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九章 冰下城市

蜘蛛惊悚悬疑

古特船长说:“那些训练营里的队员也交了很多钱,这么说吧,名额已经满了,船票早就卖光啦,我正为这事发愁呢,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爱好冒险的大学生、考古专家、想发财的无业游民、新闻记者,甚至还有一群来自赤道的游客,他们只在电视里见过冰雪,人太多了,都交了钱,而我只能选择一少部分,看来,我只能当一个骗子了。”
古特船长说:“是的,小姑娘,这个冰下城市简直像童话一样美丽。”
霍桑问道:“你刚才提到的水晶洞,能详细说说吗?”
霍桑告诉典狱长,几年前,他和古特船长组织了一个北极科考队,准备向极点冲刺,然而遭遇了暴风雪,只有他和古特船长活着回来,其他队员全部殉难。古特船长在格陵兰岛开设了一个极地训练营,他们必须先到达训练营,然后搭乘古特船长的破冰船前往北极。
霍桑说:“古特船长是个脾气古怪的人,无论他说什么,都要绝对服从。”
格陵兰岛是世界上最大的岛,地处北极圈内,那里气候严寒,冰雪茫茫,80%的土地被冰层覆盖,海岸多年来堵满了难以逾越的冰块,在那里,会看到一种奇特的自然景象—结冰的海浪。临风和朵拉第一次站在结冰的浪花上,感到非常的惊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坐上电车,穿过一个广场,来到一个冰屋酒吧。酒吧的墙壁上饰有华丽的冰雕,并配以多彩的灯光,有几根冰柱支撑着拱形屋顶,当然,屋顶也是冰砌成的,透气孔正滴着水。酒吧里客人很多,声音嘈杂,很多人都认识古特船长,纷纷和他打招呼。
古特船长哈哈大笑起来:“这生意不错,现在很多爱斯基摩人都使用冰箱了。”
临风苦笑:“我也想君子一些,可是控制不住。”
朵拉说:“北极是不是很冷?”
临风劝道:“你不要喝醉了。”
临风说:“好吧,不过,我怕……忍不住。”
霍桑问道:“你的破冰船可以前往北极啊。”
一路上,他们历经艰辛,在马绍尔群岛遭遇过海盗,在夏威夷见过十米高的巨浪,在白令海峡与冰山擦肩而过,经过十几日的航行,他们终于抵达了格陵兰岛。
古特船长的训练营位于格陵兰岛的最北端,每年都有大量的探险爱好者在此集训,任何人在进军北极之前,必须接受十分严格的特训,否则就是去送死。瑞士阿尔卑斯冰川、挪威萨米人居住区,以及俄罗斯新西伯利亚群岛,也存在着这样的极地训练营。
临风说:“是的,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开。”
古特船长告诉霍桑,有个探险爱好者在极点附近掉进了一个冰洞,在冰洞下面意外发现了一个水晶洞,带回来一些罕见的红色和紫色水晶,但是他受到了什么惊吓,回来后就疯了,人们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也不知道那个水晶洞的具体坐标,然而这个水晶洞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前来寻找,找到水晶洞也就意味着会成为世界顶级富豪。虽然北极的冬天已经到来,但是北冰洋还飘着很多浮冰,海面尚未冰封,雪地摩托和狗拉雪橇不能够行驶,所以,很多人都滞留在这个冰下城市。
古特船长是爱斯基摩人和欧洲人的单色书网混血后裔,身材魁梧,眯着一双小眼睛,他在港口见到霍桑,哈哈大笑起来,先是握手,然后拥抱,最后用自己又大又红的酒糟鼻磨蹭霍桑的鼻尖—磨蹭鼻尖是爱斯基摩人最传统的礼仪。
古特船长说:“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也是为了寻找水晶洞吗?”
到了明年春天,整个城市会逐渐融化。
朵拉说:“不管在哪,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古特船长给大家每人要了一杯威士忌,并且加上冰块,大家惊讶地看到冰块在杯中迅速裂开。古特船长介绍说,格陵兰盛产万年冰,冰层平均厚度为2300米,这种冰块的年龄超过上万年,冰块内含有大量汽泡,放入酒中,就会发出持续的爆裂声。
古特船长说:“走吧,我们先去坐电车,找个酒吧,一边喝一边说。”
古特船长带着大家走向冰原上的一个小木屋,屋顶压着厚厚地白雪,看上去很孤单。朵拉感到纳闷,这小木屋中怎么会有电车。走进木屋才明白,这里是一个入口,他们注意到向下的台阶都是冰砌成的,整个隧道都位于冰层之中。
典狱长说:“我喜欢这样的人,和我很像,不过,如果他让我们吃屎,我们也答应吗?”
罗格将军说:“如果是这样,我们也加入训练营,和他们展开公平竞争。”
古特船长说:“欢迎来到格陵兰岛独有的冰下城市—世纪营。”
霍桑和典狱长交换了一下眼色,很显然,这个水晶洞和他们要找的陨冰应该在同一个地方。
古特船长说:“好办法,明天就开始分组集训,我要展开魔鬼训练,只有优胜者才可以乘坐我的船去北极,这样,剩下的被淘汰者也没什么怨言。”
朵拉笑着说:“呵呵,你是个坏蛋。”
古特船长告诉大家,格陵兰的冬季来得很早,他的训练营位于最北端,所以当地气候更为严寒。漫长的冬季来临的时候,格陵兰人在巨大的冰层中间挖掘出一个城市,在雪地下面有警署、邮局、酒吧、旅馆、艺术画廊、冰雪迷宫和滑道,居民们乘坐一种小型的有轨电车在冰层隧道中往来穿梭。
临风说:“我们可以互相温暖。”
古特船长说:“是的,正因为如此,我的训练营里人满为患,他们都报名想去。”
舰船驶离了淫魔岛,临行前,典狱长大发慈悲,释放了淫魔岛主。这帮穷凶极恶的人对临风和伊贺的救命之恩心存感激,临风也不计前嫌,他与吉斯的关系缓和了很多,寻找北极陨冰使他们结成了同盟。其实,对于恋爱中的人来说没有仇恨,一切事物都变得美好。
朵拉说好冷,临风抱住了她,过了一会儿,朵拉觉察到什么,轻轻地问道:“什么东西……那么硬?”
朵拉问道:“大鼻子叔叔,你是说整个城市都是在冰层下面?”
典狱长说:“我们可以交纳费用,租用你的船。”
临风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说:“是的。”
霍桑说:“是的。”
朵拉说:“我要和你一起睡,即使爷爷不同意。”
当天晚上,他们住在这个冰下城市的旅馆里,旅馆房间里的床都是由大块大块的冰做成,冰块上铺了木板和软软的防潮床垫,墙壁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灯。朵拉喝了几杯酒,脸红扑扑的,眼神朦胧,她醉醺醺地跑到临风的房间,像小兔子一样钻进临风的睡袋。
朵拉和临风碰杯,“这是我第一次喝酒,太好玩了。”
古特船长说:“老伙计,我们几年没见了吧,我要请你喝一杯。”
典狱长接过话:“我们要向爱斯基摩人推销冰箱。”
临风抱紧她,不说话。
朵拉小声威胁道:“不许你再硬。”
朵拉说:“不管,我要你陪我一起喝。”
罗格将军说:“你可以把他们分成几组,进行竞争考核,采取优胜劣汰的方式。”
朵拉闭上眼睛,心跳得厉害,临风吻住了她……
霍桑说:“和你喝酒,会有生命危险,我还记得上次你把我灌得大醉。”
小巴尔说:“我更相信,这是一艘鬼船,谁会穿这样的鞋子呢?”
他们低头观看,海水之下竟然隐隐约约有一艘船的轮廓,那船缓缓地向上升起,就在他们身边哗的一声浮出了水面。确切地说,这是一艘三桅船的残骸,船身上布满各种藻类和贝壳,这使得它看上去更加丑陋和恐怖,就像是一个海怪,突然跃出水面,水淋淋地浮在他们面前。
鲸鱼仍然在下沉,三个人感到绝望,伊贺将药片分成三份,分发给他们,小巴尔最后一次举目张望,周围的海域没有一艘船的影子。
临风仔细查看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认出这是一些古老的刑罚装置,军队里的专家曾经讲解过刑罚方面的知识。那双鞋也叫做惩治鞋,常常结合手枷一起使用,犯人穿上后只能靠脚趾支撑住身体,否则,鞋后部的钢针就会刺入脚跟。
他们进入后舱,里面一片寂静,借着几缕光线可以看到后舱存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小巴尔拿起一个指南针说:“奇怪,这个指南针,不指南,也不指北。”
海水已经到了齐腰深的位置。
临风大声说道:“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一艘船。”
三个人来不及多想,立刻跳了上去,因为他们脚下的鲸鱼就要沉没了。
伊贺说:“谢谢你们俩陪我走完这段旅程!”
临风接过铁叉,将下端放在自己的两根锁骨之间,然后用力向后昂起头,将叉子的三个尖端顶在自己的下颌上。
他们用工具打开密闭的水手舱,所有的东西都是潮乎乎的,不过家具完好无损,帆布吊床也绑得牢牢的,桌子上放着一本航海日志,因为潮湿,日志上面的字体已经难以辨认,只能依稀看到最后一页的日期是一个月以前了。水手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们又打开隔壁大副的住舱,那儿的舷窗关着,一切摆设也都井然有序。
临风说:“在水下!”
龙卷风的力量巨大无比,海里的沉船有时也会被卷入空中,这艘像幽灵一样的沉船就是被龙卷风从海底卷起来的。船身是木质的,在水下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海龙卷搅动清除船身上覆盖的泥沙,沉船就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小巴尔结结巴巴地回答:“你……你肩膀上……趴着什么东西……”
小巴尔战战兢兢地说:“门后面是人还是鬼啊?”
伊贺捡起一双铁质的鞋,鞋内竟然竖着一根钢针。
伊贺问:“船在哪里?”
他仰起脖子,准备将药片放入口中,临风突然用手打掉了药片,药片落入水中。
伊贺说:“这个能让人立刻死去,并且没有痛苦,我可以分成三份。”
三个人全神贯注地去看指南针,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人的手在抓挠一扇门。
小巴尔打开一个木桶,吓得又叫起来,木桶里装着满满的骨骼—人的骨骼!
伊贺挨个打开木桶,每一个木桶里都装着骷髅。
临风握紧手里的那把叉子,伊贺举着甲板上捡到的斧头,两人小心翼翼走上前。他们转动舱门的把手,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密封的舱内传出难闻的腐烂气息。临风壮着胆子走进去,船长室内竟然空无一物,只有墙壁上显现出一些抓挠过的痕迹。
吊笼里有很多尖利的木棍,关在里面的人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看来那具骷髅是站在吊笼里活活累死的,或者饿死的,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
临风说:“我也宁愿死在自己手里,不愿被大海杀死。”
三个人只觉得毛骨悚然,侧耳倾听,寂静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声音很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他们听得清清楚楚,吓得后退一步。
三个人打开密封的货舱盖板,舱底一片狼藉,已经积了不少的水,因为隔壁是厨舱,所以,锅、勺、碟、盘也全在水上漂着,舱底有很多木桶浸在水中,看来木桶里装着一些重物,才没有使得它们浮在水上。
伊贺问道:“那它指向哪?”
伊贺和小巴尔向四周环视,海面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
临风说道:“这或许是一艘海盗船!”
小巴尔从舱内的壁上拿起一把奇形怪状的铁叉子,问道:“这个是做什么的?”
一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妇遇到过一艘幽灵船,该船仪器正常却空无一人;一个水手报告说看见已沉没27年的Valencia号蒸汽船出现于温哥华岛附近;最著名的幽灵船当属漂泊的荷兰人,这艘船在17世纪沉没,几百年来不断被目击者报道,有人声称这艘船如幽灵般尾随其他船只,然后突然消失。
临风向伊贺和小巴尔介绍了其他的酷刑装置。
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登上的就是一艘神秘的幽灵之船!
他们对视了一眼,表示自己都听到了,然后将目光一起转向船长室的那扇门。
伊贺说:“不管是什么,都要去看看,因为咱们也无处可去。”
那扇门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儿,又传来一阵抓挠的声音。
伊贺剥开蜡丸,里面是一个蓝色的小药片。
小巴尔失望地说:“毒药,你倒是挺大方,我可不想吃。”
人类的航海史中,幽灵船的故事让世人既惊又怕,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幽灵之船是无法解释的鬼魅一样的船只,它们通常是失踪或已沉没的船只,但却不知为何再次出现。某些幽灵船则是无法合理解释全体船员失踪再出现的无人空船。
临风转过身,他看到伊贺和小巴尔脸上的表情惊恐万分,临风惊慌地问道:“怎么了?”
临风说:“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
他们发现这艘古怪的船甲板上部舱室的窗户全用木板钉死了,右舷扶手上有深深的斧头痕,伊贺在甲板的缝隙里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他捡起来,拎在手里。临风拨开桅杆上的海藻,小巴尔一抬头,吓得叫起来,桅杆上的笼子里竟然吊着一具骷髅!
临风演示完之后,小巴尔说道:“这个小叉子可以治好驼背,还能够让人类中的任何一个招供。”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