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一章 冰雪森林

蜘蛛惊悚悬疑

大家将所有的装备都搬下船,这些装备包括冰镐、折叠锹、强力绳、冰爪、防滑鞋、八字环、锁扣、枪支、炸药、矿产探测仪器、GPS纬度定位仪、Iridium卫星电话、帐篷、衣物、食品、药品、生活用具等等,加起来一共500公斤。
古特船长:“纳努克捕捉到一条鲸鱼!”
纳努克说:“这片冰雪森林的主人叫做虚空之神。”
雪地上那十几条隆起的线慢慢缩小了包围圈,他们被围拢在中间,罗格将军做手势要大家准备好,等到包围圈越来越小,罗格将军下令射击,十几支猎枪同时迸发,子弹穿透地面的积雪,潜伏在下面的动物纷纷中弹,惨叫着跃出地面。
典狱长说:“我们死了一个人,捉到十二只北极狼。”
几千年来,爱斯基摩人尽管一生都为食物而奔忙,但是他们在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真正放弃过自己古老的信仰,他们认为万物有灵,石头、冰雪、风、太阳,世间的一切都有生命和灵魂,支配这一切的是虚空之神。
霍桑和邋遢博士都无法解释这个冰球是如何形成的,首先排除人为因素,因为这附近没有发现人的踪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很难将冰雪雕琢出一个完美的圆形,众人议论纷纷,朵拉隐隐约约看到冰球的中心有着什么东西。
临风和朵拉两人拉着一个雪橇。朵拉没有力气,累得在雪橇上睡着了,临风拖着雪橇,每隔两个小时就叫醒她一次,在北极这种严寒的环境里,如果睡得时间太长,就会永远地睡去。
纳努克解释道:“他们不听我的……”
古特船长严肃地说道:“第一个到达北极极点的人用了23年,在无后援的情况下,抵达极点的人只有二十六个,在冬季穿越北极成功到达极点的人,知道有多少吗?”
霍桑解释道:“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是400年前的北极星发出的光芒。”
纳努克说:“和你们的上帝一样。”
沿着冰冠下来之后,他们进入了一片冰雪森林。
霍桑问道:“纳努克他们猎到什么?”
古特船长伸出四个手指,“全人类几十亿人,只有四个,只有四个人做到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号叫,众人看到雪坡上站着一只特别大的白狼,对着月亮仰天长嚎。从个头上可以看出,这是一只狼王。
狼王转过身,看着众人,狼的眼睛很少有人敢于对视,两道凶狠而又精亮的寒光让人噤若寒蝉,背后凉风直冒。狼王的尾巴立起,这是发动攻击的前兆,它咆哮一声冲了过来,众人慌乱之中举起枪,只见那头狼王高高跃起,一头扎进雪中,不见了踪影。
经过几天的休息,北极的冬天终于来临,惨淡的太阳挂在地平线上,只出现一会儿就消失了,一天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是黑暗,大地一片苍茫,洋面上万里冰封。在启程之前,古特船长和霍桑临时决定,让纳努克也加入进来。大家将探险装备装上船,除了朵拉之外,所有人都担任船员和水手,古特船长负责掌舵,他大声喊道:“出发,我们的方向是向北,一直向北,我们的目标是—世界的尽头!”
古特船长开始采用极端的方法训练大家的胃,他告诉大家,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生理准备还没做好,他要求大家吃生肉,每天至少摄入1.2万卡路里的热量,才能抵御北极的严寒。每日的食谱包括1.8公斤巧克力、数斤坚果和大量的油脂,还特别要求每个人在早晨将一升橄榄油一饮而尽。
古特船长:“很遗憾,最后的考核,你们输了。”
这片冰雪森林是一个在梦中才会出现的美丽世界,很多巨大的冰柱立在地上,奇形怪状的枝丫在冰柱上纵横交错,这是雾气不断积聚冻黏的结果,冻雨和雪花使其不断生长。他们拖着雪橇走在这晶莹剔透的森林之中,宛如徜徉在如诗如画的仙境,抬头看到的是玉树琼枝,低头看到的是碎玉遍地,周围的每一棵树都反射着晶莹的星光。
典狱长问:“是什么?”
过了两天,考核期限到来之前,大家累得筋疲力尽回到了训练营。
纳努克说:“我不太懂这个。”
霍桑问道:“什么是虚空之神?”
众人看到这是一群白色的狼,它们挣扎着身体,血液染红了雪地。
典狱长说:“不知道。”
穿过冰雪森林,大家惊讶地看到雪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冰球,地上有滚动的痕迹,很显然,这个圆球是从冰雪森林里一路滚过来的。
朵拉问道:“这雪地下面到底是什么?”
纳努克惊恐地说道:“北极巨蛋!”
冰冻的海面被劈开,船身保持着笔直的航线。破冰船上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个图书馆,精选了1200本图书,还有一架大型手摇风琴,休息的时候,朵拉为大家献上了美妙的音乐。餐室中摆放着精美的陶瓷餐具,雕花玻璃高脚酒杯放在桌上,吉斯提议喝一杯,古特船长拒绝了,一向嗜酒如命的古特船长启程以后就滴酒未沾。
巨大的冰球通体透明,看上去神秘而又诡异,大家围在一起观看。
纳努克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无奈,古特船长拍拍他的肩膀,纳努克是个伟大的猎手,但肯定不是个优秀的领导者。
霍桑不以为然,他向纳努克灌输无神论思想,两人争论了半天,谁也无法说服谁。
典狱长说:“这么说,我们做出了一个震惊世界的举动!”
典狱长指着冰球问道:“这是什么?”
霍桑感叹道:“大自然的杰作。”
古特船长说:“我不去,在船上等你们,我可不想送死。你们找到水晶后,大家均分。一路上你们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不要指望有什么后援队,这句话就是说,你们遇到任何危险,即使快要死了,我也无法去救你们。”
古特船长说:“什么时候,你将橄榄油喝下去,它连颜色都不变地从你的另一个出口排出来,这时候,你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
出发之前,古特船长和大家挨个拥抱,每个人都沉默不语,大家知道此次北极之旅肯定会有人一去不复返。
霍桑对纳努克说:“北极星距离我们约400光年。”
典狱长说:“剩下的路程必须徒步行走?”
霍桑说:“你打算和我们一起吗?”
几天之后,破冰船停止了航行,古特船长在冰冠和冰原的交界处选择抛锚停泊的位置。他站在船头用电子夜视望远镜查看着什么,望远镜的显示屏上可以看到时间,与目标间的距离,角度,坡度等。古特船长告诉大家,破冰船无法到达极点,因为那周围全是拥挤的冰山,船一旦被卡在冰山夹缝中,只能等到明年春天才能返回。
周围的雪地上寂静无声,谁也不知道狼王会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众人不敢站在原地,纷纷后撤,披头乐队主唱垃圾桶突然脚下一空,跌落进一个雪坑,那只狼王一下就咬住了他的咽喉,狼王一击之后立刻隐蔽起来,大家将垃圾桶拖出雪坑,他已经死了。
北极冬季探险被称为探险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漫长黑夜中开始北极之旅是人类历史上挑战大自然的极限,对于环境恶劣的北极,很多人认为选择深冬出发,简直是灾难性的决定。
霍桑回答:“应该是某种会钻地的动物。”
典狱长抗议说:“能不能不喝橄榄油?”
临风说:“不能这样束手待毙!”
雪橇队上路了,他们艰难地在冰原上跋涉了整整一天,而那块巨大的绵延上百公里的浮冰实际上在向相反的方向漂浮,20小时后,他们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起点。霍桑和纳努克绕开浮冰,翻过冰冠,他们追寻着北极星的方向继续进发。
临风选择了主动出击,他拿起枪,小心翼翼地搜索周围的地面,他停下脚步,似乎发现了狼王的藏身之处,弯下腰开了一枪,地面溅起雪花,然而积雪太厚阻挡住了子弹。痛苦之王说:“用这个。”他将焰火刀扔过去,临风伸手接住,拔刀出鞘,焰火刀升腾着火焰,刀身立刻烧成了红色。狼王突然从背后的雪地中跳出来,临风来不及转身,倒地一滚,狼王跃起向他扑过去,临风挥刀一刺,灼热的刀身就像捅进一块黄油那样捅进了狼王的肚子。
这个消息让大家唉声叹气,古特船长把纳努克叫了过来,爱斯基摩人世世代代以捕猎为生,让人输得心服口服。古特船长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纳努克他们捕捉到一只鲸鱼,但是其他十几个队员掉进了冰缝,营救上来后皆有不同程度的冻伤,都住进了医院,这也意味着霍桑一行人尽管输了但是依然可以踏上北极之旅。
古特船长说:“是的。”
朵拉数了数,地上一共躺着十一只北极白狼,大家怕它们不死,又补了几枪。
这种北极特有的狼全身都是白色的,只有头和脚呈浅象牙色,在雪原中无疑是最完美的保护色。北极白狼是体型较大的一种,身长近2米,重70公斤,有巨大的头和锋利的爪子,它们的奔跑速度极快,还可以像袋鼠那样直立起来蹦跳。任何狼都是挖洞高手,雪质疏松,北极狼在雪中更是穿行自如,它们捕食的时候往往从地下潜行,悄悄地靠近猎物。
古特船长:“这次捕猎,你们收获如何?”
破冰船迎着呼啸的寒风在黑暗中启程了……
典狱长喊道:“大家小心,站在原地别动。”
两人一个雪橇,每个雪橇负重60公斤,霍桑和爱斯基摩人纳努克担任头橇,还配备了六只赫斯基犬,在北极探险活动中,领队的作用非常大。
罗格将军用伊贺给他的那把锯齿小刀锯开了锁,然后打开了所有的牢门,典狱长命令士兵进行镇压,那些穷凶极恶的囚犯手拿各种武器开始抵抗。有十几个犯人退守在公共卫生间里,除了大便,再也没有任何别的武器。士兵很轻松地杀死了那些扔大便的囚犯,罗格将军躺在地上装死,幸运地躲过了一劫,并且杀死一个落单的士兵夺得了枪支。罗格将军重新组织进攻,他让囚犯们牢牢占据监狱餐厅、卫生间、囚房,利用一切有利地形展开游击战。经过几轮激战,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亡命之徒渐渐掌握了主动权,他们突破重围,占领了更多的阵地,夺取了更多的枪支。双方死伤惨重,所罗门监狱血流成河。最终,罗格将军在狱长办公室劫持了典狱长,吉斯和痛苦之王站在了罗格将军这边。
典狱长沉思不语。
痛苦之王说:“我很好奇,另外两块陨石具有什么神奇的力量。”
约克郡屠夫说:“祖国是再也回不去了,我们是一群通缉犯,任何一个国家要是知道我们越狱的消息,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会做恶梦。”
墙壁上和房顶上都密布着抓挠过的痕迹,令人触目惊心,看来这个房间里一定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事情。
典狱长说:“好吧,告诉对方—我要侵略你们!”
邋遢博士说:“秦始皇陵里的这把刀是一种未知物质,地球上从未有过,这把刀由陨石打造,陨石可能来自于太阳。”
典狱长问道:“谁懂旗语?”
典狱长说:“你知道吗,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期待着这一天,踏上人生的冒险之旅,想去哪,就去哪,还有,我们缺什么,就抢什么,在大街上强奸漂亮女人,杀光一切我们讨厌的男人,为所欲为的犯罪,很荣幸认识你们,各国的犯罪精英,如果我们不能征服世界,那么我们就毁灭世界好了。”
邋遢博士说:“不过,你很可能活不过10年。”
小巴尔说:“这只猫也许是船长的宠物。”
临风一动不动,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因为光线很暗,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趴在自己肩膀上。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眼睛绿幽幽的,然后它开始啮咬临风肩膀上受难之树的树桩,临风举起手里的叉子,猛地一刺,那东西哇的惨叫一声跳了下来,猛地向门外逃窜。众人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黑猫。
典狱长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邋遢博士劝典狱长投降,并且问他:“你在这座岛上待了多久?”
罗格将军说:“我们现在是一支军队,典狱长仍然是我们的首领。”
就在现场僵持不下的时候,成千上万的蜘蛛蟹登陆了,它们在夜间上岸产卵。蜘蛛蟹是一种奇特的海洋动物,体型硕大,外壳坚硬,配上两只强壮有力的巨螯,让它的模样看起来又凶又蛮横。它是个爬树高手,甚至能够攀爬上笔直的椰子树,而且它可以用强壮的双螯夹断坚硬的椰子,更为奇特的是蜘蛛蟹不仅能在树上结网,还可以在海底结网。
典狱长让小巴尔用电脑搜寻出了地球上陨石的分布图,其中90%的陨石都已经被发现,剩下的10%再去除近代落下的陨石,然后将历史上未被发现但有记载的陨石落点绘制成图,这样大大缩小了寻找范围。他们选择了距离最近的一个陨石落点—淫魔岛,淫魔岛和所罗门群岛都位于南太平洋西部。
典狱长下令把临风捆绑上,这是一个尴尬的时刻,因为典狱长接纳了伊贺和小巴尔,唯独对临风粗暴对待。邋遢博士拿出一个针管,当场抽取了临风的一管血液,然后倒进两个杯子里。典狱长举起杯子对邋遢博士说道:“为了我们的健康,干杯!”
越来越多的蜘蛛蟹疯狂地涌入监狱,如同洪水般将沿途遇到的一切吞噬掉。千万不能小看动物对人类制造的灾难。澳洲南部地区,三分之二的土地曾被野兔占领;以色列南部地区曾经遭受过蝗虫的袭击;18世纪,鼠疫传播了32个国家,致使百万人丧生。
这突然的变故使得典狱长和罗格将军结成了同盟,他们一同面对蜘蛛蟹的进攻。黑压压的螃蟹群根本不惧怕子弹,痛苦之王手拿焰火刀,挥出一道道火焰,逼退螃蟹,他们冲出一条路,登上了停靠在码头上的舰船,离开了这座岛,在海上行驶了没有多久,就遇到了这艘幽灵之船,然后发现了船上的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
小巴尔和伊贺看着临风,眼神中表现出一种无奈。
典狱长站在船头,拉响了舰船上的汽笛,淫魔岛上出现了一个穿风衣的男人,旁边一个女随从打着旗语。
邋遢博士说:“这就是我在临风肩膀上种植受难之树的原因。”
这时,头顶的甲板上又传来猫的惨叫,然后是一片嘈杂的声音,好像是很多人登陆上了这艘幽灵之船。三个人面面相觑,小心翼翼地离开船长舱,经过水手舱和货仓,翻开入口的盖板偷偷地观看。刚一露头,一把枪就顶住了他们的脑袋。
邋遢博士说:“你也患有艾滋病!”
临风被关进了舰船的货舱,他似乎麻木了,只能任凭命运被人摆布。典狱长和邋遢博士每天都要抽取两杯血液,他们俩妄图治愈所患的艾滋病。临风面黄肌瘦,身体越来越虚弱。三天之后,小巴尔送饭的时候告诉临风:我们的船就要靠岸了。
一艘舰船停靠在旁边,舰船的大铁锚挂在幽灵之船的船舷上,幽灵之船的甲板上站着一群人,他们是:典狱长、吉斯、邋遢博士、痛苦之王、挪威雪人、东南亚抠肠恶魔、约克郡屠夫、荷兰稻草人、食人魔鲁力高、披头乐队主唱垃圾桶、小丑、罗格将军。
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越狱的那天晚上,监狱发生了暴动。
挪威雪人说:“我们的监狱已经被占领。”
小巴尔疑惑地说:“螃蟹有那么可怕吗?”
临风说:“但是船长又在哪里呢?”
蜘蛛蟹在产卵之前首先要填饱肚子,它们成群结队地寻找食物,此刻监狱里正发生激战,对此毫无防备,蜘蛛蟹先是爬进了监狱的储藏室,吃光了所有的食物之后,就沿着走廊继续寻找。一个士兵开枪向蜘蛛蟹射击,但是无法阻止蜘蛛蟹的前进,潮水般汹涌的蜘蛛蟹瞬间就吞没了他,只剩下一具骷髅倒在地上。
典狱长说:“好吧,拯救世界之前,我得先拯救自己。”
邋遢博士说:“螃蟹!”
罗格将军说:“没有祖国,我们就创造一个祖国。”
伊贺说:“也许被黑猫给吃了,连骨头都没有剩下。”
小巴尔着急地说:“别开枪,我再也不越狱了,我跟你们回去。”
两个小丑也拔下舰船上的旗帜,挥舞了几下。淫魔岛上的那个男人迎风站在一块石头上,冷漠地看着众人,他解开风衣,几只蝙蝠从怀里飞了出来。
吉斯相机里的照片引起了邋遢博士的好奇,他对吉斯拍下的秦始皇陵里的竹木简很感兴趣,用了几天时间破译出了那些蝌蚪文,并且对焰火刀做了检测。
典狱长说:“为什么?”
所罗门监狱关押过一个泰国人妖,邋遢博士将其变成了一个女人,她生下痛苦之王之后就死去了。那个人妖就是死于艾滋病,邋遢博士和典狱长也就是那时被传染上的。艾滋病病毒在人体内的潜伏期平均为10年,少数人在十几年或者20年之后才会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潜伏期为无症状感染期,外表看起来跟健康人一样。邋遢博士做过多次实验,试图攻克艾滋病,他将耐辐射球菌和氧化硫杆菌植入植物的细胞,然后栽培到临风身上,这两种奇异的细菌可以生活在深海的火山口以及核辐射的恶劣环境里,如果能够在人体内成功存活,从理论上来说,它们有可能杀死艾滋病病原体。
邋遢博士说:“我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传染性疾病,属于艾滋病的变种。”
邋遢博士说:“你至少要在这里再待10年,才可以退休。”
两个辫子结在一起的小丑说道:“我们俩以前当过水手。”
典狱长说:“20年。”
小巴尔发现了墙壁上的一行字,很显然,这行字是船长危急之中留下的,他们凑上前,看到上面写着:“我们受到了螃蟹的攻击,船就要沉没了。”
这艘沉入海底一个月的船上竟然有一只活的黑猫,他们感到太不可思议了。检查了船长舱之后,谜团也随之解开。密封的船长舱很干燥,没有进水的迹象,所以猫能够存活下来。
邋遢博士说:“我们要拯救世界,反正也无处可去,如果竹木简上的预言是真实的。”
邋遢博士说:“我们的定位应该是拯救世界,秦始皇陵的竹木简上就是这么说的。”
小巴尔说:“太好了,我们现在是一伙的了。”
典狱长说:“是的。”
吉斯说:“你可真是个疯子,艾滋病是人类无法治愈的绝症。”
典狱长问:“对方在说什么?”
典狱长回头对众人说:“知道吗,我一直都想说出这句台词,平时,只会在电影里听到。”
罗格将军对典狱长说:“加入我们吧,你干的坏事不比我们少,再说,你也活不了几年了。”
痛苦之王说:“只有我们几个逃了出来。”
典狱长缓缓说道:“回不去了。”
小丑回答:“这座岛屿属于私人领地,请勿靠近。”
吉斯说:“邋遢博士破译出了秦始皇陵竹木简上的文字,我们要寻找剩下的两块陨石。”
所罗门监狱的这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临风三人,他们都不敢相信会在这里遇到对方。临风心里暗想,这群人为什么离开监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伊贺说:“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做海盗吗?”
伊贺问道:“被谁占领?”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