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三章 自然之笔

蜘蛛惊悚悬疑

快要穿过森林的时候,远处河滩传来枪声,霍桑驻足用望远镜观察,看到远处的草丛中跃起几个人影,意识到应该是典狱长他们遇到了什么危险。
临风突然打了自己一耳光,朵拉诧异地看着他。
临风发现,前方远处的树上竟然也有一个人用望远镜四处张望,很快,那人也发现了临风,临风在望远镜中看到吉斯怪笑着向他伸出中指。
霍桑指了指下游的瀑布,三个人来不及多想,拼命向瀑布游去……
地球上并不只有发光的动物,还有发光植物。已知会发光的蘑菇共计33种,最出名的当属灯笼蘑菇。不仅会发出荧光,而且香味诱人,是一种可怕的毒蘑菇。这种蘑菇体型很大,就像是一个大灯笼,在夜间,可以用棍子挑着这种蘑菇照路。
他们围着向日葵仔细观察,这实在是一株最普通不过的向日葵了,没有任何奇异之处。
灌木丛又传来一阵低沉的吼叫,这次可不是猴子发出的声音了,他们蓦然掉转身,灌木丛中走出来一只华美无比的黑美洲虎,它像夜一样黑,色泽柔润的毛很长,全身刚劲有力,黄眼睛熠熠发光。
霍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快跑啊。”
蚂蚁的速度非常快,霍桑、临风、朵拉的面前全是黑褐色的蚂蚁,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
吉斯的腿一拐一拐的,想必是吉斯受了伤,典狱长等人扔下他落荒而逃了。
朵拉快要哭出来,一连声的问道:“怎么办?”
朵拉焦急地说:“爷爷,我们会被蚂蚁吃掉的。”
三个人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吊床和背包,一些生活用品也来不及带上,他们挥舞着双手在林中奔跑起来。蚊子一直在追,三个人狼狈不堪,每人身上都被叮咬了几下,跑了很久,累得气喘吁吁停下歇息。
霍桑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蚂蚁,蚂蚁大军。”
河滩周围铺天盖地的全是蚁群,少量蚂蚁试探着爬到河里,不一会儿,便沉到水中不见了,后面的蚁群依旧奋不顾身前仆后继,一些蚂蚁越聚越多越聚越大,转瞬间,河滩四周就出现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蚁团,它们相继滚下河中,在水面上滚动着向前漂移。外缘的蚂蚁不时掉落水中,身死河底,蚁团慢慢变小,散开,水面布满了难以计数的黑褐色蚂蚁。
临风一边跑一边扫清道路,随后,刀剑入鞘,他和霍桑、朵拉一起跳进河水中。
临风的心突然收缩,尽管他认为吉斯罪有应得,但是这恐怖的景象还是让他不寒而栗。蚂蚁队伍似乎无穷无尽,它们从河滩对岸沿着几棵倒下的巨木爬了过来,形成包抄之势向霍桑三人逼近。
朵拉说:“这里,只有一株向日葵。”
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简单吃了点东西,打算一鼓作气穿越这片森林。他们从树上下来,踩着不知堆积了多少年的又厚又松的落叶,空气清新湿润带着阵阵陈腐的气息,穿行在遮天蔽日的树林之中。
这时,林中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号叫声,三个人都吓了一跳,霍桑喘着气说,别怕,这是吼猴的叫声。这样雷鸣般的吼声通常只有大型动物才能发出,吼猴的体型还没狗大,但是它的号叫声却比美洲狮还响亮。
三个人不寒而栗,来不及多想,手忙脚乱地爬上一棵大树,黑美洲虎悄无声息地从树下走过。他们惊魂未定,一夜无眠,过了没多久,天就亮了。
霍桑说:“蘑菇没什么危险,危险的是—”
终于,霍桑、临风、朵拉走出了丛林,风徐徐地吹来,四周一片静寂,然后每个人都感觉到周围有着某种压抑的气息,但又无法确认是什么。
朵拉指着那个被蚁军追赶的人说:“是吉斯,那是吉斯叔叔。”
空地上有一株大蘑菇,像幽灵似的掩映在林中,与众不同的是这株蘑菇在闪闪发光。
瀑布下面是一片景色秀美的水湾,水面平如滑镜,白鹭懒洋洋地掠过,鱼儿不时跃出水面,漾起圈圈点点的涟漪,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彩。世界上最大的睡莲—王莲浮在水面上,碧绿如玉的大叶子,边缘向上卷起,好像一只浅浅地大圆盆。常见的莲叶只能托住一只青蛙,而王莲叶却能承载40多公斤的重量,霍桑和朵拉踩着睡莲叶子走到岸边。若是平时,朵拉肯定饶有兴趣的摘几朵荷花,但他们刚经历过恐怖的蚂蚁大军,也没心情欣赏美景,三个人地继续前行,走了没多久,霍桑看着卫星电话上的地图说道:“我们到了!”
临风说:“秦始皇陵发现的焰火刀,北极水晶洞发现的彩虹剑,都是陨石所造,都有着神奇的力量,最后一块陨石是什么样的,一块光秃秃的石头,还是已经被玛雅人制造成了什么武器,真想不出会有什么奇异之处。”
三个人向着黑压压的蚂蚁大军跑去,只有跑到河里才是安全的。临风右手拿焰火刀,左手持彩虹剑在前面开路,他贴着地面划出一道寒光,潮水般的蚂蚁被冰冻,然后挥出几道火焰,空气中就有了烧焦的味道。
三个人打量着四周,霍桑不禁大失所望,他本来以为目的地应该是一座玛雅遗址或者神庙废墟,然而,上帝坐标所在的位置仅仅是一小块空地,空地上绿草如茵,只有一株向日葵孤零零地站着,周围百花开放,空气芬芳而又香甜。
霍桑说:“玛雅人世世代代流传着一个传说,他们的祖先在亚马孙丛林用黄金建造了一座城市,这座城市守护着一个秘密,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才会重新现世。很多年来,无数的探险家、考古工作者都寻找过,然而没有人能够找到。如果我们找到,那也不是因为我们的运气好,而是世界末日即将来临—我们要找的最后一块陨石应该就在那里。”
霍桑重新确定了一下坐标,说道:“没错,就是这里。”
朵拉转身就跑,霍桑一把抓住她,指了指前面的蚁群说道:“向这边跑。”
突然,警报的信号传来了,这信号是一声恐怖得惨绝人寰的号叫。叫声既凄惨又恐怖,还有些熟悉,循着声音望去,看见一个人正从对面的草丛中向河滩跑,他的身后还有一道黑布正在地上蔓延,由远而近,黑压压一片,望不到尽头。
朵拉抱着树干,看得如醉如痴,这种景色难得一见。霍桑递给临风望远镜,临风爬上树梢,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他们已经快要走出这片森林,森林之外就是峰峦叠嶂的群山和绿草如茵的草原。
当蚂蚁大军前进时,别说是人,丛林中成百上千的野兽都会发出惊心动魄的吼叫声,这是野性面临恐怖时的呼号。蚂蚁大军潮水般向前推进,距吉斯大约只有几米远。吉斯跑不动了,黑色的蚁群顺着他的双腿向上蔓延。转眼间,蚁群爬满了吉斯全身,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完全属于那种发自肺腑撕心裂肺的绝望哀号,随即,他倒在地上,被蚁群吞没了。临死前,他那两只眼球中射出的是那种恐怖绝望的神情。很快,吉斯消失了,地面平坦得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临风说:“傻姑娘,这是向日葵的叶子在风中抖动。”
亚马孙森林尽收眼底,天空湛蓝,白云似乎触手可及,旭日初升,阳光普照着郁郁葱葱的森林,一只白头鹰在高空盘旋。
朵拉叹口气说:“没有搞错吧,我们从美国飞到厄瓜多尔,就是相信了一个疯子的梦话,穿越大半个原始森林,我们差点被食人族吃掉,被蚊子和蚂蚁吃掉,到了这里,什么都没有。”
霍桑说:“用不了多久,这些秘密都会揭晓的。”
霍桑说:“人们什么时候能够相信一株向日葵有着自己的思想,人类对自然界的认识才会更进一步。”
霍桑说:“一直跑,别停,跑到河里去。”
蚂蚁是一种智慧生物,会千方百计把食物弄到手。蚁群重新发动了进攻,这次,他们先瞬间滚成一团,几个蚁团汇聚成一个蚁球,然后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最后成为一个巨大的球状物体向河中滚了过来。
临风迅速滑到霍桑所在的树杈的位置,告诉了他,霍桑分析说典狱长等人就在附近,必须赶在他们之前到达上帝坐标的位置,否则自己历经千辛万苦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霍桑又大喊了一声快跑,然而周围全是蚂蚁,根本无处可去。
朵拉说:“爷爷,我注意到,这株向日葵在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哦,它在向我招手呢。”
发光大蘑菇吸引了很多毒蚊子,蚊子具有趋光性,都围绕着发光蘑菇嗡嗡飞舞,但是很快,它们向霍桑三人飞了过来,翅膀震动空气,竟然发出直升机的响声。
朵拉说:“上帝坐标,说的好听,就是那个疯子梦到的胡话吧,反正我是不信。”
临风摊开手,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掌心里拍死一只超大的蚊子,蚊子几乎和手掌差不多大,同时,临风的半边脸肿了起来。
霍桑看着向日葵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他喃喃自语说道:“天呐,我明白了,我知道如何找到失落之城了!”
朵拉说:“蘑菇有毒,我们不去碰就是。”
朵拉说:“我也有个问题,世界末日是什么样的?地震、火山爆发、海啸还是火星撞地球?”
吉斯说:“除了监狱,我哪也不去。”
典狱长看着吉斯说:“我不喜欢有胡子的男人。”
警长说:“那你就将事情的经过讲清楚吧。”
临风和伊贺看到这个人竟然是格斗大赛中的痛苦之王。
临风和伊贺都明白了,吉斯和痛苦之王本来就是一伙的,按照世界格斗大赛的规则,临风和伊贺两个人都死去的话,冠军归第三名所有,在半决赛中伯巴铃当场死亡,所罗门痛苦之王名列第三,痛苦之王便指使吉斯制造恐怖袭击,本意是想杀死临风和伊贺,没想到两人都活着,按照大赛规则,痛苦之王依然名列冠军,获得了本届格斗大赛的巨额奖金和赌注。为了使警方不怀疑痛苦之王,吉斯便投案自首做出伪证,嫁祸给临风和伊贺。
痛苦之王说:“吉斯没有杀死你们,看来,你们俩要再死一次了。”
警长说:“为了逃命,所以你打算把自己送进监狱。”
警长说:“谁追杀你?”
吉斯说:“有香烟吗?”
典狱长对着五个犯人讲话,身后站着一排持枪的狱警。
向导说:“马岛缟狸!”
伊贺说话了:“我怕吓着你。”
向导开了一枪,丛林里窜出更多的马岛缟狸。
霍桑:“这座岛为什么叫做淫魔之岛?”
因为吉斯的证词,临风和伊贺一同获罪,三人的刑期累计高达600多年,终生监禁,不得保释。按照当地的法律规定,临风、伊贺、吉斯三人将被放逐到所罗门世界监狱,各大媒体都报道了此事。
典狱长点点头,“你很招人喜欢,其他犯人会喜欢你的,你会有机会亲吻到自己的肠子。”
典狱长对吉斯说:“老兄,干的漂亮,这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犯罪案件,几乎天衣无缝。”
警察说:“贵重物品?如果你是个花瓶,你会变成碎片,等着进监狱挨揍吧。”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废除了死刑,纵观整个人类刑罚的历史,各国的刑罚都是由苛酷到轻缓,由残酷到人道,这与人类文明的发展是相适应的,死刑的废除也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人的寿命很少超过百岁,而在很多国家,竟有刑期大大超过了人生的极限。西班牙的两名恐怖分子制造了一起汽车爆炸案,致使二十一人死亡,四十五人受伤,因该国无死刑,法院只好处以1588年的徒刑。美国的戴维斯被古斯卡鲁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万年。邮递员布里埃尔·格兰多斯保持着世界上徒刑最高的纪录,据该国法律规定,丢失一封信判9年,他在9年中总共丢失信件4万多封,总刑期为384912年。
典狱长说:“我今天心情好,我决定枪毙你。”
吉斯说:“怎么来这么晚?”
向导说:“我们会被咬死,然后被强奸,最后被吃掉。”
霍桑说:“吉斯真是一派胡言,不知道他做伪证能获得什么好处。”
朵拉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尖叫起来,一只肮脏的灰色的马岛缟狸正跟在后面。
几天以后,吉斯被捕了,确切地说他是自首的。
三人走在原始丛林里,向导背着猎枪,手持一把柴刀在前面开路,灌木丛中生长着很多笼中树。笼中树的形成非常奇特,最初,树的周围生长出一些藤蔓,将树包围,密密缠绕,直到树死亡,而后藤蔓中间形成一个天然的笼子,这也是古代亚马孙土著囚禁囚犯的所在。
警察说:“你是我逮到的最有趣的人。”
警长说:“为什么要自首?”
朵拉号啕大哭起来:“临风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我们呀……”
向导:“不是,吃人并不恐怖,恐怖的是这种动物喜欢侵犯人类。”
霍桑说:“关押在那监狱里的不是罪犯,而是恶魔!”
狱警上前把面具揭开,禁不住尖叫起来:“哦,上帝啊。”
警方根据樱花格斗场的监控录像以及目击者的描述做出了模拟画像,向场内施放火箭弹的是一个中年男性,大胡子,30多岁,看上去像是意大利人。警方悬赏通缉,各大新闻媒体都发布了模拟画像。
抠肠恶魔说:“我愿意做小猫咪。”
典狱长说:“没问题,不过要从你的报酬里扣除一小部分。”
典狱长说:“下面,我很想看看这把刀有什么神奇之处。”
痛苦之王看着临风和伊贺:“欢迎来到我的家,这监狱就是我长大的地方”。
典狱长虽然见多识广,但也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缓缓地说:“现在,我只知道,我不太想强奸他了,我见过的猪屎都比他漂亮。”
警长说:“你没想到两个人都没死。”
痛苦之王的手中还拿着秦始皇陵里的那把黑刀。
朵拉说:“我想再见他一面。”
吉斯详细地说起恐怖袭击案件中使用的火箭弹型号以及另外几枚定时炸弹的特征,这些细节只有警方内部才会掌握,警察用车内的对讲机向警署做出汇报,初步确认了吉斯就是通缉犯。
吉斯说:“那好吧,我告诉你们,你们俩中奖了。”
警长说:“如果你现在站在大街上,肯定会吸引那些杀你的人,他们像苍蝇一样,而你像个臭鸡蛋,他们只要一出现,我们就会捉住他们,你愿意戴罪立功吗?”
朵拉说:“难道临风哥哥要老死在那里?”
警察说:“看了。”
另一个警察说:“有。”
吉斯说:“樱花格斗场恐怖袭击案的通缉犯就是我。”
吉斯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警察说:“天,不敢相信是真的,今天可是我第一天上班啊。”
朵拉说:“你刚才说的喜欢强奸人类的是什么动物呀?”
霍桑说:“它们是动物界的淫贼。”
向导说:“是一种喜欢强奸妇女的动物,当然,它们也强奸男人。”
抠肠恶魔说:“我喜欢把别人的肠子活活地从肛门里抠出来。”
向导:“岛上有一种恐怖的动物。”
霍桑一再劝说朵拉不要相信小报上的新闻,朵拉还是感到悲痛欲绝,谣言很快被澄清了,警方发言人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临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等待下一步调查。案情僵持不下,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这起恐怖袭击事件是临风和伊贺奖金协商未果引发的报复行为。如果临风和伊贺一旦获罪,两人将被判终生监禁。
吉斯说:“这几天的报纸头条没有看吗?”
另一个警察说:“即使你是市长唯一的私生子,你也等着进监狱吧。”
向导介绍说,马岛缟狸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猫科动物,浑身长着浓密的短毛,背部颜色褐黄,有四道黑色纵纹,外形像是豹子,却是狮子的远方亲戚。马岛缟狸拥有所有猫科动物中最大的阴茎。一只成年马岛缟狸身长一米左右,生殖器官却足有18厘米左右,差不多是体长的1/6。马岛缟狸的交配时间最长可持续8个小时,像家猫一样,马岛缟狸的生殖器长有倒刺,让拔出这个动作变成一件痛苦而又漫长的苦差事。发情期的马岛缟狸极度危险,雄性马岛缟狸一旦找不到配偶,就会袭击猩猩、河马,甚至人类,咬死之后叼到树上进行交配。
淫魔之岛位于南太平洋西部,岛上遍布着原始丛林,丛林里生长着一些巨型蕨类植物。
“这么说,你是个商人。”典狱长问下一个,“你呢,都干过什么坏事?”
朵拉说:“没有人能从那里出来吗?”
这是一张恐怖的脸,没有皮肤只有肌肉,因为天热的缘故,还有蛆从肌肉里钻出来。
典狱长对临风说:“你应该谢谢他,我现在没有性欲了。”
霍桑、朵拉、向导三人登陆的时候正是清晨,雾气弥漫,丛林里一片寂静。向导告诉霍桑,这个岛至少有30年没有人来过了,自己还是小时候和舅舅一起来岛上盗猎过袋狼,这岛上有一座山,山顶坠落过一块陨石。
警长说:“你要是不老实,我们就把你放了,说你逃跑,然后我们开枪打死你。”
过了一会儿,吉斯从拐角后笑嘻嘻地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霍桑说:“我们就是去寻找这块陨石。”
吉斯说:“你们俩是英雄,欢呼吧!”
警长说:“你被无罪释放了!”
另一个警察说:“哈哈,是吗?”
犯人的交接仪式在所罗门世界监狱外的沙滩上进行,临风、伊贺、吉斯三人都被装到一个铁柜子里,只露出一个头,铁柜子上所有的缝隙都被焊死了。这样的铁柜子一共有五个,除了临风、伊贺、吉斯三人外,剩下的两个铁柜子里装的是另外两个国家送来的罪犯,一个是世界著名的毒枭,还有一个是骇人听闻的“抠肠恶魔”,此人在东南亚一带臭名远扬。
吉斯说:“求你了,别这样,让我待在监狱里吧,我喜欢监狱,我一出去就会被杀死。”
狱警将枪口对着吉斯,只等典狱长一声令下就扣动扳机。
霍桑说:“他是我们的老朋友,吉斯。”
朵拉说:“所罗门世界监狱很可怕吗?”
毒枭说:“我卖大麻。”
典狱长:“你们好,小猫们,欢迎来到地狱,我只想讲一点,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现在都要变成小猫咪。不要企图建立什么秩序,在这里,我就是秩序。都干过什么,说吧,别不好意思。”
狱警使用切割设备打开铁柜子,吉斯的裤裆湿了一片,顺着裤脚有水流出来。两个狱警将吉斯拖到监狱围墙的拐角,一声枪响,吉斯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是手脚抽搐的声音,临风和伊贺面面相觑,不敢言语。
吉斯说:“是的,同伙向我索要酬劳,我付不起,于是他们就追杀我。”
朵拉:“吃人的动物吗?”
霍桑说:“听凭上帝的旨意吧。”
吉斯吓得瑟瑟发抖:“别这样,我一看到枪就害怕。”
另一个警察拿起报纸,将模拟画像和吉斯做对比,半信半疑地说:“还真有点像。”
两个警察将吉斯反手戴上手铐,按着脑袋塞进警车。
吉斯对临风说:“老伙计,我没想到你会参加格斗大赛,这把黑刀真的值得你这样做吗?”
吉斯说:“良心发现吧。”
吉斯说:“我的同伙!”
所罗门世界监狱关押着各国臭名昭著的罪犯,这里是真正的地狱,汇聚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恶魔。每个罪犯都恶贯满盈,杀人这个词在这里会让人感到鄙视,杀人犯不配来到这个监狱,只有屠杀人类者才有资格。
吉斯说:“你们俩买过彩票吗?”
霍桑说:“从来都没有人成功地越狱过。”
吉斯说:“我真的不是坏人,我是被冤枉的,什么坏事都和我无关,你见到过尿裤子的坏人吗?”
吉斯说:“你他妈小心点,我可是贵重物品。”
典狱长摇摇头说,“为什么他要戴个口罩呢?”
警察说:“你倒是挺能扯淡的,我买过,没中过。”
典狱长看着伊贺,伊贺戴着一个树脂做的面具。
警察说:“一个流氓。”
临风面无表情看着吉斯,目光中带有愤怒的火焰。
一个狱警悄悄问典狱长:“你打算强奸他还是揍他一顿?”
当时正在举办一个歌星的演唱会,数以万计的狂热崇拜者高声呼喊着歌星的名字,人声鼎沸中夹杂着歌迷的尖叫。吉斯跑进了会场,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在会场门口守候着,看样子吉斯正在被人追杀。吉斯挤在狂热的人群中,大汗淋漓,一旦演唱会结束,吉斯意识到自己就小命难保。他急中生智,冲上台强吻歌星,保安将其拽住,以为吉斯是狂热的歌迷,也没有提高警惕。吉斯鼓起勇气,再一次冲上台,掀起歌星的裙子,在她大腿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女歌星的惨叫通过高分贝的麦克风传遍了全场,每一个观众都被这变故惊得目瞪口呆,吉斯被一群保安拖到后台,一会儿,警察就赶来了。
吉斯被带进警署接受警长的审问,警长看着吉斯,吉斯悠悠地吐出一口香烟。
吉斯向警方声称他和临风是老朋友,一起参加过中国秦始皇陵的考古,格斗大赛决战前夕,临风和伊贺就奖金赌注一事进行协商,没有达成协议,临风就让吉斯杀死伊贺。在刺杀的时候,吉斯失手,伊贺出了更高的价钱要吉斯杀死临风,决战之际,吉斯伙同几个亡命之徒制造了这起恐怖袭击事件。
吉斯点点头说:“我得在这里躲几个月,等过了风头,我再离开。”
朵拉说:“我们怎么办?”
吉斯说:“我的本意是杀死其中的一个,无论是谁都行。”
三人慌不择路,在丛林中奔跑,马岛缟狸在后面紧追不舍,三人爬上一株巨大的笼中树,顺着树藤滑下来,这个藤蔓编织的笼子看上去并不怎么牢固,三人在笼子里束手无策,十几只马岛缟狸包围了过来。
吉斯说:“好吧,我说,有人追杀我。”
所罗门世界监狱是一个孤岛,位于太平洋西南部。
朵拉看着画像说,“这个人,很面熟。”
霍桑说:“继续寻找另外两块陨石。”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