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六章 着陆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魏理斯好好地综合了各种比喻,告诉他的观众们;“这个‘花生’已变成细腰的了!”
此次任务将在此度过一个完整的哈雷“日”,此日相当于南极的五十五小时,然后,如果这里没有问题,便将移动十公里到定义不清的赤道上,再花一整个日夜的时间去研究其中的一座喷泉。
佛博士在离开地球轨道之前就下定了决心要尽可能亲身经历;而摩贝拉是个很喜欢尝试的人,所以不需要特别的鼓动,她的名言是:“一位作家绝不可以拒绝任何一个可以体会新经验的机会。”这句话对她情绪化的一生造成极大的影响。
事实上早有迹象显示,只要再绕过太阳旋转几次,哈雷可能会分裂成两个大小相近的分裂体,就像拜拉彗星在一八四六年令天文学家们大感讶异的情形一样。
虽然早有心理推备,但是完全没有色彩仍然令人感到失望;宇宙号好像停在一个开放的煤矿场上,而事实上,这也是一个不错的说法,因为周围的黑暗是由于碳或碳化物直接与雪及冰混合而造成的。
魏理斯花了十五年的时间使他的注册商标(胡须)更加完美(一位批评家曾经如此称呼它:“装饰修剪艺术的荣耀”,或许他是出于欣赏吧。)
史密斯船长是第一位离开太空船的人,他缓缓地由宇宙号主舱门走了出来。在他踏到离舱门两公尺低的陆地时,心中有一种永恒的感觉,随后他拾起了一把粉状的地面物,并在他戴着手套的手中加以检查。
在引起一些愤怒之后(因为一切都令他想到自己年轻时的感情),佛博士便不再计较那些玩笑了,但是他不知道梅林心中对此的感觉,而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勇气去问她。即使在现在这个没有几个秘密能够保留六个小时以上的小团体中,她还是保持了很多她著名的慎重,就是她那神秘的气质让三代的观众都为之着迷。
依娃·梅林和平常一样使人担心,但是佛博士决定亲自带她参加一次彗星的个人之旅。这是他维护他信誉所能做的最起码的事,大家都知道这位传说中的隐士会列名在旅客名单上,佛博士必须负担一部分的责任。而现在大家都谣传他和梅林两人关系暧昧,他们最无心的谈话都会被米海洛维奇及船上的医生梅汉登(他宣称自己以极度敬畏的心来看待他们两人)故意地误解。
“我认为他是害怕。”米海洛维奇轻蔑地说。他一直都不喜欢魏理斯,因为这位科学家从来不听别人的意见。虽然这对魏理斯而言极不公平(他曾游戏式地让自己当作天竺鼠用来研究他本身奇怪的困扰),但是米海洛维奇很喜欢越描越黑:“一个完全没有音乐素养的人,必定是背信、有谋略及被宠坏的人。”
“看起来像胡椒粉和盐,”船长说,“融化了之后,可能可以用来培育很好的作物。”
至于魏理斯,他刚刚发现了可以毁灭“老鼠及太空人安置计划”的部分细节。
登陆的过程正如史密斯船长所期望的,是渐渐下降着陆的,没有人说得出宇宙号是何时触地的,整整一分钟大家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当旅客们察觉到太空船已经着陆后,大家掀起了一阵欢呼。
旅客们迷惑地注视着这一切,倾听着无线电上的通话,试着沉浸在新奇事物的兴奋中。大约十二个小时之后(对前太空船员格林柏而言是快了许多),被关在太空城的听众开始按捺不住了,旅客们开始感到扫兴,很快地人群里出现了很多要求“到外面看看”的声音,只有魏理斯没有要求,他是完全服从的人。
在此同时,其他的小组沿着山谷建立了一个蜘蛛网般的电缆,用撑杆固定于易碎的地壳上。这些电缆不但能与太空船上的很多仪器联系,同时也能方便在太空船舱外的活动。一个人毋须借助累赘的户外行动设备就能在哈雷的这一带探险,他只需抓住一条电缆线,然后就可以抓着线一步步地行走了,这样也比操纵户外行动设备好玩得多,因为户外行动设备,事实上就是一人太空船,操控它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太空船停靠在一个浅谷的一端,浅谷四周围绕着大约一百米高的小山丘。原本以为会看到与月球表面类似景观的人都会感到异常讶异,因为这里的构造和月球较坚硬平坦的表面完全不同,这里满是干沙,是数十亿年前被小陨石撞击所造成的。
实际上看不见的重力也是造成这种奇怪景观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哈雷的四周围绕着像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幻想的蜘蛛状构造,和即使是在月球上也维持不了几分钟的岩石堆积景象。
首席科学家潘得瑞是不会浪费时问的。他立即与一位同僚登上一架双人喷射雪橇,奔向好奇已久、等待探测的“信号灯”。他们一个小时之内就回来了,带回了包装好的彗星样本,并得意地送去冷冻保管。
太空船登陆哈雷彗星了,每个人都在期待一些能够传世的佳话。
虽然史密斯船长让宇宙在深夜的彗星极地着陆(距离太阳的热气有五公里远),但是却有足够的亮度,因为围绕在彗星四周巨大的瓦斯气体与灰尘形成了一个发热的光环,这对极地而言似乎是再恰当不过了,看到它的人们很容易就联想到南极冰上玩耍的极光。如果这环不够亮,彗星也能提供好几百个满月那么亮的光度。
宇宙号上配备了最新的“目标二十”太空衣,有不会棉花、不会折射的护面具,保证可以提供使用者一个更实际的太空景观,虽然头盔有不同的尺寸,但是魏理斯却因为头太大而不能使用它。
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超过一千岁的,金字塔都远比这些地环景观悠久。每次哈雷绕过太阳就会被太阳的火焰改变并且缩小。即自一九八六年通过近日点之后,核心的外形就巧妙地改变了。
如今,在魏理斯与哈雷之间只有他的胡须了,很快地,魏理斯就必须在哈雷彗星与胡须之间作一个选择。
人如蝼蚁,而我属其一。
虽日与月驰胆性衷,但自信仍强。
“老佛,在这个宇宙中没有所谓的‘安全’,我只能说你没有生理上的障碍。‘宇宙号’上的一切环境都和这里差不多,虽然宇宙号的医疗水准不能与这个医学中心相比,但是随船的玛印雷却是位医术极佳的人,如果真有他不能应付的情况,他会再度让你进入冬眠状态,用船送回来给我们,到时再向你收费。”
“真好笑,她还是第一个提出‘重力使人衰老’名言的人呢!”
在洪流中边挣扎、边寻求,为了要发现而不能停止……
欣于与古道英雄神触。
从未有过的快乐因思而生,停住不要走;
在这个重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的医学中心内,佛博士的生理时钟不仅慢了下来,而且他的生命实际上也年轻了两倍。众人现在已经相信冬眠不只是可以使年龄增长的过程停止,而且还会使人返老还童(但是仍然有些权威人士对此抱持怀疑的态度);佛博士在由木星之旅回来后确实是年轻了许多。
元远弗届地超越了人类思维。
“才三个太阳”,这里至少有四十个以上,那位杨荷马史诗的主人物当愧然泪下。但是佛博士知之甚详的下一段,描写得就贴切多了:
“哈雷,我来了……”佛博士喃喃地说着。
回溯二十世纪,那时的太空船只有能力掠过彗星,但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地登陆彗星,就像阿姆斯壮当年踏上月球一样。
或许,这的确是他过去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即使他现在已经一百零三岁了(根据已故的鲁登科教授的计算,他的体能状况和心脏强度和一个六十五岁的人一样),这仍然是他想追求的。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生活得过于舒适和规律,使他渐渐变得不耐烦,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模糊与不满。
智识不断如星移恒进,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仍然记得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六年间,哈雷彗星虎头蛇尾的出现对—般民众造成的影响。而现在机会来了,对他这个一百零三岁的“老”人而言,应该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但是对人类而言则是第一次机会,至少可以弥补过去的种种失望。
充之于三阳中也散于吾体,
于永恒的沉静中,满于无形,
所剩无多,但总得珍惜片刻,
此股灵力于欲望中呐喊。
这次任务虽然是佛博士期待已久的,但是他仍是悲喜交加,悲的是他必须离开他待了近半个世纪的家,以及他最近这些年来认识的新朋友。虽然宇宙号太空船比先前他在木星之旅时搭乘的里奥诺夫号(目前是拉格朗日博物馆的主要展示品之一)要先进得多,但是任何更深入太空的旅途都还是有风险存在的,特别是他这一次几近先驱者的任务……
尽管太阳系中进行着那么多令人兴奋的计划(火星更新计划、水星基地施工计划、木星卫星绿化计划),但是却没有一项可以吸引佛博士的兴趣,或让他能发挥他那仍然十分可观的精力。两百年前科学时期最早的一位诗人的诗篇,最能完整表达出佛博士的感受:
生命复生命,
带来了喜讯也许有恶闻,
“谈到这儿,我想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你拜读过鲁登科教授的大作。”
那是二零一五年的事了,他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已经是二零六一年了,但是墙壁上的日历却明白显示着现在的日期。
有所获则喜若登天,
在过去,佛傅士自己也不确定那是不是他追寻的目标,即使是现在,他也弄不清楚这个目标为何会突然在他心中变得这么重要。佛博士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感染上人类再一次太空探险的狂热(这已经是他一生中遭遇到的第二次太空探险热潮了),但是,或许是我们误会了他,这次意外邀约他成为宇宙号上的贵宾,再度点燃了他的想象力,也唤醒了他自己都从未发现过的热情。
佛洛伊德博士边说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颗只有六千公里远、亘古如一的美丽行星,他已经不可能再涉足那颗星球了。更好笑的是,由于发生过那次愚蠢至极的意外,他的健康状况在老友们都相继去世之后,反而更加硬朗。
“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老格。你知道的,我的实际年龄已经一百零三岁了。”
“老佛,对一个七十岁高龄的男人来说,你的身体状况简直好得出奇。”格罗兹诺夫大夫一面看着医学中心开给佛洛伊德博士的诊断书,一面赞叹地说,“以这份报告来看,我还要把你的年纪减到六十五岁以下。”
虽然事发之前早有预警,但是由于他认为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就在他因成为里奥诺夫号返航地球的英雄人物而在庆祝之际,竟然从二楼的阳台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事发时,他才返回地球一个星期而已。由于他的骨镐多处碎裂使病情复杂化,因此他必须到巴斯特太空医学中心,才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
“为了追寻,为了发现……”喔,佛博士现在已经知道他要追寻什么、要发现什么了,因为他已经确切地知道那里是哪里了。虽然途中会有些灾难意外,但却无法阻挠他前往。
“所以你真的认为此行对我而言还算安全?”
你我乘桴于智识洪流:
“喔,说到我那亲爱的凯特琳娜,我们原先还计划要好好庆祝她百岁寿诞呢!可惜她早走了一步,这都是因为她在地球上待得太久了。”
虽然实际的太空会合点还未决定,但佛博士的心意已决。
吾思故吾在。
你我智泉昔非今比;
你我俗夫英雄胆,
佛博士是二零—零到一零一五年间木星任务的劫后亲生者,他想象着自己即将飞向那如鬼魅般的访客,它再次从太空深处出现,每秒不断加速地奔向太阳。在地球与金星的两个轨道之间,最著名的彗星将会遭遇到正在进行处女航的宇宙号太空船。
物换星移;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