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六章 外星海岸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银河号在水中越升越高,震动越来越大,然后翻倒造成很大的水花,太空船像鲸鱼的尸体那样躺在水面上(刚开始时他们是利用充气浮垫去防止银河号下沉)。当李看到太空船躺着的方式时,他再次调整了太空船的浮力,使得船尾下降而前面的舰桥正好可以浮出水面。
操控太空船的李非常清楚这些可能性,他自己曾经遭遇过真正的船难,那是一次船舰在驶离合里岛的关键时刻引擎故障了,当时的情况是有一点危险,但是却戏剧性地化解掉了,他实在不希望历史重演,尤其是这里并没有海岸防卫队能拯救他们。
当银河号接触到土地时,舰桥已经上了海滩,而李也准备进行最后一步。李只作过一次试机,他并不敢多试几次以免滥用机器会发生故障。
如他所料,银河号便开始在风中摇摆,此时,另外四分之一的船员也变得无法工作了,幸好李还有足够的人力可以帮他完成最后一招——起锚。李利用空箱子捆绑成一个临时的浮筏,这浮筏的浮力使太空船逐渐迎向陆地。
在这个地表非常崎岖的地方,当他们首次看到岛屿时只相距五公里远。最让李安心的是,那里没有他所担心的峭壁,但另一方面,那里也没有他所希望的海滩。地质学家曾警告过他,要再过几百万年,此处才会有沙子;欧罗巴上的一切都不年轻,还来不及把岩石磨成细砂。
即使是在他们看到那个岛屿之前的二十四个小时,银河号也不能肯定它是否会错过它而进入一片汪洋之中。银河号把格尼米德雷达观测到的银河号位置,点在一张大航海图上,船上的人每天都会来焦虑地查看好几次。
当他们确定将要撞到陆地时,李下令抛出银河号的主燃料槽(在银河号坠海时他把槽中灌满了水);接下来的是很不舒服的几个小时,此时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船员对后续的行动不感兴趣。
现在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太空船正慢慢单*色*书地向着一个又长又狭窄,并且布满圆石的海滩前进。如果没有沙,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即使太空船真的靠岸了,也可能只是问题的开始;它可能会撞在岩岸边的岩石上而变成碎片,而不是轻轻地靠在理想的海滩上。
最后,银河号伸出了它的着陆装置,当太空船下方的装备插入岛的表面时,引起了碾压与震动。此时,它已安全地下锚在这个无浪的大海中,以抗拒风力与浪潮。
在这种困境中,他们面临了一种真正可笑的状况。他们现在正在人类所制造过的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可以横越太阳系)上,但是他们却无法使航行的方向稍微偏斜几米。虽然如此,他们也并非完全无助,李仍然还有一些锦囊妙计。
毫无疑问地,银河号找到了它最后休息的地方,而且,对它的船员而言,这可能也是最后的落脚地了。
于永恒的沉静中,满于无形,
你我智泉昔非今比;
你我俗夫英雄胆,
生命复生命,
“哈雷,我来了……”佛博士喃喃地说着。
“老佛,在这个宇宙中没有所谓的‘安全’,我只能说你没有生理上的障碍。‘宇宙号’上的一切环境都和这里差不多,虽然宇宙号的医疗水准不能与这个医学中心相比,但是随船的玛印雷却是位医术极佳的人,如果真有他不能应付的情况,他会再度让你进入冬眠状态,用船送回来给我们,到时再向你收费。”
或许,这的确是他过去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即使他现在已经一百零三岁了(根据已故的鲁登科教授的计算,他的体能状况和心脏强度和一个六十五岁的人一样),这仍然是他想追求的。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生活得过于舒适和规律,使他渐渐变得不耐烦,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模糊与不满。
“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老格。你知道的,我的实际年龄已经一百零三岁了。”
有所获则喜若登天,
“谈到这儿,我想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你拜读过鲁登科教授的大作。”
虽然事发之前早有预警,但是由于他认为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就在他因成为里奥诺夫号返航地球的英雄人物而在庆祝之际,竟然从二楼的阳台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事发时,他才返回地球一个星期而已。由于他的骨镐多处碎裂使病情复杂化,因此他必须到巴斯特太空医学中心,才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
元远弗届地超越了人类思维。
带来了喜讯也许有恶闻,
智识不断如星移恒进,
在这个重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的医学中心内,佛博士的生理时钟不仅慢了下来,而且他的生命实际上也年轻了两倍。众人现在已经相信冬眠不只是可以使年龄增长的过程停止,而且还会使人返老还童(但是仍然有些权威人士对此抱持怀疑的态度);佛博士在由木星之旅回来后确实是年轻了许多。
“才三个太阳”,这里至少有四十个以上,那位杨荷马史诗的主人物当愧然泪下。但是佛博士知之甚详的下一段,描写得就贴切多了:
“真好笑,她还是第一个提出‘重力使人衰老’名言的人呢!”
在过去,佛傅士自己也不确定那是不是他追寻的目标,即使是现在,他也弄不清楚这个目标为何会突然在他心中变得这么重要。佛博士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感染上人类再一次太空探险的狂热(这已经是他一生中遭遇到的第二次太空探险热潮了),但是,或许是我们误会了他,这次意外邀约他成为宇宙号上的贵宾,再度点燃了他的想象力,也唤醒了他自己都从未发现过的热情。
佛洛伊德博士边说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颗只有六千公里远、亘古如一的美丽行星,他已经不可能再涉足那颗星球了。更好笑的是,由于发生过那次愚蠢至极的意外,他的健康状况在老友们都相继去世之后,反而更加硬朗。
“喔,说到我那亲爱的凯特琳娜,我们原先还计划要好好庆祝她百岁寿诞呢!可惜她早走了一步,这都是因为她在地球上待得太久了。”
物换星移;
回溯二十世纪,那时的太空船只有能力掠过彗星,但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地登陆彗星,就像阿姆斯壮当年踏上月球一样。
你我乘桴于智识洪流:
吾思故吾在。
尽管太阳系中进行着那么多令人兴奋的计划(火星更新计划、水星基地施工计划、木星卫星绿化计划),但是却没有一项可以吸引佛博士的兴趣,或让他能发挥他那仍然十分可观的精力。两百年前科学时期最早的一位诗人的诗篇,最能完整表达出佛博士的感受:
“老佛,对一个七十岁高龄的男人来说,你的身体状况简直好得出奇。”格罗兹诺夫大夫一面看着医学中心开给佛洛伊德博士的诊断书,一面赞叹地说,“以这份报告来看,我还要把你的年纪减到六十五岁以下。”
“所以你真的认为此行对我而言还算安全?”
在洪流中边挣扎、边寻求,为了要发现而不能停止……
欣于与古道英雄神触。
从未有过的快乐因思而生,停住不要走;
虽日与月驰胆性衷,但自信仍强。
充之于三阳中也散于吾体,
佛博士是二零—零到一零一五年间木星任务的劫后亲生者,他想象着自己即将飞向那如鬼魅般的访客,它再次从太空深处出现,每秒不断加速地奔向太阳。在地球与金星的两个轨道之间,最著名的彗星将会遭遇到正在进行处女航的宇宙号太空船。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仍然记得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六年间,哈雷彗星虎头蛇尾的出现对—般民众造成的影响。而现在机会来了,对他这个一百零三岁的“老”人而言,应该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但是对人类而言则是第一次机会,至少可以弥补过去的种种失望。
“为了追寻,为了发现……”喔,佛博士现在已经知道他要追寻什么、要发现什么了,因为他已经确切地知道那里是哪里了。虽然途中会有些灾难意外,但却无法阻挠他前往。
人如蝼蚁,而我属其一。
所剩无多,但总得珍惜片刻,
虽然实际的太空会合点还未决定,但佛博士的心意已决。
这次任务虽然是佛博士期待已久的,但是他仍是悲喜交加,悲的是他必须离开他待了近半个世纪的家,以及他最近这些年来认识的新朋友。虽然宇宙号太空船比先前他在木星之旅时搭乘的里奥诺夫号(目前是拉格朗日博物馆的主要展示品之一)要先进得多,但是任何更深入太空的旅途都还是有风险存在的,特别是他这一次几近先驱者的任务……
那是二零一五年的事了,他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已经是二零六一年了,但是墙壁上的日历却明白显示着现在的日期。
此股灵力于欲望中呐喊。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