穿越的速度这么快,不会增加危险性吗?”
那句话本来是我要说话的,魏理斯想着;他不喜欢受访者抢了话锌。但是身为一位专业的采访者,他马上就作了调整。
“不错,”魏理斯回答道,隐藏着他的失望,“我知道至少有二十个人认为这次行程和铁达尼号有些巧合之处。”
“但是在我相信宙斯山是由钻石造成的之前,我必须先找到一个解释。就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来看,我自认也是一名优秀的科学家,在没有一个理论可以支持它之前,没有一个因素是可以被承认的,那套理论只能会被证明是错误的,至少某些细节经常是错误的,但是它一定要能提出一个可以说得通的假设。
“他只花了一点时间就在电脑上解决了—切。不幸的是他非常粗心,也可能是有人在监视他的网路,我确定你的朋友,不管他们是谁,从中取得了一些想法。
“虽然新的大气层对掩击也可能有缓冲作用,但即使如此,这个撞击还是令人心惊的,我不知道它对欧罗巴上的朋友造成了何种影响?它一定引起了一连串地壳构造上的扰动……而且到目前为止还在持续着。”
“不管怎样,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秘密了,所以这已经不重要了。两年前我寄了一件机密消息给保罗,啊!对不起,我应该先告诉你他是我的叔叔,这个讯息是关于我发现的摘要,我问他是否能解释那些现象,或者是反驳它们。
“以上就是故事的一部分,在某些观点上,第二部分更加有趣。再加一点咖啡吧?”
“感谢上苍,那不是我的问题。我只希望我已对格尼米德的科学预算作出了满大的贡献。”
“几天之内,他就在八十年前的《自然》科学期刊上找到了一篇老论文,是的,那个时候文章还是印在纸上的,文章解释了每一件事情,真的,几乎解释了所有的事。
“我只是觉得奇怪,一大堆奇怪的事情接连地发生,而我怀疑我们是否会知道每一件事情的答案。”
“还有其他的事情。”
“此外,如果那确实是一座火山,它应该会吐出大星的气体到大气层中才是,虽然欧罗巴的大气曾经产生某些变化,但仍不足以解释那就是火山。宙斯山一直都是个谜,而且由于大家害怕得不敢太靠近,加上又都忙于自己的研究计划,所以除了在一些空想的理论上打转之外,我们并没有做太多其他的事。而事实证明,这些理论没有一个像事实那样神奇。
“一个这么高的火山不会在几个星期之内就冒出来的,而且欧罗巴也没有爱奥那么活跃。”
“这是你要的咖啡。我想我已经猜出第二部分了,显然和木星的爆炸有关。”
“在它掉落在欧罗巴之前,一定受到所有卫星重力场的干扰而作过几百次公转,在所有状态都恰到好处时:一个卫星的重力场被另一个盖过,而且,使它撞到欧罗巴的速度只有每秒几公里,否则现在就没有欧罗巴,更别说是宙斯山了。偶尔我会作恶梦,梦到它会不偏不倚地掉到在格尼米德上的我们这里……
“我们没有做得这么坏,”范登柏格说着,并且向太空梭的后方打手势,“不管怎么说,至少对工业界而言,会有很大的心理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渴望要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并不知道那篇文章的作者鲁丝博士是否从事过核弹的相关研究,但是他的背景一定是让他开始思考巨大星球内部情况的原因。他在一九八四年,对不起,是一九八一年的一篇不足一页的论文中提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建议看法……
“事实上,在二零三七年两次观测之间,欧罗巴曾经发生某些事情。十公里高的宙斯山突然就出现了。
范登柏格开始说道:“当我在旗竿学校念书时,曾经读过一本老旧的天文书籍,书上说是‘太阳系是由太阳、木星和各式各样散乱的碎片所组成的’,地球也算在内了,不是吗?但这种说法对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来说是不公平的,这三个巨大的气团合起来几乎有半个木星那么大。
“没有,为什么谈到他?当然,我曾经听说过他。”
他若有所思地停了一下,然后突然问小克利斯:有没有人向你提到过保罗·克雷吉博士?”
“那是由一位在美国最大的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家所写的论文,当然那时候南非共和国还不存在呢。那个实验室设计过核子武器,所以他们知道一些有关高温与高压的知识。
“他指出欧罗巴士一团巨大气团中,有一大堆磁元素以甲烷(CH4)的形态存在,且占了气团所有质量的百分之十七。他计算出以核心处几百万个大气压的压力和温度而言,碳元素将会被分离出来,下沉到核心处,而且就像你猜到的一样结晶化了,这真是一个可爱的理论,我想他一定没有想到居然会有机会来测试它的正确性。
“我还是先说欧罗巴吧。你是知道的,在废星开始对它加温之前,它本来是一大片平坦的冰块,最高地方的海拔也不过几百公尺;后来冰融化后,很多水流到背光面并结冻起来,但仍然是平坦的,没有很大的不同。从二零一五年我们开始仔细观察,一直到二零三八年为止,在整个卫星上只有一个高点,而且我们都知道那是什么。”
“但是,是不是真的有人想要得到这些钻石呢?”
“现在,在内缩的过程中发生了非常奇怪的事情,就好像每一颗粒子都可以穿过彼此,然后从另一边出来。不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反应机制,结果是有一颗像山这么大的钻石被射入了轨道中。
“我第一次感到可疑是在二零五七年的几次偶然观测。只是在往后的几年里,我都没有把这些观测当一回事,然而证据却越来越明显了,和那些玄怪事情比起来,它是完全具有说服力的。
“我们当然知道,但是即使我已亲眼看过,我仍然不能把那块帝古磁板想像成一面墙,我总是把它想成直立的,或是在太空中自由飘浮着的样子。”
“对我而言,它的活动力已够强了。”小克利斯喃喃地抱怨着,“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我想我们已经知道只要它想做的事情,它都一定能做到,而且是任何我们能想像得到的事情,甚至还多些!”
“诚如你指出的,一颗百万、百万吨的钻石存在于一个由冰和硫磺组成的世界中,应该是可以被理解的,当然,现在原因已经十分明显了,我也觉得自己很笨,为何几年前没有想到这个答案,如果早想到的话,可能可以省去一大堆的麻烦,还可以救回一条人命。”
“不是爆炸,是内缩,木星自己瓦解后着火了。在某些状况下,它就像是核子弹的爆炸,只是它瓦解后的新状态是稳定的,事实上,它变成了一个小太阳。
小克利斯说:“而且还有政治影响,我刚刚才欣赏到一些呢,难怪南非联邦共和国要担心了。”
“现在他们知道了,下一步会怎么走呢?”
对我自己也是如此,他告诉自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