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八章 超级船队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因为不再有能源使用的限制,使得太空船能以更高的速度航行于星际之间;在太阳系中飞行不再以年月为计量单位,如今已可用周来计算了。但是介子驱动仍然是一项核反应装置(那是一个精密的火箭,基本上与早期的化学设计是类似的),它需要有效的流体来提供动力,而最便宜又最普遍的流体就是——纯水。
两年之后,姊妹船银河号也加入了船队,任务为地球与木星间的航行,它有足够的推力可飞到木星的任务卫星上,但是必须牺牲大量的载重力,若有需要,可以回到它的卫星中继站作补给。它显然是人类到目前为止建造的最快的载具了。当它全力加速时,可以达到每秒一千公里的速度,使它可以只花一周的时间就能由地球飞到木星,而飞到最近的星系也只要一万年的时间。
太平洋太空站似乎有取之不尽的水,但是在下一站的月球上却不是如此,探险家、阿波罗及登月测量太空船都未在月球上发现过一点水。如果月球曾经拥有过任何当地产的水,那一定也被流星及陨石使它沸腾并爆向太空了。
在苏联人造卫星百年纪念日:二零五七年十月四日,劳伦斯爵士安排了彗星号的处女航。
或者是像月球学家们所相信的:自从伽利略将他第一台望远镜对准月球后,就发现了很多与此矛盾的地方。月球上的一些山岭在破晓之后的几小时,好像覆盖了一层雪样的、会发出亮丽的光彩的东西,最著名的例子是爱瑞史达克火山口有着华丽壮观的金属环,而近代天文学之父威廉·赫塞尔亦曾观察到月球上的黑夜有非常明亮的闪光,使他认为那是一个活火山。但是他错了,其实他所看到的只是来自地球上的光,经过三百小时的严寒黑暗后,反射到一层薄可穿透的霜上产生的。
时间已迫在眉睫:哈雷彗星是不会迟到的,也不会为了劳伦斯爵士而迟到。
在舒洛特山谷(由爱瑞史达克火山一直向外蜿蜒的峡谷)下发现大量的冰块,这是太空飞行经济化决定性的因素,如此一来,月球就可以在地球重力场最外层的上方提供燃料补给,以利更远程的星际航程。
随着科技进展,传统设备庞大的缺点已克服,如今,只需简单防护措施的小型轻便核电厂已非常普遍建立了,但是这小型核电厂对太空旅游所造成的冲击就很直接了,因为它必须与一百年前空中运输所发生的喷射革命共同应用才行。
前不久,他利用周末到月球旅游,并指派了他第二小的儿子查理士(花了三千两百万元生下来的那一位)为宗氏太空运输公司的副总裁。这一个新公司只有两个发射登陆、以投为燃料、外壳不到一千吨的冲压火箭,这两个火箭很快就要报废了,但是劳伦斯爵士相信这可以给予查理士一些经验,在未来的十年之内一定会派上用场,因为展望未来,太空时代即将来临了。
彗星号是宗氏船队的第一艘太空船,主要任务在为地球、月球及火星间运送货物及旅客,并且是一个试验性的交通工具,经过与一打政府及民间组织的复杂交涉,彗星号上配备了仍在实验阶段的介子驱动。在印伯瑞造船厂建造的彗星号,有足够的推力能在无负载状况下由月球起飞,在轨道与轨道间运行,而且不再接触任何世界的表面。
在莱特兄弟发明飞机半个世纪后,廉价的大众空中运输工具便成为人类的重要文通工具;但是要挑战太阳系却仍得花费两倍的时间才做得到。
船队的第三架太空船宇宙号是劳伦斯爵士最引以为傲的,它兼具了的两架姊妹号所有的优点,但是它主要并不是用来运输的,它原先的设计是要作为第一个运送旅客于各太空线之间的定期班机,最远可达太阳系中最珍贵美丽的土星。
劳伦斯爵士在宇宙号的处女航中计划了一些惊人之举,但因与建造同盟的负责人鲁纳·崔普特间产生了争论,而延迟了太空船的建造进度,因此也就延误了它的首航时程。所有的时间只够进行首航测试,和赶上罗意德在二零六零年截止月前签发放行证,以便让宇宙号离开地球轨道,进行它的任务。
一九五零年代,当路易士·阿瓦瑞滋和他的小组发现粒子触媒核融合时,它看起来只不过是一项令人心痒好奇的实验,而且只有理沦上的利益。正如同伟大的洛瑟捐曾经视原子弹的威力一样,阿瓦瑞滋本身也怀疑过“冷式核融合”是否有实质上的重要性。事实上人类绝料想不到会在二零四零年意外地制造出稳定的氢介子“复合物”,使人类历史展开了新的一页,正如同中子的发现开启了原子能时代一般。
劳伦斯爵士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且他太世界主义,因而无法充分发挥他的爱国情操,虽然在第三次文化大革命时,身为大学生的他也曾满腔热情地极力排斥陈腐的习俗与思想,但如今,因天文馆重新加入遇难钱氏太空船的资料,又触动了他对宇宙的兴趣,使他决定对太空投注更大的影响力和精力。
天文学副负责人在最新资料评估出来之后,便打电话给范登柏格向他报告,他说:“在七一九三四号轨道上,从背光侧深入,可看到宙斯山,但是再过十秒钟你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如今,也是几年来第一次,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屏幕上一片漆黑,但是范登柏格可以想象到云层下方一千公里附近有结冻的土地以浪动的方式在活动。再过几小时太阳就会照射到那里了,因为欧罗巴以它自己的轴每七天自转一次。所谓的“背光侧”事实上应该称为“过渡侧”,因为有一半的时间它是有足够的光的,只是没有热。但是这个不正确的称呼已经叫惯了,因为它有一些情感的因素:欧罗巴知道日出,但却从不知道魔星。
“如何不符?”范登柏格说道,感觉困惑多于懊恼。
“恐怕不太可能了,这次全是碰巧,阳光、山、摄影机配合得天衣无缝,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真的?”
“这并非不可能,火山也能产生天然玻璃,但它通常是黑色的。”
但是这当然是一个幻想。不论欧罗巴蕴涵了什么奇迹(或宝藏),发现号传回的最后讯息就已经禁止人类接近它了,虽然经过了五十年,但是仍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此禁令已经解除了。
“基本上,在我没有看过资料之前,我并不想下任何结论。但是我猜想可能是岩石结晶,可能是透明的石英,你能用它制造成美丽的棱镜及透镜。还有机会作更多的观察吗?”
这道光线来很大突然了,使得范登柏格几乎以为他看到的是原子弹爆炸时的刺眼强光。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它呈现了如彩虹般的各种颜色,接着当阳光照上山顶时,它就变成了纯白色的光,接着,当自动滤波的线路突然插入时,它就完全消失了。
欧罗巴六号配有资料搜集仪器以及一套目前实际上已经没有用处的影像处理系统,虽然它仍能正常工作,但它最常显示的只有欧罗巴上密密的云景而已。在格尼米德工作过量的科学小组,每周都要快速浏览欧罗巴六号观测卫星传回的观测纪录。然后再将这些原始资料传回地球;总而言之,如果欧罗巴六号不再运作,而且它川流不息却又无趣的资料能够停止,他们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当你以慢速播放它时,你就会看到我所说的了,那些美丽的彩虹效应不是大气层的关系,它们是山本身所造成的。只有冰才能做到,玻璃也可以,但那似乎都不像。”
“就这样了,可惜那时正好没有操作员值勤,如果有操作员在,他就可以将镜头移动到最好的角度,使我们可以把宙斯山看得更清楚。我知道你会有兴趣看它的,即使它和你的预测不符。”
“无论如何谢谢你,你能给我一份拷贝吗?但不急,因为我正要到帕瑞尼去作实地探访,我要到回来时才能看到它。”范登柏格露出歉意的微笑,“你也知道的。如果那真的是岩石结晶,它必定是一笔财富。可能有助于我们解决财务困境……”
欧罗巴六号观测卫星在轨道上已经运转了十五年之久了,而且已超过了它的设计年限。它是否须替换是格尼米德科学家小组争论的主题。
现在日出快来临了,探针速度加快了千倍,当水平线由黑暗中浮出时,会有一道突发的耀眼光辉将屏幕上下一分为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