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六章 日渐转绿的格尼米德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时间并不怎么有关键性,因为所有的资料就像一颗延迟引爆的炸弹一样,已经在资料库中待了十年了。范登柏格直到二零五七年才注意到它们,他又花了一年的时间来说服自己他并没有疯;到二零五九年他才把他的原始资料全部藏好,以防别人抄录他的发现。这时他才敢放心地全力以赴,准备解决主要的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
和大多数事情一样,整个事情一开始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范登柏格是星际工程任务队的一员,工作任务是在木星最大的卫星格尼米德上探测及分类其自然资源,他也对邻近被禁止研究的卫星进行一些私人的研究工作。
但是这个解释还有一些问题存在。宙斯山是一个不规则的金字塔形,而不是一般的火山锥形;而雷达扫描到的景象也显示欧罗巴上并没有火山喷浆的痕迹;一些从格尼米德上的望远镜趁云雾稍开时所拍得的解析度不怎么清晰的照片也显示,宙斯山上全是冰,就像围绕在它四周的冰冻土地一样。不管答案是什么,总之宙斯山的产生确实是受到了外力的影响,原来欧罗巴背光侧整个冰封的地表已经彻底改变了。
科学家们焦急地想要找到答案,但是一般民众却人心惶惶。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太阳系中最大的行星爆炸?要探测爱奥、格尼米德、卡里斯多及更多较小的卫星,可能就要花上好几个世纪了,所以欧罗巴的探测并不急迫。
当然,这个问题可以籍由送一个挟针穿透欧罗巴云层去一探究竟。但很不幸地,不论那神秘的、几乎永远昏天暗地的大气之下存在着什么,都不值得太过好奇。
但十年后,景况改变了,有些激烈的事情在那里发生了。它现在有着耸立的高山(宙斯山),几乎与地球的圣母峰同高,黎明之际独耸于群冰之中。这或许是某些火山运动的结果(就好像一直在另一颗卫星爱奥上发生的事一样),造成了大量物质向天空喷。由魔星发出的热流可能就是主要的肇因。
他之所以是适当人选,乃在于他是第二代非洲难民。且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地质学家,这两者在他的生命中所占的重要性不分轩轾。他之所以生对了地方乃是因为那正是木星四个卫星:爱奥、欧罗巴、格尼米德及卡里斯多中,最大的一个——格尼米德,适地又适才。
终于有一天,只几个小时的时间,宙斯山附近背光侧的天空突然明亮了起来。
虽然很多人劝告过范登柏格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去研究一些在实务上不重要的东西,尤其是在格尼米德还有很多事要做的时候(哪儿能找到水耕业用的碳、磷、硝酸盐呢?伯纳绝壁有多稳定?飞济亚再发生土滑会有危险吗?等等),但他遗传了他祖先好面子与顽固的天性,即使他有很多其他的计划要做,他还是会把他的精神专注在欧罗巴上。
木蚀通常都很壮观,当欧罗巴快要通过格尼米德和魔星中间,新形成的太阳光(魔星光)经过大气折射,会使它变成一个不祥的黑色碟子,外围一圈深红色的火焰。
以上这些为数不多的资料都是在地球轨道上透过望远镜观察到的。在二零二八年第一支装备齐全的探险队出发前往伽利略的四个卫星上时,欧罗巴就已经被笼罩在一片云雾之下了。精密的雷达探测器只探得它一面是海洋,一面是冰。欧罗巴仍然是太阳系中最“平坦”的星球。
发现号毁灭前传回的最后讯号:
大家都还记得,但是大家的说法仍然僵持不下。纯探测算不算“登陆”?若是以载具(有人或无人都行)飞到近距离观察又如何呢?放个汽球在其大气层上飘过又会如何?
鲁夫·范登柏格生对了时间也生对了地方,且适才适用无人能出其右。当然这也是时势造就了英雄。
有位不服气的科学家则对宙斯山的产生另有一套“宇宙冰雹”论:一大块彗星残骸由太空中落至欧罗巴上而形成了宙斯山,这一点可由伤痕累累的卡里斯多得到佐证。但是这个理论在格尼米德并不太受欢迎,因为那里的殖民者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所以当范登柏个对此理论反对得最激烈时,他们反而感到轻松了下少。范登柏格认为在冰原上若受到这种规模的外力冲击时,一定会让四周的冰裂纹四散,就算没有,按欧罗巴自身重力场的作用,即使彗星残骸适度地撞上,此残骸也会很快就破裂。雷达测回的资料显示,宙斯山虽然正稳定地下陷中,但其外形却完全没有改变,所以冰雹的理论是说不通的。
欧罗巴在人类寿命一半的时间内(约五十年内)发生了转变。它一直向着魔星那一面的半球的冰山溶化形成了太阳系中的第二个海洋;在十年内,此洋蒸发水气升入原本真空的天际,一直达到维持平衡状态为止。现在的欧罗巴外围包围了一层薄的(不适合人类的)由水蒸气、硫化氢、碳及二氧化碳、氮及其他稀有气体形成的大气层。虽然命名有误(背光侧)的一面仍然长期处于冰冻状态,但是有一块与非洲面积一般大的地区现在已经有温度变化、有活水,以及一些零星的小岛了。
“这些世界全部都是你们的,但是除了欧罗巴之外。
不要妄想在上面登陆。”
但是欧罗巴(与其邻近的卫星相比)却是一个任何人都不可能忽略掉的谜。每隔七天,它就会穿过格尼米德和曾经是木星的小太阳(魔星)之间,在欧罗巴通过时即会产生长达十二分钟之久的木蚀。当它与格尼米德距离最近时,它看起来比在地球上看到的月亮还要小一些,但是当它到轨道的另一边时,它便缩小到只有月亮的四分之一大小了。
“这一切令人惊奇的事物都毁灭了,只因为产生了魔星?”
在这所有令人吃惊的尺寸和新奇的事物中,木星的生物圈真是一个脆弱的世界,它是一个充满雾气和泡沫的地方,在上层的大气层中,由闪电中不断产生的石油化学雪花下降后使形成了娇弱、柔软、薄如面纸的纤维。只有少数构造比肥皂泡还要坚固一些,此地最恐怖的肉食动物都可以被地球上最脆弱的肉食动物撕成碎片。
他经过一层又一层的云缓缓地滑下,直到他进入一个澄澈的区域,在这里,以肉眼就能清楚看见一千公里以外的地方。在广大的大红斑回旋中,这只是一个小漩涡,它拥有一个人类长期以来只能猜测,却无法证实的秘密。
“我发现那真是难以置信。不管怎么样,一定是有某个东西创造这个帝古磁板。”
“我学了许多事情,但是我仍感觉悲伤,因为我的生命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它们并不孤单,在它们之间有其他的生物快速地移动着,这些生物小得让人很容易忽略掉,这些生物中有些像极了地球上人类使用的飞行器,而且几乎是相同的大小,但是它们也是活的,也许是掠夺者,也许是寄生者,也可能是游牧民族……
“但也足够了。在欧罗巴短暂的夏天即将结束,长冬即将再次来临之前的这段时间里,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就是,佛博士。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以回音的方式与你交谈真是—件有趣的难题。”
“悲伤也会过去的,我会回到地球去看看我曾经爱过的一切。现在我知道有些事情比爱还要伟大。”
“证据就在那里,我们现在可以慢慢地取出它的一些记忆。在非洲,四百万年前,它给予一族饥饿的无尾猿活力,因此产生了人类。如今它又在这里重复了这个试验,只是它必须付出相当的代价。
“我不认为我还能承受恐惧……”
“我们三个人必须管理那些不可预期的事情,并且成为这个世界的监护人。你已经遇见过两栖动物了,你还会遇见在熔岩溪中穿着矽装甲的树汁采撷者和在海洋中觅食的漂浮动物。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帮助他们找到他们所有的潜能,或许是在这里,也或许是在别的地方。”
“对我而言,接受它们并不困难。以人类而言,我是一个非常长寿的人,我年轻时代的热情早已消退了。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真的佛博士身上呢?”
“当木星转换成太阳,好让这个世界了解它的潜力时,另一个半球便被摧毁了。让我将它展示给你看,就像我曾经看到的……”
“做得很好,现在他们不会想回来了。”
“但是现在又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有些事情出错了。”
“是的,虽然你会觉得很奇怪。但是你具备许多我们所欠缺的知识和经验,就称它为智慧吧。”
“我们有多少时间?”
“当我们收到你的讯息时,海尔和我都知道你能够帮助我们。”
“怜悯是其中之一,还有正义、真理和其他的事情。”
“但是我要如何和帝古磁板相比呢?它是木星的毁灭者呀?”
“我见过它一次,也许它见过我很多次。那是在发现号到达木星时。帝古磁板把我送回去就形成了现在的我,只是为了完成它在这些世界里的目的。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听到有关它的任何事情了,现在我们孤单地在这里,至少现在是如此。”
“不,那会引起许多的不便。但是那是慈悲的。这些因素都一定要与其他的事情相互衡量。”
在那座泡沫状的山谷边缘,环绕着无数小而形状明确的云朵,它们的大小相同,图案都是相似的红棕色斑纹,与它们四周的环境相比,它们实在很小,但是最小的云朵也有一般的城市那么大。
“两个时候的你都是真实的,但是肉体的你不久就会死亡,也不会知道你已经成为不朽。”
“我曾企图干涉人类事务好几次,但是警告人类的信号对我也同样有效,也传给了我。”
“这真是一件矛盾的事情,但是我了解。如果那种感情保存下来,或许有一天我会很感激的。我应该感谢你吗?还是要感谢帝古磁板呢?我前半生遇见的大卫·包曼并不具备这些力量。”
“它只是一个工具,它有非常高的智慧,但是它没有知觉。除了它的能力,你、梅尔和我都比它强。”
那里还有以喷射推进的鱼雷(就像地球海洋中的乌贼),猎食这些巨大的气囊,但是这些气囊并不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有些会用电反击回去,或者是用有几公里长的、链锯似的触角去反击。
它们显然是活的,因为它们会缓慢地在山腰附近的空中活动,像在倾斜的山坡上放牧的巨大山羊一样。而且它们还会在数公尺之内彼此呼唤,他们的无线电通讯声音和木星发出的冲击与爆破声相比显得微弱但却很清楚。
他在探索的是一个比地球还要大一百倍以上的世界,虽然他看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现象,但是却没有任何文明的迹象。大气囊所发出来的无线电声音只是一种很简单的警告或是害怕的讯息。即使是那些应该已经发展出较高等器官的捕猎者,也像地球海洋中的鲨鱼一样,是没有心思的机械人。
直到他觉得自己通过了“大红斑”怒吼的内部,加上它如大陆般宽广的雷雨区在他四周爆开时,他才明白了为什么这种现象一直持续了好几个世纪(虽然它是由比形成地球龙卷风微弱许多的气体所组成的),当他进入更平静的里层时,这些由氢气风所发出稀疏的尖叫声便消褪了,同时,像蜡一样白的雪片和冰雹(有些已经与一座由碳氢化合物泡沫所形成的、软软但勉强可触摸得到的山相接合)从山的高处缓缓地滑下。这里是温暖的,足以使液态水存在着,但是那里并没有海洋存在,因为这种单纯的气态环境稀得无法形成海洋。
它们只是些活的气囊,浮动在结冻高度及灸热深度之间的狭窄区域中。这个区域虽然狭长,但是却远大过在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圈。
“是的,木星的重量就是用来平衡欧罗巴的,而且是必须的。或许在那个气体环境中永远不可能发展出真正的文明。难道是命中注定的吗?海尔和我仍然在努力解答这个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你帮忙的原因之一。”
“他不具备,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海尔和我学到了很多事情。”
“那么人类怎么办呢?”
“回音?呕!我懂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的,我们曾经这样怀疑过,但是没有办法证实。”
“一点点,但是足够了,还不到一千年。同时,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木星。”
“谢谢你。你认为我在我孙子面前出现是件明智的事吗?”
“那会是什么呢?”
“那倒是事实,对人类和帝古磁板而言都一样。”
“你说你需要我的帮助,为了什么目的呢?”
“我想那是必然的,因为一块帝古磁板就已经足够了。”
“我们并没有切实遵守它。”
有些生物的形状更奇怪,各种可能的几何形状都有,像是奇怪的半透明风筝、四面体状、球状、多面体状、混乱纠缠的丝带……木星大气层内的巨大浮游生物在上升的气流中像薄纱一样飘浮,直到它们活得久到能够繁衍后代为止。然后它们将被埋进深处被碳化,并且新一代开始再度循环。
“在宙斯山沉没时,它可能会摧毁这整个世界。它的碰撞是没有事先计划的,事实上也是无法事先计划的。没有任何计算公式可以预测出这样的事件。它毁掉了欧罗巴海床的广大区域,也毁灭了所有的生物种类,包含某些我们高度期盼的生物。帝古磁板也被倒了过来,而且可能已经受损了,因为它的程式已经崩溃了。的确,他们不可能预防所有的意外事故,在一个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宇宙中,即使是再周详的计划都会被命运之神轻易地毁灭掉,他们又怎能预期得到呢?”
“海尔!他在这里吗?”
“除了我们所学过的东西之外,还有很多事情困扰着我们。海尔已经绘制了帝古磁板的内部系统,而我们可以控制其中一些较为简单的系统。它是一个可以执行多项功能的工具,它最初的功能是产生智慧的催化剂。”
“帮助你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