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十四章 找寻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自然》杂志曾在一九八一年(大约是他出生的前五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当他快速扫过这一页时,他就知道他侄儿是正确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这个奇迹将会如何发生。
由于保罗的地位很高,所以他在电脑上的预算是没有限制的,这也是他向那些借重他智慧的机构所要求的费用的一部分,因此,虽然这个检索工作经费可能很昂贵,但是他并不担心钞票的问题。
因为不管怎样,保罗·克雷吉博士从未听过披头士单_色_书合唱团,更别提他们那充满心灵探索的幻想曲。
下一步就是要假设这个不可能的现象是真的,并且开始找寻相关文献。这可能是一项庞大的工作,因为保罗甚至不知道要从何处开始着手,但是有一件事是非常确定的,那就是使用强力正面冲击的方式必定会失败;这就好像伦琴在他发现X射线后,次日早晨开始在物理学刊物中寻找解释一样,而他所需要的资讯在好几年后才出现。
“对不起,”他回答,“我不能说。”
结果证明这笔费用非常的少。他非常的幸运,只花了二小时三十七分就在第二万一千四百五十六笔文献中找到了他所需要的资料了。
但幸好保罗知道,至少他所找寻的知识很可能隐藏在现有科学知识中的某处。保罗精心建立了一个自动搜集寻程式,这个程式能够将不相关的资料先予以排除,同时把相关的资料搜集起来;它必须先剔除所有与地球相关的文献(这些资料一定超过上百万笔),然后再集中注意于与外星球相关的资料。
保罗叔叔这回真的大吃了一惊,因为侄儿的发现很难证明有误。分析雷达遥控感测资料是一项相当专业而且技求已臻纯熟的学问,而保罗询问了很多专家,他们经过相当时日的分析后所提出的回应都一样,他们都会问:“你是从哪里获得这些纪录资料的?”
保罗就完全接受这个道理,除非他能够找到解释,否则他是不会轻易相信他侄儿的发现的;而以他看来,除了依靠上帝的帮忙,要找到解释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认为很可能是范登柏格弄错了,果真如此,错误应该很容易被发现。
这份文献的标题就够本了。保罗非常讶异他自己的电脑都不能认出他的声音,因此他必须重复要求完整列印资料的口令。
在科学上有一个很好的原则,就是不论经过了多好的验证,都不要相信任何“事实”,除非它能符合其他一些已经被接受的现象。当然,偶尔也会发生某个新观察结果,推翻了原先的理论架构,而迫使人们不得不修正建立一个新的理论架构,但是这种现象毕竟是很罕见的。像伽利略和爱因斯坦这种聪慧杰出的天才是少有的,就和人类千百年难得能够得到平静一样,是罕有的。
这份有八十年历史的刊物,编辑必定是一位深具幽默感的人。这一种讨论外星球的文章并不能引起一般读者的注意和兴趣,但是这篇文章却有一个不寻常又惊人的标题。他的电脑能很快地告诉他这个标题曾经是一首著名歌曲的歌词,但是这个并不重要。
“我认为他是害怕。”米海洛维奇轻蔑地说。他一直都不喜欢魏理斯,因为这位科学家从来不听别人的意见。虽然这对魏理斯而言极不公平(他曾游戏式地让自己当作天竺鼠用来研究他本身奇怪的困扰),但是米海洛维奇很喜欢越描越黑:“一个完全没有音乐素养的人,必定是背信、有谋略及被宠坏的人。”
至于魏理斯,他刚刚发现了可以毁灭“老鼠及太空人安置计划”的部分细节。
魏理斯好好地综合了各种比喻,告诉他的观众们;“这个‘花生’已变成细腰的了!”
在引起一些愤怒之后(因为一切都令他想到自己年轻时的感情),佛博士便不再计较那些玩笑了,但是他不知道梅林心中对此的感觉,而他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勇气去问她。即使在现在这个没有几个秘密能够保留六个小时以上的小团体中,她还是保持了很多她著名的慎重,就是她那神秘的气质让三代的观众都为之着迷。
虽然早有心理推备,但是完全没有色彩仍然令人感到失望;宇宙号好像停在一个开放的煤矿场上,而事实上,这也是一个不错的说法,因为周围的黑暗是由于碳或碳化物直接与雪及冰混合而造成的。
佛博士在离开地球轨道之前就下定了决心要尽可能亲身经历;而摩贝拉是个很喜欢尝试的人,所以不需要特别的鼓动,她的名言是:“一位作家绝不可以拒绝任何一个可以体会新经验的机会。”这句话对她情绪化的一生造成极大的影响。
此次任务将在此度过一个完整的哈雷“日”,此日相当于南极的五十五小时,然后,如果这里没有问题,便将移动十公里到定义不清的赤道上,再花一整个日夜的时间去研究其中的一座喷泉。
实际上看不见的重力也是造成这种奇怪景观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哈雷的四周围绕着像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幻想的蜘蛛状构造,和即使是在月球上也维持不了几分钟的岩石堆积景象。
这里没有一样东西是超过一千岁的,金字塔都远比这些地环景观悠久。每次哈雷绕过太阳就会被太阳的火焰改变并且缩小。即自一九八六年通过近日点之后,核心的外形就巧妙地改变了。
太空船停靠在一个浅谷的一端,浅谷四周围绕着大约一百米高的小山丘。原本以为会看到与月球表面类似景观的人都会感到异常讶异,因为这里的构造和月球较坚硬平坦的表面完全不同,这里满是干沙,是数十亿年前被小陨石撞击所造成的。
事实上早有迹象显示,只要再绕过太阳旋转几次,哈雷可能会分裂成两个大小相近的分裂体,就像拜拉彗星在一八四六年令天文学家们大感讶异的情形一样。
如今,在魏理斯与哈雷之间只有他的胡须了,很快地,魏理斯就必须在哈雷彗星与胡须之间作一个选择。
太空船登陆哈雷彗星了,每个人都在期待一些能够传世的佳话。
首席科学家潘得瑞是不会浪费时问的。他立即与一位同僚登上一架双人喷射雪橇,奔向好奇已久、等待探测的“信号灯”。他们一个小时之内就回来了,带回了包装好的彗星样本,并得意地送去冷冻保管。
虽然史密斯船长让宇宙在深夜的彗星极地着陆(距离太阳的热气有五公里远),但是却有足够的亮度,因为围绕在彗星四周巨大的瓦斯气体与灰尘形成了一个发热的光环,这对极地而言似乎是再恰当不过了,看到它的人们很容易就联想到南极冰上玩耍的极光。如果这环不够亮,彗星也能提供好几百个满月那么亮的光度。
魏理斯花了十五年的时间使他的注册商标(胡须)更加完美(一位批评家曾经如此称呼它:“装饰修剪艺术的荣耀”,或许他是出于欣赏吧。)
旅客们迷惑地注视着这一切,倾听着无线电上的通话,试着沉浸在新奇事物的兴奋中。大约十二个小时之后(对前太空船员格林柏而言是快了许多),被关在太空城的听众开始按捺不住了,旅客们开始感到扫兴,很快地人群里出现了很多要求“到外面看看”的声音,只有魏理斯没有要求,他是完全服从的人。
史密斯船长是第一位离开太空船的人,他缓缓地由宇宙号主舱门走了出来。在他踏到离舱门两公尺低的陆地时,心中有一种永恒的感觉,随后他拾起了一把粉状的地面物,并在他戴着手套的手中加以检查。
登陆的过程正如史密斯船长所期望的,是渐渐下降着陆的,没有人说得出宇宙号是何时触地的,整整一分钟大家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当旅客们察觉到太空船已经着陆后,大家掀起了一阵欢呼。
在此同时,其他的小组沿着山谷建立了一个蜘蛛网般的电缆,用撑杆固定于易碎的地壳上。这些电缆不但能与太空船上的很多仪器联系,同时也能方便在太空船舱外的活动。一个人毋须借助累赘的户外行动设备就能在哈雷的这一带探险,他只需抓住一条电缆线,然后就可以抓着线一步步地行走了,这样也比操纵户外行动设备好玩得多,因为户外行动设备,事实上就是一人太空船,操控它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宇宙号上配备了最新的“目标二十”太空衣,有不会棉花、不会折射的护面具,保证可以提供使用者一个更实际的太空景观,虽然头盔有不同的尺寸,但是魏理斯却因为头太大而不能使用它。
依娃·梅林和平常一样使人担心,但是佛博士决定亲自带她参加一次彗星的个人之旅。这是他维护他信誉所能做的最起码的事,大家都知道这位传说中的隐士会列名在旅客名单上,佛博士必须负担一部分的责任。而现在大家都谣传他和梅林两人关系暧昧,他们最无心的谈话都会被米海洛维奇及船上的医生梅汉登(他宣称自己以极度敬畏的心来看待他们两人)故意地误解。
“看起来像胡椒粉和盐,”船长说,“融化了之后,可能可以用来培育很好的作物。”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