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三章 地狱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硫磺火山与喷泉的活动增加了许多,使得这个饱受折磨的卫星表面每几年就会发生变化,而非以往需要数十年才会发生变化。行星学家已经放弃为它制作地图了,而以每两三天拍摄轨道相片代替,由这些相片中,他们有系统地拍摄了相当长时期的地狱活动纪录影片。
伦敦和罗意德商船协会为了这一次的任务投注了高额的保险金,但实际上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当一架太空船在一万公里的范围内飞经爱奥,并且通过其相当静止的背光面时,是不会有实质危险的。
如今,磁板已不见了,木星亦然。木星这个巨大行星因它内在的破裂,形成了一个像凤凰一样升起的大太阳(魔星),这小太阳和木星原来的卫星形成了另外一个太阳系,但是只有格尼米德及欧罗巴才有类似地球的温度。没有人知道这种情形会持续多久,一般估计魔星的寿命范围在一千年到一百万年之间。
在木星爆炸之前,木星的卫星爱奥是太阳系中仅次于金星,最接近炼狱的星球。而今,魔星的表面温度已经提高了几百度,即使是金星都无法与之相比了。
当他注视着逐渐靠近的黄橙色球体(太阳系中最炫丽的物体)时,小克利斯副指挥官忍不住想起半个世纪前,他的祖父就曾经历过这些。里奥诺夫号曾经在此与被放弃的发现号会面,而简卓博士也曾在此使海尔电脑再次运作。然后这两架太空船飞往翱翔在爱奥与木星间、拉格朗日内点L1处的帝古磁板上,进行探测工作。
银河号的科学家小组渴望地注意着L1点,但是它现在太危险了、不能靠近。在木星和它内环的卫星之间一直有一道电能河(爱奥“流通管道”),而魔星的诞生则使它增加了几百倍的强度,有时候甚至可以用肉眼看见这条因为具有内离子特有光芒而发出黄光的能量河。一些在格尼米德上的工程师曾讨论要借由激发巨大的电能而将太空船由另一窗口排出,但是没有人能想出一个合理可行的方式。
那当然是绝对被禁止的,不仅仅是受制于人类的法律而已。
第一个探针在小组成员粗俗的建议中投出了,两个小时之后探针就开始像一根皮下注射针头一样俯冲穿入溃烂的卫星。在爱奥破坏它之前,它继续运作了大约五秒钟(比它设计的生命期要长出十倍)报回数千个化学、物理及流动学上的测量数据。
科学家们都感到非常着迷,但是范登柏格只是有点高兴而已,他早就料到这个探针能够发挥作用;爱奥是一个相当容易成功的目标。但是如果他对欧罗巴的看法是正确的,那么第二个探针就必定会失败了。
但是那也不能证明什么事,它失败的理由可能很多,而且一旦失败了,除了着陆就别无选择了。
“如果它把你们任何一个人冲上太空,”船长警告道,“不要期望很快能获救。事实上,我们可能会等你自己回来。”
当史密斯船长完全确定至少在哈雷的表面没什么令人讶异的现象存在时,他就从绳索上飞走了。只要再移动不超过十二公里的距离,宇宙号就会看到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不再只有一个持续几个月的微弱曙光,而是一个知道日夜循环周期的世界。当黎明到来时,彗星便缓缓地有了生命。
来自其他火山口的少量蒸气飘浮在天空中,由于没有风来引领,使得蒸气笔直地向上飘去。通常会有一、二个小时的时间一切都很平静;然后,当太阳的热气渗入冻结的内部时,哈雷就会开始喷出蒸气,就像魏理斯所形容的:“就像一群鲸鱼。”
很显然的,它不可能是水;在此特殊的环境中,唯一能够稳定存在的只有沉重的有机油或焦油。事实上,土尼拉湖比较像沥青,但它更坚固,只有表面不到一公厘厚的地方是黏稠的。以这么小的重力环境而言,它能够变成现在这样像镜子一样平滑,一定是经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或许是绕过太阳好几次了呢。
起先,科学小组非常谨慎地处理这些喷泉,就像火山学家在艾那火山或维苏威火山最无法预测的情况下靠近它们时那般小心,但是他们马上就发现哈雷上的喷出物虽然看起来很可怕,但实际上却是相当地缓和规律的,喷出的水就像从消防栓喷出的水一样快速,而且不太热。在喷出物自地下喷出的几秒钟之内会迅速地变为蒸气及冰结晶的混合物;哈雷是被一个永久的暴风雪所包住,且气团不断住上升。即使是以这么温和的速度喷出,但却没有任何水会再落回它的源头,每当它绕着太阳运动时,就会有更多彗星的水流失到看不见的真空太空中。
”真够糟的,”他咬牙切齿地说,“把太空船弄得到处都是煤烟。哈雷彗星可能是我见过最丑恶的地方。”
在经过很久的游说之后,史密斯船长同意把宇宙号移到距离老忠仆喷泉一百米之内的地方,它是向光面最大的喷泉,它的景观很可怕,有一束模糊的白灰色雾气,这团雾气就像一棵长在火山口上的巨树一般(这个火山似乎是彗星上形成最久的火山之一了。)不一会儿,科学家们经爬在喷泉的四周,搜集它(完全无菌的)各色的矿物样本,并且偶尔将温度计及样本试管插入向上冒出的那束水、冰、雾混合物中。
“他这是什么意思?”米海洛维奇困惑地问。
茉莉淑女号是发现号年代的原始太空船,它只能在无重力的环境下运作。基本上,它是一架小型的太空船,用来载运人员及转型货拒往返于宇宙号轨道与火星、月球表面,或木星各卫星之间,它的主驾驶极为宝贝它,他痛心地抱怨,围着一个小彗星飞行简直在污蔑它。
当宇宙号仍停留在哈雷彗星极地地区的阴影中时,就已经开始仔细的探测工作了。刚开始单人操作的户外操控设备便已经轻悄悄地在向光及背光两面游走,并且记录下每一件有趣的事情。在完成了初步的调查之后,便有多组至多由五位科学家组成的小组搭乘小艇飞出去,在各个定点布置装备及仪器。
在距离老忠仆不远处有另外一个可能没有人事先预测到的现象。当他们第一次观察到此景象时,科学家们几乎无法相信他们的眼睛。这个有好几公顷大,暴露在真空太空中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一般的湖一样,唯一特殊的是它是那么的黑。
和往常一样,魏理斯马上就知道答案了:“在天国的游戏规则中,事情并不是都像你所期望的那样;任何以适当速度抛离哈雷的东西通常都会沿着相同的轨道运动,这情形要有一个巨大的外力才能产生改变。因此,在一次绕转之后,这两个轨道会再度交会,而你也会再回到你原来的位置。当然,那已经是七十六年后的事了。”
然后,史密斯船长检查气闸,发现墙壁沾满了焦油,并极为生气地询问是否有任何目击者。
这个比喻虽然很退真,但是却不是他作过最正确的比喻。由哈雷向光面所喷出的物质并不是间歇的,它可以一次持续好几个小时,而且这些喷出物并不会卷曲,也不会降回地面,而会持续地向上升到空中,直到它们在它们造成的薄雾中消失为止。
船长在土尼拉湖旁停留了之后,这一座湖就变成了哈雷管星上主要的观光景点之一了。有人(没有人招认)发现可以轻易地走过这一座湖,就像是在地球上一样,因为它表面的稠度足够承担人在太空中的脚力。过了一会儿,大多数的工作人员都以录影机录下了他们走在湖上的景象。
此后,就再也没有去土尼拉湖游历了。
当太阳缓缓地露出呈锯齿状的地平线时,它的光线便会向下洒向由无数小火山口形成的凹凸表面,这些小火山大多都是熄火山,它们狭窄的火山颈被无机盐形成的硬壳封住了。在哈雷上,没有任何地方有如此鲜活的色彩,这种现象曾使出物学家误以为此处就是生命的起源处,就像地球上最先以海藻产生生命一样。虽然他们不愿承认,但是他们大多都还没有放弃这个希望。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