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章 豪门世家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劳伦斯爵士个人卷入太空事业实属偶然。他的嗜好上天下海航天航海一应俱全,但是那些都是由他的五个儿子及他们的亲信负责,他自己的最爱只有传播事业:报纸(仅余的几份报纸)、书刊、杂志(一般书报及电子传送),最主要的是全球电视通讯网路。
第一胎和第二胎都免费,第三胎就要付给政府一百万元,第四胎要付二百万元,第五胎要付四百万元,余此类推。理论上来讲,这个制度完全忽略了人民共和国中没有资本家的事实。
传奇故事才刚开始呢,但是就和许多有关他的故事一样,真伪难辨。一直有一个谣言说他的第一笔财富是因为盗印了著名的国会图书馆设案保障的资料。由于美国拒绝在月球条约上签字,才使得整个分子记忆模组产业具体成效无法传回地球与全人类分享。
虽然劳伦斯爵士不是个亿兆富翁,但是他所建立起来的事业却把他造就成了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对于一个新界地区微贱卖录带小贩的儿子而言,今日的成就是非比寻常的。他可能从来也没有注意过他生第六个小孩花费了八百万元,也没注意到生第八个小孩花费了三千二百万元,当他为了要再生第九个孩子而花费六千四百万元时,引起了全球的瞩目;在他的第十个孩子诞生之后,一般人对于他未来是否会生第十一个小孩的“计划”已经打赌到金额超过生第十一个孩子所需花费的二亿五千六百万元了,然而,此时他的妻子茉莉女士(她早年发明把钢铁与蚕丝之最佳特性加以混合出一种极为完美的比例)却认为宗氏王朝已经成形了,故打算停止生育。
后来,他买下了富丽堂皇的老半岛酒店(对一个穷苦的中国小孩而言,半岛酒店一直是他心目中财富与权力的象征),把它当成他的住所及总办公室,他在酒店四周建立一个美丽的花园,把原有的大型购物中心迁入地下(他新成立的镭射挖掘公司也因此而大发利市,并且为其他城市树立了典范)。
香港天文馆被认为是世界最好的五个天文台之一,该馆馆长对此却有其他的想法,劳伦斯爵士很高兴地发现这位馆长确实是一位用钱也买不到的人选,也因此两人成了挚交。但是在海森斯坦博士为劳伦斯爵士六十大寿作特别报告时,劳伦斯爵士还不知道他将会对改变整个太阳系的历史有所贡献。
他们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劳伦斯爵士,在他出生之际,中国大陆已经严厉推行“一胎化”政策,他这一代一胎化的人为心理学家以及社会学家们提供了无数的研究资料,这种没有手足,而且大多数没有姑舅的情形,在人类历史上是很特殊的情形。这情形到底能持续多久,取决于人种的反弹或中国的宗族制度,可能永远也没有定论,但事实证明了,在这奇怪时代出生的儿童相当地无畏无惧,但是他们也并非完全没受到影响,而劳伦斯爵士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弥补他孤独的童年而得以发挥他惊人的才华。
当他的第二个孩子在二零二二年出世时,证照制度己成了法律,只要拿出适当的费用就可以爱生几个小孩就生几个小孩(那些残存的守旧派老共产党员并不是唯一认为这制度相当过分的人,但是在人民民主共和国的新兴国会投票下,那些赞成该制度的同志仍占大多数)。
年轻的宗先生(这是在英皇爱德华授他皇家军部武士长头衔之前许久的事了)一直没有表明他的心意,因为当他的第五个小孩出生时,他还只是个很穷的百万户而已。但是到他四十岁,他买下整个香港的费用并不如他先前所想的那样多时,他才发现原来他的手上还有一大笔零头呢。
有一天,当他正在欣赏港口对岸美丽的天际时,他决心要作进一步的改善。他发现由装饰酒店的低层楼面看出去,长久以来视野都被一栋栋的大楼所阻挡,就像是一个被压扁了的高尔夫球,因此,劳伦斯爵士决定一定要改变这一点。
宗威廉一出生就享有“世界最贵的小孩”的头衔,但是两年之后这个头衔就被他的妹妹抢去了,她一直保有此头衔至今,而今由于家庭法被废止,因此也不会再有任何人来威胁她的头衔了。
佛博士轻松地注意着这条船上伙伴的行为,但他自己并不太参与。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要和小克利斯建立关系,并且帮助他的孙子计划未来。现在,槽中燃料不到—百吨的宇宙号已经安全降落在格尼米德上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这些可怜的原始殖民!”米海洛维奇悲叹着,“我很讶异整个格尼米德上没有一个可以举办音乐会的地方!当然,我的电子合成器能够复制出任何乐器的声音,但是史坦威(钢琴制造权威)就是史坦威,就好像史特拉底华利就是史特拉底华利(小提琴制造权威)一样。”
“在我们降落欧罗巴之前,我试着用无线电联络他。这似乎是一件天真的事情,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方法了。我确实感觉到他会以某种形式存在那里。”
另一方面,梅林就适应得很好,而且自己过得非常愉快。虽然她在地球上颇负盛名,但是在这儿几乎没有人听过她的名号,所以她可以徘徊在公共走廊上和格尼米德中心大厦中,而不会有人因为认出她来而回头,或者是兴奋地耳语。事实上,她是会被认出来的,但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来自地球的访客而已。
“你对这现象有何看法?”
“不,”他慢慢地说,“我从来没有任何看法。”
出于银河号上所有的人对解救他们的人心怀感谢,使得两组船员很容易就融合在一起了,在银河号修复后,他们就可以一同飞回地球了;因为劳伦斯先生开始筹划大幅改良建造银河Ⅱ号的消息使士气一下子大幅地提升了(虽然银河Ⅱ号的新建工程必须要等到他的律师解决了他和罗意德商船协会的争议之后才能展开)。而保险业者仍试图坚持这种新的太空劫机犯罪无法获得理赔。
在经过一些思考后,他将它们传递到宇宙之神太空中心去,“说不定它们已经有这些信了。”他讽刺地告诉自己。宇宙之神太空中心回电感谢他,但是如此他所预料的,它们并没有任何评论。
当克雷吉博士发现信件中有愤怒的匿名信时,他并不感到惊讶,这些信大多是用南非语写的,但是有时会在一些语法上犯一些不可理解的错误,使他怀疑这些信可能是一种假情报战术。
就那件犯罪而言,没有一个人因此被定罪,或被起诉,显然这是早就计划好的,而且是由一个有效且具有庞大资金的集团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精心策划的。南非共和国大声地主张他们与此无关,并且说欢迎官方质问。而环保联盟也表示了愤慨,理所当然地把责任归咎于沙卡。
佛博士向他解释道,月球是另一个好地方,就像在巴斯特太空医学中心,他说:“我们计划在那里建立—所太空大学,可以让那些离开地球太久,已经不能适应它重力的人,可以和地球上的人们作即时的互动。我们将有讲堂、会议室、实验室等,其中一些可能只有电脑,但是它们看起来会真实得让你分辨不出真假。你甚至也可以光顾像地球一样的录影带店。”
在不同的时间,副指挥官小克利斯和张以及其他银河号上的船员们,都接受了两位在格尼米德上的神秘人士的丰盛晚餐邀宴,而且这两个人小克利斯早就已经见过了。当他们在吃过了令人失望的餐点之后,互相透露心得时,他们才发现那两位礼貌的质问者试图建立一个对抗沙卡的案子,但是显然并没有太大的功效。
毕竟,那可能只是一场梦而已。
为了公平起见,自命为文化大使的动机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却不完全是无私的。在知道他们将在格尼米德上停留好几个月之后,他们就发现在新鲜感逐渐消逝之后,可能面临无聊的危险。同时,他们也希望能够利用他们的才能使周围的每一个人日子都过得更好;然而,并不是每一个在这个太阳系尖端科技汇集的地方的人,都盼望从中获利,及至他们根本无暇蒙受其利。
佛博士惊讶地发现,他不只是更新发现了一个孙子,而臣还收养了—个外甥。他现在与范登柏格及小克利斯那因为拥有一种奇特的相同经历而结合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在荒凉的欧罗巴市,在巨墙下发生的幻影神秘事件。
范登柏格博士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在专业和财务上他都从这次事件中获得非常好的成效。但现在他却不知道要如何掌握这些新机会,他已经收到许多地球上的大学及科学组织提出的极具吸引力的工作,但是,很讽刺地,他却没办法从中得利,因为他在格尼米德六分之一的重力场生活得太久,而且已经过了医学上无法回头的临界点了。
“我们不由得想起你在发现号上与包曼会面的情形。”范登柏格补充着说。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就觉得小克利斯是安全的,而且他们还会再次见面。
他的抱怨虽然不是那么严重,但却已经引起当地一些知识分子的不满了,就连最受欢迎的《米迪的早晨》节目都对他进行了恶意的评论:“他们的到来带给我们无上的荣耀,我们的贵宾已经暂时提升了两个世界的文化水准……”
小克利斯对任何事情都相当笃定,“我看到你,也听到你的声音,清晰的程度就像现在一样。”他告诉他爷爷,“但是你的嘴唇却从来没有动过,而最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这好像是很自然的事。这整个经验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单色书。有一点点的伤悲,不,应该说是意犹未尽比较恰当。很抱歉,我不该有这个念头。”
这种攻击主要是针对魏理斯、米海洛维奇以及摩贝拉的,他们过分热衷教化当地居民。摩贝拉制造了一个像宙斯好色丑闻般的爱情,与爱奥、欧罗巴、格尼米德和卡里斯多发生无限制的狂热恋情。装扮成白色公牛来引诱欧罗巴美女已是非常恶劣的事情了,但他为了保护爱奥和卡里所多不受其妻子贺拉的报复却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令许多当地居民感到愤怒的则是一篇有关格尼米德生错了性别的报导。
佛博士犹豫着。这记忆消逝得非常快,但是他突然记起那个小帝古磁板突然出现在他舱房里的那晚。
格林伯以他惯有的沉着、有效念和谦虚,在这个卫星的管理与科技架构中适应得很好,并且已经成为六位顾问委员之一了。他的服务受到许多人的感谢,以至于他被告知可能会不被批难离开此地。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