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早在一九八四年,史坦库贝克就曾向我建议要制作“家喻户晓的科幻佳片”,使现在不可能发生的事物在科幻中合乎逻辑推论地呈现。早在一九七九年带着众人希望升空的航海家太空船作飞掠木星的飞行任务,在《2010》一书中已先写到,但当时我未听到有关这极富挑战性的伽利略飞行任务,因此未把科幻主题向此方向继续。
但“挑战者号”的太空悲剧却中止了此一计划,伽利略号太空船现在仍躺在喷推实验室的光亮地板上,现在必须再找一个载具来升空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七年以后伽利略号或许会再光临木星。
伽利略太空飞行任务是要把一个探测器加入木星大气层,同时以两年的时间造访木星所有的卫星,此太空船原订一九八六年五月由美园挑战者号太空梭载行升空,预计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到达木星附近执行任务。我估计约在一九九零年左右会有大量的木星表面及其卫星资料可资利用……
诚如《2010:太空漫游》中所述,它并不是《2001:太空漫游》的直接续集,所以说,《2061:太空漫游》也不完全是《2010:太空漫游》的直接续集。它们三者可说是一个组曲下的几个不同单曲,但其中却穿插着相同的人物与时空背景。
一九九七年四月
我现在已决定不再等它了。
亚瑟·C·克拉克
由于保罗的地位很高,所以他在电脑上的预算是没有限制的,这也是他向那些借重他智慧的机构所要求的费用的一部分,因此,虽然这个检索工作经费可能很昂贵,但是他并不担心钞票的问题。
保罗叔叔这回真的大吃了一惊,因为侄儿的发现很难证明有误。分析雷达遥控感测资料是一项相当专业而且技求已臻纯熟的学问,而保罗询问了很多专家,他们经过相当时日的分析后所提出的回应都一样,他们都会问:“你是从哪里获得这些纪录资料的?”
“对不起,”他回答,“我不能说。”
下一步就是要假设这个不可能的现象是真的,并且开始找寻相关文献。这可能是一项庞大的工作,因为保罗甚至不知道要从何处开始着手,但是有一件事是非常确定的,那就是使用强力正面冲击的方式必定会失败;这就好像伦琴在他发现X射线后,次日早晨开始在物理学刊物中寻找解释一样,而他所需要的资讯在好几年后才出现。
这份有八十年历史的刊物,编辑必定是一位深具幽默感的人。这一种讨论外星球的文章并不能引起一般读者的注意和兴趣,但是这篇文章却有一个不寻常又惊人的标题。他的电脑能很快地告诉他这个标题曾经是一首著名歌曲的歌词,但是这个并不重要。
这份文献的标题就够本了。保罗非常讶异他自己的电脑都不能认出他的声音,因此他必须重复要求完整列印资料的口令。
因为不管怎样,保罗·克雷吉博士从未听过披头士单_色_书合唱团,更别提他们那充满心灵探索的幻想曲。
结果证明这笔费用非常的少。他非常的幸运,只花了二小时三十七分就在第二万一千四百五十六笔文献中找到了他所需要的资料了。
但幸好保罗知道,至少他所找寻的知识很可能隐藏在现有科学知识中的某处。保罗精心建立了一个自动搜集寻程式,这个程式能够将不相关的资料先予以排除,同时把相关的资料搜集起来;它必须先剔除所有与地球相关的文献(这些资料一定超过上百万笔),然后再集中注意于与外星球相关的资料。
在科学上有一个很好的原则,就是不论经过了多好的验证,都不要相信任何“事实”,除非它能符合其他一些已经被接受的现象。当然,偶尔也会发生某个新观察结果,推翻了原先的理论架构,而迫使人们不得不修正建立一个新的理论架构,但是这种现象毕竟是很罕见的。像伽利略和爱因斯坦这种聪慧杰出的天才是少有的,就和人类千百年难得能够得到平静一样,是罕有的。
保罗就完全接受这个道理,除非他能够找到解释,否则他是不会轻易相信他侄儿的发现的;而以他看来,除了依靠上帝的帮忙,要找到解释几乎是不可能的。他认为很可能是范登柏格弄错了,果真如此,错误应该很容易被发现。
《自然》杂志曾在一九八一年(大约是他出生的前五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当他快速扫过这一页时,他就知道他侄儿是正确的,同时,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这个奇迹将会如何发生。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