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一章 平静的年代

阿瑟·克拉克科幻小说

在洪流中边挣扎、边寻求,为了要发现而不能停止……
欣于与古道英雄神触。
人如蝼蚁,而我属其一。
那是二零一五年的事了,他简直无法相信现在已经是二零六一年了,但是墙壁上的日历却明白显示着现在的日期。
带来了喜讯也许有恶闻,
“老佛,在这个宇宙中没有所谓的‘安全’,我只能说你没有生理上的障碍。‘宇宙号’上的一切环境都和这里差不多,虽然宇宙号的医疗水准不能与这个医学中心相比,但是随船的玛印雷却是位医术极佳的人,如果真有他不能应付的情况,他会再度让你进入冬眠状态,用船送回来给我们,到时再向你收费。”
“为了追寻,为了发现……”喔,佛博士现在已经知道他要追寻什么、要发现什么了,因为他已经确切地知道那里是哪里了。虽然途中会有些灾难意外,但却无法阻挠他前往。
“才三个太阳”,这里至少有四十个以上,那位杨荷马史诗的主人物当愧然泪下。但是佛博士知之甚详的下一段,描写得就贴切多了:
吾思故吾在。
虽日与月驰胆性衷,但自信仍强。
佛博士是二零—零到一零一五年间木星任务的劫后亲生者,他想象着自己即将飞向那如鬼魅般的访客,它再次从太空深处出现,每秒不断加速地奔向太阳。在地球与金星的两个轨道之间,最著名的彗星将会遭遇到正在进行处女航的宇宙号太空船。
“哈雷,我来了……”佛博士喃喃地说着。
于永恒的沉静中,满于无形,
物换星移;
佛洛伊德博士边说边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颗只有六千公里远、亘古如一的美丽行星,他已经不可能再涉足那颗星球了。更好笑的是,由于发生过那次愚蠢至极的意外,他的健康状况在老友们都相继去世之后,反而更加硬朗。
虽然实际的太空会合点还未决定,但佛博士的心意已决。
回溯二十世纪,那时的太空船只有能力掠过彗星,但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地登陆彗星,就像阿姆斯壮当年踏上月球一样。
“真好笑,她还是第一个提出‘重力使人衰老’名言的人呢!”
虽然事发之前早有预警,但是由于他认为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所以,就在他因成为里奥诺夫号返航地球的英雄人物而在庆祝之际,竟然从二楼的阳台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事发时,他才返回地球一个星期而已。由于他的骨镐多处碎裂使病情复杂化,因此他必须到巴斯特太空医学中心,才能得到最好的医疗护理。
有所获则喜若登天,
“老佛,对一个七十岁高龄的男人来说,你的身体状况简直好得出奇。”格罗兹诺夫大夫一面看着医学中心开给佛洛伊德博士的诊断书,一面赞叹地说,“以这份报告来看,我还要把你的年纪减到六十五岁以下。”
“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老格。你知道的,我的实际年龄已经一百零三岁了。”
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经过了这么多年,他仍然记得一九八五年到一九八六年间,哈雷彗星虎头蛇尾的出现对—般民众造成的影响。而现在机会来了,对他这个一百零三岁的“老”人而言,应该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但是对人类而言则是第一次机会,至少可以弥补过去的种种失望。
充之于三阳中也散于吾体,
“喔,说到我那亲爱的凯特琳娜,我们原先还计划要好好庆祝她百岁寿诞呢!可惜她早走了一步,这都是因为她在地球上待得太久了。”
所剩无多,但总得珍惜片刻,
此股灵力于欲望中呐喊。
生命复生命,
或许,这的确是他过去一直在追求的东西,即使他现在已经一百零三岁了(根据已故的鲁登科教授的计算,他的体能状况和心脏强度和一个六十五岁的人一样),这仍然是他想追求的。在过去的十年里,由于生活得过于舒适和规律,使他渐渐变得不耐烦,对自己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模糊与不满。
尽管太阳系中进行着那么多令人兴奋的计划(火星更新计划、水星基地施工计划、木星卫星绿化计划),但是却没有一项可以吸引佛博士的兴趣,或让他能发挥他那仍然十分可观的精力。两百年前科学时期最早的一位诗人的诗篇,最能完整表达出佛博士的感受:
元远弗届地超越了人类思维。
智识不断如星移恒进,
在过去,佛傅士自己也不确定那是不是他追寻的目标,即使是现在,他也弄不清楚这个目标为何会突然在他心中变得这么重要。佛博士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感染上人类再一次太空探险的狂热(这已经是他一生中遭遇到的第二次太空探险热潮了),但是,或许是我们误会了他,这次意外邀约他成为宇宙号上的贵宾,再度点燃了他的想象力,也唤醒了他自己都从未发现过的热情。
“所以你真的认为此行对我而言还算安全?”
在这个重力只有地球六分之一的医学中心内,佛博士的生理时钟不仅慢了下来,而且他的生命实际上也年轻了两倍。众人现在已经相信冬眠不只是可以使年龄增长的过程停止,而且还会使人返老还童(但是仍然有些权威人士对此抱持怀疑的态度);佛博士在由木星之旅回来后确实是年轻了许多。
你我乘桴于智识洪流:
从未有过的快乐因思而生,停住不要走;
这次任务虽然是佛博士期待已久的,但是他仍是悲喜交加,悲的是他必须离开他待了近半个世纪的家,以及他最近这些年来认识的新朋友。虽然宇宙号太空船比先前他在木星之旅时搭乘的里奥诺夫号(目前是拉格朗日博物馆的主要展示品之一)要先进得多,但是任何更深入太空的旅途都还是有风险存在的,特别是他这一次几近先驱者的任务……
你我智泉昔非今比;
“谈到这儿,我想任何人都不会相信你拜读过鲁登科教授的大作。”
你我俗夫英雄胆,
钱博土靠在狭窄的隧道壁上瞄准镜头。他戴着手套的手指伸到调整明暗的开关,却—不小心失手把主要光线给切断了。
“只有你的光线,但很快又变弱了。”
“这里没有地震,只有喷泉造成的微震。这儿可能曾有过一次大爆炸,但也是在几个世纪以前了,因为在倒塌的圆柱体上已有一层几公厘厚的蜡了。”
“格林柏自愿参加,他曾在巴哈马群岛参与多次水底洞穴探险的活动。”
“什么问题?”
“钱博士,你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在距离入口处五十米的格林柏说,“无线电联系还很清楚,你看到的景象如何?”
“在重力这么小的地方,洞穴是不可能倒塌的,”潘得瑞告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船长,“因此不会有被掩埋的危险。”
但是他一直无法了解神秘的发光现象。虽然这个问题被眼前突发的、更具戏剧性的变化所盖过,但是这种错失良机的感觉却在他的余生不断折磨着他。
他滑行前进的这条变化极大的阴暗长隧道,大约有四米宽,他那没有重力的感觉使他想起在地球潜水到洞穴时的情形。低重力的情况很容易使人产生幻觉,好像他身上的负重过重,因此使他不断向水底下沉似的,只有在完全没有阻力的情况下,才使他想起自己是在真空中移动,而不是在水中。
“是的,”魏理斯乖戾地回答,“我是想办法把头放进了一个头罩中,但是那些该死的毛发产生了太多的声音,使得外人无法听到我说的话。”
“没事……只是在观察。”
那可能是太阳光经一些像冰或水晶之类天然透光物质的过滤所产生的,但是怎么会在这么深的地下呢?不太像……
是放射线吗?他并没有把辐射探测计数器带在身上,且这里也没有任何重元素,但是它确实值得再回来作深入的研究。
“最好的地方是小恩特底部的废喷泉,它已熄灭了至少一千年了。”
“不能再前进了。有更多的钟乳石……它们靠得太近了,使我无法通过……它们的颜色真美……是我在哈雷上看过最美的绿色和蓝色。等一下我现在要把它们拍下来……”
钱博士知道很多关于洞穴学家希望回到地面的笑话,且他对自己的定力有绝对的信心。
在哈雷彗星的内部可能有类似的发光有机体在进化吗?他宁愿这么想。破坏这么巧夺天工的天然艺术品(那些障碍使他想起他曾在大教堂祭坛后方看到的装饰玻璃窗,背后还有微弱的灯光衬托)实在是可惜,但是他必须回去拿些炸药来炸开通道,更何况前面还有更多其他的通道……
应该没有问题,他一再提醒自己,适度的恐惧是有益的,只有在过度惊慌时才会造成伤害。在他的一生中曾经两次惊慌失措(一次在山中,一次在水下),而今仍然让他心有余悸,毛骨悚然。谢天谢地,他现在还没有那么惊慌,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感到很安心。这整个情况似乎存在着一种喜剧的因素。
“我也曾试过一次,但是一次就够了。告诉格林柏他得好好保重自己,他能探险的深度以看得见入口的地方为限,不可以更远。万一他与钱博士失去联络,没有我的允许,他不可以再追随钱博士作更深入的探险。”
“唔,魏理斯!”佛博士终于开口了,“很抱歉没认出是你。我想你己为科学作了最大的牺牲,还是我应该说是为了你的同胞?”
他故意转移他的想法来远离他所面对的恐惧。同时,毫无意识的拍摄及搜集样品的动作也分散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
“继续!”
“很难说,我没有办法分辨出任何构造,所以我无法描述它们。它们不是任何一种岩石,它们一碰就碎,我觉得自己像是在探测一块巨大的瑞士干酪起司……”
“你又走了多远了?”
“噢,有半公里了。我们现在是在一个洞穴的中央……该死,被墙挡住了。我现在找到了一个线索……继续走,平滑的墙现在变为真正的岩石了……真可惜……”
他觉得最可能的是一些含磷光的矿物,但是还有第四个可能,虽然最不可能,但却是最令人感到兴奋的。
钱博士永远记得那个没有月光(也没有魔星光)的、印度洋岸边的夜晚,当时他正在闪耀的星空下沿着海滩散步。海面极为平静,波浪缓缓向他的脚边冲来,并触发出一道道光。
当佛博士慢慢地沿着走廊进入主休息室时,便碰到了这样一个意外的经验。他谅讶地注视着闯入者,怀疑偷渡者如何能躲过侦察而不被发现。对方则尴尬且虚张声势地看着他,显然是在等佛博士先开口。
”当然,很多次了。”
“是的。但当然和生命没有关系,只不过它是形成生命的完美原料。各种碳氢化合物,化学家会对这些样本感兴趣的。你仍能看得到我吗?”
“这有什么稀奇?”
还有思考,他该补充的。他认为有四种可能的解释。
“这太疯狂了。会不会是一次地震折断了它们?”
“钱博士会认为这个顾虑是对一位专家人员的侮辱。他曾经深入门茅斯洞穴二十公里。无论如何,他有足够的资格可以当一位称职的向导。”
但是当他钻进哈雷深处,并且把将与格林拍绑在一起那断不了的细线用完时,他才明白这不再是真的了,虽然他没有任何科学上的证明,但是以他地质学家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地下世界是昨天才形成的(以宇宙号的时间尺度来算),它比人类的某些城市还要年轻。
格林柏并没有立刻回答,那是不寻常的,或许他正在和太空船通话。钱博土并不担心,当他们的通讯再次联系上时,他会再重复他的讯息了。
“我仍在拍摄中。那些形状使我想起印度庙宇的雕塑,都是色情的。”
钱博士渐渐恢复了镇定。他不是一位爱幻想的人,洞窟研究不是这种人能够从事的研究,但是这个地方的感觉却使他想起了一些困扰的联想。这些倒落的圆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笼子的栅栏,是被关在里面的怪兽在逃跑时破坏的……
“噢,这里有一些真正的岩石,不像是属于这里的,可能是外来的。啊!我敲到金子了!”
“……像有什么东西误撞了它们。”
“你开玩笑!”
“你看过以前的电影星际大战吗?”他问格林柏。
“我不能沿着这个路线再前进了,”他告诉格林柏,“所以我要试试另外一条路线。我现在要回到交叉口了,请把卷筒放到卷回的开关位置。”他并没有提起神秘的光芒,当他再度开启他的灯光时,那个神秘光线就消失了。
“不要吓我!”
——那是什么?在阻止他继续前进的、钟乳石堆积的闸门背后,他能看到一道像黎明曙光服的微弱光;由于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故又开始转亮,使他眼睛特别敏感,他察觉到少量的绿色。渐渐地他可以看见前面障碍的轮廓……
”你认为它是有机物?”
“等格林柏回来,他和比尔·钱去掘洞了。”
对一个独立的、每个成员都彼此了解的小世界而言,最大的冲击莫过于突然出现一位完全陌生的人。
他并没有担心太久,因为格林柏传来了简短的讯息。
“它是那种曾经在古老西部愚弄过很多人的铁硫化物,在人造卫星外层十分常见,当然,别问我它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绝不想成为食物的。”钱博士非常平静地说,“即使这里有生命(如果是真的就太棒了),这个食物链必定很短,所以除非发现了比老鼠或香菇还要大的东西才会令我感到惊讶……现在让我们看看我们要往哪里走下去……在洞穴的另一边有两个出口,有边那个比较大,我要走那边……”
“那必定是个危险且嘈杂的地方,有凉凉的流水与颠簸的地面,”他议论道,“我喜欢洞穴纯是因为它们的和谐,和超脱时空的感觉。你知道那里千百年来都没有任何改变,只有钟乳石变厚罢了。”
“不是路克的船,是韩·梭罗的千年猎鹰号。我一直不明白那个可怜的怪兽是如何勉强地维持生计的。它必定是在饥饿中成长,等待着突如其来的太空美食。雷儿公主仅仅只是开胃小菜。”
“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石灰石,也没有流水,更何况这里的重力这么低,怎么会有钟乳石呢!它看起来像某种蜡,形状很特殊,像是一只欲滴的蜡烛。唉,怪事……。”
他当时已经走入浅滩中(他仍然记得海水围绕足踝的感觉,像是洗温水浴),他的每一步都会放出一道光芒,甚至于当他贴近地表拍手都会激发出一道光。
“我正通过一片很特殊的路面,看起来像是陨石的岩层。那时候一定曾经有大事情发生过,希望我能查出正确的时间。哇!”
最初,谨慎的史密斯船长坚决禁止任何洞穴探测活动,后来因为潘得瑞博士提醒他的助理钱博士本身就是一位有经验的洞穴学家,他的态度才软化下来。事实上,这正是钱博士被选担任此任务的重要原因之一。
“比尔,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事?”
在一九八六年彗星第一次飞掠过地球时,予人彗星的密度远低于水的印象,也就是说它不是由渗透性物质组成的,就是充满蜂巢般的洞孔。结果这两种猜测都被证明是正确的。
他现在开始笑了,不是歇斯底里的笑,而是获得了实质纾解的笑。
这次格林柏立刻回答了:“对不起,钱博士,请立即回到船上。有紧急状况……不、不是这里,也不是宇宙号,宇宙号一切正常。我们可能要立刻回到地球。”
“发生什么事?”
“差劲的设计,”他抱怨,“这是我第三次犯错了。”
“在洞穴中怎么联络呢?”
钱博士的声调突然变了,格林柏也立刻察觉到了。“有一些钟乳圆柱已经被破坏了,它们倒在地上,几乎就像……”
“所以我猜它应该会再安静一段时间。很好,还有其他人想去吗?”
“它几乎是圆球形,约三、四十米宽,真令人难以置信!哈雷充满了惊奇!竟然有钟乳石、石笋。”
“发生了什么事?”格林柏忧虑地说。
“看不到你了。你已经在二百米以外了。”
船长告诉自己,他绝不会允许格林柏这样做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走走?”
“这些电线里面都有光纤线路,而且太空衣上的无线电应该也派得上用场。”
“对不起,我的确是吓了一跳了。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大洞穴,它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让我摇动光线四处观察它……”
钱博士终于在几周内对被破坏的圆柱找出了合理的解释,原因是当雪星通过每一个近日点时,它会把一些物质喷入太空中,因此它的质量分布就会不断地改变。如此一来,每数千年它的旋转就会变得不稳定,造成它轴向的改变,而且是很剧烈的改变,就像是一个失去能量而即将落倒的陀螺;此时会造成的震动相当于一次芮氏五级的地震。
他并没有立刻更正他的错误,因为他觉得这种漆黑与宁静是唯一有在深黑的洞穴中才能享受到的。他的维生系统发出和缓的吵杂声,使他不得安宁,但至少——’
虽然他偶尔也会触景生情,但是他从来都不曾向同僚提起此事,他只是为下一次的探险活动留了一个神秘伏笔,而且要到二一三三年的太空历险时,才能解开这个谜。
“万一迷路呢?”
‘很好,我知道是什么使我困扰了。在那故事中有一段是路克的太空船俯冲入一颗小行星,结果冲撞上一个巨大的潜伏在洞穴中的蛇形动物。”
“很好,格林柏,我想我有一分钟联络不到你。现在我要回到最初的洞内,现在进入隧道,希望那里没有障碍。”
当然,那是极谎谬的,但是钱博土已经学会不可忽略任何征兆、任何危险信号,除非他已查出它的原因。他的谨慎好几次使他逃过危险,在确定他恐惧的原因无害之前他将不会鲁莽行事,继续往下探测。他很诚实地承认那确实是恐惧。
”噢!钱博士打算探测哪里?”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