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十章 幻术表演

蜘蛛惊悚悬疑

吉斯说:“然后,我们就像切蛋糕一样把这个城市分吃掉。”
在飞机上,朵拉说:“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
伊贺扣动了扳机,但随即脸色一变,他发现枪里没有子弹。典狱长又拿出一把枪,罗格将军也将枪掏了出来,两人的枪口都对着伊贺。伊贺一句话也没有说,扔掉枪,转身就走。
霍桑说:“魔术师的嘴巴里事先含着子弹,主持人的手枪里没有子弹,扳机和遥控装置连接,扣动扳机,玻璃破碎,造成子弹射碎玻璃被魔术师用牙齿咬住的假象。”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静默了几秒钟之后,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
霍桑说:“那片热带丛林简直就是探险家的墓地!”
罗格将军说:“要胸怀大志,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财富购买一个国家。”
接着上场的是一个身穿披风戴着斗篷的神秘人,他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人们也看不到他的脸,神秘人自称要为大家表演巫术。他让几个助手抬上来一个非常大的木盆,木盆呈椭圆形,有5米之长,助手向盆中倒水,直到注满,然后将几条小金鱼放进木盆里。观众都不解其意,议论纷纷。那黑衣神秘人抬起脚,全场安静下来,没人再大声说话,神秘人竟然站在了水面上,小金鱼在他脚下游来游去,这说明木盆中并没有什么支撑物。那神秘人在水面上走了几个来回,观众掌声如潮,大声叫好。然而这个表演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更让观众目瞪口呆。那黑衣人站在木盆前,双手合十,对着木盆缓缓张开手掌,木盆中的水竟然慢慢地分开了,中间陷落下去,就好像被什么神奇的力量分成了两半。
一个主持人宣布幻术大赛开始,音乐响过之后,一个头缠红布的印第安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中间的空地上。老人手里拿着一捆粗如手臂的绳子让周围的观众检查,绳子并无异样,老人走回到空地上,所有人都盯着他,只见他用力地将绳子的一端甩上天空,绳子竟然没有落下来,而是像棍子一样硬挺挺地直立着,小女孩手脚麻利地爬上绳子,很快就爬到了顶端,她做了个鬼脸,迅速地滑了下来。老人抖了抖绳子,刚才还僵硬的绳子立刻变得软软的,掉落在地上。
痛苦之王问道:“然后呢?”
典狱长说:“拯救世界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们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失落之城,据说整个城市都是由黄金建造。”
临风和主持人耳语了几句。主持人点点头,对大家说:“下面,欢迎一位女士,她要为观众表演真正的奇迹。”
尽管朵拉有些厌倦冒险生涯,但是她和临风一样担心霍桑的安危,所以,几天之后他们就登上了美国飞往厄瓜多尔的飞机。
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大家屏住呼吸,一个个呆若木鸡……
他们跋涉了整整一天,死亡山谷的地质非常奇特,脉络分明的岩石上记载着的10多亿年来的地球发展史,风吹日晒使得峡谷里砂岩的层次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那些平滑的,具有雕塑感的砂岩和岩石上流畅的纹路创造了一种令人目眩的三维立体效果,这使得众人在这个山谷中会感到头晕目眩。傍晚时分,他们穿过一片牛鸣石林,牛鸣石是浅灰色的石灰岩,被雨水溶蚀出许多孔洞,蚂蚁、蛇、鼠和鸟类穿行其中,山体表面好像被镂空了,布满了大大小小互相联通的鸟巢状结构。人往一个洞口吹气,互相串通的孔洞受空气摩擦,便产生铜管乐器的效应,发出动听的声音。还有一处奇异的岩壁,这块岩壁就是由八音石组成,只需要往上面扔个小石子,石子蹦跳着滚落,就能弹奏出美妙的音乐。
典狱长自言自语地说:“我太失望了,你狡猾的一刻远胜于我邪恶的一生。”
临风说:“霍桑先生,我会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您的。”
霍桑说:“这个更简单,膨胀塑料而已,其实,魔术说穿了就没意思了。”
朵拉说:“我也可以上去表演一下,让他们见识下彩虹剑的神奇。”
霍桑随着人群来到一个广场,广场很大,可以容纳上万人,四周栽种着仙人掌,巨型仙人掌有几层楼那么高,形似一盏绿色的枝形大烛台,巍然屹立,甚为壮观;有的仙人球像房子那么大,浑身上下长着棘刺,开着黄花,结有红色鲜艳的果实。
典狱长说:“看来,我们要再一次踏上冒险之旅了。”
主持人告诉大家,幻术接近于巫术,魔术在幻术面前暗淡失色。
主持人拿出一把手枪,风趣地说:“我用这把枪击毙了十个从大礼帽中变出兔子的垃圾魔术师,他们都该死,拙劣的魔术是对观众的侮辱。今天,我要枪毙第十一位魔术师,这把枪,我敢保证是真的,如果不信,谁都可以试试。”
霍桑说:“这些好像是免费表演,娱乐观众而已,而且这些都是魔术。”
主持人先说了几句插科打诨的俏皮话,然后宣布下一个幻术表演开始。
邋遢博士说:“什么?”
邋遢博士说:“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坐标,还有一首诗,那首诗很可能有着什么暗示。”
朵拉说:“我的家,错了,应该是我们的家。”
典狱长说:“不出我所料,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亚马孙河全长6440公里,在世界河流中位居第二,但流域面积和流量位居世界第一。发源于秘鲁南部安第斯山脉,一路向东,沿途接纳了1000多条支流,最终注入大西洋。亚马孙流域动植物种类之多居全球之冠,这个地球生态界的宝库,仅一棵树上就生活着1000多种昆虫,因此也有着“地球之肺”的美誉。
两个人要求典狱长拿出地图,霍桑说胡安画的那个十字其实是一个坐标点,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常识,上面的那个数字“5”应该指的是北纬5度,邋遢博士抢着说,下面的数字“20”就是南纬20度,左右两边的“80”和“50”,指的是经线范围。
临风说:“这是什么地方?”
霍桑说:“如果那个谜语是上帝出的,我想我猜到了。”
接下来又有人表演了影子分身、意念控制、悬浮等幻术,每一次表演都让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霍桑说:“这次,也许是最后一次。”
典狱长说:“是的,不过,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解决。”
霍桑的手指向地图的一个地方,“亚马孙河流域!”
朵拉在门前的垫子下面找到钥匙,她拉着临风的手参观整栋房子,书房、卧室、餐厅、喋喋不休个不停,如数家珍似的给临风介绍她从小到大的玩具,朵拉指着一把摇椅,告诉临风,爷爷平时就是在这里读书。临风问道:“那你呢?”朵拉这样回答,负责制造各种噪音打扰爷爷读书。
伊贺说:“如果你要开枪,那就开吧。”
典狱长拿出一把手枪,看着面前的几位,邋遢博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这段时间,他和霍桑朝夕相处,彼此钦佩,实在不忍心下毒手。吉斯低下头点着一根香烟,并没有想接过手枪的意思,也许他的内心里觉得亏欠霍桑很多。罗格将军点点头,典狱长却摇摇头,伊贺上前一步,接过枪说:“我去!”
主持人先用枪击毙了一只兔子作为测验,然后将一个五花大绑蒙着眼睛的魔术师押了上来,主持人举起枪,魔术师身后的观众轰地一下散开了,主持人笑着说自己枪法一向很好,不会误伤。为了证明一切都是真的,主持人放了一面玻璃,倒数321之后,主持人开枪,子弹击碎了玻璃,玻璃后面的魔术师竟然不可思议地用牙齿咬住了射来的子弹。
霍桑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地准备新的探险装备,三块陨石目前已经找到了两块,剩下的那块陨石也知道了大概的位置,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免得被典狱长等人捷足先登。
基多市分为新城、旧城两部分,很多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人,赤着脚,像幽灵似的走向旧城区。霍桑觉得诧异,就跟随着人流向前走。旧城区的许多地方保留了印第安人和西班牙人的建筑风格,穿过几条破败的街道,街道两旁是古老的砖房,苔痕斑驳的红瓦房顶几乎覆盖住整条街,鹅卵石铺成的路面坑坑洼洼,街边一个耍蛇艺人吹响笛子,一只眼镜蛇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朵拉走到空地上,取下背包,从水晶球里抽出彩虹剑,举在空中。
邋遢博士不甘示弱地说:“我也知道了。”
伊贺说:“因为临风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第二天清晨,霍桑、临风、朵拉三人还没起来,典狱长等人在谈论着即将去的亚马孙森林。
伊贺向着霍桑、临风、朵拉居住的那间废弃小屋走去,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将枪口对着典狱长。
典狱长问道:“那是什么鬼地方?”
观众大声喝彩,临风和朵拉也鼓起掌来。
痛苦之王愤怒地举起拳头说:“强盗,他们偷走了我的刀!”
典狱长说:“为什么?”
霍桑、临风、朵拉以为是什么节日,打听后才知道,一年一度的幻术大赛即将在这个广场上举行。
天黑的时候,他们宿营在一片废墟之中,那是采矿者和淘金客遗留下来的简易住所。霍桑、临风和朵拉三人住在一个废弃的房子里,其他人住在一个大的硼砂窑里。山谷的夜晚很安静,没有风,只有伊贺吹响树叶的声音悠悠传来。
广场上熙熙攘攘挤满了人,有衣着华丽的西班牙血统公民,也有戴着平顶帽、披着毛毯的印第安人。卖龙舌兰酒的小贩推着酒桶吆喝着穿行期间,小偷伺机盗窃,乞丐成群结队地向人群乞讨。
伊贺不理会众人,背后的枪口也似乎并不存在,他大踏步的向着荒原上那间废弃的小屋走去,枪响了,伊贺仰面躺下,倒地的一瞬间,他又想起和临风坐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喝酒,想起樱花决战……想起驾着大鲸鱼在海中颠簸……
飞机在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降落,基多是16世纪在印加城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赤道就在城外经过。
吉斯说:“咱们先穿越这死亡山谷,然后想办法去亚马孙丛林。”
霍桑已经意识到一旦自己失去利用价值,典狱长就会除掉他,所以他半夜里叫起临风和朵拉不辞而别了。典狱长气急败坏地检查了一下,他发现霍桑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那把焰火刀以及在北极冰洞中发现的彩虹剑,还有古特船长赠送给他们的一部Iridium卫星电话。
朵拉说:“那迅速生长的植物呢?”
清晨的时候,霍桑就带着临风和朵拉穿过了死亡山谷,中午的时候,他们三人站在了一处房子前。房间坐落在城市的郊区,看上去有些古朴,篱笆上的蔷薇掉光了叶子,门廊上的风铃默默无语,邻居家的一只小猫从草坪上跑过,教堂的钟声正在敲响。
典狱长说:“干掉霍桑,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他了,还有临风和那个爱哭的朵拉。”
霍桑说:“也许吧,有个占卜师说我会死在一片丛林里。”
朵拉说:“我们需要付钱吗,简直太精彩了。”
临风说:“牙齿咬住子弹是怎么回事?”
一个头顶陶罐的农妇走到空地上,她非常胖,衣着奇特,裤子松松垮垮,穿着花格子衬衫,还将衬衫的下摆打了一个结,满是赘肉的腰部挂着一圈铜铃,手中拿着一面小鼓。她的出现使人群一阵骚动,观众的笑声夹杂着起哄声。那农妇把陶罐放在地上,捏着一粒种子给周围的观众看,看完之后,她将种子放进陶罐,然后围着陶罐一边跳舞一边敲响手鼓,只一会儿,嫩芽就破土而出,随着鼓声和铜铃声的节奏加快,嫩芽在罐子里迅速生长,很快就长出叶子绽开了花,这株生长速度奇快的植物让观者大开眼界,等到鼓声停止,农妇鞠躬答谢,观众无不鼓掌喝彩。
典狱长说:“站住,你是不是想和子弹赛跑啊?”
典狱长迅速向那个废弃的小屋跑去,然而,小屋里空无一人。
玛雅人所使用的800多个象形文字,世界各国的语言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考古人士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仅有四分之一左右被解译出来。如果说文字的发明和使用是文明的真正标尺的话,那么玛雅人就是美洲大陆上最为文明、最富智慧的民族了。现存的玛雅象形文字常刻在石碑和庙宇、墓室的墙壁上,雕在玉器和贝壳上,总量相当多,在科潘遗址一座金字塔的台阶上,就发现了2500多个,这就是世界巨型铭刻的杰作之一:象形文字梯道、金字塔的台阶布满了古怪而精美的象形文字。虽然在世界各地还有两百万人在说玛雅话,但是人们对整个玛雅文字,依然无法识读。
洞口,六只雪橇狗堆积成金字塔的形状,它们相互依偎着叠成一堆,以这种方式取暖,看到众人从冰洞里爬上来,雪橇狗纷纷苏醒,抖落着身上的雪。
霍桑和邋遢博士拿出两支荧光笔,在地上各自写了出来,典狱长去看,发现他们写的答案一样:热气球!
霍桑和邋遢博士都摇了摇头……
霍桑看着穿透船身的箭头,说道:“箭头是铁铸造的,不管他们是什么,但肯定不是猴子。”
鲁力高问道:“什么意思?”
霍桑和邋遢博士将几个大帐篷拆开,罗格将军拿出一把瑞士军刀,上面的细改锥卸下来可以当做缝衣针,然后拆开防水背包,抽出线,将几个大帐篷缝在一起,这种北极探险专用的帐篷保温性能良好,非常适合做成热气球。对于针线活,朵拉甚至不如伊贺和临风技巧娴熟,这使得她很郁闷,只好去搬运可燃冰。众人把可燃冰堆积在冰洞下方的一块大石头上,把那些千疮百孔的小冰洞堵塞住,这样,冰洞也就成了一个烟囱。点着可燃冰以后,热气上升,渐渐地将帐篷做成的大气球充得鼓鼓的,膨胀的气球挤在冰洞之中。霍桑和邋遢博士早就计算好了气球的体积,气球如果过大,就会堵塞冰洞,增加摩擦力,如果过小,气球不能接纳更多的热空气,也是无法上升。
朵拉说:“爷爷,看来要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临风、伊贺、痛苦之王都尝试了一下,冰壁根本无法攀登,三人只好作罢。霍桑和邋遢博士低头思索着什么,大家也不敢出声,怕打扰他们。朵拉看着上面的冰洞,自言自语说除非我们能够飞出去。霍桑猛地抬起头来,似乎从朵拉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示,邋遢博士说:“我想到办法了。”
大家一齐看着典狱长,那剩下的半截火柴正在他的掌心。
霍桑说:“传说中,水晶骷髅会说话,这些文字应该是它们想要对我们说的话。”
典狱长回答:“你的问题也太多了点。”
典狱长问道:“什么?”
古特船长说:“精神病院。”
“我叫胡安,玛雅文化研究者,我住在艾里奥的身体里!”
众人纷纷将自己抽到的火柴亮出来,大家都很幸运,没有人抽到那半截火柴。
减轻负重之后,热气球终于升了起来,但仅仅是晃晃悠悠离开了地面而已,热空气的浮力仍不足以载动大家,每个人都变得着急起来,典狱长脸色凝重地说道:“看来,需要有一个人跳下去!”
典狱长点点头,众人将装有钻石和水晶的背包纷纷扔进水潭,典狱长看着吉斯,吉斯无奈地摊开手,最终从口袋里又掏出几颗蓝宝石,恋恋不舍地扔进水里。吉斯痛惜地说:“白来了一趟,我的别墅,我的跑车,我的成群的妻妾,全没了。”
在体积相同的情况下,球体热气球要比其他形状的热气球载重多,所以他们也尽可能地将热气球做成圆形,这种简易的热气球不用考虑风向、气流、速度、测量仪器,只需要上升力,能够带着大家离开这冰洞就可以。
典狱长连续扣动扳机,子弹射出,纳努克腹部中弹,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典狱长一脚将纳努克踢下热气球,载重减轻,气球终于缓缓地上升了起来。
小矮人闹哄哄地越聚越多,朵拉站在船头,将手中的彩虹之剑当空一挥……
众人累得筋疲力尽,休息了一会儿,就沿着原路返回。他们穿越遗忘村庄,重新搭建冰桥,那片冰雪森林依然寂静安宁,经过几天的艰辛跋涉,他们终于回到了古特船长的破冰船上。古特船长酩酊大醉,众人也顾不上叫醒他,抢进餐室,酒足饭饱之后,疲惫地睡去。
典狱长嘀咕了一声:“见鬼!”
这时,一个白胡子小矮人,左手拄着拐杖,右手牵着一只大青蛙出现在岸上,看上去他应该就是首领。他放开大青蛙,青蛙跳进沼泽之后,水面突然裂开很多个小窟窿,一些蟾蜍从窟窿里爬出来,随之更多的蟾蜍浮到水面,蟾蜍不停地咕咕叫,肚子越鼓越大,最后竟然爆炸了,弥漫着臭味的剧毒液体四溅开来。
典狱长朗声说道:“谁抽到短的那根火柴,就跳下去。”
霍桑说:“这种蝴蝶基本绝迹,即使是标本,每只也价值3万美元。”
虽然冰洞并不是笔直的,有些倾斜的地方,但是靠上升的惯性,依然畅通无阻。热气球顺利地上升到他们悬挂探险装备的位置,由于上方的洞壁上丛生着一些巨大的冰蘑菇,热气球无法继续上升,众人只好放弃热气球,先将自己固定在冰壁的安全楔上,拆开热气球之后,依靠那些攀援工具,经过数小时的艰难攀爬,终于从冰洞中钻了上来。
霍桑、临风和朵拉三人急忙趴在船身里,箭都射在了船上。
临风问道:“这个世界上存在除了正常人类以外的奇异种族吗?”
鲁力高说:“如果不跳呢?”
典狱长恼羞成怒地扔掉火柴,说道:“不算,重新抽签。”
典狱长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快想办法,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典狱长在转轮手枪中放入一颗子弹,旋转弹槽之后,猛地合上弹槽。他的枪口扫过众人,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这种转轮赌博,肯定会有一个人中弹。伊贺眼含怒火,典狱长对着伊贺扣动了扳机,子弹却没有射出来,他又重新旋转弹槽,将枪口对准了纳努克,纳努克举起双手问道:“我有个问题,你是按照逆时针开枪还是顺时针呢?”
突然,树林里传来几声怪异的吼叫,五只蝴蝶纷纷中箭落地,在泥泞的沼泽里无力地扑腾着翅膀。树梢上出现了很多印第安土著人,个头很小,看上去就像是小矮人,他们手持弓箭和长矛,为首的一个印第安小矮人发出怒吼,其他小矮人纷纷响应,箭矢如雨,射向老人和姑娘。
霍桑说:“当然,除了黑人、白人、黄皮肤的人,还有两脚趾人、绿人、图皮人、长着尾巴的人、侏儒种族。”
邋遢博士说:“天然水晶具有信息储存功能,这些文字应该是古代玛雅人隐藏了几千年的神秘信息,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这些玛雅文字就能揭示人类过去和未来的秘密,能帮助人类解开宇宙生命之谜。”
痛苦之王说:“我们所能利用的只有一捆绳子,还有几个帐篷。”
临风抽了两根,慢慢地摊开手,朵拉急得快要哭出来,等她看到临风手心中的两根火柴都是长的以后,她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兴地跳了起来,霍桑的运气也不错,朵拉抱住了爷爷的脖子。
典狱长说:“这些玛雅文字,你们能破译吗?”
邋遢博士说:“好!”
球体内的气温渐渐升高,气球慢慢升起,大家把绳子编成网状,与气球系在一起,尽管冰洞里的可燃冰不断地燃烧,可以释放足够的热气,但是霍桑、临风、朵拉、典狱长、邋遢博士、罗格将军、伊贺、痛苦之王、吉斯、鲁力高、小巴尔、纳努克,一行十二人全部钻进网状的吊篮之后,大家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超重,热气球不堪重负,难以升起。
古特船长说:“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他可以破译玛雅文字。”
古特船长说:“艾里奥的体内住着十七个人,同时拥有17种不同人格,甚至可以用十七种不同的语言说话,其行为就仿佛是很多个完全不同的人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这十七名经常出现在艾里奥身上的角色有男有女,有黑人有白人,有大人有小孩子,年龄从6岁至上百岁不等,仿佛十七名住在他体内的房客一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个性、名字、怪癖,甚至笔迹也各不相同。”
典狱长掏出一把转轮手枪,气急败坏地说:“就凭这个!”
此刻,晨曦穿透林子,蝴蝶拖着小船翩翩前行,这种蝴蝶叫做大鸟翼蝶,是世界上最大的蝴蝶,腹大如壶,翅膀展开有半米之长,全身呈紫蓝色,拖着两条洁白色的闪带。
邋遢博士抢先抽了一根,其他人纷纷动手,众人感到无可奈何,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死会维系在这小小的火柴上。临风说自己要抽两根,典狱长问他为何这样做,临风表示他愿意替朵拉抽签,如果两根火柴中有一根短的,他愿意跳下气球。
典狱长说:“那么,大家就将他扔下去。”
在亚马孙丛林,有一艘小船正缓慢地行驶在沼泽里,七只大蝴蝶系在船头的绳子上,蝴蝶奋力挥舞翅膀拖着小船前进,船上坐着三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一个姑娘,他们正是霍桑、临风和朵拉。
霍桑说:“是的,刻在水晶骷髅上的玛雅文字,遇到水,在光的折射下才会显现出来。”
大家都默不作声,留在这个冰洞里的下场就是死亡,没人愿意这样做。典狱长提议抽签,众人也只好接受,为了从这冰洞里脱困,只能牺牲掉一个人。典狱长拿出十二根火柴,掰断其中的一根,然后攥在手中,只露出火柴的头。
吉斯说道:“绳子,我们可以用来上吊,帐篷就当裹尸布好了。”
典狱长说:“太重了,气球飞不起来,必须减少一个人。”
痛苦之王说:“必须这样做吗?”
临风说:“蝴蝶也不知道疲倦。”
霍桑说:“咱们必须把钻石和水晶扔掉。”
霍桑说:“信中写了什么?”
神秘的玛雅文字无人能够全部读懂,在公元前后,玛雅人就创造了象形文字,但出土的第一块记载着日期的石碑却是公元292年的产物,发现于蒂卡尔。5世纪中叶,玛雅文字普及到整个玛雅地区。然而,奇迹般的玛雅文明,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霍桑喊了一声:“糟糕,这是自爆蛙!”
古特船长说:“我们每人可以分得一个水晶头骨。”
等到醒来,古特船长正在研究他们寻找到的那些水晶骷髅,霍桑睡眼惺忪地走过去,古特船长一边和他打招呼一边用放大镜观察水晶骷髅,“我以为,闯进来一群北极熊呢,你们的头发怎么都变白了……这可真是件罕见的宝贝。”
纳努克说:“凭什么不算?”
朵拉打开一个匣子,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球,然后从水晶球中抽出一根七彩的菱形晶体,就像是一把彩虹之剑。
朵拉说:“怎么奇怪了?”
吉斯说:“上帝啊,这些是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
蟾蜍越来越多,慢慢地将霍桑、临风和朵拉包围了。小矮人们也爬上更高的树梢,剑拔弩张,一个个张弓欲射,只需要首领一声令下,霍桑三人就会被射成刺猬。
朵拉说:“或许,它们会带我们到达一片花园。”
朵拉说:“爷爷,他们是人还是猴子?”
古特船长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声音颤抖着复述信上的内容:
霍桑简单地将发现水晶骷髅的经过讲了一遍。
典狱长举起枪,恶狠狠地说道:“做君子,远不如做魔鬼更适合我,现在,你们的生死掌握在我手中了,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都别动,除非你们比子弹的速度还快,现在,我们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当然我会尽可能地做到公平,这样也是为了大家都能离开这里。”
他们制造的热气球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绳索、帐篷、可燃冰。
典狱长走过来说:“先回到极地训练营,再分赃好了。”说完,他将水晶骷髅装进桌上的帆布包,其中的一个水晶骷髅不小心滚落下来,正好掉到桌旁的一个金鱼缸里。典狱长欲从水中捞起,霍桑大喊了一声别动,众人都被惊醒了,邋遢博士也走过来看。浸在鱼缸中的水晶骷髅折射出彩虹的颜色,水晶的多棱性使得色彩变幻无穷,简直美不胜收。过了一会儿,水中竟然隐隐约约浮现出一行古怪的文字,几只小金鱼在文字周围游来游去。
霍桑说:“他在哪里?”
古特船长说:“他叫艾里奥,患有一种奇怪的多重人格分裂症。”
古特船长问道:“这些是玛雅文字?”
霍桑对邋遢博士说:“咱俩都把答案写出来,看看是不是一样。”
古特船长说:“以前我做过医生,有一天,突然收到一个留着寄信人艾里奥地址的信。”
霍桑说:“这个艾里奥要么是一个绝世天才,要么是一个超级白痴。”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