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九章 宙斯山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如何不符?”范登柏格说道,感觉困惑多于懊恼。
“恐怕不太可能了,这次全是碰巧,阳光、山、摄影机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并非不可能,火山也能产生天然玻璃,但它通常是黑色的。”
天文学副负责人在最新资料评估出来之后,便打电话给范登柏格向他报告,他说:“在七一九三四号轨道上,从背光侧深入,可看到宙斯山,但是再过十秒钟你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现在日出快来临了,探针速度加快了千倍,当水平线由黑暗中浮出时,会有一道突发的耀眼光辉将屏幕上下一分为二。
“当你以慢速播放它时,你就会看到我所说的了,那些美丽的彩虹效应不是大气层的关系,它们是山本身所造成的。只有冰才能做到,玻璃也可以,但那似乎都不像。”
“就这样了,可惜那时正好没有操作员值勤,如果有操作员在,他就可以将镜头移动到最好的角度,使我们可以把宙斯山看得更清楚。我知道你会有兴趣看它的,即使它和你的预测不符。”
但是这当然是一个幻想。不论欧罗巴蕴涵了什么奇迹(或宝藏),发现号传回的最后讯息就已经禁止人类接近它了,虽然经过了五十年,但是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此禁令已经解除了。
屏幕上一片漆黑,但是范登柏格可以想象到云层下方一千公里附近有结冻的土地以浪动的方式在活动。再过几小时太阳就会照射到那里了,因为欧罗巴以它自己的轴每七天自转一次。所谓的“背光侧”事实上应该称为“过渡侧”,因为有一半的时间它是有足够的光的,只是没有热。但是这个不正确的称呼已经叫惯了,因为它有一些情感的因素:欧罗巴知道日出,但却从不知道魔星。
欧罗巴六号配有资料搜集仪器以及一套目前实际上已经没有用处的影像处理系统,虽然它仍能正常工作,但它最常显示的只有欧罗巴上密密的云景而已。在格尼米德工作过量的科学小组,每周都要快速浏览欧罗巴六号观测卫星传回的观测纪录。然后再将这些原始资料传回地球;总而言之,如果欧罗巴六号不再运作,而且它川流不息却又无趣的资料能够停止,他们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这道光线来很大突然了,使得范登柏格几乎以为他看到的是原子弹爆炸时的刺眼强光。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它呈现了如彩虹般的各种颜色,接着当阳光照上山顶时,它就变成了纯白色的光,接着,当自动滤波的线路突然插入时,它就完全消失了。
如今,也是几年来第一次,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基本上,在我没有看过资料之前,我并不想下任何结论。但是我猜想可能是岩石结晶,可能是透明的石英,你能用它制造成美丽的棱镜及透镜。还有机会作更多的观察吗?”
“真的?”
“无论如何谢谢你,你能给我一份拷贝吗?但不急,因为我正要到帕瑞尼去作实地探访,我要到回来时才能看到它。”范登柏格露出歉意的微笑,“你也知道的。如果那真的是岩石结晶,它必定是一笔财富。可能有助于我们解决财务困境……”
欧罗巴六号观测卫星在轨道上已经运转了十五年之久了,而且已超过了它的设计年限。它是否须替换是格尼米德科学家小组争论的主题。
“是的,长官,虽然开始时我以为您是在说笑。”
整个操作过程不到十秒钟,然后他们便从另外一端出来了。而舰桥上的官员传来了一阵攀声,但是旅客们(甚至包括佛博士)都感觉像是被愚弄了。
然后他测试了中央第一号主引擎,如果它损坏了,也不会减低操控力,只会影响总推力,太空船仍然可以控得很好,只是只能使用剩下的四座船外引擎,而尖峰加速度值将会减低百分之二十。
“比较热一点,”佛博士喃喃地说,“我们不是在燃烧,如果你能为这个字——”佛博士耸耸肩道,“纯水辩解。虽然它曾被小心地过滤过,但是还是有很多胶状的碳元素,以及一些只能经由蒸馏才能消除的复合物。”
非常谨慎地,史密斯船长利用其中一个飞行姿势控制推进器进行首次低功率试验,如果这一个测试证实无效,太空船可以不用它来运作。结果没有异常,引擎运转正常,就像是使用了月球上的蒸馏水一样。
但在地球上,被称为“拥护哈雷”的团体愤怒了。它们的会员(虽仅只有236人,但是他们却善于鼓动宣传)并不认为使用宇宙中的物质是合理的,即使是为了拯救生命也不行。即使宇宙号所采用的是彗星绝对会损失掉的物质,他们也不肯妥协,他们认为这是原则问题。他们的愤怒使宇宙号得到了它非常需要纾缓。
看来没有问题了,即使是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开始对佛博士较有礼貌了,也不再排斥乔尔生了。
起飞安排在下午过后,也正好是老忠仆平静下来之前。(在下一批人类于七十六年后造访时,老忠仆还会存在吗?佛博士纳闷着。也许在一九一零年的相片中可能会找到一些有关于它存在与否的暗示。)
加速度进行得很平稳,但是火焰却令人相当惊异,因为对大多数观察者而言这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一般来讲,到目前为止主引擎的喷射物都是看不见的,因为它是由高离子化的氧及氢所形成,即使已经到几百里远的地方,喷出的气体冷却得足以产生化学作用了,但应该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因为这种反应在光谱上是看不到的。
当它通过地球和太阳之间时,拖在它尾部的、一千公里长的炽热碳尾巴,像一颗四等星一样亮,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人们可以在日出前满布星辰的天空中,明显地看到它的移动。在开始执行救援任务的同时,所有的人类都在注意宇宙号的一举一动。
在之后的半个小时里,超过一万名在地球及月球上的业余观察者指出,彗星的亮度加倍了。望星观察网路因负荷过重出故障了,而职业天文学家的反应更是激烈。
“舰桥上发生了什么事?”魏理斯若有所失地问。现在,太空船开始缓慢地摆动了,仍然以散步走路的速度向喷泉驶去。从这个距离(已在一百米以内)来看,佛博士仍然觉得老忠仆像是远处的日内瓦喷泉。
他当然不会带我们进入它。
太空船以每小时超过一万公里的速度前进,太空船现在已深入了金星的轨道。在通过近日点之前,它将更靠近太阳(比任何自然天体都要迅速)并且一直向着魔星驶去。
佛博士尽量不干预船长的作法,也不希望给他增加压力,史密斯船长随时都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但是其中并不包括新轨道的计算工作,因为那已经在地球上一再检查过了。
“时间归零任务将在十分钟之后开始,”他宣布,“在一G停留五十小时,然后调整到二G直到开始绕转为止。”他暂停一下好让大家记住,从来没有任何其他的太空船曾经如此长时间作如此高速的连续加速度。即使宇宙号不能够适当地突破此纪录,它也将以第一架载人星际航行者而名垂青史。
如今太空船又向着地平线方向转去(如果在这个几乎没有重力的环境下可这么说的话),并且直接向着彗星稳定喷出的白色柱状雾及结晶冰航去。宇宙号开始向它移动——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并且造成一些人的焦虑。佛博士等着魏理斯去回答它,但是这位伶俐的操作员守刻就把问题丢还给了他。
现在大家都承认字亩号气氛完全改变了。那儿不再有争执,彼此之间都尽全力地互相合作,在接下来的两次核心旋转时(相当于地球上一百小时),也很少有人能够获得足够的睡眠。
在哈雷的第一天,船员们致力于利用老忠仆喷泉,当喷泉在黄昏逐渐平息时,他们已经能够熟练地掌控一切技术了。超过一千吨的水已经装入船上,到下一个白天他们就可以有足够的储备量了。
现在,毫无疑问地,乔尔生的想法是很明智的,老忠仆的储存量比乔尔生预期的还要多。由于在哈雷的燃料补给,宇宙号避免掉重返地球再继续执行任务所必须作的两次主要轨道改变;它现在可以以最快的速度直接航向目的地,而且可以节省好几个星期的时间。虽然这中间还是有风险,但是,每个人都在称赞此计划。
史密斯船长在测试控制设备,慢慢地转动太空船,然后沿着Y轴及Z轴进行俯仰及横向操纵。一切功能都很正常。
大部分习惯于在没有看得见的支撑物的状况下升空的旅客,对此感到相当震撼。
”它是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我有一点担心,”格林柏说,“那些光线难道不会影响到太空船的引擎或造成太空船过热吗’”
“他在做什么?”米汤洛维奇忧虑地说。
显然船长早就知道会有人提出这种问题,所以他又再次说话了。单-色-书他似乎完全恢复了幽默感,在他的声音里透露出愉快。他说:
“现在我们要开始上路了。”船长以十分满意的口吻向大家宣布,“现在我们的船身又干净了。”
没有古老的卡那维尔角的倒数计时。当史密斯船长对一切正常状况感到很满意时,他在第一号主引擎上只用了五吨的推力,宇宙号就慢慢地向上升起,并且离开了彗星的中心位置。
但是如今,宇宙号以一束眼睛无法直视的闪耀白热光由哈雷爬升,这道热气几乎就像是一个固态的火杆,它所碰到之处,石块四散分裂;当宇宙号升空时,就像是在宇宙中的石块上刻字留念一样,在哈雷彗星的中央地带篆刻下到此一游的记号。
“我认为应该由佛博士来回答,毕竟这是他的主意。”
“是乔尔生的主意。这个问题很好,但是并不是大问题;当太空船在全力推进时,这些火焰会被抛在我们后面一千公里远的地方,我们不需要担忧。”
“我们离开前还有一件事要做。各位不要担心,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而副座也同意我的作法,你说是吗?”
“碳,”他说,“这是白热的碳,和烛光的火焰是一样的,只是比较热一点。”
几乎每个人都是如此。
但是一般老百姓都很喜欢这样;几天之后,在日出之前的几小时,宇宙号又作了一次更精采的演出。
太空船现在大约在距离哈雷中心两公里的上空翱翔;由于哈雷彗星并不能反射这些排出物,使得整个阳光下的小世界可能会在太空船后面四处散升,在此高度(或距离)下,老忠仆的宽度稍微变宽了。佛博士忽然想到日内瓦湖旁的巨大喷泉,他已百五十年没有看到它们了,不知道它们现在是否仍在那儿。
——但是他是。当宇宙号渐渐进入上升的泡沫中时,开始缓慢地抖动,它仍然在慢慢地滚转,好像它要钻进巨大的喷泉中。录影监视系统和观景窗只能看到乳白状的东西。
佛博士在等待有人对此提出解释;他的乐趣之一就是找到魏理斯在科学上所犯的一些错误,只是他很少找到他的错误,即使的确有,魏理斯也经常会找到一些合理的借口。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