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七章 玛雅密码

蜘蛛惊悚悬疑

邋遢博士抢先抽了一根,其他人纷纷动手,众人感到无可奈何,谁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死会维系在这小小的火柴上。临风说自己要抽两根,典狱长问他为何这样做,临风表示他愿意替朵拉抽签,如果两根火柴中有一根短的,他愿意跳下气球。
在亚马孙丛林,有一艘小船正缓慢地行驶在沼泽里,七只大蝴蝶系在船头的绳子上,蝴蝶奋力挥舞翅膀拖着小船前进,船上坐着三个人,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一个姑娘,他们正是霍桑、临风和朵拉。
朵拉说:“爷爷,看来要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蟾蜍越来越多,慢慢地将霍桑、临风和朵拉包围了。小矮人们也爬上更高的树梢,剑拔弩张,一个个张弓欲射,只需要首领一声令下,霍桑三人就会被射成刺猬。
霍桑说:“他在哪里?”
典狱长掏出一把转轮手枪,气急败坏地说:“就凭这个!”
霍桑说:“这个艾里奥要么是一个绝世天才,要么是一个超级白痴。”
减轻负重之后,热气球终于升了起来,但仅仅是晃晃悠悠离开了地面而已,热空气的浮力仍不足以载动大家,每个人都变得着急起来,典狱长脸色凝重地说道:“看来,需要有一个人跳下去!”
典狱长说:“那么,大家就将他扔下去。”
纳努克说:“凭什么不算?”
这时,一个白胡子小矮人,左手拄着拐杖,右手牵着一只大青蛙出现在岸上,看上去他应该就是首领。他放开大青蛙,青蛙跳进沼泽之后,水面突然裂开很多个小窟窿,一些蟾蜍从窟窿里爬出来,随之更多的蟾蜍浮到水面,蟾蜍不停地咕咕叫,肚子越鼓越大,最后竟然爆炸了,弥漫着臭味的剧毒液体四溅开来。
痛苦之王说:“必须这样做吗?”
“我叫胡安,玛雅文化研究者,我住在艾里奥的身体里!”
洞口,六只雪橇狗堆积成金字塔的形状,它们相互依偎着叠成一堆,以这种方式取暖,看到众人从冰洞里爬上来,雪橇狗纷纷苏醒,抖落着身上的雪。
朵拉打开一个匣子,里面放着一个水晶球,然后从水晶球中抽出一根七彩的菱形晶体,就像是一把彩虹之剑。
球体内的气温渐渐升高,气球慢慢升起,大家把绳子编成网状,与气球系在一起,尽管冰洞里的可燃冰不断地燃烧,可以释放足够的热气,但是霍桑、临风、朵拉、典狱长、邋遢博士、罗格将军、伊贺、痛苦之王、吉斯、鲁力高、小巴尔、纳努克,一行十二人全部钻进网状的吊篮之后,大家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超重,热气球不堪重负,难以升起。
朵拉说:“怎么奇怪了?”
吉斯说:“上帝啊,这些是我们好不容易找到的。”
大家一齐看着典狱长,那剩下的半截火柴正在他的掌心。
鲁力高说:“如果不跳呢?”
霍桑说:“是的,刻在水晶骷髅上的玛雅文字,遇到水,在光的折射下才会显现出来。”
邋遢博士说:“天然水晶具有信息储存功能,这些文字应该是古代玛雅人隐藏了几千年的神秘信息,如果那个传说是真的,这些玛雅文字就能揭示人类过去和未来的秘密,能帮助人类解开宇宙生命之谜。”
玛雅人所使用的800多个象形文字,世界各国的语言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考古人士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仅有四分之一左右被解译出来。如果说文字的发明和使用是文明的真正标尺的话,那么玛雅人就是美洲大陆上最为文明、最富智慧的民族了。现存的玛雅象形文字常刻在石碑和庙宇、墓室的墙壁上,雕在玉器和贝壳上,总量相当多,在科潘遗址一座金字塔的台阶上,就发现了2500多个,这就是世界巨型铭刻的杰作之一:象形文字梯道、金字塔的台阶布满了古怪而精美的象形文字。虽然在世界各地还有两百万人在说玛雅话,但是人们对整个玛雅文字,依然无法识读。
霍桑说:“传说中,水晶骷髅会说话,这些文字应该是它们想要对我们说的话。”
在体积相同的情况下,球体热气球要比其他形状的热气球载重多,所以他们也尽可能地将热气球做成圆形,这种简易的热气球不用考虑风向、气流、速度、测量仪器,只需要上升力,能够带着大家离开这冰洞就可以。
典狱长问道:“什么?”
典狱长说:“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快想办法,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矮人闹哄哄地越聚越多,朵拉站在船头,将手中的彩虹之剑当空一挥……
突然,树林里传来几声怪异的吼叫,五只蝴蝶纷纷中箭落地,在泥泞的沼泽里无力地扑腾着翅膀。树梢上出现了很多印第安土著人,个头很小,看上去就像是小矮人,他们手持弓箭和长矛,为首的一个印第安小矮人发出怒吼,其他小矮人纷纷响应,箭矢如雨,射向老人和姑娘。
鲁力高问道:“什么意思?”
临风问道:“这个世界上存在除了正常人类以外的奇异种族吗?”
典狱长回答:“你的问题也太多了点。”
霍桑和邋遢博士将几个大帐篷拆开,罗格将军拿出一把瑞士军刀,上面的细改锥卸下来可以当做缝衣针,然后拆开防水背包,抽出线,将几个大帐篷缝在一起,这种北极探险专用的帐篷保温性能良好,非常适合做成热气球。对于针线活,朵拉甚至不如伊贺和临风技巧娴熟,这使得她很郁闷,只好去搬运可燃冰。众人把可燃冰堆积在冰洞下方的一块大石头上,把那些千疮百孔的小冰洞堵塞住,这样,冰洞也就成了一个烟囱。点着可燃冰以后,热气上升,渐渐地将帐篷做成的大气球充得鼓鼓的,膨胀的气球挤在冰洞之中。霍桑和邋遢博士早就计算好了气球的体积,气球如果过大,就会堵塞冰洞,增加摩擦力,如果过小,气球不能接纳更多的热空气,也是无法上升。
虽然冰洞并不是笔直的,有些倾斜的地方,但是靠上升的惯性,依然畅通无阻。热气球顺利地上升到他们悬挂探险装备的位置,由于上方的洞壁上丛生着一些巨大的冰蘑菇,热气球无法继续上升,众人只好放弃热气球,先将自己固定在冰壁的安全楔上,拆开热气球之后,依靠那些攀援工具,经过数小时的艰难攀爬,终于从冰洞中钻了上来。
霍桑喊了一声:“糟糕,这是自爆蛙!”
众人累得筋疲力尽,休息了一会儿,就沿着原路返回。他们穿越遗忘村庄,重新搭建冰桥,那片冰雪森林依然寂静安宁,经过几天的艰辛跋涉,他们终于回到了古特船长的破冰船上。古特船长酩酊大醉,众人也顾不上叫醒他,抢进餐室,酒足饭饱之后,疲惫地睡去。
典狱长连续扣动扳机,子弹射出,纳努克腹部中弹,身体软软地倒了下去,典狱长一脚将纳努克踢下热气球,载重减轻,气球终于缓缓地上升了起来。
神秘的玛雅文字无人能够全部读懂,在公元前后,玛雅人就创造了象形文字,但出土的第一块记载着日期的石碑却是公元292年的产物,发现于蒂卡尔。5世纪中叶,玛雅文字普及到整个玛雅地区。然而,奇迹般的玛雅文明,仿佛在一夜之间消失了。
典狱长嘀咕了一声:“见鬼!”
古特船长说:“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他可以破译玛雅文字。”
霍桑对邋遢博士说:“咱俩都把答案写出来,看看是不是一样。”
痛苦之王说:“我们所能利用的只有一捆绳子,还有几个帐篷。”
典狱长朗声说道:“谁抽到短的那根火柴,就跳下去。”
古特船长说:“精神病院。”
霍桑说:“咱们必须把钻石和水晶扔掉。”
古特船长说:“以前我做过医生,有一天,突然收到一个留着寄信人艾里奥地址的信。”
典狱长说:“太重了,气球飞不起来,必须减少一个人。”
古特船长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声音颤抖着复述信上的内容:
典狱长举起枪,恶狠狠地说道:“做君子,远不如做魔鬼更适合我,现在,你们的生死掌握在我手中了,我想让谁死,谁就得死,都别动,除非你们比子弹的速度还快,现在,我们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当然我会尽可能地做到公平,这样也是为了大家都能离开这里。”
霍桑说:“这种蝴蝶基本绝迹,即使是标本,每只也价值3万美元。”
众人纷纷将自己抽到的火柴亮出来,大家都很幸运,没有人抽到那半截火柴。
霍桑和邋遢博士都摇了摇头……
此刻,晨曦穿透林子,蝴蝶拖着小船翩翩前行,这种蝴蝶叫做大鸟翼蝶,是世界上最大的蝴蝶,腹大如壶,翅膀展开有半米之长,全身呈紫蓝色,拖着两条洁白色的闪带。
临风抽了两根,慢慢地摊开手,朵拉急得快要哭出来,等她看到临风手心中的两根火柴都是长的以后,她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高兴地跳了起来,霍桑的运气也不错,朵拉抱住了爷爷的脖子。
典狱长恼羞成怒地扔掉火柴,说道:“不算,重新抽签。”
临风说:“蝴蝶也不知道疲倦。”
霍桑说:“信中写了什么?”
古特船长说:“我们每人可以分得一个水晶头骨。”
邋遢博士说:“好!”
古特船长说:“他叫艾里奥,患有一种奇怪的多重人格分裂症。”
霍桑和邋遢博士拿出两支荧光笔,在地上各自写了出来,典狱长去看,发现他们写的答案一样:热气球!
霍桑简单地将发现水晶骷髅的经过讲了一遍。
典狱长在转轮手枪中放入一颗子弹,旋转弹槽之后,猛地合上弹槽。他的枪口扫过众人,每一个人都心惊胆战,这种转轮赌博,肯定会有一个人中弹。伊贺眼含怒火,典狱长对着伊贺扣动了扳机,子弹却没有射出来,他又重新旋转弹槽,将枪口对准了纳努克,纳努克举起双手问道:“我有个问题,你是按照逆时针开枪还是顺时针呢?”
朵拉说:“爷爷,他们是人还是猴子?”
等到醒来,古特船长正在研究他们寻找到的那些水晶骷髅,霍桑睡眼惺忪地走过去,古特船长一边和他打招呼一边用放大镜观察水晶骷髅,“我以为,闯进来一群北极熊呢,你们的头发怎么都变白了……这可真是件罕见的宝贝。”
典狱长说:“这些玛雅文字,你们能破译吗?”
古特船长问道:“这些是玛雅文字?”
临风、伊贺、痛苦之王都尝试了一下,冰壁根本无法攀登,三人只好作罢。霍桑和邋遢博士低头思索着什么,大家也不敢出声,怕打扰他们。朵拉看着上面的冰洞,自言自语说除非我们能够飞出去。霍桑猛地抬起头来,似乎从朵拉的话中得到了什么启示,邋遢博士说:“我想到办法了。”
吉斯说道:“绳子,我们可以用来上吊,帐篷就当裹尸布好了。”
典狱长点点头,众人将装有钻石和水晶的背包纷纷扔进水潭,典狱长看着吉斯,吉斯无奈地摊开手,最终从口袋里又掏出几颗蓝宝石,恋恋不舍地扔进水里。吉斯痛惜地说:“白来了一趟,我的别墅,我的跑车,我的成群的妻妾,全没了。”
大家都默不作声,留在这个冰洞里的下场就是死亡,没人愿意这样做。典狱长提议抽签,众人也只好接受,为了从这冰洞里脱困,只能牺牲掉一个人。典狱长拿出十二根火柴,掰断其中的一根,然后攥在手中,只露出火柴的头。
霍桑说:“当然,除了黑人、白人、黄皮肤的人,还有两脚趾人、绿人、图皮人、长着尾巴的人、侏儒种族。”
古特船长说:“艾里奥的体内住着十七个人,同时拥有17种不同人格,甚至可以用十七种不同的语言说话,其行为就仿佛是很多个完全不同的人全部集中在他的身上,这十七名经常出现在艾里奥身上的角色有男有女,有黑人有白人,有大人有小孩子,年龄从6岁至上百岁不等,仿佛十七名住在他体内的房客一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个性、名字、怪癖,甚至笔迹也各不相同。”
朵拉说:“或许,它们会带我们到达一片花园。”
他们制造的热气球是由这些东西组成的:绳索、帐篷、可燃冰。
典狱长走过来说:“先回到极地训练营,再分赃好了。”说完,他将水晶骷髅装进桌上的帆布包,其中的一个水晶骷髅不小心滚落下来,正好掉到桌旁的一个金鱼缸里。典狱长欲从水中捞起,霍桑大喊了一声别动,众人都被惊醒了,邋遢博士也走过来看。浸在鱼缸中的水晶骷髅折射出彩虹的颜色,水晶的多棱性使得色彩变幻无穷,简直美不胜收。过了一会儿,水中竟然隐隐约约浮现出一行古怪的文字,几只小金鱼在文字周围游来游去。
霍桑、临风和朵拉三人急忙趴在船身里,箭都射在了船上。
霍桑看着穿透船身的箭头,说道:“箭头是铁铸造的,不管他们是什么,但肯定不是猴子。”
霍桑注意到山顶上青草遍地,唯独在这块陨石的周围没有任何植物生长,邋遢博士也感到难以解释。他们俩找了个简易的杠杆,所有人都过来帮忙,大家一起发力,撬开陨石,陨石下面显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
朵拉心里感到绝望,双手紧扣,低着头。夕阳照着海水,波光粼粼中可以看见彩虹七色,晚霞已经布满了天边,这朵海洋百合就要凋谢了,用不了多久,花瓣就会脱落下来,飘散在海中,朵拉也会被大海吞没,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嘴唇吻在临风送她的戒指上。
鲁力高捡起一个冰块,随后哎呦一声,赶紧扔在了地上,那冰块冒着白烟,很快就消失了。鲁力高看着自己的手,手上起了几个水泡,手掌竟然慢慢变黑了。
马岛缟狸很有耐心,一直守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猎物。
众人目瞪口呆。
淫魔岛主招了招手,两个头戴斗篷的随从抬过来一块锂离子蓄电池,淫魔岛主接好电源,准备把电夹放在典狱长身上的时候,其中的一个随从突然扣住他的手腕,反拧到背后,一把匕首顶在他的咽喉处。
霍桑缓缓地睁开眼睛。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两人都惊呆得说不出话来。
朵拉睁开眼睛问道:“我们是在天堂吗?”
伊贺解开临风身上的绳子,问道:“你会开船吗?”
临风笑着回答:“是的。”
临风焦急地问:“朵拉在哪?”
穿护士装的女人说道:“给你免费灌肠。”
淫魔岛主说:“是的,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企业家,有普通的公司职员,有邮差,有医生,什么人都有,但是在这里,他们只有一个名字—奴隶!”
典狱长说:“难道有人喜欢受虐?”
淫魔岛主说:“你们愿意加入会员吗,当然,得缴纳一定的费用,我们从不免费虐待。”
挪威雪人抓住虐待他的那个女护士的头发,对典狱长说道:“老大,给我半小时的时间。”
痛苦之王被铐在一个十字架上,蒙着眼罩,一个穿皮靴的女人正在鞭打他。
邋遢博士的手脚被固定住了,嘴里还咬着一个口塞,他趴在铁床上,口水直流,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站在他身上踩踏,一边踩一边骂:“你这只臭哄哄的老狗。”
雪花混合着雨从空中飘落,冰雪喷泉仍旧喷涌不止。
朵拉爬到海洋百合之上,坐在又大又厚的花瓣之中,呜呜地哭了起来。
淫魔岛主问典狱长:“你们从哪儿来?”
这两个人就是临风和伊贺,他们潜入山洞,杀死淫魔岛主的两个随从,换上衣服,伊贺伺机将淫魔岛主劫持。淫魔岛主不敢轻举妄动,他的脖子上被锋利的刀刃划出了一道血痕,临风迅速将典狱长、邋遢博士、痛苦之王等人一一解救出来。
典狱长说:“有点难以理解。”
典狱长坐在一个椅子上,手和脚都被铐住了。其余人都捆绑在一起,戴着脚镣,脚镣上还拖着铁球,霍桑躺在角落,因为昏迷不醒,所以只给他戴了一副手铐。
霍桑和邋遢博士看着山顶的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就是他们寻找的陨石,霍桑和邋遢博士做了检测,结果很失望,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铁陨石。
两个小时后,伊贺跑回舰船,临风看到他身上多处受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伊贺简单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告诉临风,淫魔岛主早有防备,一直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他们冲上去之后就掉进了陷阱。伊贺趁人不备,施展忍术中的缩骨功,挣脱开手铐从笼中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锁在了奴隶山洞。
典狱长说:“狗屎。”
霍桑回答:“关于宇宙,我只知道—我知道得很少。”
霍桑虚弱无力地说,“在海边,救救她。”
罗格将军找到那把M134重机枪,痛苦之王也将焰火刀拿在手里,这时一群手拿来福枪的男人冲了进来,罗格将军开火,他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山洞里那些女人吓得大叫起来。
临风跳进海中,向着海洋百合游去,他抱起朵拉。
众人全部惊呆了。
临风听到霍桑在巨型含羞草丛林里获救,和典狱长他们关在一起,朵拉应该也在这岛上,他当即决定去救他们。伊贺被捉之后,受尽了凌辱,他也想要报仇。两人商量了一下计策,从船上找了两把水手刀,抄近路返回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正在对典狱长他们拷打审问。
淫魔岛主说:“哦,科学家,欢迎来到我的奴隶王国。”
典狱长把淫魔岛主铐在椅子上,他拿起电夹,模仿淫魔岛主的语气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
海岸上的几只马岛缟狸向临风扑了过来,临风拔刀,等到马岛缟狸靠近身边,他先是使出六和刀中的唐斩,紧接着一招日本剑道中的炎龙杀,然后进手连环,转身一记威猛迅狠的旋风车,最后跳起来,使出少林刀中的翻身砍,刀身带着烈火划破天空,顷刻之间,几只马岛缟狸倒地毙命。
淫魔岛主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我让你尝试一下电刑的滋味吧。”
淫魔岛主说:“这里,所有的奴隶都是自愿的。”
约克郡屠夫向那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走去,他狞笑着说:“我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典狱长说:“我们都是科学家,做一些岛屿测绘工作。”
邋遢博士和霍桑坐在一起,一堆篝火燃烧得正旺。霍桑的伤势并无大碍,邋遢博士还为临风做了手术,清除了他肩膀上残留的受难之树。
邋遢博士想要探头去看,突然,砰的一声,一股白色的气体从洞内冲了出来,紧接着,冰块和雪花不断地从地下喷涌而出,喷到离地面几百英尺的高空,就像是一个白色的冰雪喷泉,蔚为壮观。此时正值初秋时分,看到冰雪,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临风活动一下胳膊说:“我会,不过我们不能逃走。”
典狱长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洞里到底有什么?”
过了一会儿,冰雪喷泉渐渐停歇,白色的雾气从洞口弥漫出来。
临风打开霍桑的手铐,霍桑的肋骨断了几根,脑震荡使他一直昏迷,临风心急如焚,将一桶水浇在霍桑头上。
邋遢博士看着星空说:“我小时候常常数星星,有一次,我数到了3804颗,我当时就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数星星数得最多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多,你觉得,宇宙有多大?”
挪威雪人头戴木枷跪在地上,一个穿护士装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粗的针筒,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吉斯的双手反绑,被绳索吊在空中,他的上身赤裸,乳头上被几根针穿。
临风拿着焰火刀跑到海边,在此之前,痛苦之王有点不好意思地感谢临风的救命之恩,并且把刀借给了他。
典狱长说:“你是说,这些人,缴纳很多费用,就为了来这岛上做奴隶?”
当天晚上,众人在山顶宿营,临风和朵拉坐在角落里,两人久别重逢,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典狱长已经控制了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沦为阶下囚,其他人都在大吃大喝,餐桌上摆满了龙虾、石斑鱼、象拔蚌、鲍螺等海鲜品。
朵拉和霍桑失散之后,被几只马岛缟狸追赶到海边。马岛缟狸步步逼近,朵拉跳进海水里,心里想着自己宁愿淹死也不愿被畜生糟蹋。靠近岸边的海水中生长着一种大叶海藻,名叫海洋百合,是分布在太平洋及南极地区的巨藻属,叶大如席,每片叶子下面都有一个浆果,浆果实际是空心的气囊,可以使叶子浮在水面。海洋百合一生只开一次花,花非常大,洁白无暇,盛开在海面上,带有气囊的根须深入水中,每次开花会持续一天,早晨开放,傍晚凋谢。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消失于天际。
挪威雪人惊恐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罗格将军被锁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一个穿军装的女人严厉地审问他,并且将蜡烛滴到他的背部。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