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四章 伟大的沙卡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无论事实如何,没有人能料想得到在他去世两世纪之后,伟大的祖鲁暴君(沙卡)的传说会对世界造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影响。
姑且不论其夸大的头衔,“宇宙之神太空中心”(实际上在地理以外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计划在推动),它不会承认沙卡真的存在。南非共和国的立场也是如此,只要有人弄不清楚状况提到了沙卡这个名字,就会使南非共和国的外交官员感到困窘或愤怒。
牛顿第三定律(反作用定律)可以应用在许多事情上,也可以应用在政治上。联盟里也有一些极端分子(虽然联盟尝试要排除掉这种人,只是不够认真)持续图谋对付南非共和国,通常他们会采取商业上的破坏行动,但是偶尔也会进行爆炸、失踪甚至暗杀的行为。
毋庸置疑,南非政府极为重视这一切,他们采取的行动是建立自己的官方反情报组织,这个组织的活动也相当不受限制,但是它也宣称对沙卡一无所知;或许他们用的是美国中情局发明的、很管用的“巧言否认说”那一招,但是这也可能是事实。
有一种说法,沙卡起先只是一个密码,后来就像波克范(Prokofive)所著的《基海中尉》一样拥有了它自己的生命,因为在各种秘密官僚体系中是有此需要的。这也可以说明为何它的成员从来没有被打败过或被逮捕过。
但是那些相信沙卡确实存在的人却有另外一个更夸张的解释,他们相信沙卡的情报员都接受过心理洗脑训练,在有可能被审问之前就会采取自杀行为。
在木星爆炸之前,欧罗巴由冰所组成的地壳使那些海洋与星球外的真空世界分开,在大多数的地方,冰层有几公里厚,但是也有较脆弱的地方,这些脆弱的地方在经过撞击后就裂开了,之后,这两种无法合解的敌对因素,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战争,这种直接的对抗在太阳系中从未发生过。这种海洋与太空的交战总是陷于胶着状态,暴露出来的水会同时沸腾与冻结,并尽可能地维持冰层的抗御能力。
如果没有附近的木星影响,欧罗巴上的海洋早就完全结冻了。木星的重力持续地搓揉着这个小世界的核心,影响爱奥的力量也对这里产生了影响,但比较不那么猛烈。这种行星与卫星之间的拔河产生了连续性的海底地震和雪崩,两者以惊人的速度扫过深海底下的平原。
在许多地方,河流似的炽热溶岩沿着凹下的河谷流过,已产生几公里长的刻痕,在这种深度下,压力实在太大了,使得和炽热岩浆接触的水都不会在瞬间气化掉,这两种液体共存在一种紧张的状态之下。
在二十世纪末期木星爆炸之前,几乎没有科学家相信在距离太阳那么遥远的欧罗巴上曾有生命在那里繁衍。但是至少有五百万年,在欧罗巴不为人知的海洋中,至少曾经像地球上的海洋一样多采多姿。
有一个像夜空一样黑的巨大矩形物,在新生大陆的海岸边形成。
在邻近地热孔附近的温热区域,装饰着无数细致又细长的生物,这些类似植物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有移动的能力。奇异的蛞蝓和虫类爬行在这个区域里,有些是以“植物”维生,其他的则直接由涌出的矿泉水中获得食物。在远离热源(使海底生物取暖的海底火源)的地方有着更健全,很像螃蟹或蜘蛛般的强健生物存在。
在沙漠深处,沿着这条肥沃的狭长带,整个文化和原始文明在此兴起并没落,而这个世界中的其他地方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它们的兴衰,因为所有的温暖绿洲和行星一样彼此之间是相互隔离的。那些靠溶岩河流的热气来取暖,并且在地热孔四周取食的生物,无法跨过他们孤独生存的岛屿之外。如果他们曾经产生过历史学家和哲学家,那他们都会相信自己是宇宙间的唯一。
许多生物学家可能需要花费毕生的精力来研究一个单独的小绿洲。不像地球上的海洋古生物,欧罗巴上隐藏的海洋并不是一个稳定的环境,因此此地生物的进化现象非常快速,也产生了很多奇异的形态,而且这些生物都是在一种不稳定的状态下进行进化的,因此,当他们赖以生存的力量转移到别处时,每一种生命都会越来越弱,终至死亡。这是在混沌时便发生过的悲剧,在石灰岩中留有骨路和矿物形成的遗迹化石,但是该处的生命却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在这世界中,在人类来临之前发生过类似埃及的故事,就像尼罗河把生命带入了一条狭长的带状沙漠中一样,这些湿暖的河流也使欧罗巴生动了起来。在这窄于一公里的沙滩上可以看到各种生命进化、繁衍,最后灭绝的痕迹,有些形成了化石,一个个地堆积起来,或者是在海床上刻下奇怪形状的沟渠而留下了一些遗迹。
涌出的沸腾液体从上面经过漏洞再向下流回冰冷的世界,并且在海床上形成了温暖的岛屿,同样重要的是、这些液体也从欧罗巴的内部带出了所有和生命有关的化学物质。在这个可能完全充满危险的环境中,也充满了丰富的能源和食物。这种地热孔在地球的海洋中也有,而且和人类第一眼看到伽利略卫星时的时间是一样的。
散落在这些深海平原间的是数不清的绿洲,每一个绿洲都有数百公尺大小,围绕在从内部涌出大量矿物盐水的地方,这些大量沉积的化合物缠结堆积成复杂的管状及直立的柱状(有时候有些像倾塌的城堡或哥德式的大教堂);这些又黑又沸腾的液体会以—种缓慢的旋律规律地涌出,就好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心脏压缩着。和血液一样,这正是生命迹象的最佳证明。
他们陷在火与冰之间,一直到魔星在他们的天空中爆炸,并且打开了他们的宇宙。
那儿有巨大的贝壳,看起来就像比一个人还要大的喇叭,有各种形状的蛤(有两瓣甚至于三瓣的),还有螺旋状的花纹,每一个都有数尺宽,看起来就和在白垩纪末期自地球海洋中神秘消失的美丽菊石一样。
每一种文明都在此毁灭了,不只是因为它所依靠的能源很稀少且持续变化,还因为促使他们生长的潮汐力量也不断地在减弱。即使他们真的发展出了智慧,当他们的世界整个冻结时,欧罗巴人也一定会灭亡。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