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五章 极地冰虫

蜘蛛惊悚悬疑

巨型钻石价值连城,而渗有深颜色的钻石的价钱更高。当钻石带有蓝、绿或粉红色属十分罕见,颜色深而显眼则价钱更高,最昂贵的有色钻石,要数带有纯红色的钻石,这种钻石也叫血钻,现存三颗,两颗已经丢失。
吉斯说:“是啊,虽然没有摔死,但我们也活不了了。”
这句话使得大家毛骨悚然,扭过头去,果然看到洞穴中有一双发亮的眼睛正在注视着他们,那眼神既不像人也不像是某种动物,眼神怪异得令人生畏,盯着看了一会,众人就像是被施了催眠术一般,身体软绵绵地不能动弹。霍桑和邋遢博士注意到周围的十二个洞穴,每个洞穴中都有一双怪异闪光的眼睛在看着他们,霍桑和邋遢博士却说不出话来,就好像着了魔似的,感觉那眼神中仿佛有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力量,朵拉和小巴尔最先晕倒在地,其他人也纷纷倒在了地上。
典狱长作势欲拔出水晶球中的彩虹剑,痛苦之王突然大叫了一声,指着旁边的一个洞穴惊恐地说:“那里,有个什么东西在看着我们!”
罗格将军说:“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库,都别抢。”
典狱长说:“是啊,我们快要掉进这黑烟囱了。”
洞穴狭窄,霍桑率先进入,刚一进去就呆若木鸡,典狱长从后面挤上来,也立刻惊呆了,足足屏息了一分钟,后面的人陆续进入洞穴中,看到眼前的一幕,每个人都大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霍桑吐出一口气,自言自语说道:“这,太美了……”
霍桑说:“开灯。”
邋遢博士说:“上不去了。”
痛苦之王说:“天啊,不仅有水晶,这里还有钻石。”
吉斯说:“我想,我需要采集一些矿石样品。”
罗格将军说:“拔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临风和伊贺挣扎着站起来,看到地上的众人,他们俩同时惊讶的大叫起来,两人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等到他们看到对方时,临风和伊贺又同时大叫了一声,互相指着对方,一向沉着冷静的两个人,竟然手指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
朵拉说:“这是我先发现的。”
霍桑他们进入的就是一个冰虫的巢穴,冰虫越聚越多,它们在冰层中蠕动着向上爬行,令人触目惊心。众人的体重全靠仅剩的一个安全楔来维系,他们像荡秋千一样吊在空中,眼看着黑压压一片冰虫由下而上,由无数冰虫汇聚一起形成的黑色即将吞噬他们,一旦冰虫爬到安全楔的位置,安全楔周围的冰层出现缝隙,就会松动脱落,他们也将坠入万丈深渊。
邋遢博士说:“我发现了一颗血钻!”
典狱长说:“谁最先拿到手,就是谁的。”
霍桑说:“这些虫子就是。”
伊贺抬头看着冰洞:“没有工具,徒手攀援这样的冰壁是不可能的。”
朵拉看到地上的水晶柱就像缠绕在一起的光柱一样,环绕着一个水晶球,朵拉抱起水晶球说道:“这个,是我的了。”
水晶球完美无瑕,晶莹剔透,很显然,这也是人工雕琢而成。水晶球上还有一丛晶簇,晶簇呈现一种淡淡的粉红色,晶簇下方有一根菱形方尖水晶嵌入水晶球,透过水晶球,那根菱形水晶呈现出彩虹七色,在灯光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彩虹水晶剑插在水晶球之中,那丛晶簇可以说是这把彩虹剑的剑柄。众人围拢过来,朵拉试图拔出那把彩虹剑,霍桑使眼色阻止了她。邋遢博士欣喜欲狂,他告诉典狱长,这彩虹水晶剑肯定是他们所要寻找的陨冰打造而成,只是不知由何人打造。典狱长一把夺过水晶球,对朵拉说:“小姑娘,我先暂时帮你保管一下。”
典狱长说:“没有。”
临风眼含怒色,握紧拳头,霍桑对他摇摇头,暗示他不要轻举妄动。
典狱长说:“我们掉在这洞底,怎么上去呢?”
冰桥透明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走在上面,就好像走在半空中,冰桥下面是万丈深渊,大家手拉手,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朵拉看到冰层中出现自己的影子,斜着眼睛低头一看,下面云雾缭绕,只觉得头晕目眩,感觉自己不是走在冰面上,而是悬浮在云端,这使得她两眼无神,身体软软地倒下去,幸好临风及时抱住她,过了一会儿,才恢复神志。冰桥的弧度不大,慢慢向下延伸,一行人小心翼翼地穿过冰桥,尽头的冰层稍薄,不少地方已经完全剥落,露出坚硬的岩壁,一个洞穴赫然出现在眼前。
吉斯说:“快想个办法。”
他们环顾四周,周围有一些蜂窝状的冰洞,冰壁千疮百孔。霍桑带领众人,选择一个最大的洞窑钻了进去,他们像蚂蚁一样行走在冰洞迷宫之中,到处都是岔路,回廊,霍桑一路上不停地做记号。众人穿越一个又一个冰洞,每一个冰洞里都倒挂着冰笋,地面上的冰柱、冰帘、冰瀑、冰花、冰佛、冰床、冰钟、冰人、冰菩萨等,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冰洞内各种景致无不令人惊叹,这个玲珑剔透晶莹夺目的世界,归功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他们进入的是一个流光溢彩的水晶洞,洞顶由氧化铁染得通红,数根又粗又大的白色菱形水晶直插入上方的拱顶轮廓,洞壁悬有冰瀑,冰块奇形怪状,犹如雕刻,岩壁十分潮湿,上面覆盖着如刀片一样锋利的一簇簇晶体,看上去完美无瑕。下垂的纤维般的钟乳石,看上去像优美而精细的纱帘,地面纵横交错着一些发光方尖巨型水晶柱,空地上,有色水晶非常多,一簇簇黄色水晶聚在一起,一丛丛紫色水晶拥在一块,就像是一个花坛,地缝中冒着寒气,云雾般缭绕,宛如人间仙境。他们置身在这样一个壮观的水晶花园,每个人都惊呆了。
霍桑说:“先不管这些,看看洞里有什么。”
他们进入一个洞厅,地面耸立着一大片冰针群,冰针群是自然界奇特的景象之一。冰针大小不等,细的如绣花针,粗的如锥,几厘米至几米不等。这些冰针密集成片,走在上面,每一根都坚硬如铁,闪耀着光芒。
朵拉说:“怎么阻止它们?”
这些像蚯蚓一样在冰层里钻的虫子叫做极地冰虫。冰虫可以被称为地球上唯一冻不死的生物,具有科学家理想中外星生命的特质。科学家认为冰虫这种罕见的耐寒生物完全可以生活在外星球上,在外星上也极可能存在像冰虫一样的耐寒生物。
在世界未解之谜中,目前仍不清楚冰虫如何在坚硬的冰层中自由行走。一些科学家认为冰虫是以冰床中的超细微缝隙穿冰而行;一些人则相信冰虫可以分泌某种化学物质来溶解冰层。冰虫的生活方式也充满神秘,到了冬天,冰虫几乎绝迹,科学家也不了解冰虫的藏身之谜。
冰洞很深,底部竟然是一个水潭,这使得众人幸免于难,大家纷纷从水中爬上来,一个个惊魂未定,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活着。朵拉脸色苍白,临风抱起她,朵拉这才大哭起来。霍桑注意到水潭的水并不是冰冷彻骨,这是因为地热的缘故,从地表以下平均每下降100米,温度就升高3℃。冰洞口打开之后,地热上升,藏身在冰洞中的冰虫纷纷躲避,寻找更合适的栖息地,这也导致了冰壁裂开,使得霍桑等人坠落下来。令人感到糟糕的是,那些冰镐、冰爪等攀援装备依然挂在冰洞上方,并没有一起落下来。
冰虫有个致命的缺点—怕热。阳光直射可以使冰虫细胞膜溶化,细胞内的酶也化成一堆黏稠物。众人把所有的射灯都打开,这种灯光线强烈,在冰壁上又有折射功能,那些冰虫在炙热的灯光照耀下纷纷躲避,然后下面依然有密密麻麻的冰虫不断爬上来。霍桑发射了一枚曳光弹,这是一种求救的信号弹,曳光弹拖着一道耀眼的光芒向洞下射去,邋遢博士也发射了一枚,曳光弹不断反弹向洞内坠落,在两枚曳光弹的照射下,冰虫渐渐散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临风和伊贺昏沉沉地醒来,其他人依旧昏迷不醒,横七竖八躺在地上。
霍桑等人抓紧时间在冰壁上钉入钢钎以及一圈安全楔,众人都累得筋疲力尽,他们固定好悬挂式帐篷,打算休息一下,养精蓄锐,然后准备一鼓作气下到洞底。这种悬挂式帐篷也常用于攀登雪山和绝壁,当准备在岩壁上过夜时使用的夜间休息帐篷,须通过固定点用绳子固定保护起来悬挂于岩壁。
冰针越来越高,走到尽头,出现一道冰桥。
吉斯说道:“秦始皇陵地宫的那把焰火刀已经很神奇了,不知道这把剑具有什么力量。”
纳努克说:“据说可以召唤冰雪。”
他们的帐篷像蝙蝠一样吊在冰洞里,为了分散重量,霍桑将冰镐、折叠锹、冰爪等装备悬挂在安全楔上,大家惊魂未定,休息了片刻。朵拉注意到洞下有几只大冰虫悄然而上,它们行进的速度很快,朵拉还没来得及提醒众人,轰隆一声,掉落下一大块冰,紧接着,一道裂缝在瞬间延伸,像闪电的形状一样布满冰壁,帐篷也随之掉落,众人啊大叫起来,一起坠向深渊。
众人下到洞室内纷纷争抢钻石,邋遢博士问霍桑发现了什么,霍桑环顾四周,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这个洞室竟然是人工开凿的!”
水晶花园围绕着一个竖坑,坑边的水晶十分拥挤,大家站在密集的水晶上向下观看,这个圆形的竖坑从地面垂直陷落十几米,众人艰难地下到坑底,逐渐开阔,一个很大的洞室连接着十几个小洞穴,小洞穴呈辐射状,环绕着大洞室,钻石就是在大洞室内发现的。霍桑注意到土层下面是坚硬的深蓝色岩石,它就是钻石原岩—金伯利岩。金伯利岩是一种形成于地球深处的火山岩,常常含有来自地球深部的橄榄岩、榴辉岩碎片。地外星体对地球的撞击,产生瞬间的高温和高压,也可形成钻石。
霍桑问道:“你们见过外星生物吗?”
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声音传遍全场,现在将上演原始的厮杀,真实地再现远古时代的生活。
临风说:“快想办法,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临风说,我来,我要报仇!
伊贺说:“上帝在哪里……”
几个人钻木取火,一会儿,浓烟滚滚飘进洞里,很多五颜六色的蛇从洞口蜿蜒爬出,众人纷纷折断树枝将蛇打死,然后在树枝上涂抹柏油松脂,做成火把。点燃火把的时候,两派人马爆发了一场殴斗,殴斗很快又平息了,众人打起火把,走进洞里。
洞里黑黝黝的,泛着凉意,临风也跟着人群向前走,蛇群虽然散尽,但仍然有零星的毒蛇发出咝咝的声音,不时有人被毒蛇咬到,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走出一个矿井式的出口,前面出现了一片灌木丛。
临风问:“为什么?”
临风和伊贺看着另一边的伯巴铃。
“用烟熏。”伯巴铃说道。
临风说:“在这里!”
危急时刻,临风将树藤做成的网撒出去,正好网住狮子,狮子裹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着,渐渐地没有了力气。
主持人介绍说,丛林之战还没开始,就有一半的人临阵逃跑,退出了格斗大赛。剩下的这两百多位勇士是猎人还是猎物,他们赤身裸体走进丛林之中,没有任何武器,对手是凶猛的野兽,究竟谁会被吃掉?他们要打一场赢不了的战争吗?很多人会倒下,这里是长途旅程的尽头,这里是一个终点。然而,这里也是一个起点。对于真正的勇士来说,这片地狱丛林会让他们找到回家的感觉。
暴戾王高声对众人说:“我们大家参加这个比赛,公平的竞争,可是我发现了有两个坏人,两个人竟然想不劳而获,悄悄抢走我们大家的胜利果实,在这种情况下,圣诞老人也会发怒,怎么会有这么坏的小朋友呢,并且,他们俩对我们接下来的游戏造成了威胁,现在,我决定把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清理出我们的队伍。”
当天晚上,朵拉为临风包扎伤口。
伯巴铃摇摇头说道:“你们不是很强大吗,我们这边也不欢迎你们。”
朵拉泪如泉涌……
临风对朵拉说,“这束野花是我在山顶采到的,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我敢说,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这么漂亮的花,所以我想给花起个名字,这么美丽的花,我想,只有一个名字可以配得上,那就是—朵拉!”
几天之后,临风胳膊上的伤口并未痊愈,还打着绷带,然而十强赛的争夺战开始了。临风的第一个对手竟然是个魔鬼,这个魔鬼有两个头,四只手。
丛林中隐蔽的摄像机也记录下了这一切,沸腾呐喊的观众看着大屏幕,朵拉攥着拳头,手心全是汗。
伊贺说:“没人会来救我们。”
因为很久很久以前,人们就是这样生存的……
伊贺说,先干掉最大的那只狼。
老虎败下阵来,一只狮子追赶着老虎跑进了灌木丛。
众人纷纷附和。
两百多个勇士摩拳擦掌,丛林之战开始了,众人发一声喊,跑到池塘边,池塘里有几只鳄鱼像枯木似的浮在水面。一个人跳进池塘,身手敏捷,看来是个游泳健将,快要游到岸边的时候,一只潜伏的鳄鱼咬住了他,水花四溅,其他鳄鱼也包围过来,鲜血迅速染红了水面。
他是一个连体人!
快要走出丛林的时候,临风和伊贺看见前方草间卧着一只色彩斑斓的老虎,老虎正在啃咬着一具尸体,临风只觉得惨不忍睹,将头扭向一边。旁边的山涧里还有几只跌落的老虎,很显然,前面的人群利用地势巧妙地设置了一个陷阱。
两个人看着山顶的祭坛,祭坛中间的水晶球在阳光之下发出炫目的光芒。
临风说:“你觉得,咱们俩谁会被狼先吃掉?”
“还有你,”暴戾王指指伊贺忍者,“我不喜欢你们俩。”
伊贺说:“你救了我一命,但我并不领情。”
众人面面相觑,看来依靠个人的力量很难冲出这片丛林。很快,参赛人群划分出两个阵营,一边是以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暴戾王为首,另一边为首的是来自十字丛林的黑市拳冠军伯巴铃。两派人马各显神通,伯巴铃率领大家弄倒了几棵树,在池塘上搭建了简易的浮桥,暴戾王和另一部分人用石块砸死了很多鳄鱼,双方渡过池塘,来到蛇洞之前。
临风说:“我们要生死与共,肝胆相照。”
临风说:“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在狮子手里。”
临风点燃了一堆篝火,狼群依然在周围虎视眈眈。
伊贺说:“有没有第三种选项?”
伊贺说:“你错了,我们只是互相利用。”
临风用脚勾过来一段树枝,踩成两段,他用脚趾夹住一段树枝,插到伊贺腰部捆绑着的树藤之中,用两只脚慢慢搅动、旋转,这是简单省力的办法。一个野战部队里的司机知道如何拖出一辆陷在泥潭里的卡车,一个窃贼也知道如何用湿毛巾拧弯两根钢筋。伊贺很快明白了,他也按照临风的方法,用脚夹起树枝,搅动捆绑在临风身上的树藤。
看着大屏幕的观众发出一阵欢呼!
主持人极其兴奋地喊道:“下面,我们将目睹狼是怎样进食的……”
临风和伊贺手持最原始的武器走进灌木丛,来到一片老虎出没的丛林。他们时不时趴在地上查看着什么,通过脚印可以辨别出人群的方向,一些蛛丝马迹也能说明老虎出没的范围。
两百多位勇士经过安全通道走进了格斗场中的原始丛林。
暴戾王说:“没有,选择一,你们俩将被扔进下面的池塘里,当然,你们俩身上会被绑上大石头。选择二,你们俩会被绑在树上,等着狼把你们吃掉。”
“你,别和我们在一起。”暴戾王对临风说。
临风手持标枪,助跑几步,猛将标枪投掷出去,标枪破空,插在那只狼的肚子上,其余的狼纷纷逃窜。
临风和伊贺被绑在了两棵树上。众人手拿树枝和石块,一路吆喝着走进灌木丛,几只狼的身影从灌木丛中掠过,它们似乎惧怕人群,其中一只狼看到了绑在树上的临风和伊贺,它发出一声嗥叫,率领几只狼向临风和伊贺慢慢逼近。
临风的床头有一个花瓶,他将瓶中的花拿出来。
狼群散开,很快形成包围之势,慢慢走过来,临风和伊贺再次大吼,然而这次只是将狼群吓退了几步,一旦狼群意识到这两个人不具备攻击性,它们就会冲上去将临风和伊贺撕咬成碎片。
临风说:“好吧,我选择第二种。”
伊贺忍者一个冲刺步,闪电般踢出两脚,暴戾王侧身躲过,临风也愤怒地使出少林罗汉拳中的折凤凰,扣住了伯巴铃的手臂,然而,众人一拥而上,拳脚相加,几分钟后,临风和伊贺被打倒在地,几个人七手八脚地用树藤将他们俩捆绑上。
临风用冷杉的树枝做了两支标枪,伊贺选取大叶桑树的枝干做了一把弓,然后用蛇皮做弦,使用石片将荆条削尖成箭。弓和标枪经过烟熏火烤之后更加坚韧耐用,枪头和箭头都涂抹上了蛇毒,最后,两人用树藤做了一张网。
观众欢呼沸腾起来,朵拉拿着望远镜寻找临风,她的脸红了,那两百多位勇士全部一丝不挂,朵拉放下望远镜,深呼吸,很快又举起望远镜,她的心狂跳不止—她看到了赤裸裸的临风。
伊贺说:“肯定是你。”
伊贺在树上向另一只狮子射出几箭,正中狮子的脖子,狮子被激怒了,跑到树下转起圈来,虽然箭头淬有蛇毒,但是狮子具有天生的免疫力,蛇毒也不会立即发作。伊贺手中的箭很快就要射光了,发怒的狮子猛地向树干拍了一巴掌,狮子力大无比,伊贺踩着的树枝咔嚓一声,他掉了下来,与此同时,狮子高高跃起,想在空中咬住伊贺。
暴戾王说:“你们有两种选择,一、被鳄鱼吃掉;二、被狼吃掉。”
临风说:“是啊,我们得自救。”
临风和伊贺蹑手蹑脚越过山涧,准备爬上山坡。突然,三只狮子从山坡上冲下来,伊贺手脚并用敏捷地爬上了一棵小树,临风拼命地跑,丛林里的那只老虎跃起来将他扑倒,然而狮子很快就赶到了,两只狮子和老虎撕咬在一起,另一只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临风,临风打了个滚,转身一记回马枪,标枪正好插在狮子的咽喉里。狮子狂吼一声,将头一甩,继续向临风咬了过去。临风急中生智,一招飞身头触,用自己的头顶在标枪的底端,标枪穿透了狮子的脖子,狮子踉跄几步倒下了,临风趁机跑开。
狼群慢慢逼近,临风和伊贺也加快了速度。一只恶狼冲过来,一口咬住了临风的胳膊,撕下一小块肉迅速跑回灌木丛,临风痛得大叫一声,其余的狼吓得止步不前。临风忍住痛,用力搅动木棒,狼群包围过来,一只狼在树后将爪子搭在了伊贺肩膀上,伊贺大喝一声,临风腰间的树藤应声而断。临风挣脱束缚,捡起附近一根尚未熄灭的火把,狼群怕火,纷纷后退。临风帮助伊贺解开了树藤。
一只狼从灌木丛中悄悄走近,猛地扑向伊贺,伊贺大吼一声,那只狼吓得一哆嗦,逃窜向灌木丛深处,其余的狼蹲在灌木丛里,用红红的眼睛观察着他们。
伊贺说:“好,我们一起想。”
暴戾王命令一个人前去探路,那人畏缩不前,暴戾王威胁道:“你要不进去,我们就把你的尸体扔进去。”那人战战兢兢走进洞里,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人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浑身上下挂满了毒蛇,他倒在地上,身体抽搐几下死掉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