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银河号在格尼米德接到任务去探测木星的卫星——欧罗巴。拉普拉斯船长却遭遇了一些怪异的现象,并发现了危险的船货。
宙斯山充满了神秘,部分船员又各怀鬼胎。投入欧罗巴的探针竟毫无理由的被蒙蔽了镜头。
当银河号经过欧罗巴的外层轨道时,却遭到了女空服员罗丝的劫持,企图迫降欧罗巴。
法兰克·李临危受命,继续为了拯救银河号而努力……
迫降的过程中险象环生,船曾受困并漂浮在海中,并看到了巨大的怪物正陷入痛苦的困境。
政治流亡者提供的资金,辗转的投注于太空探测。
‘白痴啊!”克雷吉博士急声说,“难道他不了解——”
这些快速动作慢慢地慢下来到正常时速了。整座山只剩下几百公尺了,围着它喷出的溶岩现在以更缓慢的速度移动着。
“转成正常速度,”他命令着,“加上音效。”
“主人,”房间里的主控电脑说,“在你睡觉时,我进入了格尼米德的特别程式。你现在想看吗?”
“嗯!看起来我似乎错了,它下降的速度就像是一部电梯。实在无法相信,只剩下半公里高了!我拒绝再作任何的预测……”
魏理斯突然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较不晃动的物体——宙斯山,只是它和任何一座正常的山比较起来都要活跃得多。克雷吉博士非常惊讶地发现,自欧罗巴最后一次传来画面之后,宙斯山又有了很大的改变。
“好的,”保罗·克雷吉博士回答道,“速度十倍,无声。”
“距离完全消失,还有多久?”
是再写一篇文章给《自然》杂志的时候了。而且这个秘密似乎已经大得无法再隐瞒了。
画面很快就切换到宙斯山的另外一个画面,并且由魏理斯在镜头外作说明。
“它几乎每天下陷一百公尺。且倾斜角度也增加了十五度。地壳活动现在极为猛烈,向外延伸的熔岩流向基地的四周。我已经和范登柏格联络上了,范,你觉得怎么样?”
保罗·克雷吉博土坐着向前靠了一下,注视着这个他在远方也扮演了一角的连续剧的最后一个动作。
“永远消失了!”魏理斯悲叹着,“这些财富远远大于可以达或者金百利所生产的财富,真是一个既悲惨又令人心痛的损失啊!”
“从最初的撞击开始、欧罗巴的地壳显然还没有复原过,并且在这么大的累积压力之下,裂缝更加严重了。从我们发现宙斯山开始,它就慢慢地往下沉、但是在过去几个星期中,下沉的速率大幅地增加了。你每天都可以看见它的变化。”
克雷吉博士想:以我侄儿经历的一切状况来看,他看起来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当然,这是平日保养得宜之故嘛。
“我实在很难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
宙斯山在他眼前下降,镕化的硫化岩石炫目的速度喷向天空,形成明亮而强烈蓝色抛物线奇景,就有点像是一艘在海上与暴风雨搏斗的船,四周被放电现象围绕着,即使是爱奥上最值得一看的火山,也比不上这景象激烈。
“这个历史上所发现的最伟大宝藏即将在眼前消失了。”魏理斯以一种寂静又虔诚的语调说着,“很不幸地,我们无法展现到最后一幕。你看下去就知道为什么了。”
“以上是范登伯格博士两天前所说的话,现在还有任何意见吗,范?”
他知道一定人有很多介绍性的、他可以略过或以后再看的资料,他想要尽快找到他想着的东西。
突然间整个画面倾斜了,用来抵抗地表连续性震动的稳定的摄影机影像装置,现在已经失去了作用,有一段时间,仿佛宙斯山又浮上来了,但事实上这是因为摄影机三角架倾斜了的缘故。从欧罗巴传回来的最后一幕,是一连串强烈的熔岩吞食这些装备的镜头。
资料迅速地闪过,荧光幕上出现了维克特·魏理斯、他在格尼米德的某处疯狂地作着手势,但却一点声音也没有。保罗·克雷吉博士和许多努力工作的科学家一样,带着有点偏见的观点来看魏理斯,不过他也承认他完成了一些有用的任务。
“你还真聪明啊!范,好吧,反正那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们将给你一个连续缩时摄影画面。”
再重播也不需要加快速度了,因为这已经比正常速度快一百倍了。一小时的事件压缩成一分钟,就像是把一个人的生命缩短得像蝴蝶的生命那么长。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