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三十章 魔鬼训练

蜘蛛惊悚悬疑

古特船长说:“首先,大家要有个心理准备,接下来几天,我会以残忍的训练方式,对你们进行地狱式培训。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你们好,在此之前,不知有多少支专业的探险队伍去过北极,他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团队配合能力、专业考古知识,不知道要比你们强多少倍,但是,很多人都失败了,所谓失败……在北极,失败就意味着死亡。我们此次是以贫穷的名义进行科考,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水晶洞,每个人都会是世界富豪。”
古特船长说:“第二场比赛是竞技格斗,说明白点,就是打群架,四个队伍进行格斗对抗,胜出的两个队伍进行下一轮考核,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踏上北极。”
霍桑叹了口气,捡起那张牛皮纸,随即,他的眼睛一亮。
古特船长想对霍桑格外照顾,他对众人说道:“这位老人,到达过南北极,攀登过珠峰,所以我认为他就不用参加特训了。”
整整一天,古特船长进行了理论培训,耐心讲解了关于户外安全、急救、北极野生动植物辨识、考古基础理论,以及气象和地理学知识。第二天的实践就从简单的开始,诸如攀爬基础,简单器械加工制作。理论结合实践的培训结束之后,古特船长进行了第一场考核比赛:雪地取火!
霍桑对这次考核毫无把握,他知道任何一个爱斯基摩人都是伟大的猎手。
古特船长说:“孩子们,动作快点,教会你们怎么穿衣服之后,还要教给你们怎么打电话,怎么吃饭,在北极,很多事情都和在别的地方不太一样。”
这番话让大家群情激愤,一个人高声喊道:“不公平,这不公平。”
霍桑将牛皮纸卷成桶状,从地上捡起一个东西给大家看,临风、朵拉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古特船长宣布了比赛规则,每个队伍推举出一个队长,五个队长进行野外取火,队员不得帮忙,不管使用什么方式,将火点着就算是成功,最后一个点着火的将遭到淘汰。古特船长特别强调:野外取火只能挑选两样东西。
第二个队长挑选了猎枪和棉布。
典狱长说:“来得好,不管是什么。”
吉斯对这两个队员笑着说道:“你们俩现在最好把姓名写下来,贴到自己的屁股上,我敢保证,你们回家后,妈妈认不出来你们。”
一个队员喊道:“作弊,这个老头作弊!”
古特船长拿起麦克风,问道:“能听见吗?”
几天之后,古特船长举行了第二场考核。这期间,剩下的四个队伍已经掌握了基本的野外生存技能,包括在各种气候、地形环境下的适应性训练,还学会了查看一些简单的陷阱和辨别可能碰到的未知危险。古特船长告诉大家,在这次科考活动中会遇到各种困难,防身格斗也是必不可少,因为探险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北极熊,饥饿的时候还要赤手空拳杀死一只海象。
大家都非常疲倦,在雪屋里昏沉沉地睡着,只有罗格将军很警觉,他发现雪地上有十几条隆起的线形成包围之势逼近过来,他立刻叫醒了大家。
大家站成一圈,将枪上膛。
古特船长将大家分成五个队伍,霍桑一行十五人正好一队,五队人展开公平竞赛,采取优胜劣汰的方式,最后胜出的那一队才能踏上北极之旅。
霍桑面前只有一张牛皮纸,他回过头,无可奈何地看着大家。
经过几天的修整,剩下的两支队伍进行了最后一次考核:野外捕猎。
古特船长在训练营的空地上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大约有七十多人,这些参加极地训练的人来自世界各地。
古特船长夺过凸透镜,摔在地上,愤怒地说道:“白痴,北极的冬天,没有太阳!”
一个队员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霍桑说:“老头,趁早回家,我可不想打飞你的假牙。”
霍桑说:“究竟是我们要捕杀它们,还是它们已经把我们当成了猎物?”
很多队员都在为自己的队长加油,只有霍桑这队的成员默不作声,一个个神情沮丧。
古特船长告诫众人,在北极,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打火机。用猎枪弹药取火的那个队长已经点燃棉布,过了一会儿,钻木取火和铁器撞击取火的两个队长也先后点火成功,古特船长走到那个使用凸透镜聚焦引火的队长面前,他认出此人是来自赤道的游客之一。
古特船长对霍桑说:“好吧,你们和他们一起公平竞争,如果遭到淘汰,那我也没办法。”
另一个队员对朵拉高声说道:“喂,小美人,你准备好手帕了吗,真舍不得把你打哭。”
古特船长说:“你输了,滚,滚回赤道,你这个白痴。”
“列队!”古特船长大声说道,大家乱纷纷站在几排,一些人呵呵地笑。
典狱长、邋遢博士、吉斯等人一致推选霍桑为队长,很快,另外四个队长也选好了,古特船长一声令下,五个队长冲向那堆杂物。霍桑毕竟是70岁的老人了,根本就跑不过他们,霍桑还滑倒摔了一跤,等他站起来后,另外四个队长已经抢先选好了取火的东西。
古特船长说道:“说实话,在北极,你们看到这狗屎就会像看到亲人一样,雪橇犬就是你们的上帝,你们要记住上帝的味道,这样,你们和雪橇犬失散之后就能重新找到它们。”
古特船长拿出一截干巴巴的狗屎,他用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每个人都闻一下,记住这粪便的味道。虽然不用学习布里斯托大便分类法,但是研究一下大便,也是很有必要的。”
拿着凸透镜的队长一脸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古特船长说:“打火机就在牛皮纸的下面,是我放在那儿的,只要细心找就能发现。”
典狱长说:“好吧,我和你交换位置,我早就想找人公平地打一架了。”
朵拉和小巴尔按照学到的野生动物辨识方法,追踪脚印,查找粪便,发现了一群驯鹿的踪迹,然而,他们奔波了一整天却一无所获。
四个正在取火的队长目瞪口呆,霍桑已经举着一支火炬像打量野蛮人那样看着他们,他摊开手,手中有一个银白色的打火机。
众人起哄,一些人高声回答:“听不到。”
朵拉攥着拳头急得快要哭出来了,临风自言自语地说:“我们肯定会被淘汰。”
第四个队长拿到了绳子与凸透镜。
第三个队长选择了剪刀和油毡。
一张牛皮纸不可能被点燃,其他四个队长幸灾乐祸得看着霍桑,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第一个队长选择钻木取火,这也是野外最广泛的取火方式;第二个队长将子弹的大部分火药倒在棉布上,然后撕下一小块棉絮塞进弹壳,对着棉布射击就可引火;第三个队长把剪刀掰成两片,刀背撞击迸出火星,也会引燃油毡;第四个队长采取的是凸透聚焦取火的方式。
北极的冬季长达6个月,越是接近极点,极地的气象和气候特征越明显。即使在仲夏时节,太阳也只是远远地挂在地平线上,发着惨淡的白光。到了冬季,北极的极夜来临,接近半年时间是完全看不见太阳的日子。
第一个队长抢到了树枝和木板。
霍桑为了不让古特船长为难,表示自己愿意同大家一起参加特别训练。
比赛规则是以三天的时间为限,在训练营周围一百公里内捕猎,哪一方获得的猎物重量最多哪一方就算胜出,负者遭到淘汰。这次考核对大家的极地生存能力是一个考验,古特船长告诉霍桑,另一个队伍的队长叫做纳努克,一个土生土长的爱斯基摩人。
古特船长说:“现在,我要教你们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穿衣服!第二次世界大战,既不是俄国人也不是美国人打赢的,而是西伯利亚的严寒,很多年前,拿破仑的五十万大军也败给了俄国的冬天,北极的冬天会特别冷,冷到你难以想象的程度。”
比赛开始了,两队人马站在训练营的空地上,双方不准使用武器,任何一方的队员全部倒在地上就算输。古特船长有点担心霍桑,霍桑让他放心,并且告诉他,我们这队有三个队员参加过世界格斗大赛。不出所料,这场比赛毫无悬念,临风、伊贺、痛苦之王三人为大家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表演,他们拳打脚踢,战斗力惊人,典狱长等人甚至没有机会动手出击,对方的成员就全部趴在了地上。
众人鼓掌欢呼起来!
两个队伍都选择了向北,向着人迹罕至的地方,这次捕猎,为了保障生命安全,都配备了猎枪、匕首、鱼叉等装备。
罗格将军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他让典狱长、霍桑、朵拉、邋遢博士、小巴尔等人站在中心,其他人排在外围,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方阵。
雪地上放着一大堆杂物,大家可以看到有树枝、木板、猎枪、牛皮纸、油毡、凸透镜、棉布、剪刀、绳子等东西。
当天晚上,霍桑教给大家搭建雪房子,他们宿营在一块平坦的雪地上。
一个助手拿出专业的防寒服装,他示范大家如何穿上这一套厚重的科考装备。
吉斯说:“保护好老人、妇女、儿童,我也应该站在中间,野蛮人的游戏不太适合我。”
众人纷纷作呕。
众人也警觉地向四周观看,然而,地宫里寂静无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当大家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唧—唧—唧—唧”,每个人都听到了,这怪异的声音近在咫尺,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女队医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来,对大家说道:“这是一种罕见的会叫的寄生虫。”她问菊师傅刚才用餐时是不是喝了地宫中的泉水。菊师傅点了点头。
菊师傅的喉结蠕动了两下,那东西似乎想要钻到他的肚子里去,他弯下腰,拼命呕吐起来,一会儿,呕吐物中出现了一条像蚯蚓似的白虫子。
菊师傅一脸惊骇,目瞪口呆。
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家侧耳倾听,然后目光一起注视着菊师傅。
他们感到惊奇的是,白化巨蟒在鼠群中蜿蜒而行,地宫鼠王嗖地一下,竟然爬到了白化巨蟒的身上。
巨鼠并不稀奇,百慕大群岛生活着一种啮齿目巨鼠,它们有野猪般大小,乌拉圭首都国家历史博物馆保存有一具巨无霸老鼠的头骨,科学家表示,这只超级大老鼠肩高约1.5米,体重接近1吨。
陆离教授看了看说,这是一个“陷队之士”。秦军为了加强冲锋陷阵的力量还组织了大量敢死队,名曰陷队之士,每个队是十八人,他们都是身份最卑贱的刑徒,然而,他们也是战场上最勇敢的人。因为陷队之士不允许生还,如果没有以死报国,就要受到割鼻黥面的刑罚,然后在下一场战役中战死沙场。
左边墓室陪葬品颇为丰富,珍珠玉器都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吉斯继续问:“但是你还是会冲上去的,对吧,如果你死了,我们也要完蛋。”
青铜兵马俑共有八支,每支有士卒约七百人,由八个校尉率领。八校尉为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每个校尉都乘坐驷马战车,威风凛凛,栩栩如生。军队按照兵种的不同分为步兵俑、骑兵俑、车兵俑、弓弩俑,他们神态各异,形象逼真,这个场面宏大的军阵是秦国军队真实的缩影。
突然,临风示意大家都不要说话,他似乎听到了什么。
朵拉说:“吓人,兵马俑怎么会发出声音。”
考古队继续前行,他们发现凹字形广场两翼的尽头各有一间墓室,左边墓穴中白骨累累,从骨盆构架上分析死者均为女人。秦朝灭六国时,就把各国的美女都掳掠来放在所建造的宫殿之中。据《三辅旧事》记载:宫女总人数约万余。秦始皇死后,这些宫女绝大部分都被迫殉葬。
白化巨蟒昂首而行,就好像是地宫鼠王的坐骑。
大家爬到狴犴鼎中,空地上的老鼠密密麻麻,这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地宫鼠王,全身都是白的,它像豹子一样大,瞪着两只发红的眼睛,四颗牙齿露在外面,身上的毛像钢针一样,它前进几步,张开嘴巴,发出吱吱地声音。那条缠绕在柱上的汉白玉雕刻的龙竟然活了,众人看到原来是一只白化巨蟒。
朵拉说:“可是,你的姿势很难看。”
霍桑说:“这种青铜剑表面涂有一层氧化膜,其中含铬2%,据说德国在1937年,美国在1950年才先后发明这种处理工艺并申请专利。”
出来墓室,他们终于找到了地宫的中羡门。
地宫广场呈“凹”字形,中间有一孔泉,两翼排列着青铜兵马俑,阵势壮观。这孔泉使得陆离教授找到了地宫中为何有生物的答案,泉水翻滚,空气也随之涌入,有水和空气的地方,自然也有动物。泉栏呈八卦形状,按照四象方位设置排水口,泉水中游动着两只太极鱼,一黑一白。
吉斯问临风:“你有把握打过它们吗,我是说这两只大的,这一对双胞胎。”
门前的台阶上放着一个大鼎,鼎上有狴犴图腾。陆离教授推断,地宫中应该有九鼎,夏、商、周三代均以九鼎作为镇国之宝。龙生九子,分别是:赑屃、狴犴、蒲牢、囚牛、饕餮、椒图、螭吻、狻猊、睚眦。九子对应九鼎上的图腾。
陆离教授告诉大家,史书有名可考的秦始皇子女只有长子扶苏、少子胡亥、公子高、公子将闾四人。秦始皇死后,胡亥篡位,残酷地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公子高准备逃跑,又恐家属被诛连,只好上书,请求为秦始皇殉葬。
陆离教授回答:“秦始皇的儿子!”
右边墓室,孤零零地只有一具木棺,棺内骨骼凌乱,陪葬品只有一把青铜剑。剑柄上赫然发现三个篆体字,拂去灰尘,仔细辨认,陆离教授激动地叫了起来:“公子高!”
吉斯说:“好,下一个节目,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大战地宫鼠王和白化巨蟒!”
众人屏住呼吸,止步不前。
“快吐出来,你嘴巴里有东西。”女队医对菊师傅说。
临风点点头。
吉斯指着公子高的剑说:“这把剑还能杀人吗?”
陆离教授说:“当然能,兵马俑坑曾经出土过一把青铜剑,被一具150公斤重的陶俑压弯了,弯曲度超过45度。当陶俑被移开的一瞬间,奇迹发生了,青铜剑反弹平直,自然还原,还原后依然能够削铁如泥、断石如粉。”
考古队在泉边稍作休息,陆离教授说,史书记载,秦始皇陵地宫“深极不可人”,“穿三泉”而建,这说明造墓时挖穿了地下水。用餐过后,陆离教授迫不及待地要去看那些青铜兵马俑。前期出土的只有陶俑、石俑、彩俑,这种铜制兵马俑无疑是考古界重大的发现。
大家清清楚楚听到这声音是从他口中发出的。
霍桑问道:“他是谁?”
朵拉指着一尊兵马俑:“陆叔叔,我发现这个兵马俑没有鼻子。”
摄像师菊师傅问道:“他们可能也是被逼无奈。”
中羡门前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些老鼠,老鼠越聚越多,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朵拉吓得摔倒在地,一群老鼠爬到她身上,疯狂地啮咬,吉斯扶起她说快跑。要不是穿着防化衣,朵拉肯定连骨头都剩不下了。大家一边跑一边扔掉装有食物的背囊,背囊刚一落地,很多老鼠就蜂拥而上,顷刻之间将背囊和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朵拉看着一根柱子:“那是什么?”
吉斯耸耸肩膀说,“我也会扔飞刀。”
狴犴鼎两边有数十根又高又粗的柱子,每根柱子前都停放着一辆青铜马车,车轮是木制的,以铜包裹,长有一种罕见的车马芝,这种灵芝生于马车的轮子上。
这些多年前的美人,现在的骷髅,用手一碰,就化作了尘埃。
临风拔出匕首,站在队伍的前方。
临风摇摇头。
成千上万的尖嘴老鼠在地面上排成阵势,地宫鼠王骑着白化巨蟒,巨蟒昂首吐着猩红的信子。第一轮试探性的进攻开始了,一小群老鼠跑过来,绕着狴犴鼎打转,它们发现无法攀援,更多的尖嘴老鼠涌到狴犴鼎周围,它们一只踩在另一只的背上,叠成金字塔形状,试图搭建起梯架,然而狴犴鼎对它们来说太高了。老鼠是一种高智商动物,非洲丹吉尔山的老鼠,在井边喝水时,它们一只咬着另一只的尾巴连接在一起,打架的时候,还会用尾巴卷着木棒互相攻击。
吉斯回答:“一条缠绕在柱子上的龙,我猜是汉白玉雕刻的。”
陆离教授摇摇头说:“陷队之士都是自愿参加的,他们是一群犯罪的人,因为当时是一人犯法,全家诛连,为了赦免家人的死罪,他们甘愿牺牲,他们是为父母,为妻子儿女而战!正是这么一支由卑贱者组成的队伍,在秦王朝快要完蛋时还累建奇功,击破周章军数十万人,杀陈胜陈父,破项梁定陶。”
地宫鼠王骑着白化巨蟒,远远地看着狴犴鼎中的考古队员。
吉斯说:“好像是从附近的一尊兵马俑中发出的声音。”
陆离教授说,这种寄生虫也叫应声虫,居于人腹,每当宿主说话,应声虫就在腹中做出回应,《续墨客挥犀》、《隋唐嘉话》都有记载。霍桑讲起另一种神奇的僵尸寄生虫,非洲有一种寄生虫,能够使人反应能力降低,行动缓慢如僵尸,这种僵尸寄生虫必须在水中产卵,到了产卵期,它们就驱赶病人,制造一种灼烧感,使得像僵尸一样的病人走到附近的河流湖泊之中。
过了一会儿,考古队员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尖嘴老鼠。这不明生物竟然是一只普通的尖嘴老鼠,然而它表现出超强的攻击性,不停地跳跃扑抓,似乎想把前方探路的机器蜜蜂吃掉。吉斯向临风要过匕首,瞄准几次,用力一甩,匕首翻着跟头插在老鼠的腹部。
女队医说:“好像有什么东西经过我的脚。”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