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一章 青蛙沼泽

蜘蛛惊悚悬疑

小船驶过的沼泽水面趴着各种各样的青蛙,这里简直就是青蛙的王国。很多青蛙见到船都纷纷逃跑,只有一种黄褐色的蟾蜍趴在浮萍上无动于衷,它们身上长着毛,看上去丑陋无比,等到船接近的时候,它们竟然将自己四肢的骨头折断,像爆豆一样发出啪啪的声音,露着白色的骨茬,企图吓退入侵者。
霍桑说:“不知道典狱长那帮人在什么地方,他们肯定也在路上。”
霍桑租用了一艘印第安人造的独木舟,船体是用一段圆木挖空而成,长度大约是20英尺,宽处两英尺,这船正好够装三至四人和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
临风呵呵一笑:“别说蝴蝶,逃离所罗门群岛的时候,我还有过驾驶鲸鱼的经验。”
霍桑打开Iridium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说道:“亚马孙河流域面积622万平方公里,约占南美大陆面积的35%,包括巴西、玻利维亚、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大部或部分领土。”
三人登上独木舟,临风划桨,这里是亚马孙河的支流系最繁多的地段,星罗棋布的河流遍布其中,两岸风光秀美,鸟语花香,朵拉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
霍桑说:“不出所料,他们也来了,看来,要请教一下专家。”
寂静的沼泽中,突然传来一声蛙鸣,随即所有的青蛙都叫了起来。这片沼泽中,亿万青蛙和癞蛤蟆的齐鸣同样令人毛发倒竖,简直震耳欲聋,它们的叫声一会儿像雷声轰隆,一会儿像呜咽呻吟,一会儿又尖锐刺耳,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霍桑经过简单计算,用PDA手写笔在亚马孙河流域的电子地图上点了一下,那个点随即被放大,但是只能看到一些虚线,没有任何相关资料。霍桑询问租船的印第安老者,老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地方,还告诉霍桑,一个小时前,有五个凶神恶煞的人也打听过那里。
一片粉红色的云彩在河流上空飘过,接着,一片绿色的云彩也从他们头顶缓缓飘过。
临风仔细打听了那些人的相貌,说道:“这五个人很可能是典狱长他们。”
独木舟驶进一条水巷,岸上芳草萋萋,一只绿色的角蜥在水面跑过,停在芦苇之上,桨声阵阵,角蜥以为遇到了什么危险,眼睛喷出鲜血,可以喷一米之远,连续喷射六次。临风看到前面一截大圆木挡住了去路,等到小船驶近,才发现这是一条绿色的亚马孙森蚺—全世界最大的蛇,有十米之长,粗如成年男子的躯干。水流缓慢,临风将小船停在岸边,等待大蛇游过去,但是大蛇俨然不动,原来它在伺机捕猎凯门鳄。一只倒霉的鳄鱼从岸上游回水中,亚马孙森蚺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凯门鳄,扭转着身躯将其缠绕,吞下去之后,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大蛇看上去有些慌乱,试图尽快游走,但是它刚吃下一只鳄鱼,身躯巨大,动作迟缓。水底游上来一群鱼,成群结队地在水面蹦跳着,它们露出牙齿,向着亚马孙森蚺蜂拥而至,只用了10分钟,这条世界上最大的蟒蛇连同刚刚吞到肚子里的鳄鱼都变成了骨架,缓缓地从河面沉下去。
临风划得筋疲力尽,但是岸上的风光又令他心旷神怡,朵拉突然指着前面,霍桑喊了一声糟糕,一个大浪如城墙那么高卷了过来,与其说是大浪不如说是海啸更恰当。这种浪潮雄伟壮观,一堵白墙迅速推移过来,涌潮来到眼前,有万马奔腾之势,锐不可当。
霍桑只有苦笑,把电话递给临风,临风听到的是陆离教授的声音,这使得他像个孩子似的高兴起来,分别后,一直没有对方的音讯,彼此心里都很是挂念。陆离教授在电话中告诉临风,秦始皇陵博物馆已经建成,等着他们凯旋归来。朵拉也在电话里向陆离教授问好,陆离教授说,不管世界末日是真是假,目前已经找到两块陨石,剩下的最后一块陨石也要尽快找到。
挂了电话之后,霍桑说:“必须要抓紧时间,我能想到的,邋遢博士也能想到,要赶在他们前面到达上帝坐标的位置。”
朵拉说:“闭嘴,我自己会,就好像你常常驾驶蝴蝶似的。”
近处的河岸上长满鲜花盛开的树木,一株株盛开的花树,姹紫嫣红。水鸟栖息在树上,鸟儿种类繁多,颜色各异,啼鸣婉转,错落有致,它们使大森林生机盎然。一株高大的花树就是鸟的天堂,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美洲的热带巨鹳,这种巨鸟有一人多高,像滑翔机一样张开翅膀飞下来,气质尊贵优雅地在河岸上踱步。
霍桑说:“是蝴蝶,整整上亿只蝴蝶,这种蝴蝶还会步行。那种绿颜色的云,是长尾小鹦鹉排列而成的。亚马孙丛林中,什么颜色的云彩都有—红的,黄的,甚至还有七彩的,等你们看到鹦鹉云和鵎鵼云就知道了。你们会以为一幅色彩斑谰的画,在空中浮动,不过,我们最好不要见到黑颜色的云彩。”
临风小心翼翼地划桨,不敢惊动它们,一会儿,小船就驶进了亚马孙河。到了主河道,亚马孙河变得像大海一样宽阔,他们的小船犹如一片树叶,在惊涛骇浪之中沉浮。岸边的景色也变得美丽缤纷,令人眼花缭乱。
所有的人都抬着头,这是令他们终生难忘的奇异景象—彩虹剑发出夺目的光芒,寒气逼人,上方的空气冷凝结晶,雪花纷纷洒洒飘落下来。这些生活在赤道上的人,一生都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雪花,就连主持人和刚才那几位幻术表演者,脸上也满是惊讶的表情。
霍桑说这种蟾蜍叫做骨折蛙,遇到威胁时,会将自己的骨头折断。有些动物采用自残的自卫方式,例如壁虎自断尾巴、火蜥蜴让肋骨穿透皮肤。这时,沼泽上有一艘木船像幽灵似的顺流飘来,船上坐着七个黑人,但没有一个人划桨。他们一动不动,临风不由得提高警惕,将焰火刀紧紧握在手中。隔着水面,也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那艘船悄无声息地慢慢接近,一股寒气顺着血管蔓延,霍桑三人被一种莫名的恐惧震慑着。离得近了,临风擦擦眼睛,仔细观看,那几个人仍旧纹丝不动,沼泽中的雾气越来越浓,临风睁大眼睛,这次他看清楚了,朵拉也尖叫起来—那七个人都没有头。
七个无头人坐在船上,这艘怪异的船和霍桑等人的船擦肩而过。
霍桑告诉他们,这种小鱼生性贪婪凶残,叫做锯齿鲑,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名字叫做食人鱼。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在水里擦破点儿皮,锯齿鲑嗅到血腥味,马上就会扑过去,这种鱼身子很短,仅一英尺,看上去像河鲈一样温良驯顺;一旦张开嘴,便露出两排半圆形的牙齿,凶相毕露,牙齿像剃刀一样锋利。无论是鳄鱼还是森蚺,若是跑得慢了,就会变成一副骨架。不止一个独木舟划手,把锯齿鲑从水里捞出来时,被它们把手指齐嚓嚓地咬掉。只需要咬一口,切割手指的手术就完成了,锯齿鲑上下颌的力量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临风和朵拉看得触目惊心,一条蟒蛇吞没了一只鳄鱼,但是瞬间又被小鱼吃掉了。
一些人跪了下来,张开双臂,看着空中的雪花喃喃自语。
朵拉挤出人群,临风挽住了她的手,和霍桑一起离开了旧城广场。
从基多旧城搭乘9个小时的班车就到了普图马约。这里是一个小城,映入眼帘的是破败的砖房,灰白的马路,小城周围就是亚马孙热带雨林。以前,每逢汛期来临的时候,河水就会漫过城镇,这里也就成了一座空城。自从哥伦比亚政府在这一带发现了石油之后,就加高地势,建造防洪堤坝,小城慢慢地发展起来,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森林的减少,生态体系的破坏。号称地球之肺的亚马孙雨林涵盖了地球表面5%的面积,制造了全世界20%的氧气和30%的生物物种以及地球表面1/5的淡水,由于遭到盗伐和滥垦,亚马孙雨林正以每年7700平方英里的面积消退。
朵拉惊叹着,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爷爷,瞧,那片粉红的云,还有绿色的。”
临风说:“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这么大的范围,怎么寻找?”
小船被浪头卷起,继而被平滑地送进一片沼泽。
霍桑说:“世界地图上的北纬5度至南纬20度,西经80度至西经50度是亚马孙河流域,打开亚马孙河流域的地图,也按照这个十字坐标,依次缩小范围,最终就会缩小成一个点,那也是上帝指引我们要去的地方。”
朵拉说:“我讨厌他们,希望他们被丛林里的食人族捉住,爷爷,食人族是什么样的呀?”
霍桑对这把彩虹之剑,做过科学检测,但是没有一种仪器能测出彩虹之剑有着多么低的温度,仪器只要接近彩虹剑就会冷冻结冰。宇宙中最低的气温—绝对零度。太阳系没有一个地方有这个温度,人类也不可能制造出来这个温度,只能无限接近。绝对零度在太阳系之外的宇宙中是存在的,在星际空间的深处,在人类未知的地方,有着温度极低的冰冻天体,霍桑推测,彩虹剑很可能是冰冷天体的内核,经过漫长的光年旅行,陨落在地球之上。
这种沼泽是河水漫过堤岸形成的,树木全都浸在水中,沼泽深处万籁俱寂,藤蔓植物爬满大树,有时要用手分开垂下来的紫色花藤,一个池塘连接着一个池塘,每个池塘都碧绿如玉,清澈见底,河底的小鱼一览无余。
霍桑打开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确定方位之后,他们在沼泽中捕捉到几只大蝴蝶,用绳子系在船头,让它们拖着小船前进。临风告诉朵拉,如何牵引绳子,引导蝴蝶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其实和驾驶马车没什么区别。
霍桑拨了一个电话,对方告诉他,电子地图上那些虚线的意思是未经考察,那是绘制者从未到达的地方,一个隐藏在森林中的神秘未知世界,卫星地图和电脑上也没有查询到任何相关资料,也许,地球上只有这一个地区,在其腹地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在典狱长办公室里,典狱长和吉斯、邋遢博士正在喝酒。临风提出自己需要一条绳子,典狱长听取了邋遢博士的意见之后就应允了,他警告临风不许上吊也不许吊死别人,临风点点头,当场用那条绳子将自己的右胳膊和身体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伊贺说:“在沙滩上。”
伊贺说:“今天晚上。”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胆敢越狱。
小巴尔告诉临风和伊贺,一旦越狱失败,就必死无疑。所罗门监狱曾经发生过一次越狱,有个犯人爱吃塑料制品,没有人怀疑他的这个怪癖,因为世界上有一些异食癖患者,有的爱吃玻璃,有的爱吃泥土。这个犯人用几年的时间耐心准备,一点点收集各种塑料,单*色*书然后他做成了一张简易的气垫船,这船很丑陋,不如说是一个可以充气的气球。
伊贺说:“是的。”
伊贺回答:“某种海洋动物发出的声音。”
小巴尔说:“A,借钱。”
小巴尔说:“我们的船呢?”
伊贺压低声音说:“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是我们越狱的唯一出路。”
小巴尔突然说道:“你们要越狱吗,算我一个吧,带我离开好不好?”
临风对伊贺说:“我们带上他吧,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一起越狱。”
吉斯看着临风说:“如果咱俩还能够用人类的方式进行交流的话,我想告诉你,你现在变成这样,全是我造成的,我一点都不感到抱歉,你恨我吧,这里,我有一张照片要给你,上面也许有你想见到的人。”
第二天,伊贺对临风和小巴尔说:“现在,我有了一个越狱计划。”
临风说:“我这里有绳子,锯子在哪?”
临风说:“如果我是你,我想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的。”
一只座头鲸突然从大海里冲过来,搁浅在沙滩上,挣扎着身体,呜呜吱吱地大叫,叫声引来了巡逻的哨兵。那个犯人被发现了,一排士兵举枪就要射击,睡梦中惊醒的典狱长打着哈欠说道:“放他走吧!”
临风苦笑着说:“我们现在只有绳子,就在我身上绑着呢。”
典狱长对所有囚犯说:“你们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小巴尔问道:“那个死去的越狱犯人把船藏在肚子里,你把船藏在了什么地方呢?”
伊贺瞪了小巴尔一眼。
邋遢博士说:“很多年前,西班牙人赛尔维特发现血液可以在人体内循环,被当做异教徒活活烧死,如果我的实验成功,大家会不会认为我是个疯子?”
临风和伊贺耐心地听着。
吉斯说:“你本来就是个疯子。”
伊贺说:“你选择了C。”
小巴尔说:“好吧,不带我也没关系,别杀我灭口,我就当没有听到你们说话。”
临风说:“什么时候越狱?”
吉斯送给临风的那张照片拍摄于秦始皇陵地宫,画面上的朵拉笑吟吟地拿着一串红玉荔枝,旁边的霍桑和陆离教授欣喜欲狂地看着秦始皇鎏金塑像。
小巴尔说:“我有点害怕,我可不想变成腊肉。”
临风问道:“你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呢,你还是个孩子啊。”
小巴尔说:“是的,是鲸鱼。”
临风说:“那三样东西都准备好了?”
伊贺说:“在这里。”他从胳膊的肌肉中挤出一个蜡丸,蜡丸里装着一把钨钢折叠小锯。
典狱长像绅士般伸出手,对着大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他命令所有士兵放下枪,全部回到监狱营地。
众人凑上前看到墙上赫然两个血红的大字:截肢。
他们透过监狱围墙的铁丝网向沙滩上看去,然而沙滩上没有一艘船,只有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临风和小巴尔疑惑地看着伊贺,不明白他所说的船在哪里。
那个越狱的犯人饿得奄奄一息,他被士兵撕成了碎片,像布条一样挂在监狱围墙的铁丝网上,他的鼻子距离脚趾起码有30米之远。
小巴尔问道:“你们知道他把气垫船藏在哪里吗单色书?”
临风回答:“没有。”
临风说:“囚房的铁门怎么打开?”
小巴尔说:“除了截肢,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伊贺咳嗽了一声,轻轻地问道:“睡了吗?”
临风面无表情接过照片,在士兵的押解下走出了典狱长的办公室。
临风愣愣地出神,这不是他心里想说的话,不明白究竟是谁的意愿在主宰着这一切。
临风说:“但是,我们即使逃出监狱,也逃不出这座岛。”
小巴尔说:“他把船藏在他的胃里。”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典狱长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犯人吓得战战兢兢地说:“我知道,我一转身,你们就会开枪。”
临风说:“我差点掐死自己。”
空荡荡的沙滩上,那个犯人把气垫船扔进海里,然后爬上去,他在大海中漂流了几天几夜,最终又漂回到了这座岛上。邋遢博士解释说,这是因为岛屿周围有环绕的海流,只依靠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战胜大海。
小巴尔说:“最有钱的地方在哪里?在瑞士。世界上约有1/4的个人财富被存放在这里,各国政要、商界巨子和演艺明星都把存款放在瑞士而感到放心,这也造就了瑞士闻名于世的银行业。我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专业,我用黑客技术入侵了瑞士商业银行的电脑系统,偷取了几十万,本来不会被发现的,可是我搞了个恶作剧,重新洗了一下牌,将那些大富翁的钱转账给了穷人的账号……我就被抓到这里来了,幸运的是未婚妻获救了,我觉得值。”
小巴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B,买彩票。”
小巴尔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他在剑桥大学读书,爱上了一个女同学,他很痴情,每天下午6点都会在校园的长椅上坐着,只是为了偷偷看她一眼。后来,他们相爱了,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两个人毕业后,正筹备婚礼的时候,她患上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治疗费用高达数10万元,并且还要在一个月之内弄到,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未婚妻死掉。
小巴尔最后说:“C,犯罪。”
当天晚上,临风躺在床上失眠了,他将照片紧紧贴在胸口,那单_色_书照片似乎散发着芬芳,仿佛胸口开放着千朵万朵的花儿。其实,在无数个黑夜里,他只要一闭上眼就看到朵拉的身影。他想起在机场的时候,第一次和朵拉见面,朵拉怯怯地像一只小鸟;他想起在地下溶洞的时候,他和朵拉牵着手走向地下之湖;想起在秦始皇陵的时候,地宫塌陷,他抱着朵拉飞跃水银之河……
小巴尔问道:“知道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吗?”
典狱长对邋遢博士说:“你应该研究一下这把刀,究竟是什么物质做成的。”
到了夜里,尽管临风已经睡着了,但是他的手却依然醒着,时而轻轻地挠墙,时而抓弄临风的头发,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折腾了半夜才渐渐地安静下来。凌晨的时候,这只手大概是睡醒了,突然给了临风一记耳光,然后死死地掐住了临风的脖子。临风猝不及防,猛地惊醒,急忙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右手腕,可是右手的力量很大,临风感到呼吸困难,挣扎着身体,在同室狱友伊贺和小巴尔的帮助下,才得以挣脱。
伊贺说:“越狱需要三种东西,锯子、绳子、还有船。”
临风思索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伊贺说:“我可以打开。”
小巴尔对临风和伊贺说:“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艰难的选择,如何才能在一个月之内搞到几十万,这道选择题回答错误,我的未婚妻就要死。”
那天夜里,这个犯人用自制的塑料钥匙打开牢门,悄无声息地杀死一个士兵,换上士兵的衣服,突破监狱的重重岗哨,一路上很顺利地来到海边。他在沙滩上呕吐,把气垫船从胃里吐出来,然后像吹气球一样充气。他的这个越狱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然而却被大海打乱了,就在他扎紧气垫船准备扔向海里的时候,海面上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巨大,令人恐惧。
吉斯对邋遢博士说:“你发明的什么鬼东西,一个肩膀上插着扫帚的粽子?”
伊贺说:“有个办法。”
这滑稽的样子让典狱长和吉斯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正在烤鱼,典狱长把焰火刀抽出半截刀鞘,然后把生鱼片蘸上辣酱放在刀身上,鱼片发出咝咝啦啦的响声。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