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九章 死亡山谷

蜘蛛惊悚悬疑

霍桑说:“美国死亡山谷,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你看看谷底的盆地,那些移动之石是怎么回事?”
典狱长说:“太荒唐了。”
这个被劫持的老人突然用女孩的腔调说话,大家都吓了一跳。
凝视着向太阳凋谢的鲜花/即是上帝的目光所在/无边的征途像从前一样/待到来自远方的英雄走遍大地/历经磨难与生死的考验/英雄手执自然之笔/以诸神的旨意谱写尘封之书/怀着勇敢的心找到失落之城/属于人类的荣誉圣殿会再次开启/那也是打开未来之门的钥匙/那也是唤醒远古文明的道路/那也是通向虚空之境的阶梯/那也是预知日月星辰的摇篮。
霍桑说:“这个还有印象吗,你写的信,看,你的笔迹还认识吗,胡安先生,醒醒。”
邋遢博士惊讶地问:“你知道,你不存在?”
典狱长说:“很明显,我们选择后者。”
众人站在山顶,看到谷底地面上的石头竟然会自己移动,并在河床上留下滑行痕迹。
邋遢博士说:“怎么办?留在这里等待警卫对我们盘问,然后告诉他们我们是从所罗门监狱跑出来的?”
胡安点点头,过了一会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用一种坚决的语气说道:“我要看看他。”
罗格将军走上前,胡安骨瘦如柴,所以罗格将军也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胡安夹在腋下,众人抢出房间,痛苦之王手持焰火刀冲在前面,惊慌失措的医生和护士们纷纷躲避,众人穿过走廊,来到后院。院长带着几位警卫正好赶来,痛苦之王将刀一甩,火焰划空,院长和一名警卫身上着火,惨叫着倒地打滚,其他警卫掏枪射击,混乱之中,鲁力高和小巴尔中弹倒地。典狱长开枪还击,临风和伊贺想去救小巴尔,但是对方的火力很猛,众人不敢停留,翻过后院的铁丝网,从侧门乱哄哄跑出了病院。
典狱长威胁道:“那就离开这个黑老头的身体,小鬼,否则就把你关进黑屋子。”
霍桑说:“还有一个更难的问题,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探索了几千年的问题,达尔文死的那一年,爱因斯坦已经3岁,人类文明总是在不断地持续进步,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人类是由猿进化而来的,按照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宇宙是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我想请教一下,地球上的生命,包括地球,是如何起源的?”
院长大叫一声住嘴,刺激一个精神病患者并不是件理智的事情,有可能使多年的治疗功亏一篑。院长上前安慰胡安,大家以为胡安听到这个消息会精神崩溃,没想到胡安仅仅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地说:“我知道。”
邋遢博士说:“古特,早已不是医生了,他现在是一个船长,你认为这封信是上个星期写的,但是已经过了好多年,你出现了记忆空白,而这段没有记忆的时间,是另外十七个人轮流主宰着你现在所控制的躯体,你那么聪明,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胡安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胡安看完照片后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邋遢博士看着他说:“你是不存在的人,你是别人精神分裂后的产物,就像活在梦中。”
霍桑赞叹地说:“你这些知识是从何而来?”
峡谷怪石林立,似乎没有尽头,众人累得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地坐下来休息。
夜晚十分安静,月光如水,四周怪石嶙峋,令人压抑。临风和朵拉站在山巅,静静地看着这荒凉的山谷,谷底寸草不生,光秃秃的就像火星表面的景象。谷底突然出现了异常的现象,朵拉用手一指,临风也看到了,谷底干涸的河床上有什么东西在缓缓地移动。
借着月光仔细观看,最初以为是野兔之类的动物,等到看清楚之后,临风和朵拉都感到不可思议,两人叫醒大家。
邋遢博士说:“胡安先生,你终于出来了,这封信的内容你还记得吗?”
邋遢博士迫不及待地说:“快告诉我们,这些古怪的玛雅文字有什么含义?”
胡安也不去看谷底,用一种不以为然的语气说道:“很简单,死亡山谷低于海平面86米,是全美洲最低的陆地,也是西半球陆地的最低点。这里是世界上地心引力最弱的地方,而死亡谷的地理位置又是地壳运动最为频繁的地方,当地壳运动时会产生强大的磁场,磁场又能减弱地心引力,甚至消失,从而达到减轻石头的重量。人们总是喜欢拿大地,就是面积大的东西来作参照物,当人们看到地面的滑痕时,便顺理成章地把大地看成参照物,变成了石头在移动了,其实石头并没有移动,而是大地在移动。”
当天晚上,他们在一个山洞里宿营。
罗格将军说:“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真的资助这家医院,打消他们的怀疑,二是劫持这个神经病。”
典狱长从背包中拿出一个水晶骷髅,黑人老头独坐在石头上发呆,典狱长将水晶骷髅的眼窝对着黑人老头的眼睛,老头依然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反应。霍桑建议用另一种办法,他拿出古特船长的那封信,在黑人老头面前晃了晃。
胡安说:“梦中的人,他要我耐心等待,有一天会有人找到我,让我把这些说出来,他还告诉了我这个—”
典狱长走到老人面前,弯下腰说:“小姑娘,能否敲敲你隔壁的门,我们要找胡安先生。”
警笛声很快在身后响起,大家慌不择路地进入一条大峡谷,峡谷边尽是悬崖峭壁,光秃秃的连一棵树都没有。众人不敢停歇,跑了很久,警笛声渐渐听不到了,这条峡谷行人罕至,地势凶险,想必是院方的警卫放弃了围追。
邋遢博士说:“向一个虚无的人请教也许是件荒谬的事情,不过我们真的需要你的帮助,这也是我们寻找到你的目的,告诉我们这些神秘的玛雅文字是什么意思。”
胡安说道:“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大,宇宙中的生命,包括宇宙,又是怎样起源的。人存在于地球,地球存在于太阳系,太阳系存在于银河系,银河系存在于宇宙,宇宙又源于何处呢,按照大爆炸的理论,宇宙起源有点像地球上沸水中的泡泡,按照有神论,上帝创造了宇宙,上帝在创造宇宙之前,又存在于何处?现在已经接近答案了,我们从何处而来,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胡安回答:“我也不知道。”
胡安用手指在地上画了个“十”字,然后在十字的上面写了个数字“5”,下面写了个“20”,左右分别写着“80”和“50”。
邋遢博士问道:“谁?”
吉斯插话说道:“好家伙,这又是一个哑谜,一个梦中的人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人让你把这些告诉我们,是这样吗?”
霍桑说,这是美国死亡山谷独有的奇特现象,石头的确是在地面上滑行的,虽然死亡谷里存在着风,却不足以将这些石头吹动,更为奇特的是这些移动的石头有时还会拐弯,他们并不是完全按照笔直的路线进行移动,到目前为止,这种奇异的现象仍是一个谜团,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对移动之石都无法做出合理的令人信服的解释。
胡安说:“是的,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
胡安说道:“和我猜想的一样,谢谢你,你第一个告诉了我真相,我也一直期待着今天。”
邋遢博士也上前说道:“腾出位置让胡安先生出来,我们需要他的帮助。”
邋遢博士想要下去看看,霍桑阻止了他。
胡安说道:“当然记得,这封信是我上个星期写的,写给古特医生,内容是—我叫胡安,玛雅文化研究者,我住在艾里奥的身体里!”
看到这封信,黑人老头的眼神突然变得神采奕奕,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说道:“是的。”
典狱长说:“我们精神都很正常,而你只是盘踞在一个陌生人的体内。”
典狱长拿出一叠照片给胡安看,这些照片都是在古特船长的破冰船上拍摄的,他们偶然发现水晶头骨浸没在水中,头骨隐藏的玛雅文字才会显现出来,他们就用相机将十三个水晶头骨上的文字记录了下来。
胡安站起来,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去哪,他看了看众人,目光中隐含着告别之意,却又没有任何留恋,他走到山顶的一处峭壁之上,纵身跳了下去。
胡安看着天空,夜空中没有星星,月亮也躲进了云层,他缓缓说道:
女童的声音回答:“不认识。”
典狱长面前的老人吓得用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过了许久,仍旧保持这个姿势,眼神也变得暗淡无神,邋遢博士叹了口气,大家都不知道胡安的人格什么时候出现,休息了一会儿,只好继续前行,一行人跋山涉水,崎岖而行,打算尽快穿越这道峡谷,那个老人浑浑噩噩地跟着,有时会站着发呆,痛苦之王就将他背在身上。
胡安说:“我要看看我寄居的这个人体的样子,看看他的脸—给我镜子。”
典狱长追问道:“是谁要你等待的,是谁创造了你?”
典狱长说:“我们试试能不能召唤他出来。”
这时,女童的稚嫩声音再次响起:“你们是带我去找爸爸吗?”
典狱长说:“他们会怎么报案,一群疯子劫走了一个疯子?”
胡安说:“我能意识到自己不存在,你们呢?”
朵拉好心地拿出一面化妆用的镜子,想要递给胡安,院长一把夺过,将镜子摔在地上,他愤怒地对朵拉说:“你们这样做会毁了他,你们是不是来捣乱的?”临风上前推开院长,院长开始质问典狱长等人的身份,房间里乱成一团,院长一边大喊警卫一边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霍桑说:“像一首诗,也像是谜语,这些就是水晶头骨上记载的文字含义?”
胡安笑着说:“也许,你们是活在一部电影中,或者一篇小说里面,和我一样都是不存在的,都是从虚无中被创造出来的,好了,既然完成使命,我就该走了。”
邋遢博士说:“如果胡安先生在的话,或许会有答案。”
冰洞很深,底部竟然是一个水潭,这使得众人幸免于难,大家纷纷从水中爬上来,一个个惊魂未定,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朵拉脸色苍白,临风抱起她,朵拉这才大哭起来。霍桑注意到水潭的水并不是冰冷彻骨,这是因为地热的缘故,从地表以下平均每下降100米,温度就升高3℃。冰洞口打开之后,地热上升,藏身在冰洞中的冰虫纷纷躲避,寻找更合适的栖息地,这也导致了冰壁裂开,使得霍桑等人坠落下来。令人感到糟糕的是,那些冰镐、冰爪等攀援装备依然挂在冰洞上方,并没有一起落下来。
典狱长说:“没有。”
他们进入的是一个流光溢彩的水晶洞,洞顶由氧化铁染得通红,数根又粗又大的白色菱形水晶直插入上方的拱顶轮廓,洞壁悬有冰瀑,冰块奇形怪状,犹如雕刻,岩壁十分潮湿,上面覆盖着如刀片一样锋利的一簇簇晶体,看上去完美无瑕。下垂的纤维般的钟乳石,看上去像优美而精细的纱帘,地面纵横交错着一些发光方尖巨型水晶柱,空地上,有色水晶非常多,一簇簇黄色水晶聚在一起,一丛丛紫色水晶拥在一块,就像是一个花坛,地缝中冒着寒气,云雾般缭绕,宛如人间仙境。他们置身在这样一个壮观的水晶花园,每个人都惊呆了。
他们的帐篷像蝙蝠一样吊在冰洞里,为了分散重量,霍桑将冰镐、折叠锹、冰爪等装备悬挂在安全楔上,大家惊魂未定,休息了片刻。朵拉注意到洞下有几只大冰虫悄然而上,它们行进的速度很快,朵拉还没来得及提醒众人,轰隆一声,掉落下一大块冰,紧接着,一道裂缝在瞬间延伸,像闪电的形状一样布满冰壁,帐篷也随之掉落,众人啊大叫起来,一起坠向深渊。
霍桑他们进入的就是一个冰虫的巢穴,冰虫越聚越多,它们在冰层中蠕动着向上爬行,令人触目惊心。众人的体重全靠仅剩的一个安全楔来维系,他们像荡秋千一样吊在空中,眼看着黑压压一片冰虫由下而上,由无数冰虫汇聚一起形成的黑色即将吞噬他们,一旦冰虫爬到安全楔的位置,安全楔周围的冰层出现缝隙,就会松动脱落,他们也将坠入万丈深渊。
朵拉说:“怎么阻止它们?”
吉斯说:“我想,我需要采集一些矿石样品。”
他们环顾四周,周围有一些蜂窝状的冰洞,冰壁千疮百孔。霍桑带领众人,选择一个最大的洞窑钻了进去,他们像蚂蚁一样行走在冰洞迷宫之中,到处都是岔路,回廊,霍桑一路上不停地做记号。众人穿越一个又一个冰洞,每一个冰洞里都倒挂着冰笋,地面上的冰柱、冰帘、冰瀑、冰花、冰佛、冰床、冰钟、冰人、冰菩萨等,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冰洞内各种景致无不令人惊叹,这个玲珑剔透晶莹夺目的世界,归功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水晶球完美无瑕,晶莹剔透,很显然,这也是人工雕琢而成。水晶球上还有一丛晶簇,晶簇呈现一种淡淡的粉红色,晶簇下方有一根菱形方尖水晶嵌入水晶球,透过水晶球,那根菱形水晶呈现出彩虹七色,在灯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彩虹水晶剑插在水晶球之中,那丛晶簇可以说是这把彩虹剑的剑柄。众人围拢过来,朵拉试图拔出那把彩虹剑,霍桑使眼色阻止了她。邋遢博士欣喜欲狂,他告诉典狱长,这彩虹水晶剑肯定是他们所要寻找的陨冰打造而成,只是不知由何人打造。典狱长一把夺过水晶球,对朵拉说:“小姑娘,我先暂时帮你保管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临风和伊贺昏沉沉地醒来,其他人依旧昏迷不醒,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典狱长说:“是啊,我们快要掉进这黑烟囱了。”
典狱长说:“谁最先拿到手,就是谁的。”
朵拉看到地上的水晶柱就像缠绕在一起的光柱一样,环绕着一个水晶球,朵拉抱起水晶球说道:“这个,是我的了。”
冰虫有个致命的缺点—怕热。阳光直射可以使冰虫细胞膜溶化,细胞内的酶也化成一堆黏稠物。众人把所有的射灯都打开,这种灯光线强烈,在冰壁上又有折射功能,那些冰虫在炙热的灯光照耀下纷纷躲避,然后下面依然有密密麻麻的冰虫不断爬上来。霍桑发射了一枚曳光弹,这是一种求救的信号弹,曳光弹拖着一道耀眼的光芒向洞下射去,邋遢博士也发射了一枚,曳光弹不断反弹向洞内坠落,在两枚曳光弹的照射下,冰虫渐渐散去。
典狱长作势欲拔出水晶球中的彩虹剑,痛苦之王突然大叫了一声,指着旁边的一个洞穴惊恐地说:“那里,有个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
霍桑说:“先不管这些,看看洞里有什么。”
纳努克说:“据说可以召唤冰雪。”
伊贺抬头看着冰洞:“没有工具,徒手攀援这样的冰壁是不可能的。”
邋遢博士说:“上不去了。”
众人下到洞室内纷纷争抢钻石,邋遢博士问霍桑发现了什么,霍桑环顾四周,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这个洞室竟然是人工开凿的!”
吉斯说:“是啊,虽然没有摔死,但我们也活不了了。”
水晶花园围绕着一个竖坑,坑边的水晶十分拥挤,大家站在密集的水晶上向下观看,这个圆形的竖坑从地面垂直陷落十几米,众人艰难地下到坑底,逐渐开阔,一个很大的洞室连接着十几个小洞穴,小洞穴呈辐射状,环绕着大洞室,钻石就是在大洞室内发现的。霍桑注意到土层下面是坚硬的深蓝色岩石,它就是钻石原岩—金伯利岩。金伯利岩是一种形成于地球深处的火山岩,常常含有来自地球深部的橄榄岩、榴辉岩碎片。地外星体对地球的撞击,产生瞬间的高温和高压,也可形成钻石。
洞穴狭窄,霍桑率先进入,刚一进去就呆若木鸡,典狱长从后面挤上来,也立刻惊呆了,足足屏息了一分钟,后面的人陆续进入洞穴中,看到眼前的一幕,每个人都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霍桑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说道:“这,太美了……”
朵拉说:“这是我先发现的。”
吉斯说:“快想个办法。”
冰桥透明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走在上面,就好像走在半空中,冰桥下面是万丈深渊,大家手拉手,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朵拉看到冰层中出现自己的影子,斜着眼睛低头一看,下面云雾缭绕,只觉得头晕目眩,感觉自己不是走在冰面上,而是悬浮在云端,这使得她两眼无神,身体软软地倒下去,幸好临风及时抱住她,过了一会儿,才恢复神志。冰桥的弧度不大,慢慢向下延伸,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穿过冰桥,尽头的冰层稍薄,不少地方已经完全剥落,露出坚硬的岩壁,一个洞穴赫然出现在眼前。
临风和伊贺挣扎着站起来,看到地上的众人,他们俩同时惊讶的大叫起来,两人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到他们看到对方时,临风和伊贺又同时大叫了一声,互相指着对方,一向沉着冷静的两个人,竟然手指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
在世界未解之谜中,目前仍不清楚冰虫如何在坚硬的冰层中自由行走。一些科学家认为冰虫是以冰床中的超细微缝隙穿冰而行;一些人则相信冰虫可以分泌某种化学物质来溶解冰层。冰虫的生活方式也充满神秘,到了冬天,冰虫几乎绝迹,科学家也不了解冰虫的藏身之谜。
邋遢博士说:“我发现了一颗血钻!”
霍桑问道:“你们见过外星生物吗?”
典狱长说:“我们掉在这洞底,怎么上去呢?”
他们进入一个洞厅,地面耸立着一大片冰针群,冰针群是自然界奇特的景象之一。冰针大小不等,细的如绣花针,粗的如锥,几厘米至几米不等。这些冰针密集成片,走在上面,每一根都坚硬如铁,闪耀着光芒。
霍桑说:“这些虫子就是。”
吉斯说道:“秦始皇陵地宫的那把焰火刀已经很神奇了,不知道这把剑具有什么力量。”
这些像蚯蚓一样在冰层里钻的虫子叫做极地冰虫。冰虫可以被称为地球上唯一冻不死的生物,具有科学家理想中外星生命的特质。科学家认为冰虫这种罕见的耐寒生物完全可以生活在外星球上,在外星上也极可能存在像冰虫一样的耐寒生物。
霍桑说:“开灯。”
霍桑等人抓紧时间在冰壁上钉入钢钎以及一圈安全楔,众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他们固定好悬挂式帐篷,打算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然后准备一鼓作气下到洞底。这种悬挂式帐篷也常用于攀登雪山和绝壁,当准备在岩壁上过夜时使用的夜间休息帐篷,须通过固定点用绳子固定保护起来悬挂于岩壁。
痛苦之王说:“天啊,不仅有水晶,这里还有钻石。”
这句话使得大家毛骨悚然,扭过头去,果然看到洞穴中有一双发亮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那眼神既不像人也不像是某种动物,眼神怪异得令人生畏,盯着看了一会,众人就像是被施了催眠术一般,身体软绵绵地不能动弹。霍桑和邋遢博士注意到周围的十二个洞穴,每个洞穴中都有一双怪异闪光的眼睛在看着他们,霍桑和邋遢博士却说不出话来,就好像着了魔似的,感觉那眼神中仿佛有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力量,朵拉和小巴尔最先晕倒在地,其他人也纷纷倒在了地上。
罗格将军说:“拔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冰针越来越高,走到尽头,出现一道冰桥。
巨型钻石价值连城,而渗有深颜色的钻石的价钱更高。当钻石带有蓝、绿或粉红色属十分罕见,颜色深而显眼则价钱更高,最昂贵的有色钻石,要数带有纯红色的钻石,这种钻石也叫血钻,现存三颗,两颗已经丢失。
临风眼含怒色,握紧拳头,霍桑对他摇摇头,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
罗格将军说:“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库,都别抢。”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