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三章 巨型雪花

蜘蛛惊悚悬疑

北极地区生活着一种快要绝迹的巨型白猿,是一种杂食动物,也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一种猿类,雄性白猿的身高达2米以上,肩宽1米,体重在200公斤左右,以半直立姿势行走,并以前肢作为支撑,也可直立行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人。
回去的路上,霍桑发现雪地上有一串可疑的足迹,看上去比人的脚印要大,纳努克和有经验的爱斯基摩人都辨认了一下,这也不是北极熊的足迹。
众人情不自禁地大声喝彩,北极巨猿听到声响,扭头看了一下,也不理会北极熊的尸体,拖着一只海象大摇大摆地走了。
一个爱斯基摩小孩发现了海豹的呼吸孔,兴奋地喊叫起来。
朵拉说:“我希望这只白色大猩猩打赢北极熊。”
村长说:“雪冻结成冰之前,我们得搬家。”
临风和朵拉发现雪原上有一个洞,临风弯着腰走过去,跪在地上一点点地爬到洞前,他用长刀将洞口扩大,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洞里。朵拉说:“小心。”临风大叫起来,洞里有什么东西咬住了他的手。朵拉吓了一跳,临风将上半身探进洞里,从里面拽出一只白色的狐狸。
海象是一种群居动物,它们一起潜入海底捕食海蜊,一起在冰上排泄,甚至放屁的时候,也是一起放。海象长着一对白色獠牙,性情特别凶猛,有时也捕捉海豹为食。
霍桑看了一眼典狱长,村长的故事更加印证了水晶卷轴上记载的神秘传说。
纳努克拿起梭标,准备捕猎海象,霍桑阻止了他,大家侧耳静听,在一个雪堆后面,好像有什么动静,听声音像是一个大个头,接着传来地面震动的声音。大家惊讶地看到一个白色的巨人直立起来,晃着脑袋向海象群走去。
雪花先是像树叶那么大,洋洋洒洒,随后,天空中的雪花像白纸一样翻滚着飘落,过了一会,像飞毯那样大的巨型雪花在空中覆盖住飞鸟,一起落向地面,一片雪花足以盖住一个房子。
他们将薄冰砸碎,纳努克跳过浮冰,卧在地上,一只手用鱼叉对着水面,一只手拽着系有苔藓的鱼线,鱼游过来之后就用鱼叉猛地一刺,有时钓上一条大鳕鱼,纳努克高兴地举起来给大伙看,然后,他用牙齿咬死大鱼,免得鱼蹦跳到海水里去。
村长说:“我也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是我们因纽特人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很久以前,一座冰山从天而降,世界末日来临的时候,会有人踏上寻找之路,传说这座冰山中蕴涵有神奇的力量……”
爱斯基摩人捕狼的办法世代相传,很特别也很有效。他们在锋利的刀刃上涂一层新鲜的动物血,等到血冻上了,再涂一层,如此反复,很快,刀刃就冻成了血坨。下一步,就是把用血裹住的尖刀反插在地上,刀把插在地里,刀尖向上。狼在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血腥味,它们跑过来兴奋地舔食刀上新鲜的冻血,融化的血液散发出强烈的气味,在血腥味的刺激下,它们越舔越快,越舔越用力,直到所有的血被舔干净锋利的刀锋暴露在外,但是狼这时已经嗜血如狂,它们猛舔刀锋,根本感觉不到舌头被刀锋划开的疼痛,有的狼甚至会将刀子贪婪地吞进肚里。它们完全不知道正在舔食的其实是自己的鲜血,舌头抽动得越快,血流得也越多,直至倒地而死。
北极巨猿绕着一个大冰块躲闪,北极熊累得气喘吁吁。巨猿瞅准时机,举起大冰块用力砸向北极熊,这一下反败为胜,正好砸在北极熊的鼻尖上……
雪地冻得结实之后才能上路,霍桑他们只能耐心等待。冬季是爱斯基摩人食物来源最少的艰苦日子,有时遇到饥荒,全家人,甚至整个村子的人都会饿死。在世界民族大家庭中,爱斯基摩人无疑是最强悍、最顽强、最勇敢和最为坚韧不拔的民族,他们也是最为热情好客的民族,宁愿自己饿着肚子,也不愿客人受到冷落。几天之后,储存的食物已经不多了。
两只体型庞大的野兽互相厮咬,拍打,每一掌都势大力沉,看的人惊心动魄。很快,北极巨猿败下阵来,它用四肢爬行,朝另一个方向跑去,北极熊追了十几米就放弃了,北极巨猿又折返跑了回来,开始采用骚扰性的游击战法。北极熊拥有强大的爆发力,但是不能持久,时间长了,动作就会很笨拙。在速度和敏捷方面,北极巨猿更占有优势。两只野兽身上都伤痕累累,北极熊被骚扰得不胜其烦,它发足力猛追北极巨猿。
北极巨猿站在冰川盆地的入口,看来,它对地理优势很有判断能力。一只负责警卫的海象发出公牛似的叫声,海象群骚动起来,准备逃窜,然而四周都是坚冰,北极巨猿把守着盆地入口,根本无处可逃。
爱斯基摩人就是通过寻找海豹呼吸孔来猎捕海豹的,大家拿上带有倒刺的梭标跑过来,纳努克在周围找到一大批呼吸孔,每个呼吸孔旁边都安排一个人,这样,如果海豹在一个呼吸孔被吓跑,势必要到另一个呼吸孔换气。典狱长最先捕捉到一只海豹,随后,痛苦之王和罗格将军也用梭标刺中了海豹,大家帮忙将海豹拖出来装上雪橇。
大家抬着头,像飞毯一样大的巨型雪花,在空中结成一张漫无边际的白色大网,铺天盖地地飘落下来。
霍桑反问道:“老虎和狮子谁最厉害呢?”
他们拿上武器,牵着赫斯基犬,来到冰谷深处,这里的冰层很薄,贴近海面。地面上有一大团白色的绒毛正在缓缓地移动,伊贺用爱斯基摩人的弓箭射中一只,这是北极特有的安哥拉雪兔,它们除了面部的一小部分之外,全身都长满浓密丝绸般的白色长毛。
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这些雪花全是由小冰花组成,每一朵小冰花都有六片花瓣。
搬家就是从雪地之下搬到雪地之上,大家动手,建造了一个冰雪城堡,尽管这只是临时性的住所,但依然美观实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
朵拉小声说:“这是什么东西,看背影很像是人。”
巨型雪花的形成是因为三股冷暖空气相遇,一股冷空气接近地球表面,一股强冷空气高高在上,中间还夹有一层暖空气。上层强冷空气会形成暴雪,当雪花降落至中间暖层时,快速变冷至冰点以下,却依然保持结晶状态,暖气流使得雪花下落的速度变慢,它们在空中越聚越多,数百或数千雪晶体聚集在一起形成巨型雪花,穿过下层的冷空气层时,所有雪晶体一起绽放开来,形成巨大的雪花。
回到村子,大家意犹未尽,向村长讲起北极巨猿大战北极熊的事情。爱斯基摩人是一个爱讲故事的民族,虽然没有留下什么历史文献,但他们有代代相传的古老传奇。在漫长的冬季,讲故事和听故事往往成为他们主要的娱乐形式。
海象群散开,空地上只剩下北极巨猿和北极熊,这两种动物的身高体重都不相上下,它们打起来势均力敌。在力量方面,北极熊一掌能把驯鹿拍死,科普节目也拍摄到大猩猩可以推倒小汽车,由此可见北极巨猿的力气也非常大,但是相对于北极熊来说,北极巨猿在力量方面略逊一筹。
纳努克和那些爱斯基摩男人坐在地上用牙齿咬自己的靴子,在寒冷的冬季,海豹皮做的靴子变得像生铁一样僵硬,他们用牙齿把靴子咬软,便于行走在冰天雪地中。
19世纪以来,不时有人宣称看到过巨大的雪花从天而降,有科学报道称存在盘子大小的巨型雪花,《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记载,有记录以来最大的雪花直径达到15英寸,也就是38厘米。
朵拉说:“爷爷,北极巨猿和北极熊谁最强?”
在喜马拉雅山麓,传说有一种“雪人”,北美也流传着“大脚怪”的故事,中国神农架地区据说有多人目击过“野人”出没。霍桑怀疑地上的足迹就是这种罕见的动物留下的,大家循着脚印走上一道冰川盆地,里面传来动物的吼叫声,大家躲藏在一个雪坡之后,看到一群海象聚集在冰川盆地。
典狱长迫不及待地问道:“冰山中含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呢?”
临风说:“我打赌,北极熊会赢。”
海象并没有任其宰割,它们用长长的牙齿反击,群起而攻之,然而,它们根本不是北极熊的对手。北极巨猿狂叫一声,冲进海象群,伸出手掌用力在北极熊背上抓了一下,北极熊被激怒了,转身扑向北极巨猿,冰川盆地中,这三种动物混战成一团。
临风说:“你可以掐一下我的胳膊。”
海豹属于哺乳类动物,虽然生活在大海中,但却靠肺呼吸,所以必须经常不断地浮到海面呼吸空气,然后再潜入水中。海豹每吸一次气,可在水下呆7到9分钟,最长可在水中待20分钟左右。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它们就会窒息而死。由于北极地区冬季海面结冰,海豹无法在冰下找到换气的地方,它们就由下而上把冰层凿出一个洞,作为呼吸孔。
纳努克说:“我们去打猎!”
典狱长说:“接下来,我们也该吃自己的腿了。”
霍桑说:“嘘,北极巨猿!”
雪停了之后,房子已经被深埋在雪中,他们像鼹鼠一样钻出地面,眼前的奇妙景象令人难以置信。周围到处都是菱形的结晶体,星形雪花和柱状雪晶层叠挤压,多枝状雪晶和针状雪晶纵横交错,他们走在巨型雪花的缝隙之中,宛如置身在一个冰清玉洁的童话世界。
朵拉说:“真美,这是在梦里吗?”
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一只北极熊突然从冰川上滑到盆地,一巴掌拍死一只海象,继而又袭击向另一只。北极巨猿大吼起来,两手拍打着胸部,看上去异常凶猛,它对这不速之客感到愤怒,北极熊却丝毫不理会它,抓紧时间捕杀海象。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与内华达州相毗连的群山之中,有一条长225公里、宽6至26公里不等的死亡山谷,地势险恶,荒芜人迹,这里也是北美洲最炽热、最干旱的地区。
胡安说:“什么?”
院长解释道:“这个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分裂为多重人格,刚才的两个人格,一个是想念爸爸的小女孩,一个是有暴力倾向的中年人,都有着各自的名字和记忆,都居住在他的体内。如果说身体是一个机器,而这台机器是由十七个,不,加上他的主人格,应该是十八个人控制的。”
院长说:“没事的,是他的尿液,也许是别人的。”
老人站起来,依旧用女童的嗓音问道:“我爸爸呢,他两年没有来看我了,我好想他。”说完,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像个真正的小女孩一样哭起来,哭得非常伤心。
胡安说:“剖开一粒尘埃,你会看到什么?”
院长回答:“里面是一些怪病患者。”
院长说:“你根本就没有爸爸,你爸爸叫什么?”
老人开始怔怔地发呆,似乎陷入了一个精神恍惚的世界,过了一会儿,他换成一副傲慢蛮横的语气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哭了?”
胡安说道:“你要考我吗,我很愿意一试。”
霍桑说:“一粒中子足以毁灭世界—如果核战爆发的话。”
麻风病院与世隔绝,很少有造访者,典狱长并没有向院方直接说明来意,而是谎称自己隶属于国际红十字会想要资助病院,前来考察,这使得院方对他们一行人热情接待。进入隔离区之后,大家换上了防护服,院长亲自带领他们参观。病房里的患者伤势触目惊心,令人惨不忍睹。典狱长注意到后院有一道铁丝网,表示要进去看看,院长急忙阻止说:“这里还是别看了,你们会做恶梦的。”
回到极地训练营之后,典狱长并没有按照事先说好的那样均分极地之行的收获,而是将来时的那艘舰船大方地送给了古特船长,古特船长非常高兴,帮他们办好了出入境手续,作为感谢。典狱长、霍桑一行人辗转数日,从格陵兰岛经过加拿大,到达了美国,根据那封信上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麻风病院。
霍桑说道:“克拉普罗特,德国化学家,1789年发现了元素铀。”
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没有窗户,门也锁得死死地,似乎里面没有人。
胡安说:“是的,和我们的世界一样大。”
院长走了过来,一边道歉一边说:“他是个疯子,喜欢冒充各种人,典型的臆想症患者。”
朵拉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到大家习惯了昏暗的环境,才看清楚房间里没有小女孩,只有一个骨瘦如柴的黑人老头蹲在角落里,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这不禁使大家感到毛骨悚然,还有什么能比一个枯瘦的老人模仿女童的声音更令人恐怖的呢?并且模仿得惟妙惟肖。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两人摇了摇头,都回答不上来。
典狱长说:“他给我注射了什么?”
朵拉说:“好深奥呀。”
霍桑说:“两个世界。”
邋遢博士说:“看来你学问渊博,无所不知,不过,有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胡安笑了,缓缓说道:“克拉普罗特可以做到。在泥土中,海水里,石头之内都含有一种元素:铀。铀在各种岩石中的含量很不均匀,例如在花岗岩中的含量就要高些,平均每吨含3.5克铀。粉末状铀于室温下,在空气中,甚至在水中都会自燃。”
院长悄悄地对典狱长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格,他认为自己的身份是个大学老师,聪明而又睿智,他上一次出现是几年前了,你们可以和他聊聊,他智商很高,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几乎无所不知。”
麻风病是一种接触性传染疾病,患者大多毁容,肢体溃烂,所以必须隔离治疗。麻风病院也大多建立在远离繁华都市的荒野。在古时候,一旦发现麻风病人,患者便会被赶出家门、逐出村镇,甚至惨遭火烧、活埋。
霍桑说:“这间病房好奇怪?”
这时,老人醒来了,对刚刚经历的一切浑然不知,他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换做一种轻松谦虚的语气说道:“我病了,你们都是来看望我的吧。”
朵拉好奇地问道:“他睡着了吗?”
院长一边走一边像导游似的介绍其他病人的情况,他指着一个窗口说:“这个病房里的是一个树人,很少有人能有胆量注视他10分钟,他患有一种罕见的莫吉隆斯症,感到有昆虫、寄生虫一类东西,在自己皮肤底下爬行蠕动,所以他每天挠得自己满身伤痕,并且流血流脓,产生一些很难愈合的伤口,并分泌大量条状纤维,就好像浑身上下挂满了意大利面条。”
胡安继续问道:“将一个篮球吹气到地球那么大,你可以做到吗?”
邋遢博士向痛苦之王要过焰火刀,拔刀出鞘,刀身变得灼热通红,他对胡安说道:“这个,如何解释,刀鞘为何不会燃烧?”
霍桑仔细观看,感到难以置信,“这是一流的解答,不过,我并没有说向量场是有理函数,你的答案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你还是比我强得多。这道题,我也曾经解答过,也错过,我用了3年,而你只用了10分钟。”
典狱长表示要进去看看,否则就取消捐助,院长无奈之下打开了门。
院长回答:“他是一个玻璃人,患有罕见的骨质疏松症,不能和别人握手,这样有可能会使人握碎他的手指,因为他的骨头很脆弱,简直就像饼干一样,摔一跤的话就会跌断肋骨,尽管如此,他还坚持每天运动,试图恢复健康。”
几个工作人员冲上来将那医生抱住,拖走了。
胡安拿过笔,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然后在墙上迅速地写着什么,仅仅过了10分钟,他对霍桑说:“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院长似乎对此不愿多谈,只是嗯了一声,就转身想带着大家离开,这时从门后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爸爸,我怕黑。”
病房就像牢房一样,每个都是封闭而独立的,透过一个钢化玻璃小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临风和朵拉忍不住向其中一个窗口望去,只看了一眼,两人就恶心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似乎被剥了皮的人,或者说躺着一条红色的巨蛆更为恰当。院长告诉他们,这个人一年四季都不能穿衣服,因为他没有皮肤,血管和筋脉都暴露在身体上。
房间里光线很暗,从角落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你们是谁呀?”
邋遢博士说:“你,并不存在!”
霍桑不太相信,拿出一支笔在墙上出了道题,“在多变的微积分中,一个难题会有多种解答,这道题,世界上最聪明的数学家也要解答几个月,有的,甚至要一辈子,不知道胡安先生能不能做出来?”
胡安说:“爱因斯坦做到了,从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E=MC2,一切物质都潜藏着质量乘以光速平方的能量,质量不断成倍地转换为能量,这也是原子弹爆炸,太阳为什么发光的原因。”
院长说:“现在我在和谁说话?我应该叫你什么?”
胡安说道:“核聚变反应时,内部温度高达1亿℃~2亿℃,没有任何常规材料可以包容这些物质。而超导体产生的强磁场可以作为磁封闭体,将热核反应堆中的超高温等离子体包围、约束起来。”
这个病院属于非赢利的公益性质,除了收留麻风病人之外,还有各种各样难以解释的怪病患者,他们来自美国各地,几乎每个病人都患有极其罕见的疑难杂症。
典狱长问道:“为什么?”
老人笑起来:“你可真幽默,我是胡安。”
胡安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们来的时候应该看到院子里有个花岗石雕塑,现在我也考考你们,如何让这块大石头在水中燃烧?并且是自燃?”
典狱长指着那个走廊上散步的病人,问道:“那么他呢,得的又是什么怪病?”
典狱长坚持要看,院长也不想得罪他们,只好打开铁门,院中有一株高大的红杉,叶子落了一地,一个医生陪着病人在走廊上慢悠悠地散步,看上去并没什么可怕之处。院长警告他们不要随处走动,那医生面带微笑,向典狱长点头致意,典狱长主动走过去握手,医生突然拿出一个针筒猛地扎在典狱长胳膊上,典狱长疼得吸了一口气,用力拔出针管,血流如注,那医生微笑着说:“你漏水了。”
院长挥挥手,几个护士从后面冲上来,老人的脾气变得暴戾,恶狠狠地挥舞着手臂,护士将老人按在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老人才安静下来,重新陷入了精神恍惚之中。
麻风病院就处在这个荒凉的山谷之中,像监狱一样有着电网高墙。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