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四章 机器洗车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起飞安排在下午过后,也正好是老忠仆平静下来之前。(在下一批人类于七十六年后造访时,老忠仆还会存在吗?佛博士纳闷着。也许在一九一零年的相片中可能会找到一些有关于它存在与否的暗示。)
“现在我们要开始上路了。”船长以十分满意的口吻向大家宣布,“现在我们的船身又干净了。”
显然船长早就知道会有人提出这种问题,所以他又再次说话了。单-色-书他似乎完全恢复了幽默感,在他的声音里透露出愉快。他说:
“我们离开前还有一件事要做。各位不要担心,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而副座也同意我的作法,你说是吗?”
没有古老的卡那维尔角的倒数计时。当史密斯船长对一切正常状况感到很满意时,他在第一号主引擎上只用了五吨的推力,宇宙号就慢慢地向上升起,并且离开了彗星的中心位置。
看来没有问题了,即使是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开始对佛博士较有礼貌了,也不再排斥乔尔生了。
然后他测试了中央第一号主引擎,如果它损坏了,也不会减低操控力,只会影响总推力,太空船仍然可以控得很好,只是只能使用剩下的四座船外引擎,而尖峰加速度值将会减低百分之二十。
“我认为应该由佛博士来回答,毕竟这是他的主意。”
但在地球上,被称为“拥护哈雷”的团体愤怒了。它们的会员(虽仅只有236人,但是他们却善于鼓动宣传)并不认为使用宇宙中的物质是合理的,即使是为了拯救生命也不行。即使宇宙号所采用的是彗星绝对会损失掉的物质,他们也不肯妥协,他们认为这是原则问题。他们的愤怒使宇宙号得到了它非常需要纾缓。
“比较热一点,”佛博士喃喃地说,“我们不是在燃烧,如果你能为这个字——”佛博士耸耸肩道,“纯水辩解。虽然它曾被小心地过滤过,但是还是有很多胶状的碳元素,以及一些只能经由蒸馏才能消除的复合物。”
如今太空船又向着地平线方向转去(如果在这个几乎没有重力的环境下可这么说的话),并且直接向着彗星稳定喷出的白色柱状雾及结晶冰航去。宇宙号开始向它移动——
“时间归零任务将在十分钟之后开始,”他宣布,“在一G停留五十小时,然后调整到二G直到开始绕转为止。”他暂停一下好让大家记住,从来没有任何其他的太空船曾经如此长时间作如此高速的连续加速度。即使宇宙号不能够适当地突破此纪录,它也将以第一架载人星际航行者而名垂青史。
“是的,长官,虽然开始时我以为您是在说笑。”
大部分习惯于在没有看得见的支撑物的状况下升空的旅客,对此感到相当震撼。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并且造成一些人的焦虑。佛博士等着魏理斯去回答它,但是这位伶俐的操作员守刻就把问题丢还给了他。
但是如今,宇宙号以一束眼睛无法直视的闪耀白热光由哈雷爬升,这道热气几乎就像是一个固态的火杆,它所碰到之处,石块四散分裂;当宇宙号升空时,就像是在宇宙中的石块上刻字留念一样,在哈雷彗星的中央地带篆刻下到此一游的记号。
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超过一万名在地球及月球上的业余观察者指出,彗星的亮度加倍了。望星观察网路因负荷过重出故障了,而职业天文学家的反应更是激烈。
“碳,”他说,“这是白热的碳,和烛光的火焰是一样的,只是比较热一点。”
但是一般老百姓都很喜欢这样;几天之后,在日出之前的几小时,宇宙号又作了一次更精采的演出。
在哈雷的第一天,船员们致力于利用老忠仆喷泉,当喷泉在黄昏逐渐平息时,他们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控一切技术了。超过一千吨的水已经装入船上,到下一个白天他们就可以有足够的储备量了。
现在大家都承认字亩号气氛完全改变了。那儿不再有争执,彼此之间都尽全力地互相合作,在接下来的两次核心旋转时(相当于地球上一百小时),也很少有人能够获得足够的睡眠。
”它是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我有一点担心,”格林柏说,“那些光线难道不会影响到太空船的引擎或造成太空船过热吗’”
——但是他是。当宇宙号渐渐进入上升的泡沫中时,开始缓慢地抖动,它仍然在慢慢地滚转,好像它要钻进巨大的喷泉中。录影监视系统和观景窗只能看到乳白状的东西。
现在,毫无疑问地,乔尔生的想法是很明智的,老忠仆的储存量比乔尔生预期的还要多。由于在哈雷的燃料补给,宇宙号避免掉重返地球再继续执行任务所必须作的两次主要轨道改变;它现在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直接航向目的地,而且可以节省好几个星期的时间。虽然这中间还是有风险,但是,每个人都在称赞此计划。
“舰桥上发生了什么事?”魏理斯若有所失地问。现在,太空船开始缓慢地摆动了,仍然以散步走路的速度向喷泉驶去。从这个距离(已在一百米以内)来看,佛博士仍然觉得老忠仆像是远处的日内瓦喷泉。
佛博士在等待有人对此提出解释;他的乐趣之一就是找到魏理斯在科学上所犯的一些错误,只是他很少找到他的错误,即使的确有,魏理斯也经常会找到一些合理的借口。
非常谨慎地,史密斯船长利用其中一个飞行姿势控制推进器进行首次低功率试验,如果这一个测试证实无效,太空船可以不用它来运作。结果没有异常,引擎运转正常,就像是使用了月球上的蒸馏水一样。
整个操作过程不到十秒钟,然后他们便从另外一端出来了。而舰桥上的官员传来了一阵攀声,但是旅客们(甚至包括佛博士)都感觉像是被愚弄了。
太空船现在大约在距离哈雷中心两公里的上空翱翔;由于哈雷彗星并不能反射这些排出物,使得整个阳光下的小世界可能会在太空船后面四处散升,在此高度(或距离)下,老忠仆的宽度稍微变宽了。佛博士忽然想到日内瓦湖旁的巨大喷泉,他已百五十年没有看到它们了,不知道它们现在是否仍在那儿。
加速度进行得很平稳,但是火焰却令人相当惊异,因为对大多数观察者而言这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一般来讲,到目前为止主引擎的喷射物都是看不见的,因为它是由高离子化的氧及氢所形成,即使已经到几百里远的地方,喷出的气体冷却得足以产生化学作用了,但应该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这种反应在光谱上是看不到的。
几乎每个人都是如此。
他当然不会带我们进入它。
“他在做什么?”米汤洛维奇忧虑地说。
史密斯船长在测试控制设备,慢慢地转动太空船,然后沿着Y轴及Z轴进行俯仰及横向操纵。一切功能都很正常。
“是乔尔生的主意。这个问题很好,但是并不是大问题;当太空船在全力推进时,这些火焰会被抛在我们后面一千公里远的地方,我们不需要担忧。”
太空船以每小时超过一万公里的速度前进,太空船现在已深入了金星的轨道。在通过近日点之前,它将更靠近太阳(比任何自然天体都要迅速)并且一直向着魔星驶去。
佛博士尽量不干预船长的作法,也不希望给他增加压力,史密斯船长随时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但是其中并不包括新轨道的计算工作,因为那已经在地球上一再检查过了。
当它通过地球和太阳之间时,拖在它尾部的、一千公里长的炽热碳尾巴,像一颗四等星一样亮,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人们可以在日出前满布星辰的天空中,明显地看到它的移动。在开始执行救援任务的同时,所有的人类都在注意宇宙号的一举一动。
操控太空船的李非常清楚这些可能性,他自己曾经遭遇过真正的船难,那是一次船舰在驶离合里岛的关键时刻引擎故障了,当时的情况是有一点危险,但是却戏剧性地化解掉了,他实在不希望历史重演,尤其是这里并没有海岸防卫队能拯救他们。
即使太空船真的靠岸了,也可能只是问题的开始;它可能会撞在岩岸边的岩石上而变成碎片,而不是轻轻地靠在理想的海滩上。
在这个地表非常崎岖的地方,当他们首次看到岛屿时只相距五公里远。最让李安心的是,那里没有他所担心的峭壁,但另一方面,那里也没有他所希望的海滩。地质学家曾警告过他,要再过几百万年,此处才会有沙子;欧罗巴上的一切都不年轻,还来不及把岩石磨成细砂。
毫无疑问地,银河号找到了它最后休息的地方,而且,对它的船员而言,这可能也是最后的落脚地了。
当银河号接触到土地时,舰桥已经上了海滩,而李也准备进行最后一步。李只作过一次试机,他并不敢多试几次以免滥用机器会发生故障。
最后,银河号伸出了它的着陆装置,当太空船下方的装备插入岛的表面时,引起了碾压与震动。此时,它已安全地下锚在这个无浪的大海中,以抗拒风力与浪潮。
现在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太空船正慢慢单*色*书地向着一个又长又狭窄,并且布满圆石的海滩前进。如果没有沙,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银河号在水中越升越高,震动越来越大,然后翻倒造成很大的水花,太空船像鲸鱼的尸体那样躺在水面上(刚开始时他们是利用充气浮垫去防止银河号下沉)。当李看到太空船躺着的方式时,他再次调整了太空船的浮力,使得船尾下降而前面的舰桥正好可以浮出水面。
如他所料,银河号便开始在风中摇摆,此时,另外四分之一的船员也变得无法工作了,幸好李还有足够的人力可以帮他完成最后一招——起锚。李利用空箱子捆绑成一个临时的浮筏,这浮筏的浮力使太空船逐渐迎向陆地。
在这种困境中,他们面临了一种真正可笑的状况。他们现在正在人类所制造过的最先进的运输工具(可以横越太阳系)上,但是他们却无法使航行的方向稍微偏斜几米。虽然如此,他们也并非完全无助,李仍然还有一些锦囊妙计。
当他们确定将要撞到陆地时,李下令抛出银河号的主燃料槽(在银河号坠海时他把槽中灌满了水);接下来的是很不舒服的几个小时,此时至少有四分之一的船员对后续的行动不感兴趣。
即使是在他们看到那个岛屿之前的二十四个小时,银河号也不能肯定它是否会错过它而进入一片汪洋之中。银河号把格尼米德雷达观测到的银河号位置,点在一张大航海图上,船上的人每天都会来焦虑地查看好几次。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