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四章 万年冰洞

蜘蛛惊悚悬疑

临风回答:“一朵十字形状的花。”
几天之后,霍桑他们重新上路了,爱斯基摩村长感到胀然若失,他们走出很远,还看到村长站在原地目送着他们。
经过一天的艰难跋涉,他们越来越接近北纬90度,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激动,一路上,霍桑不断地定位纬度,迎风冒雪又挺进了几个小时,他们历经艰辛,终于抵达了世界的尽头—北极点。霍桑、临风、朵拉、典狱长、邋遢博士、罗格将军、伊贺、痛苦之王、吉斯、鲁力高、小巴尔、纳努克,一行十二人站在北极点,极夜之中,几点寒星挂在地平线上,脚下是白茫茫的冰原。
典狱长说:“不可能!”
霍桑拿出Iridium卫星电话向古特船长说:“我们已经到达北极点。”
霍桑说:“有什么奇怪的,彗星就是尘埃包裹着的巨大冰体。”
典狱长拿出一个矿产探测仪,邋遢博士测得极点的最低气温为-90℃,这是目前人类在全球地面上观测到的极端最低气温,打破了前苏联科学家在南极东方站测得-89.2℃的绝对最低气温记录。在如此低的气温下,人的声音可以在4英里之外传播,也就是说,朵拉大喊一声,在6公里之外的人完全可以听到。
朵拉拢着嘴巴大喊:“喂……”
典狱长说:“最主要的是找到那块陨冰。”
典狱长说:“冰,怎么会燃烧呢?”
众人刚刚站稳,冰蘑菇就发出一阵轻微的摇晃,霍桑喊了一声糟糕,冰盖渐渐倾斜,众人像压跷跷板一样,用身体的重量控制着冰盖的平衡,只要稍不小心,冰盖就会滑落,而他们就可能一起掉下去摔成肉酱。
洞穴探险者不仅要具有高超的技术,还要合理地分配体力,充分利用各种地形进行休息。
临风说:“我们在冰山顶上看到了一朵花。”
典狱长问道:“这个世界上,难道有什么生命能够在坚冰中钻来钻去?”
邋遢博士看着那株十字花,十字花的根系上还挂着一些白色的冰,他摘下一块冰给霍桑看,两人仔细观察,窃窃私语地分析着什么。邋遢博士查看着地面,地面除了冰还是冰,空无一物。
霍桑用GPS纬度定位仪定位,他们的目标是北纬90度,也就是北极点。
众人屏住呼吸,在霍桑的指令下走到冰蘑菇的中间位置,还未来得及喘口气,冰盖咔嚓一声断裂了,大家同时喊叫起来,一起坠落,幸好腰间都系着强力绳,这使得他们全部悬在空中,一个个惊魂未定,然而更糟糕的是,钉入的安全楔因为猛烈下坠的原因依次从冰壁上脱落,每脱落一个就发出嘣的一声,而他们也随之猛地下坠一点,最后只剩下上方的一个安全楔没有脱落……
邋遢博士说:“矿晶物质多存在于这样的洞穴中。”
霍桑说:“除非把冰山劈开。”
朵拉说:“那些是什么东西呀,好可怕。”
痛苦之王说:“那我们就发财了。”
霍桑问:“什么样的花?”
罗格将军说:“陨冰,难以置信。”
邋遢博士摘掉口罩,哈出一口气,吐出的热气立即结冰,一个不规则的冰球在空气中凝结,悬浮了几分钟,缓缓地消失。朵拉见状,觉得非常好玩,她也向空中吹出一个冷气形成的圆圈,霍桑在空中制造出一个十字架的形状,轻轻地拿在手中。
霍桑对典狱长说:“水晶洞口估计被冰封住了。”
村长说:“我亲眼见过一块燃烧的冰。”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家低头看到冰洞的下方有很多黑线正在缓缓地上升,令人恐惧的是那些黑色线状的物体并不是附在冰壁上—而是在冰层之中一点点地向上钻。
罗格将军说:“很多人都会把国旗插在这里吧。”
痛苦之王对这座蓝色的冰山感到好奇,他摘掉防寒手套,用手指去触摸,邋遢博士大声提醒,但是为时已晚,痛苦之王的一根手指已经和冰冻在了一起。邋遢博士用力去拽,啪的一声,手指像脆弱的冰棍似的断开,痛苦之王面露惊恐,看着冰壁上的半截手指。
纳努克对爱斯基摩村长大声喊道:“我还会回来的,我要带你们去南方。”
吉斯说:“这下面,除了水晶,估计还有钻石。”
巨大的冰山熊熊燃烧,烈焰冲天,在夜幕中显得非常壮观。
霍桑让临风和伊贺准备攀爬冰山寻找洞口,两人换上防滑鞋,手持冰镐,腰间挂着一捆强力绳,系好十字扣,他们两人像比赛似的攀爬上冰山,大家待在原地等待,朵拉抬着头担忧地看着,过了一会,临风和伊贺登上了山顶,临风用卫星电话对霍桑说:“没有找到洞口,不过我们发现了……”
村长说:“据说有着召唤冰雪的力量。”
冰山上的可燃冰渐渐燃尽,因为热胀冷缩的缘故,巨大的冰山咔嚓一声裂成了两半。大家走进冰山裂缝,冰山上还有未熄灭的火焰,借助火光,可以看到半山腰上有一个倾斜的洞口。
霍桑说:“这个冰洞估计有着上万年的历史。”
有一种冰块会燃烧,叫做可燃冰。邋遢博士在十字花根系上以及地面和冰山上都发现了可燃冰,可燃冰呈白色,形似冰雪,类似于固体酒精,可以直接点燃,其学名叫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的能量密度很高,主要分布在海底和冻土带,据估算,世界上天然气水合物所含的有机碳总量相当于全球已知煤、石油和天然气的两倍,储量够人类使用一千年。
邋遢博士问道:“燃烧的冰山深处有什么?”
蓝冰中的动物尸体永不腐烂,朵拉喊了一声,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下方的冰壁中有一只海豚,海豚被包裹在冰中,还呈现出跳跃的姿势。继续向下,大家看到周围的冰层中有很多鱼,鱼儿新鲜如初。
典狱长说:“那怎么办?”
冰暴来了,风把一片片的碎冰刮起来,打在他们的脸上,刀割般疼痛。这些冰片甚至把衣服也撕开一道道裂口。风像野兽在号叫,雪橇狗的叫声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连嘴唇都冻在一起了,用雪揉搓可以解冻,但是等到开始暖和起来时,会痛得火烧火燎。
邋遢博士说:“太阳死亡以后,变成白矮星,过20亿年,太阳就会变成一颗巨大的钻石,继续在太阳系闪闪发光。”
典狱长手中的矿产探测仪发出响声,大家循着响声向前走,前方出现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冰山,冰山露出的一角仅仅是整座冰山的十分之一,由此可见这座冰山有多么大。霍桑推断,在冰山之下应该有一座岛屿,岛屿低于海平面,常年的冰冻使得岛屿和冰架连接在一起。这座冰山呈蓝色,估计持续存在了上万年,属于永久性海冰。
临风和伊贺顺着原路从冰山上下来,他们用折叠铲挖下了一株开花植物,霍桑看后说这种植物叫做十字花,属于地衣类的水培植物,可以从冰雪中获得水分,在珠穆朗玛峰海拔高达6350米的地方也发现了这种绿色星形植物。
霍桑点起一根火把,高高举起,众人不解其意,只是看着他。邋遢博士点点头,霍桑将手中的火把指向地面,一会儿,地面上的冰竟然燃烧起来,一道火线缓慢的向冰山移动,腾的一下,火光四起,冰山开始燃烧起来。
大家在冰洞周围用钢钎打了一圈安全楔,吊下一根主绳,安装好升降设备,众人纷纷滑下冰洞,每下滑一段距离就钉入很多安全楔,然后抽出主绳悬挂在新的安全楔固定圈中。冰洞有些地方是垂直向下的,有些是倾斜的,这使得众人更加小心翼翼,一旦一个人脱落,其他人也会跟着一起掉进这深渊。霍桑初步估算,这个冰洞应该是世界上最深的冰洞,地球上目前超过1000米深的洞穴有61个,超过千米的冰洞寥寥无几。他们在这万年冰洞中感到一种强大的时空沧桑感,觉得像是钻进了时间隧道,看见的全是上万年高龄的蓝色老冰,这些冰几千年来从来都没融化过,而且,越是深层的冰,形成的年代越古老。
在这种极端的气温下,还可以产生一种冰冻奇观,简直就像魔术一样神奇。
村长说:“在那座燃烧的冰山深处。”
霍桑急忙问道:“什么?”
霍桑说:“我喊123,每人都迈一小步,大家都走到中间,1……对,就是这样。”
洞壁上丛生着很多冰花,有的地方还生出一些冰蘑菇,大家都感到累了,下降到一个巨大的冰蘑菇上面准备休息一会儿,这个冰蘑菇看上去很牢固,就像是一个巨大圆桌的桌面放在一个倾斜的冰柱上。
霍桑说:“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古特船长在电话中说:“你们要找到水晶洞的入口,据说是在一座冰山之上。”
大家稍事休息,穿上钉鞋,拿出冰镐、冰爪,系上8字环,锁扣上挂好强力绳,攀登到洞口,往下面一看,这个冰洞非常深,在射灯的照耀下发出七彩的光芒。
伊贺说道:“快,钻到鲸鱼肚子里。”
龙卷风的中心是平静的。
一个人捡起他的枪,扫射过去,岸上的士兵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中弹倒下了。
临风、伊贺和小巴尔三人捏着鼻子钻进鲸鱼的腹内,触手摸到的都是滑腻腻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只觉得腥臭无比。鲸鱼体内的腐败气体含氧量稀少,用不了多久,他们会因为吸入过多的有害气体而窒息死亡。
临风惊呼道:“海龙卷!”
鲨鱼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这只鲸鱼一直在滴着污血,当那血迹在海里下沉并扩散的时候,鲨鱼在很远的地方就闻到了,它从水底深处上来,嗅到了血腥气的踪迹,全然不顾一切,顺着路线一直追踪过来。一会儿,其他鲨鱼闻到了血腥味,成群结队地游了过来。
小巴尔突然说道:“快看!”
很快,十几只海龟都被鲨鱼吃掉了。
海上的龙卷风可引起海龙卷,水中的鱼虾、礁石,甚至搁浅的沉船都会被卷入空中,沿海的居民有时会看到奇怪的景象,海龙卷过后,鱼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临风和伊贺都不说话,各自想着心事。
鲨鱼终于吃饱了,慢慢地散去。鲸鱼被撕咬得惨不忍睹,骨架裸露在染红的海水里,只剩下一些内脏器官,那些膨胀的器官尽管充满气体,但也难以承受骨架的重量。
三个人站起来,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天边又出现一个海龙卷,从东南方向缓慢移动,它的上端与雷雨云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海面,很快,两个海龙卷慢慢接近,巨大的能量使上空的云层打转,云的转动也带动了空气的转动,海龙卷越转越快,一瞬间,两个海龙卷合二为一,一个巨大的海龙卷出现了,旋转飞舞,气势汹汹,周围的云层释放出闪电,海龙卷的根部四溅着如蛇的水花,场面惊心动魄,非常壮观。
鲨鱼群很兴奋,开始撕咬鲸鱼,就像是一群饿昏了头的猪奔向食槽,它们张大了嘴扑上来,直撞在鲸鱼身上,咬住之后闭上两颚,猛地一甩头,一大块白色的鲸鱼肉就被撕咬了下来。
几只蝠鲼从水中跃起,又落在海面,随即一只体型很大的蝠鲼拍击水面,跃过小巴尔的头顶,展开双鳍,在离水一人多高的上空滑翔,落水时,声响犹如打炮,波及数里,非常壮观。
最后一条鲨鱼转了个身,钻到鲸鱼底下不见了,它用嘴拉扯着鲸鱼,临风三人觉得整只鲸鱼都在晃动。
三个人刚钻进鲸鱼的肚子,海龙卷就汹汹而至,瞬间吞没了这只鲸鱼,鲸鱼开始在海面上打转。要不是因为这只蓝鲸体形巨大,他们会连同鲸鱼一起被卷上天空。
三个人从鲸鱼肚子里出来,小巴尔向着旭日的方向张开双臂。
小巴尔惊呼道:“鲨鱼!”
伊贺在水中捞出一簇黄色的马尾藻,把它抖抖,一些小虾就掉下来,蹦跳着,甩着脚,像跳蚤一般。伊贺用拇指和食指掐去它们的头,连壳带尾巴嚼着吃下去。临风用绳子绑住一只大点的虾,放到海水里,一会,钓上来一只海龟。龟类是一种非常贪吃的动物,他们咬住食物就不松口,所以即使没有鱼钩他们也能钓上海龟。
岸上的士兵等待地有些不耐烦了,一个狂躁的士兵跳到礁石上,向鲸鱼的头部射击,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腕,他掉进了海水里,再也没有站起来。
海龟划动四肢,不知疲倦,一刻不停地游着。
小巴尔说:“我真希望这是一场噩梦,醒来发现自己躺在监狱牢房的床上。”
临风从鲸鱼肚皮的缝隙中抬头观看,不禁看得呆了,他们正处在海龙卷的中心,周围的水流环绕着流向天空,圆形的瀑布中还可以看到大型鱼类的身影。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个圆形的帷幔之中竟然有些雪花旋转着向上飞舞。
伊贺说:“但愿这辆马车不会漏水。”
巨大的海龙卷像一条孽龙似的在海面上缓缓移动,呈现一种惊心动魄的情景。
小巴尔说:“这辆马车真不错。”
这座关押着世界各地罪犯的孤岛在他们的视线里渐渐地远离,三个人既紧张又兴奋,他们背靠背坐在一起,周围都是惊涛骇浪,黑暗之中,狂风暴雨似乎在为他们送行,闪电划空,照亮了他们茫茫未知的旅程。
黎明时分,暴雨停了,天空依然阴霾。
临风说:“不过我可不想坐第二次了。”
临风说道:“上一个蜡丸里装着一把锯齿小刀,这一个,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呢?”
临风说了一声:“糟糕!”
暴雨如注,典狱长命令士兵在岸上守候,自己先回到了监狱营地。剩下的几个士兵浑身都湿透了,冷得直哆嗦,一个士兵建议钻进鲸鱼的肚子里搜索击毙逃犯,但是遭到了其他人的反对—进入一具动物尸体的肚子实在是件令人畏缩的事情。
他们用同样的办法又钓上十几只海龟,绳子不够用,就编织海藻为绳子。他们把绳子拴在鲸鱼的尖齿上,另一端系住海龟的脖子,放回海水里,十几只海龟像骡子和马那样拉着鲸鱼在海中慢慢前进,海龟正处在产卵期,它们会凭借本能以最快的速度游向陆地。
墨汁似的黑云从天边翻滚而来,海面静得出奇,顷刻间,狂风大作,天空一刹时乌云密布。平静的海平面翻涌出很多气泡,黑云越压越低,一个大气泡升起,破裂后在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海水开始快速旋转。一股细细的黑色云柱从乌云中向下伸展,底部下垂的漏斗状云柱渐渐与旋涡相接,水面砰的一声响,逐渐形成水柱冲天,与黑云相连在一起。
临风三人感觉到自己正在缓缓地下沉。
那旋转的海龙卷竟然向他们这边移动过来了,三个人只感到万分恐惧,但是又毫无办法。
小巴尔肩膀耸动着,他哭了起来。
临风扔掉枪,小巴尔迅速地解开缆绳,他们跳到鲸鱼的身上,鲸鱼缓缓地滑入了大海。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而又恐怖的场面,人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太渺小了。
龙卷风的风速极大,很快就离开了鲸鱼,渐渐消失于天际的云层,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下。30分钟后,雨停了,乌云散去,天空一片蔚蓝。
伊贺沉默不语,从胳膊的肌肉里挤出一个蜡丸。
伊贺说:“海龟可以帮我们找到陆地。”
临风三人呼吸着令人作呕的浊臭,意识到自己躲藏不了多久就会被活活闷死,鲸鱼腹内像蛛网一样密布着巨型的血管,他们攀爬上一根血管,摸索到一个很大的器官,这大概是鲸鱼的肺。鲸鱼用肺呼吸,左右各有一叶肺,肺的重量高达1000多公斤。
龙卷风是一种强大的风暴,它与低气压和旋转的风向有关。当地表和海面的空气被加热,柱状空气从积雨云风暴的上部下降,龙卷风发展的迹象就变得非常明显—空气低压区域开始剧烈旋转。
临风说:“现在上帝也救不了我们了!”
用不了10分钟,他们就会连同这只鲸鱼的残骸一起沉入海底。
他们面临着两个选择,死在鲸鱼的肚子里还是死在士兵的枪口之下?
原来,伊贺三人进入鲸鱼的肺部,然后从鲸鱼的喷水孔潜水钻了出来,由于鲸鱼腹部朝天,喷水孔浸在海水里,所以他们三人没有被士兵发现。伊贺将那个士兵拽进水里并杀死,临风捡起枪射击,也顾不上瞄准,打光了子弹之后,那些士兵也全部死掉了。
他们看清楚了,那是一条铲鼻鲨,高耸的脊鳍像刀子般划破水面,水从它身上向两边直泻,鲨鱼绕了个圈,猛地张开大嘴,吞下去一只海龟。
临风三人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鲨鱼把鲸鱼吃掉。
伊贺大声喊道:“那边还有一个!”
突然,十几只海龟全部浮到了海面上,它们在水里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惊慌失措,只想四散奔逃。临风和伊贺仔细观察,看到水下有一条可怕的阴影游过,阴影渐渐变大,它拐了个弯,慢慢升到了水面。
由于龙卷风中心的气压极低,所以造成中心的气温急剧下降,水汽就会结晶成雪花。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