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八章 麻风病院

蜘蛛惊悚悬疑

典狱长表示要进去看看,否则就取消捐助,院长无奈之下打开了门。
这时,老人醒来了,对刚刚经历的一切浑然不知,他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换做一种轻松谦虚的语气说道:“我病了,你们都是来看望我的吧。”
胡安继续问道:“将一个篮球吹气到地球那么大,你可以做到吗?”
这个病院属于非赢利的公益性质,除了收留麻风病人之外,还有各种各样难以解释的怪病患者,他们来自美国各地,几乎每个病人都患有极其罕见的疑难杂症。
霍桑仔细观看,感到难以置信,“这是一流的解答,不过,我并没有说向量场是有理函数,你的答案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你还是比我强得多。这道题,我也曾经解答过,也错过,我用了3年,而你只用了10分钟。”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两人摇了摇头,都回答不上来。
胡安笑了,缓缓说道:“克拉普罗特可以做到。在泥土中,海水里,石头之内都含有一种元素:铀。铀在各种岩石中的含量很不均匀,例如在花岗岩中的含量就要高些,平均每吨含3.5克铀。粉末状铀于室温下,在空气中,甚至在水中都会自燃。”
霍桑说道:“克拉普罗特,德国化学家,1789年发现了元素铀。”
霍桑不太相信,拿出一支笔在墙上出了道题,“在多变的微积分中,一个难题会有多种解答,这道题,世界上最聪明的数学家也要解答几个月,有的,甚至要一辈子,不知道胡安先生能不能做出来?”
麻风病是一种接触性传染疾病,患者大多毁容,肢体溃烂,所以必须隔离治疗。麻风病院也大多建立在远离繁华都市的荒野。在古时候,一旦发现麻风病人,患者便会被赶出家门、逐出村镇,甚至惨遭火烧、活埋。
胡安说道:“你要考我吗,我很愿意一试。”
胡安拿过笔,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然后在墙上迅速地写着什么,仅仅过了10分钟,他对霍桑说:“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回到极地训练营之后,典狱长并没有按照事先说好的那样均分极地之行的收获,而是将来时的那艘舰船大方地送给了古特船长,古特船长非常高兴,帮他们办好了出入境手续,作为感谢。典狱长、霍桑一行人辗转数日,从格陵兰岛经过加拿大,到达了美国,根据那封信上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麻风病院。
院长回答:“他是一个玻璃人,患有罕见的骨质疏松症,不能和别人握手,这样有可能会使人握碎他的手指,因为他的骨头很脆弱,简直就像饼干一样,摔一跤的话就会跌断肋骨,尽管如此,他还坚持每天运动,试图恢复健康。”
房间里光线很暗,从角落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你们是谁呀?”
麻风病院就处在这个荒凉的山谷之中,像监狱一样有着电网高墙。
院长一边走一边像导游似的介绍其他病人的情况,他指着一个窗口说:“这个病房里的是一个树人,很少有人能有胆量注视他10分钟,他患有一种罕见的莫吉隆斯症,感到有昆虫、寄生虫一类东西,在自己皮肤底下爬行蠕动,所以他每天挠得自己满身伤痕,并且流血流脓,产生一些很难愈合的伤口,并分泌大量条状纤维,就好像浑身上下挂满了意大利面条。”
霍桑说:“这间病房好奇怪?”
胡安说:“爱因斯坦做到了,从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E=MC2,一切物质都潜藏着质量乘以光速平方的能量,质量不断成倍地转换为能量,这也是原子弹爆炸,太阳为什么发光的原因。”
胡安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们来的时候应该看到院子里有个花岗石雕塑,现在我也考考你们,如何让这块大石头在水中燃烧?并且是自燃?”
麻风病院与世隔绝,很少有造访者,典狱长并没有向院方直接说明来意,而是谎称自己隶属于国际红十字会想要资助病院,前来考察,这使得院方对他们一行人热情接待。进入隔离区之后,大家换上了防护服,院长亲自带领他们参观。病房里的患者伤势触目惊心,令人惨不忍睹。典狱长注意到后院有一道铁丝网,表示要进去看看,院长急忙阻止说:“这里还是别看了,你们会做恶梦的。”
院长挥挥手,几个护士从后面冲上来,老人的脾气变得暴戾,恶狠狠地挥舞着手臂,护士将老人按在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老人才安静下来,重新陷入了精神恍惚之中。
朵拉好奇地问道:“他睡着了吗?”
霍桑说:“两个世界。”
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没有窗户,门也锁得死死地,似乎里面没有人。
院长似乎对此不愿多谈,只是嗯了一声,就转身想带着大家离开,这时从门后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爸爸,我怕黑。”
院长悄悄地对典狱长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格,他认为自己的身份是个大学老师,聪明而又睿智,他上一次出现是几年前了,你们可以和他聊聊,他智商很高,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几乎无所不知。”
老人站起来,依旧用女童的嗓音问道:“我爸爸呢,他两年没有来看我了,我好想他。”说完,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像个真正的小女孩一样哭起来,哭得非常伤心。
胡安说:“是的,和我们的世界一样大。”
典狱长问道:“为什么?”
院长解释道:“这个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分裂为多重人格,刚才的两个人格,一个是想念爸爸的小女孩,一个是有暴力倾向的中年人,都有着各自的名字和记忆,都居住在他的体内。如果说身体是一个机器,而这台机器是由十七个,不,加上他的主人格,应该是十八个人控制的。”
典狱长指着那个走廊上散步的病人,问道:“那么他呢,得的又是什么怪病?”
胡安说:“什么?”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与内华达州相毗连的群山之中,有一条长225公里、宽6至26公里不等的死亡山谷,地势险恶,荒芜人迹,这里也是北美洲最炽热、最干旱的地区。
典狱长坚持要看,院长也不想得罪他们,只好打开铁门,院中有一株高大的红杉,叶子落了一地,一个医生陪着病人在走廊上慢悠悠地散步,看上去并没什么可怕之处。院长警告他们不要随处走动,那医生面带微笑,向典狱长点头致意,典狱长主动走过去握手,医生突然拿出一个针筒猛地扎在典狱长胳膊上,典狱长疼得吸了一口气,用力拔出针管,血流如注,那医生微笑着说:“你漏水了。”
邋遢博士说:“你,并不存在!”
院长说:“没事的,是他的尿液,也许是别人的。”
朵拉说:“好深奥呀。”
等到大家习惯了昏暗的环境,才看清楚房间里没有小女孩,只有一个骨瘦如柴的黑人老头蹲在角落里,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这不禁使大家感到毛骨悚然,还有什么能比一个枯瘦的老人模仿女童的声音更令人恐怖的呢?并且模仿得惟妙惟肖。
胡安说:“剖开一粒尘埃,你会看到什么?”
院长回答:“里面是一些怪病患者。”
典狱长说:“他给我注射了什么?”
病房就像牢房一样,每个都是封闭而独立的,透过一个钢化玻璃小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临风和朵拉忍不住向其中一个窗口望去,只看了一眼,两人就恶心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似乎被剥了皮的人,或者说躺着一条红色的巨蛆更为恰当。院长告诉他们,这个人一年四季都不能穿衣服,因为他没有皮肤,血管和筋脉都暴露在身体上。
胡安说道:“核聚变反应时,内部温度高达1亿℃~2亿℃,没有任何常规材料可以包容这些物质。而超导体产生的强磁场可以作为磁封闭体,将热核反应堆中的超高温等离子体包围、约束起来。”
邋遢博士向痛苦之王要过焰火刀,拔刀出鞘,刀身变得灼热通红,他对胡安说道:“这个,如何解释,刀鞘为何不会燃烧?”
几个工作人员冲上来将那医生抱住,拖走了。
院长说:“现在我在和谁说话?我应该叫你什么?”
院长走了过来,一边道歉一边说:“他是个疯子,喜欢冒充各种人,典型的臆想症患者。”
老人笑起来:“你可真幽默,我是胡安。”
朵拉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霍桑说:“一粒中子足以毁灭世界—如果核战爆发的话。”
老人开始怔怔地发呆,似乎陷入了一个精神恍惚的世界,过了一会儿,他换成一副傲慢蛮横的语气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哭了?”
院长说:“你根本就没有爸爸,你爸爸叫什么?”
邋遢博士说:“看来你学问渊博,无所不知,不过,有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邋遢博士抢先抽了一根,其他人纷纷动手,众人感到无可奈何,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死会维系在这小小的火柴上。临风说自己要抽两根,典狱长问他为何这样做,临风表示他愿意替朵拉抽签,如果两根火柴中有一根短的,他愿意跳下气球。
洞口,六只雪橇狗堆积成金字塔的形状,它们相互依偎着叠成一堆,以这种方式取暖,看到众人从冰洞里爬上来,雪橇狗纷纷苏醒,抖落着身上的雪。
典狱长说:“太重了,气球飞不起来,必须减少一个人。”
古特船长说:“以前我做过医生,有一天,突然收到一个留着寄信人艾里奥地址的信。”
典狱长点点头,众人将装有钻石和水晶的背包纷纷扔进水潭,典狱长看着吉斯,吉斯无奈地摊开手,最终从口袋里又掏出几颗蓝宝石,恋恋不舍地扔进水里。吉斯痛惜地说:“白来了一趟,我的别墅,我的跑车,我的成群的妻妾,全没了。”
古特船长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声音颤抖着复述信上的内容:
这时,一个白胡子小矮人,左手拄着拐杖,右手牵着一只大青蛙出现在岸上,看上去他应该就是首领。他放开大青蛙,青蛙跳进沼泽之后,水面突然裂开很多个小窟窿,一些蟾蜍从窟窿里爬出来,随之更多的蟾蜍浮到水面,蟾蜍不停地咕咕叫,肚子越鼓越大,最后竟然爆炸了,弥漫着臭味的剧毒液体四溅开来。
球体内的气温渐渐升高,气球慢慢升起,大家把绳子编成网状,与气球系在一起,尽管冰洞里的可燃冰不断地燃烧,可以释放足够的热气,但是霍桑、临风、朵拉、典狱长、邋遢博士、罗格将军、伊贺、痛苦之王、吉斯、鲁力高、小巴尔、纳努克,一行十二人全部钻进网状的吊篮之后,大家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超重,热气球不堪重负,难以升起。
霍桑说:“信中写了什么?”
典狱长走过来说:“先回到极地训练营,再分赃好了。”说完,他将水晶骷髅装进桌上的帆布包,其中的一个水晶骷髅不小心滚落下来,正好掉到桌旁的一个金鱼缸里。典狱长欲从水中捞起,霍桑大喊了一声别动,众人都被惊醒了,邋遢博士也走过来看。浸在鱼缸中的水晶骷髅折射出彩虹的颜色,水晶的多棱性使得色彩变幻无穷,简直美不胜收。过了一会儿,水中竟然隐隐约约浮现出一行古怪的文字,几只小金鱼在文字周围游来游去。
霍桑、临风和朵拉三人急忙趴在船身里,箭都射在了船上。
“我叫胡安,玛雅文化研究者,我住在艾里奥的身体里!”
霍桑和邋遢博士将几个大帐篷拆开,罗格将军拿出一把瑞士军刀,上面的细改锥卸下来可以当做缝衣针,然后拆开防水背包,抽出线,将几个大帐篷缝在一起,这种北极探险专用的帐篷保温性能良好,非常适合做成热气球。对于针线活,朵拉甚至不如伊贺和临风技巧娴熟,这使得她很郁闷,只好去搬运可燃冰。众人把可燃冰堆积在冰洞下方的一块大石头上,把那些千疮百孔的小冰洞堵塞住,这样,冰洞也就成了一个烟囱。点着可燃冰以后,热气上升,渐渐地将帐篷做成的大气球充得鼓鼓的,膨胀的气球挤在冰洞之中。霍桑和邋遢博士早就计算好了气球的体积,气球如果过大,就会堵塞冰洞,增加摩擦力,如果过小,气球不能接纳更多的热空气,也是无法上升。
典狱长在转轮手枪中放入一颗子弹,旋转弹槽之后,猛地合上弹槽。他的枪口扫过众人,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这种转轮赌博,肯定会有一个人中弹。伊贺眼含怒火,典狱长对着伊贺扣动了扳机,子弹却没有射出来,他又重新旋转弹槽,将枪口对准了纳努克,纳努克举起双手问道:“我有个问题,你是按照逆时针开枪还是顺时针呢?”
典狱长嘀咕了一声:“见鬼!”
霍桑简单地将发现水晶骷髅的经过讲了一遍。
玛雅人所使用的800多个象形文字,世界各国的语言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考古人士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仅有四分之一左右被解译出来。如果说文字的发明和使用是文明的真正标尺的话,那么玛雅人就是美洲大陆上最为文明、最富智慧的民族了。现存的玛雅象形文字常刻在石碑和庙宇、墓室的墙壁上,雕在玉器和贝壳上,总量相当多,在科潘遗址一座金字塔的台阶上,就发现了2500多个,这就是世界巨型铭刻的杰作之一:象形文字梯道、金字塔的台阶布满了古怪而精美的象形文字。虽然在世界各地还有两百万人在说玛雅话,但是人们对整个玛雅文字,依然无法识读。
霍桑说:“这个艾里奥要么是一个绝世天才,要么是一个超级白痴。”
典狱长举起枪,恶狠狠地说道:“做君子,远不如做魔鬼更适合我,现在,你们的生死掌握在我手中了,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都别动,除非你们比子弹的速度还快,现在,我们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当然我会尽可能地做到公平,这样也是为了大家都能离开这里。”
减轻负重之后,热气球终于升了起来,但仅仅是晃晃悠悠离开了地面而已,热空气的浮力仍不足以载动大家,每个人都变得着急起来,典狱长脸色凝重地说道:“看来,需要有一个人跳下去!”
鲁力高说:“如果不跳呢?”
蟾蜍越来越多,慢慢地将霍桑、临风和朵拉包围了。小矮人们也爬上更高的树梢,剑拔弩张,一个个张弓欲射,只需要首领一声令下,霍桑三人就会被射成刺猬。
吉斯说道:“绳子,我们可以用来上吊,帐篷就当裹尸布好了。”
朵拉说:“或许,它们会带我们到达一片花园。”
临风问道:“这个世界上存在除了正常人类以外的奇异种族吗?”
霍桑说:“传说中,水晶骷髅会说话,这些文字应该是它们想要对我们说的话。”
霍桑说:“咱们必须把钻石和水晶扔掉。”
典狱长掏出一把转轮手枪,气急败坏地说:“就凭这个!”
霍桑说:“当然,除了黑人、白人、黄皮肤的人,还有两脚趾人、绿人、图皮人、长着尾巴的人、侏儒种族。”
痛苦之王说:“我们所能利用的只有一捆绳子,还有几个帐篷。”
古特船长说:“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他可以破译玛雅文字。”
典狱长连续扣动扳机,子弹射出,纳努克腹部中弹,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典狱长一脚将纳努克踢下热气球,载重减轻,气球终于缓缓地上升了起来。
众人累得筋疲力尽,休息了一会儿,就沿着原路返回。他们穿越遗忘村庄,重新搭建冰桥,那片冰雪森林依然寂静安宁,经过几天的艰辛跋涉,他们终于回到了古特船长的破冰船上。古特船长酩酊大醉,众人也顾不上叫醒他,抢进餐室,酒足饭饱之后,疲惫地睡去。
典狱长回答:“你的问题也太多了点。”
古特船长说:“我们每人可以分得一个水晶头骨。”
临风说:“蝴蝶也不知道疲倦。”
痛苦之王说:“必须这样做吗?”
霍桑看着穿透船身的箭头,说道:“箭头是铁铸造的,不管他们是什么,但肯定不是猴子。”
此刻,晨曦穿透林子,蝴蝶拖着小船翩翩前行,这种蝴蝶叫做大鸟翼蝶,是世界上最大的蝴蝶,腹大如壶,翅膀展开有半米之长,全身呈紫蓝色,拖着两条洁白色的闪带。
吉斯说:“上帝啊,这些是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
典狱长朗声说道:“谁抽到短的那根火柴,就跳下去。”
纳努克说:“凭什么不算?”
古特船长说:“他叫艾里奥,患有一种奇怪的多重人格分裂症。”
在体积相同的情况下,球体热气球要比其他形状的热气球载重多,所以他们也尽可能地将热气球做成圆形,这种简易的热气球不用考虑风向、气流、速度、测量仪器,只需要上升力,能够带着大家离开这冰洞就可以。
朵拉说:“怎么奇怪了?”
朵拉说:“爷爷,看来要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古特船长说:“艾里奥的体内住着十七个人,同时拥有17种不同人格,甚至可以用十七种不同的语言说话,其行为就仿佛是很多个完全不同的人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这十七名经常出现在艾里奥身上的角色有男有女,有黑人有白人,有大人有小孩子,年龄从6岁至上百岁不等,仿佛十七名住在他体内的房客一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个性、名字、怪癖,甚至笔迹也各不相同。”
邋遢博士说:“天然水晶具有信息储存功能,这些文字应该是古代玛雅人隐藏了几千年的神秘信息,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这些玛雅文字就能揭示人类过去和未来的秘密,能帮助人类解开宇宙生命之谜。”
典狱长说:“那么,大家就将他扔下去。”
朵拉打开一个匣子,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球,然后从水晶球中抽出一根七彩的菱形晶体,就像是一把彩虹之剑。
邋遢博士说:“好!”
临风、伊贺、痛苦之王都尝试了一下,冰壁根本无法攀登,三人只好作罢。霍桑和邋遢博士低头思索着什么,大家也不敢出声,怕打扰他们。朵拉看着上面的冰洞,自言自语说除非我们能够飞出去。霍桑猛地抬起头来,似乎从朵拉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示,邋遢博士说:“我想到办法了。”
典狱长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快想办法,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他们制造的热气球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绳索、帐篷、可燃冰。
霍桑说:“这种蝴蝶基本绝迹,即使是标本,每只也价值3万美元。”
虽然冰洞并不是笔直的,有些倾斜的地方,但是靠上升的惯性,依然畅通无阻。热气球顺利地上升到他们悬挂探险装备的位置,由于上方的洞壁上丛生着一些巨大的冰蘑菇,热气球无法继续上升,众人只好放弃热气球,先将自己固定在冰壁的安全楔上,拆开热气球之后,依靠那些攀援工具,经过数小时的艰难攀爬,终于从冰洞中钻了上来。
霍桑和邋遢博士拿出两支荧光笔,在地上各自写了出来,典狱长去看,发现他们写的答案一样:热气球!
霍桑对邋遢博士说:“咱俩都把答案写出来,看看是不是一样。”
突然,树林里传来几声怪异的吼叫,五只蝴蝶纷纷中箭落地,在泥泞的沼泽里无力地扑腾着翅膀。树梢上出现了很多印第安土著人,个头很小,看上去就像是小矮人,他们手持弓箭和长矛,为首的一个印第安小矮人发出怒吼,其他小矮人纷纷响应,箭矢如雨,射向老人和姑娘。
典狱长恼羞成怒地扔掉火柴,说道:“不算,重新抽签。”
大家都默不作声,留在这个冰洞里的下场就是死亡,没人愿意这样做。典狱长提议抽签,众人也只好接受,为了从这冰洞里脱困,只能牺牲掉一个人。典狱长拿出十二根火柴,掰断其中的一根,然后攥在手中,只露出火柴的头。
霍桑说:“他在哪里?”
在亚马孙丛林,有一艘小船正缓慢地行驶在沼泽里,七只大蝴蝶系在船头的绳子上,蝴蝶奋力挥舞翅膀拖着小船前进,船上坐着三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一个姑娘,他们正是霍桑、临风和朵拉。
大家一齐看着典狱长,那剩下的半截火柴正在他的掌心。
古特船长说:“精神病院。”
朵拉说:“爷爷,他们是人还是猴子?”
霍桑喊了一声:“糟糕,这是自爆蛙!”
古特船长问道:“这些是玛雅文字?”
小矮人闹哄哄地越聚越多,朵拉站在船头,将手中的彩虹之剑当空一挥……
众人纷纷将自己抽到的火柴亮出来,大家都很幸运,没有人抽到那半截火柴。
霍桑说:“是的,刻在水晶骷髅上的玛雅文字,遇到水,在光的折射下才会显现出来。”
鲁力高问道:“什么意思?”
神秘的玛雅文字无人能够全部读懂,在公元前后,玛雅人就创造了象形文字,但出土的第一块记载着日期的石碑却是公元292年的产物,发现于蒂卡尔。5世纪中叶,玛雅文字普及到整个玛雅地区。然而,奇迹般的玛雅文明,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典狱长说:“这些玛雅文字,你们能破译吗?”
霍桑和邋遢博士都摇了摇头……
等到醒来,古特船长正在研究他们寻找到的那些水晶骷髅,霍桑睡眼惺忪地走过去,古特船长一边和他打招呼一边用放大镜观察水晶骷髅,“我以为,闯进来一群北极熊呢,你们的头发怎么都变白了……这可真是件罕见的宝贝。”
典狱长问道:“什么?”
临风抽了两根,慢慢地摊开手,朵拉急得快要哭出来,等她看到临风手心中的两根火柴都是长的以后,她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兴地跳了起来,霍桑的运气也不错,朵拉抱住了爷爷的脖子。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