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四章 失落之城

蜘蛛惊悚悬疑

大家凝神观看,整个航道是建立在地下河之中,想象着几千年前,浩浩荡荡的船队就行驶在地面之下,这是何等的壮观。地面之上,万物生长,寂静安详。谁能想到,一棵树的下面是一艘船,一片绿荫草地的下面有船队驶过,不得不赞叹古代玛雅人的智慧。
霍桑说:“你就将这个地方掘地三尺,看看能不能挖出什么金子。”
邋遢博士有些不明白,问道:“自然之笔是什么?”
诺亚方舟随着这条幽蓝的河缓缓的前行,钩鞭藻在水里静静地躺着,如美少女的秀发,任由河水轻轻地梳理着,一个个发光的海浪拍打在岸上。
典狱长说:“我们没有船,另外,地下河中没有灯,玛雅人是靠什么来指引航行的呢?”
典狱长面无表情,“再问最后一遍。”
临风说:“我没有动!”
霍桑说:“还记得胡安先生破译的玛雅文字吗,就是那首诗。”
朵拉也大声说:“爷爷,什么也别告诉他们。”
临风单色书网心里想,伊贺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估计凶多吉少,吉斯也被蚂蚁吃掉了,这伙人心狠手辣,找到失落之城后,一定会杀人灭口。临风说:“我们不会相信你的话,即使找到失落之城,你也会杀了我们。”
霍桑的眼睛转向空地上的那株向日葵,他告诉大家,这就是诗中所说向太阳凋谢的鲜花,从秦始皇陵到太平洋淫魔之岛,再到北极,最后来到这片亚马孙丛林,已经走遍了大地,英雄手持自然之笔,以诸神的旨意谱写尘封之书,就可以找到失落之城。
霍桑说:“不要说话,什么都不要想,也别动。”
临风异常镇定,但是他感到一股自己无法掌握的力量推着他的手似乎有意要在地上画一个圈出来,那力量非常强大,自己根本无法抗拒,只能顺从。在力的作用之下—也许是灵魂的力量,也许是某种神秘的意念力—削尖的葵花开始在沙地上缓缓地画动起来,典狱长等人惊讶地看到画出的图案是一个问号,接着画了一个圈,一个圆得不能再圆的,即使是技法高超的画家也不可能画地这么圆。
霍桑将向日葵的根部削尖,放在沙地上,他让临风和朵拉按照要求去做,三个人握着向日葵,闭上眼睛,驱除心中的杂念,什么都不想。典狱长看着这情景,觉得匪夷所思,10分钟之后,向日葵做成的自然之笔开始在沙地上微微地动了起来。
罗格将军和痛苦之王将枪口对着霍桑、临风、朵拉,只等典狱长喊1就准备开枪,临风握紧拳头,也准备拼死一搏。
典狱长说:“在死亡山谷,你们不辞而别,我原谅你们,也许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但有着相同的目的,那就是找到失落之城,关于玛雅人的古老传说,咱们各取所需,如果你愿意合作的话,你带走你的陨石,我要那些金子,奉劝一句,现在,你还有别的选择吗,答不答应?”
痛苦之王想从临风手中抢走焰火刀,临风死不撒手,典狱长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阻止了痛苦之王的野蛮行径。
典狱长说:“我的耐心很有限,就数3下,怎么找到失落之城?”
邋遢博士走到霍桑面前,用脚踩了踩地面,“这下面是不是埋着一个金字塔?”
霍桑指着图案说,这就是寻找失落之城的地图,按照上帝坐标的比例,从起点到终点,就可以找到失落之城的入口了。
典狱长说:“3……”
邋遢博士点点头,念了出来:
典狱长问道:“那怎么写呢?”
霍桑将那株向日葵拔了下来,“就是它!”
自然之笔继续在沙地上划动,形成了像麦田怪圈一样复杂而又有规则的图案。
这时,典狱长等人从一片花丛后走了过来。尽管临风早有防备,但是他看到罗格将军手里拿着两把QCW05式微声冲锋枪,痛苦之王手里端着一把威力极大的散弹枪,这使得临风不敢轻举妄动。
霍桑拿起电话,大家也听不清楚电话里说什么,只是看到霍桑的表情一愣,随即一惊,脸色变得煞白,手也颤抖起来,过了许久,对方已经挂了电话,霍桑才醒过神来,他用一种沉重的语气对典狱长说:“好吧,我带你们去,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朵拉诧异地问道:“是什么?”
霍桑观测到,这个间歇泉,每隔两分钟就喷发一次。
这种石头也叫浮石,是火山岩浆凝成的海绵状的岩石,能浮在水面。石头中间凹下去,呈正方形,看上去就像是传说中的诺亚方舟。
朵拉说,“天啊,我的手在颤抖,感觉自己要飘起来了。”
典狱长将枪口对着临风,临风说等一下,他拉住了朵拉的手,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朵拉哭了出来,她并不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出于感动。霍桑、临风、朵拉站在一起。霍桑说:“尽管开枪吧,我们不怕,我愿意带着这个秘密去见上帝,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山谷之中,随着一阵震人心魄的巨大响声,一道银白色水柱冲天而起,在蔚蓝色的天幕上飘洒着细雨,通过目测,这条水柱高达40多米,回落的时候,白浪翻滚,如珍珠奔涌,瞬息间汇入喷洞。
典狱长说:“我要的是堆积如山的金子,一座黄金城。”
起点距离终点并不是很远,他们选择了直线前进,其实,大家都有些半信半疑,只有霍桑信心坚定。很快,就找到了图案上的指示地点—一处间歇泉。
典狱长看上去并无恶意,他一边走一边说:“喂,老朋友,这就是我们要找的失落之城?”
霍桑替他说:“2!”
邋遢博士说:“很多探险家以为,只有死了以后才能找到这条路。”
凝视着向太阳凋谢的鲜花/即是上帝的目光所在/无边的征途像从前一样/待到来自远方的英雄走遍大地/历经磨难与生死的考验/英雄手执自然之笔/以诸神的旨意谱写尘封之书/怀着勇敢的心找到失落之城/属于人类的荣誉圣殿会再次开启/那也是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那也是唤醒远古文明的道路/那也是通向虚空之境的阶梯/那也是预知日月星辰的摇篮。
泉水不断地喷出,只是在周围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池塘,这说明泉水下面的地下河存在着空间,间歇泉的形成需要特殊复杂的地质条件,地下河除了具有空间,还要有一套复杂的供水系统来连接一条深泉水通道,泉水在高压水柱的压力下,顶出地表,造成强大的喷发,喷发后,压力减低,泉水回落。
典狱长:“我要的不是金子。”
枪声还没响起,霍桑背包里的卫星电话却响了起来,典狱长也不想杀死霍桑他们,正好找个台阶,用手阻止了罗格将军和痛苦之王,示意霍桑接电话。
这条地下河是幽蓝色的,在水底有着一些发光的藻类—钩鞭藻。钩鞭藻分布于世界各地,是一种水中发光植物,可将体内的化学能转变为光能,仿佛水底的北极光一般令人赞叹。尤为令人惊奇的是水中的钩鞭藻可以制造出发光海浪。
霍桑说:“根据玛雅人的传说,他们的祖先沿着冥河之路航进,建造了失落之城,几千年来,那些探险家、考古工作者不断地寻找冥河之路,但是亚马孙河有1000多条支流,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冥河之路其实是在地下。”
典狱长看他们无动于衷,摇摇头失望地说:“1……”
霍桑指着一块方形的石头说,这就是船。
终于,诺亚方舟到达了这条深入地下的冥河之路的尽头,他们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失落之城!
霍桑看着黑洞洞的枪口,一点也不受威胁,淡淡地说道:“做梦!”
终于,自然之笔停止了,临风诧异地抬起头,发现朵拉正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两人都很难相信地上的图案是他们画出来的。
大家乘上诺亚方舟,沿河而下,终于搞清楚了古代玛雅人是靠什么来指引航行。
邋遢博士问道:“失落之城在哪里?”
众人看着这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霍桑告诉大家,这就是失落之城的入口。要掌握好时间,等到间歇泉的喷管空了以后,在泉水回落到最低处的时候才能够进入,说完,霍桑第一个跳了下去,朵拉,临风相继在间歇泉回落的时候跳下去,典狱长等人也纷纷跳进间歇泉。
间歇泉下面是一条地下河,众人随着回落的泉水向前游,他们只有两分钟的时间,否则就会和泉水一起被再次喷涌出来。众人手忙脚乱地游到地下河岸之上,这才发现,地下河连接着很多地底溶洞,还有一个完全埋在地下的地底大峡谷,这个峡谷也既是通道。
当天晚上,木村馆长设宴祝贺。他在桌子中间放一只装满清水的碗,面前放一块干净的白纱布。斟酒前,木村馆长先将酒杯在清水中涮一下,杯口朝下在纱布上按一按,使水珠被纱布吸干,斟满酒之后,在杯中放一片殷红的樱花,双手递给临风和霍桑。
三天之后,世界格斗大赛的第二轮淘汰赛开始举行。观众看到樱花格斗场内竟然像原始丛林一样,主持人介绍说,这片场地是完全按照原始丛林布置而成,参赛选手必须一丝不挂,也没有任何武器,他们将穿越一个遍布鳄鱼的池塘,走进蛇洞,洞里满是毒蛇,从蛇洞出来后,经过一片狼群出没的灌木丛,再走进一片丛林,丛林里有十几只老虎,最后经过一个狮子盘踞着的山坡,到达山顶,山顶的祭坛中放着一个水晶球,水晶球连接有身份识别验证系统,参赛者只要印上自己的手印,就算是取得晋级十强赛的资格!
朵拉伸出手,临风将戒指戴在她右手的无名指上。
朵拉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只穿着临风的一件衬衣—因为来得匆忙,朵拉没有准备睡衣。朵拉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抱怨着说为什么非要参加这个格斗大赛,让秦始皇陵地宫里的那把黑刀见鬼去吧。她走到阳台上,转过身对临风说:“你知道吗,第一眼我就看上了你,唉,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这么迷恋你,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初恋,可是现在,我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你死掉……”
菊次郎:“我发誓,我要泡她。”
临风再也坐不住了,他走到场地中间一声大吼,这吼声超过了场内的喧嚣,全场一片哗然,观众的目光纷纷转移到他身上。大屏幕上也显示出临风的个人资料,国际大赛战绩一项为0,这使得很多观众哄笑起来。临风脖子上青筋毕露,目光中带着无比的愤怒和屈辱,他环视着四周的观众,感觉全世界都在嘲笑他,忽略他。这时,临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朵拉在向他挥手。
樱花格斗场完全仿照古罗马角斗场,十位世界建筑设计大师历时三年建造而成。世界格斗大赛开幕这天,能够容纳十万观众的樱花格斗场座无虚席。文艺表演之后,主持人宣布世界格斗大赛开幕!观众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格斗场四周的暗门打开,一千多名参赛选手关在一个个铁笼子里,他们身穿囚衣,每个人的手上都戴着一枚纯金的戒指。
临风说:“抬起小脸。”
朵拉闭上眼睛。
临风和伊贺互相看了一眼,随即若无其事地走开了。在资格赛中没必要决一死战,两人都想保存实力到决赛中。第一轮资格赛结束,临风共有两枚戒指,获得晋级资格。
格斗场的大屏幕上显示出当天的赌盘赔率和各选手的身价金额。临风排在倒数几位,下注在他身上的金额只有两注,应该是霍桑和朵拉为他加油而下的赌注。
临风将囚笼之战中获得的戒指送给木村馆长,木村馆长坚称这礼物实在是过于贵重,这戒指是一个英雄的荣耀。几番推让之后,木村馆长收下戒指,回赠给临风一把重握武士刀。木村馆长向临风和霍桑介绍说,这是剑圣宫本武藏铸造的一把樱花之刃,刀出鞘后,空中会弥漫着樱花的香味。
一个巴西侏儒滚过来,抱住拳王的大腿,将其摔倒在地,他试图抢夺拳王的戒指。另一边,日本横纲级相扑大踏步向巴西侏儒跑过来,侏儒机警地躲闪到旁边。拳王站起来,愤怒地四下张望,一记摆拳打在旁边一个人的下巴上。日本相扑向巴西侏儒步步逼近,侏儒在他面前渺小得就像一粒豆子。相扑抬脚向侏儒头上踏去,侏儒向上一记勾拳,拳脚相碰,双方竟然势均力敌。侏儒又向旁边一滚,相扑转身后发现侏儒不见了。侏儒说:“大象,我在这里。”侏儒用一只手撑住相扑的头,倒立在空中。相扑用手去抓,侏儒扣住他的腕关节,两腿夹住胳膊,用力一掰,只听到骨骼断裂的声音,相扑一声惨叫……他的戒指被侏儒夺走了。
临风说:“你怎么了,朵拉?”
临风说:“闭上眼睛。”
半夜,有人敲门,临风打开门,朵拉走进来,眼睛红红的。
月光洒满阳台,夜色如水,空气中弥漫着芬芳,整个世界只剩下两个人。朵拉的头发被风吹起,拂在临风的脸上。大地在旋转,惊颤的玫瑰花瓣在绽放。
临风说:“不,我无法保证下一场比赛会取得胜利。”
观众看得眼花缭乱,拼命呐喊。格斗场内的人群散开,中间空地上只剩下临风和伊贺。
朵拉说:“这算是求婚吗?”
世界格斗大赛分成三个阶段,从资格赛到十强赛再到决赛。资格赛分两轮,采用淘汰赛制,第一轮囚笼之战的规则就是让囚徒们互相抢夺戒指,手上有两枚戒指或以上的选手晋级下一轮,没有戒指或者只有一枚戒指的选手将被淘汰。
月光依旧洒满阳台,夜色如水,临风和朵拉站在阳台上。
霍桑一下飞机就单色书看见了木村。木村是日本飞鸟博物馆馆长,也是霍桑全球科考队的成员。木村馆长对霍桑此行非常欢迎,他带着两个孩子到机场迎接。长女菊千惠,次子菊次郎,两人帮忙拿行李,菊次郎看着朵拉发呆,姐姐问他怎么了。
菊千惠:“弟弟,可是你只有13岁。”
第二轮淘汰赛也被称为丛林之战!
临风急得满头大汗,猛地站起来,定睛一看,只见机窗外风和日丽,白云朵朵—竟是一场噩梦。机舱里的乘客都诧异地看着临风,朵拉尴尬地拉他坐下,掏出纸巾帮他擦汗。临风一天一夜没睡觉,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地又睡着了。
临风说:“抬起小手。”
临风说:“你怎么还不睡?”
吼叫也是挑衅,身边的几个选手被激怒了,其中一个挥拳击向临风,临风使用咏春拳中的粘手抓住他的拳头,右手一记绵掌插在他的腋窝,那人痛得呲牙咧嘴,拳头张开,临风顺势摘下他的戒指,一个过肩摔将其摔倒在地。
随着一声尖利的哨响,观众们全部站了起来,格斗场四周所有铁笼子的门都被打开了。“囚犯”们呐喊着跑出来,他们跑到场地中间,开始殴打起来。这种千人厮杀的壮观场面让观众热血沸腾,每个人都大喊大叫,看台上的霍桑和朵拉焦急地寻找临风的身影,但是格斗场内的人太多了,到处都是惊心动魄的殴斗场面。一个人血浆冲天,一个人的手腕被掰断,一个人咬住了另一个人的手指,格斗场内惨叫连连,全场的观众呼喊沸腾,气氛达到最高潮。
伊贺一记迅猛凌厉的低鞭腿踢向临风,临风也使出同样的一记低鞭腿,对脚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听得人头皮发麻。临风迅速反击,一记右摆拳以迅雷之势击向伊贺,没想到伊贺也同样挥出一记右摆拳,拳头相碰,砰的一声巨响,两股强大的爆发力对撞在一起,令人惊心动魄。这是双方的第一次试探性较量,两人都意识到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
临风走到她身边,两个人站在阳台上。
这是日本民间招待武士的最高礼仪!
临风将刀收下,酒宴过后,临风把另一枚戒指送给了朵拉。
朵拉抬起脸,临风吻住了她。
这场揭幕战也被称为囚笼之战!
朵拉说:“我梦见你死了!”
菊次郎:“闭嘴,你看,她的头发简直像绸缎一样柔顺光滑。”
朵拉不说话,泪水却夺眶而出。
朵拉闭上眼睛,临风将她拥抱在怀里。
伊贺忍者也远远地看着临风。
临风说:“闭上眼睛。”
更多的人包围上来,临风一拳打倒一个,侧身一脚将另一个人踢飞。后面冲过来一个彪形大汉,猛地将临风抱住,临风跳起来,使用潭腿中的十路连击,一圈人被踢得纷纷后退。临风刚一落地,抬起脚尖,踢中彪形大汉的下巴,彪形大汉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巴西侏儒抢上去,撸下彪形大汉的戒指。正在这时,日本伊贺忍者走过来抓住侏儒的领子,夺过戒指,伊贺将侏儒扔到空中,侧身一记鞭腿,侏儒惨叫一声身体横飞着摔在了地上。
当天晚上,霍桑下榻木村馆长的府邸,这是一座典型的日本古典风格建筑,木村馆长打扫出楼上的三间厢房用来接待霍桑三人。
临风一直待在囚笼里没有出去,他选择的是以逸待劳的方式,等到场内的那帮疯子打得筋疲力尽之后再出去争夺。临风看到对面的囚笼里竟然也有一个人在安静地等待着,那人戴着一个木质面具,临风认出他正是日本伊贺忍者。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