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二章 遗忘村庄

蜘蛛惊悚悬疑

村长说:“那是一个互相杀戮的世界,人与人互相不信任,我听父亲说起过,他死了,他还见过一个冒烟的庞然大物,张着翅膀,不知道是从太阳上来,还是从月亮上来。”
村长:“家啊,这里是我们的家。”
朵拉说:“那应该用什么?”
霍桑问道:“会发生什么灾难?”
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从雪房子里出来,胡子上挂着冰渣。纳努克上前和他交谈,老者自称村长,当纳努克说他们来自遥远的南方时,这个爱斯基摩老人说:“那不可能,南面除了冰,什么都没有。”
爱斯基摩人认为腐烂后的肉非常好吃,道理大概和西方人喜爱味道刺鼻的奶酪相同。腐烂的海豹鳍是爱斯基摩人的高级食品,是招待朋友的佳肴。
典狱长说:“下雪有什么好怕的。”
冰桥看上去很结实,霍桑和纳努克驾着雪橇,吆喝着六只雪橇狗,率先冲了过去,其他人纷纷渡过冰桥都有惊无险,最后只剩下荷兰稻草人和约克郡屠夫,两人拉着雪橇,战战兢兢地走到冰桥中间,典狱长在对岸大喊,快,快点。荷兰稻草人说,我有恐高症。他看了一眼下面,深达千米的冰缝让他头晕目眩,他脚下一滑,慌忙拽住约克郡屠夫,两人一起连同雪橇从桥上跌落下去。
朵拉说:“那不是很痛吗?”
笨拙的北极熊在地上扭转着身体,罗格将军一连开了三枪才将它打死。
村长说:“我吃掉了。”
那天夜里,巨型雪花袭击了这个古老的村庄……
霍桑和典狱长将一些生活用品送给村长,这些礼物都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打火机打着火焰时,所有爱斯基摩土著人都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叫声。村长对霍桑他们盛情款待,大家在雪地上点燃干苔藓,围着火坐成一圈,村长用一片牡砺壳当做刀子切割腐肉,分发给众人。
这道冰缝深达千米,绵延十几公里,白色渐变为蓝色的冰缝冒着寒气,临风和朵拉都吓出一身冷汗。
大家都站着不动,等到驯鹿走到身边,临风眼疾手快抓住了鹿角,那些鹿角像树枝一样,很多枝权伸向四面八方,受惊的驯鹿猛地一甩头,临风顺势跳到了它的背上。驯鹿拼命跳跃,想把临风甩下来,然而,临风两腿紧紧夹住驯鹿的肚子,双手抓住鹿角,像西部牛仔那样,身体随着驯鹿的跳跃而上下起伏。众人看到这场面,感到很有趣,一会儿,临风坚持不住,摔在了地上,姿势很狼狈,大家都笑起来。
更多的爱斯基摩人从雪房子里出来,有的妇女还抱着孩子,这些人像打量外星人一样看着霍桑他们。
霍桑说:“冰!”
霍桑说道:“极光!”
纳努克说:“这是轮船。”
大家继续前行,走了没多久,前面的雪橇狗突然停下来,发出警惕的叫声,大家观察四周,一只北极熊躲在一个雪堆后面探头探脑,很快,北极熊瞪着一双黑眼睛走过来,鼻孔里喷出粗气,发出威胁性的吼声。
村长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痛,我只知道,如果我不弄点东西吃就会死掉,所以我吃掉了我的脚。我的父亲把他的裤子吃掉了,还有两个人被迫吃掉他们的狗,另一个人在吃掉自己的靴子之后,光着脚在冰上行走直到双脚冻成冰。”
第二天,典狱长提议绕道而行,霍桑看着那道冰沟说:“我们可以搭建一个桥。”
纳努克说:“你们见过的雪花有多大?这种大雪花世所罕见,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纳努克说:“它是你的了,你可以骑上它。”
纳努克对朵拉耳语了几句,朵拉从雪橇上拿出食物放到手心,向着驯鹿慢慢走过去,刚才还惊慌失措的驯鹿看到食物安静下来,朵拉抚摸着驯鹿的脖子,轻声说:“吃吧吃吧。”朵拉没费多大周折就把这只驯鹿制服了,驯鹿跟在朵拉身边,赶也赶不走。
纳努克说:“我也不知道,或许会下雪。”
临风和朵拉并肩坐在一起,他说:“好吧,我先暂时充当圣诞老人。”
前方不远处还有两个巨大的冰球,这时,一阵大风刮过,两个冰球滚动起来,众人纷纷闪避到安全地带,最终三个冰球撞在了一起,排列成品字形。
霍桑把搭建冰桥的想法告诉大家,大家觉得有点冒险,但是值得一试。他们动起手来,冰雪森林里的那些冰柱异常坚硬,用刀去砍只能留下一道浅浅地刀痕,痛苦之王使用焰火刀轻松地将几根冰柱放倒。大家将冰柱搭在冰沟之上,覆盖好积雪,这样,一道冰桥就建成了。
痛苦之王用焰火刀毫不费力地将一个冰球切成两半,里面竟然有一大团冻僵的蛇,它们蜷缩在一起。霍桑辨认后告诉大家,这种蛇叫做红边束带蛇,生活在地球最北端,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忍受冰冻的蛇,冬眠时,它们缩成一团,冻成球状,然后被寒风吹着,滚成雪球,雪球越滚越大,形成一个巨大的蛋。等到春天,蛇纷纷从冰蛋中倾巢而出,爱斯基摩人对此感到恐惧,认为是魔鬼下的蛋。
朵拉问道:“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
谷底有很多雪房子,这个地方竟然居住着三十多个爱斯基摩人,他们组成一个小小的村落。大多数爱斯基摩人已经离开了极地,他们在丹麦、加拿大、阿拉斯加过着现代生活,只有极少数人拒绝文明,坚守着原始的生活方式。
典狱长说道:“两个笨蛋。”
一只驯鹿从冰雪森林跑过来,它大概是饿坏了,小心翼翼地向人群走近,伊贺举起枪,临风说:“看我活捉它。”
村长说:“去年冬天,我一丁点儿东西也吃不着。我的右脚冻僵了,硬得像冰块,一点感觉也没有。我又没法儿用雪给它按摩—风把雪全吹光了,死亡朝着我的腿上蔓延,最后会要了我的命,所以,我举起雪刀把我的脚割掉了。”
极光出现的时间大多极短,少数情况下可以在苍穹之中辉映几个小时。有时极光分散在地平线上,犹如晨光曙色;有时极光密聚一起,就像窗帘幔帐;有时它又射出许多光束,宛如孔雀开屏,蝶翼飞舞;有时极光星星点点,如同色彩斑斓的小精灵随风舞动。爱斯基摩人害怕北极光,认为这是灾难的前兆。
吃完之后,天上出现了奇特的景象,一块粉红色的窗帘在空中缓缓地飘动,瞬间,变成了数条金蛇,金色的光束在天空蜿蜒游动,幻化成一条彩带,上下飞舞,在那更遥远的天际,一团火焰浮动着,一道五光十色的巨大瀑布由远而近,悬在人们的头顶,慢慢地消失了。
村长说:“一个水火相容的怪物。”
吉斯说道:“我们的武器没了。”
此时,那只北极熊越来越近了,罗格将军慌忙中开了一枪,没有打中,北极熊向罗格将军扑过去。纳努克将一条绳子的两端系上冰块,拿在手中,并且发出一些挑衅的声音,北极熊被激怒了,迅速向他跑过来,纳努克将系着冰块的绳子扔出去,绳子正好缠住北极熊的双腿,奔跑中的北极熊被绊倒在地。
邋遢博士说:“劈开看看就知道了。”
纳努克说:“蛇,会给我们带来坏运气。”
冰原上密布着无法尽数、隐藏在白雪下肉眼难以看见的冰缝。这些在冰原上纵横密布的冰缝比暴风雪更恐怖,掉下去就万劫不复。最危险的是有的冰缝上覆盖着一层薄冰,人们根本看不到下面是否有冰缝,只有人或雪橇经过时,才会发生塌陷。
一连死了两个人,还丢失了两个雪橇,雪橇上装载的是食品和武器,这使得大家心情沮丧,对于以后的探险之路感到担心,但是此时又不能半途而废,只能继续向前走。
吉斯说:“老兄,我们的运气已经够坏了,我的脚都冻僵了,完全没有知觉。”
纳努克说:“这预示着灾难将要降临!”
纳努克看着四周,这里让他想起自己的童年生活。
朵拉说:“是啊,爷爷,这里连一棵树都没有。”
纳努克说:“使用蛮力是不行的。”
朵拉骑到驯鹿背上,骄傲得像个公主,但是她心里感到害怕,只骑了一会儿就下来了。朵拉把挽具套在驯鹿身上,让驯鹿帮忙拉雪橇,她对临风说:“你这匹大马先休息一会儿,换小马拉车。”
纳努克注意到这个老人拄着拐杖,一只脚没有了,他问道:“你的脚怎么了?”
邋遢博士说:“还有食物。”
纳努克说:“一直向南,还有另外一个世界。”
从冰原上下来,进入一个冰谷,大家坐着雪橇一直滑到谷底。
典狱长问道:“用什么材料呢?”
典狱长说:“蛋里是什么东西?”
朵拉说:“啊……”
那道冰沟难以逾越,当天,他们返回到冰雪森林宿营。宽衣就寝在北极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穿着衣服钻进一层塑料膜,这层膜可以避免身体里散发出的热气和睡袋冻结在一起。
受惊的驯鹿猛地一窜,脱离队伍,拉着雪橇就跑。跑了没多远,地面咔嚓一声裂开一道冰缝,驯鹿和雪橇都掉了进去。临风及时抱住朵拉,滚下雪橇才幸免于难。
朵拉惊叹着,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爷爷,瞧,那片粉红的云,还有绿色的。”
一片粉红色的云彩在河流上空飘过,接着,一片绿色的云彩也从他们头顶缓缓飘过。
霍桑拨了一个电话,对方告诉他,电子地图上那些虚线的意思是未经考察,那是绘制者从未到达的地方,一个隐藏在森林中的神秘未知世界,卫星地图和电脑上也没有查询到任何相关资料,也许,地球上只有这一个地区,在其腹地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
独木舟驶进一条水巷,岸上芳草萋萋,一只绿色的角蜥在水面跑过,停在芦苇之上,桨声阵阵,角蜥以为遇到了什么危险,眼睛喷出鲜血,可以喷一米之远,连续喷射六次。临风看到前面一截大圆木挡住了去路,等到小船驶近,才发现这是一条绿色的亚马孙森蚺—全世界最大的蛇,有十米之长,粗如成年男子的躯干。水流缓慢,临风将小船停在岸边,等待大蛇游过去,但是大蛇俨然不动,原来它在伺机捕猎凯门鳄。一只倒霉的鳄鱼从岸上游回水中,亚马孙森蚺张开血盆大口,咬住凯门鳄,扭转着身躯将其缠绕,吞下去之后,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大蛇看上去有些慌乱,试图尽快游走,但是它刚吃下一只鳄鱼,身躯巨大,动作迟缓。水底游上来一群鱼,成群结队地在水面蹦跳着,它们露出牙齿,向着亚马孙森蚺蜂拥而至,只用了10分钟,这条世界上最大的蟒蛇连同刚刚吞到肚子里的鳄鱼都变成了骨架,缓缓地从河面沉下去。
临风呵呵一笑:“别说蝴蝶,逃离所罗门群岛的时候,我还有过驾驶鲸鱼的经验。”
临风和朵拉看得触目惊心,一条蟒蛇吞没了一只鳄鱼,但是瞬间又被小鱼吃掉了。
所有的人都抬着头,这是令他们终生难忘的奇异景象—彩虹剑发出夺目的光芒,寒气逼人,上方的空气冷凝结晶,雪花纷纷洒洒飘落下来。这些生活在赤道上的人,一生都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雪花,就连主持人和刚才那几位幻术表演者,脸上也满是惊讶的表情。
这种沼泽是河水漫过堤岸形成的,树木全都浸在水中,沼泽深处万籁俱寂,藤蔓植物爬满大树,有时要用手分开垂下来的紫色花藤,一个池塘连接着一个池塘,每个池塘都碧绿如玉,清澈见底,河底的小鱼一览无余。
近处的河岸上长满鲜花盛开的树木,一株株盛开的花树,姹紫嫣红。水鸟栖息在树上,鸟儿种类繁多,颜色各异,啼鸣婉转,错落有致,它们使大森林生机盎然。一株高大的花树就是鸟的天堂,最令人惊叹不已的是美洲的热带巨鹳,这种巨鸟有一人多高,像滑翔机一样张开翅膀飞下来,气质尊贵优雅地在河岸上踱步。
霍桑说这种蟾蜍叫做骨折蛙,遇到威胁时,会将自己的骨头折断。有些动物采用自残的自卫方式,例如壁虎自断尾巴、火蜥蜴让肋骨穿透皮肤。这时,沼泽上有一艘木船像幽灵似的顺流飘来,船上坐着七个黑人,但没有一个人划桨。他们一动不动,临风不由得提高警惕,将焰火刀紧紧握在手中。隔着水面,也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声。那艘船悄无声息地慢慢接近,一股寒气顺着血管蔓延,霍桑三人被一种莫名的恐惧震慑着。离得近了,临风擦擦眼睛,仔细观看,那几个人仍旧纹丝不动,沼泽中的雾气越来越浓,临风睁大眼睛,这次他看清楚了,朵拉也尖叫起来—那七个人都没有头。
临风说:“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二的国土面积,这么大的范围,怎么寻找?”
从基多旧城搭乘9个小时的班车就到了普图马约。这里是一个小城,映入眼帘的是破败的砖房,灰白的马路,小城周围就是亚马孙热带雨林。以前,每逢汛期来临的时候,河水就会漫过城镇,这里也就成了一座空城。自从哥伦比亚政府在这一带发现了石油之后,就加高地势,建造防洪堤坝,小城慢慢地发展起来,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森林的减少,生态体系的破坏。号称地球之肺的亚马孙雨林涵盖了地球表面5%的面积,制造了全世界20%的氧气和30%的生物物种以及地球表面1/5的淡水,由于遭到盗伐和滥垦,亚马孙雨林正以每年7700平方英里的面积消退。
挂了电话之后,霍桑说:“必须要抓紧时间,我能想到的,邋遢博士也能想到,要赶在他们前面到达上帝坐标的位置。”
寂静的沼泽中,突然传来一声蛙鸣,随即所有的青蛙都叫了起来。这片沼泽中,亿万青蛙和癞蛤蟆的齐鸣同样令人毛发倒竖,简直震耳欲聋,它们的叫声一会儿像雷声轰隆,一会儿像呜咽呻吟,一会儿又尖锐刺耳,此起彼伏,连绵不断。
三人登上独木舟,临风划桨,这里是亚马孙河的支流系最繁多的地段,星罗棋布的河流遍布其中,两岸风光秀美,鸟语花香,朵拉情不自禁地哼起歌来。
霍桑对这把彩虹之剑,做过科学检测,但是没有一种仪器能测出彩虹之剑有着多么低的温度,仪器只要接近彩虹剑就会冷冻结冰。宇宙中最低的气温—绝对零度。太阳系没有一个地方有这个温度,人类也不可能制造出来这个温度,只能无限接近。绝对零度在太阳系之外的宇宙中是存在的,在星际空间的深处,在人类未知的地方,有着温度极低的冰冻天体,霍桑推测,彩虹剑很可能是冰冷天体的内核,经过漫长的光年旅行,陨落在地球之上。
小船被浪头卷起,继而被平滑地送进一片沼泽。
霍桑说:“是蝴蝶,整整上亿只蝴蝶,这种蝴蝶还会步行。那种绿颜色的云,是长尾小鹦鹉排列而成的。亚马孙丛林中,什么颜色的云彩都有—红的,黄的,甚至还有七彩的,等你们看到鹦鹉云和鵎鵼云就知道了。你们会以为一幅色彩斑谰的画,在空中浮动,不过,我们最好不要见到黑颜色的云彩。”
小船驶过的沼泽水面趴着各种各样的青蛙,这里简直就是青蛙的王国。很多青蛙见到船都纷纷逃跑,只有一种黄褐色的蟾蜍趴在浮萍上无动于衷,它们身上长着毛,看上去丑陋无比,等到船接近的时候,它们竟然将自己四肢的骨头折断,像爆豆一样发出啪啪的声音,露着白色的骨茬,企图吓退入侵者。
霍桑说:“世界地图上的北纬5度至南纬20度,西经80度至西经50度是亚马孙河流域,打开亚马孙河流域的地图,也按照这个十字坐标,依次缩小范围,最终就会缩小成一个点,那也是上帝指引我们要去的地方。”
霍桑打开Iridium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说道:“亚马孙河流域面积622万平方公里,约占南美大陆面积的35%,包括巴西、玻利维亚、秘鲁、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国大部或部分领土。”
一些人跪了下来,张开双臂,看着空中的雪花喃喃自语。
七个无头人坐在船上,这艘怪异的船和霍桑等人的船擦肩而过。
临风仔细打听了那些人的相貌,说道:“这五个人很可能是典狱长他们。”
霍桑租用了一艘印第安人造的独木舟,船体是用一段圆木挖空而成,长度大约是20英尺,宽处两英尺,这船正好够装三至四人和他们随身携带的物品。
霍桑告诉他们,这种小鱼生性贪婪凶残,叫做锯齿鲑,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名字叫做食人鱼。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只要在水里擦破点儿皮,锯齿鲑嗅到血腥味,马上就会扑过去,这种鱼身子很短,仅一英尺,看上去像河鲈一样温良驯顺;一旦张开嘴,便露出两排半圆形的牙齿,凶相毕露,牙齿像剃刀一样锋利。无论是鳄鱼还是森蚺,若是跑得慢了,就会变成一副骨架。不止一个独木舟划手,把锯齿鲑从水里捞出来时,被它们把手指齐嚓嚓地咬掉。只需要咬一口,切割手指的手术就完成了,锯齿鲑上下颌的力量之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霍桑说:“不知道典狱长那帮人在什么地方,他们肯定也在路上。”
临风划得筋疲力尽,但是岸上的风光又令他心旷神怡,朵拉突然指着前面,霍桑喊了一声糟糕,一个大浪如城墙那么高卷了过来,与其说是大浪不如说是海啸更恰当。这种浪潮雄伟壮观,一堵白墙迅速推移过来,涌潮来到眼前,有万马奔腾之势,锐不可当。
霍桑只有苦笑,把电话递给临风,临风听到的是陆离教授的声音,这使得他像个孩子似的高兴起来,分别后,一直没有对方的音讯,彼此心里都很是挂念。陆离教授在电话中告诉临风,秦始皇陵博物馆已经建成,等着他们凯旋归来。朵拉也在电话里向陆离教授问好,陆离教授说,不管世界末日是真是假,目前已经找到两块陨石,剩下的最后一块陨石也要尽快找到。
临风小心翼翼地划桨,不敢惊动它们,一会儿,小船就驶进了亚马孙河。到了主河道,亚马孙河变得像大海一样宽阔,他们的小船犹如一片树叶,在惊涛骇浪之中沉浮。岸边的景色也变得美丽缤纷,令人眼花缭乱。
霍桑说:“不出所料,他们也来了,看来,要请教一下专家。”
朵拉说:“闭嘴,我自己会,就好像你常常驾驶蝴蝶似的。”
朵拉挤出人群,临风挽住了她的手,和霍桑一起离开了旧城广场。
霍桑打开卫星电话上的电子地图,确定方位之后,他们在沼泽中捕捉到几只大蝴蝶,用绳子系在船头,让它们拖着小船前进。临风告诉朵拉,如何牵引绳子,引导蝴蝶按照正确的方向前进,其实和驾驶马车没什么区别。
霍桑经过简单计算,用PDA手写笔在亚马孙河流域的电子地图上点了一下,那个点随即被放大,但是只能看到一些虚线,没有任何相关资料。霍桑询问租船的印第安老者,老者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地方,还告诉霍桑,一个小时前,有五个凶神恶煞的人也打听过那里。
朵拉说:“我讨厌他们,希望他们被丛林里的食人族捉住,爷爷,食人族是什么样的呀?”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