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二十七章 海洋百合

蜘蛛惊悚悬疑

典狱长坐在一个椅子上,手和脚都被铐住了。其余人都捆绑在一起,戴着脚镣,脚镣上还拖着铁球,霍桑躺在角落,因为昏迷不醒,所以只给他戴了一副手铐。
典狱长说:“我们都是科学家,做一些岛屿测绘工作。”
痛苦之王被铐在一个十字架上,蒙着眼罩,一个穿皮靴的女人正在鞭打他。
邋遢博士想要探头去看,突然,砰的一声,一股白色的气体从洞内冲了出来,紧接着,冰块和雪花不断地从地下喷涌而出,喷到离地面几百英尺的高空,就像是一个白色的冰雪喷泉,蔚为壮观。此时正值初秋时分,看到冰雪,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
临风焦急地问:“朵拉在哪?”
当天晚上,众人在山顶宿营,临风和朵拉坐在角落里,两人久别重逢,自然有无数的话要说。典狱长已经控制了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沦为阶下囚,其他人都在大吃大喝,餐桌上摆满了龙虾、石斑鱼、象拔蚌、鲍螺等海鲜品。
朵拉心里感到绝望,双手紧扣,低着头。夕阳照着海水,波光粼粼中可以看见彩虹七色,晚霞已经布满了天边,这朵海洋百合就要凋谢了,用不了多久,花瓣就会脱落下来,飘散在海中,朵拉也会被大海吞没,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嘴唇吻在临风送她的戒指上。
这两个人就是临风和伊贺,他们潜入山洞,杀死淫魔岛主的两个随从,换上衣服,伊贺伺机将淫魔岛主劫持。淫魔岛主不敢轻举妄动,他的脖子上被锋利的刀刃划出了一道血痕,临风迅速将典狱长、邋遢博士、痛苦之王等人一一解救出来。
邋遢博士和霍桑坐在一起,一堆篝火燃烧得正旺。霍桑的伤势并无大碍,邋遢博士还为临风做了手术,清除了他肩膀上残留的受难之树。
临风打开霍桑的手铐,霍桑的肋骨断了几根,脑震荡使他一直昏迷,临风心急如焚,将一桶水浇在霍桑头上。
典狱长说:“难道有人喜欢受虐?”
霍桑虚弱无力地说,“在海边,救救她。”
罗格将军找到那把M134重机枪,痛苦之王也将焰火刀拿在手里,这时一群手拿来福枪的男人冲了进来,罗格将军开火,他们纷纷倒在血泊之中,山洞里那些女人吓得大叫起来。
邋遢博士看着星空说:“我小时候常常数星星,有一次,我数到了3804颗,我当时就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数星星数得最多的人,没有人比我更多,你觉得,宇宙有多大?”
淫魔岛主说:“哦,科学家,欢迎来到我的奴隶王国。”
霍桑缓缓地睁开眼睛。
典狱长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洞里到底有什么?”
典狱长说:“狗屎。”
过了一会儿,冰雪喷泉渐渐停歇,白色的雾气从洞口弥漫出来。
伊贺解开临风身上的绳子,问道:“你会开船吗?”
众人全部惊呆了。
典狱长说:“你是说,这些人,缴纳很多费用,就为了来这岛上做奴隶?”
穿护士装的女人说道:“给你免费灌肠。”
挪威雪人惊恐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淫魔岛主问典狱长:“你们从哪儿来?”
海岸上的几只马岛缟狸向临风扑了过来,临风拔刀,等到马岛缟狸靠近身边,他先是使出六和刀中的唐斩,紧接着一招日本剑道中的炎龙杀,然后进手连环,转身一记威猛迅狠的旋风车,最后跳起来,使出少林刀中的翻身砍,刀身带着烈火划破天空,顷刻之间,几只马岛缟狸倒地毙命。
鲁力高捡起一个冰块,随后哎呦一声,赶紧扔在了地上,那冰块冒着白烟,很快就消失了。鲁力高看着自己的手,手上起了几个水泡,手掌竟然慢慢变黑了。
朵拉爬到海洋百合之上,坐在又大又厚的花瓣之中,呜呜地哭了起来。
挪威雪人头戴木枷跪在地上,一个穿护士装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粗的针筒,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淫魔岛主说:“是的,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有企业家,有普通的公司职员,有邮差,有医生,什么人都有,但是在这里,他们只有一个名字—奴隶!”
朵拉睁开眼睛问道:“我们是在天堂吗?”
临风活动一下胳膊说:“我会,不过我们不能逃走。”
雪花混合着雨从空中飘落,冰雪喷泉仍旧喷涌不止。
挪威雪人抓住虐待他的那个女护士的头发,对典狱长说道:“老大,给我半小时的时间。”
临风听到霍桑在巨型含羞草丛林里获救,和典狱长他们关在一起,朵拉应该也在这岛上,他当即决定去救他们。伊贺被捉之后,受尽了凌辱,他也想要报仇。两人商量了一下计策,从船上找了两把水手刀,抄近路返回奴隶山洞,淫魔岛主正在对典狱长他们拷打审问。
霍桑和邋遢博士看着山顶的一块大石头,这块石头就是他们寻找的陨石,霍桑和邋遢博士做了检测,结果很失望,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铁陨石。
马岛缟狸很有耐心,一直守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猎物。
邋遢博士的手脚被固定住了,嘴里还咬着一个口塞,他趴在铁床上,口水直流,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站在他身上踩踏,一边踩一边骂:“你这只臭哄哄的老狗。”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两人都惊呆得说不出话来。
众人目瞪口呆。
临风跳进海中,向着海洋百合游去,他抱起朵拉。
淫魔岛主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我让你尝试一下电刑的滋味吧。”
约克郡屠夫向那四个穿学生校服的女孩走去,他狞笑着说:“我大概需要一个小时。”
罗格将军被锁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一个穿军装的女人严厉地审问他,并且将蜡烛滴到他的背部。
两个小时后,伊贺跑回舰船,临风看到他身上多处受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伊贺简单地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他告诉临风,淫魔岛主早有防备,一直等着他们自投罗网,他们冲上去之后就掉进了陷阱。伊贺趁人不备,施展忍术中的缩骨功,挣脱开手铐从笼中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锁在了奴隶山洞。
霍桑回答:“关于宇宙,我只知道—我知道得很少。”
临风笑着回答:“是的。”
霍桑注意到山顶上青草遍地,唯独在这块陨石的周围没有任何植物生长,邋遢博士也感到难以解释。他们俩找了个简易的杠杆,所有人都过来帮忙,大家一起发力,撬开陨石,陨石下面显现出一个黑黝黝的洞。
朵拉和霍桑失散之后,被几只马岛缟狸追赶到海边。马岛缟狸步步逼近,朵拉跳进海水里,心里想着自己宁愿淹死也不愿被畜生糟蹋。靠近岸边的海水中生长着一种大叶海藻,名叫海洋百合,是分布在太平洋及南极地区的巨藻属,叶大如席,每片叶子下面都有一个浆果,浆果实际是空心的气囊,可以使叶子浮在水面。海洋百合一生只开一次花,花非常大,洁白无暇,盛开在海面上,带有气囊的根须深入水中,每次开花会持续一天,早晨开放,傍晚凋谢。
淫魔岛主说:“你们愿意加入会员吗,当然,得缴纳一定的费用,我们从不免费虐待。”
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消失于天际。
典狱长说:“有点难以理解。”
吉斯的双手反绑,被绳索吊在空中,他的上身赤裸,乳头上被几根针穿。
淫魔岛主说:“这里,所有的奴隶都是自愿的。”
淫魔岛主招了招手,两个头戴斗篷的随从抬过来一块锂离子蓄电池,淫魔岛主接好电源,准备把电夹放在典狱长身上的时候,其中的一个随从突然扣住他的手腕,反拧到背后,一把匕首顶在他的咽喉处。
临风拿着焰火刀跑到海边,在此之前,痛苦之王有点不好意思地感谢临风的救命之恩,并且把刀借给了他。
典狱长把淫魔岛主铐在椅子上,他拿起电夹,模仿淫魔岛主的语气说:“痛感也会带来快感。”
临风拔出匕首,站在队伍的前方。
陆离教授看了看说,这是一个“陷队之士”。秦军为了加强冲锋陷阵的力量还组织了大量敢死队,名曰陷队之士,每个队是十八人,他们都是身份最卑贱的刑徒,然而,他们也是战场上最勇敢的人。因为陷队之士不允许生还,如果没有以死报国,就要受到割鼻黥面的刑罚,然后在下一场战役中战死沙场。
地宫广场呈“凹”字形,中间有一孔泉,两翼排列着青铜兵马俑,阵势壮观。这孔泉使得陆离教授找到了地宫中为何有生物的答案,泉水翻滚,空气也随之涌入,有水和空气的地方,自然也有动物。泉栏呈八卦形状,按照四象方位设置排水口,泉水中游动着两只太极鱼,一黑一白。
考古队继续前行,他们发现凹字形广场两翼的尽头各有一间墓室,左边墓穴中白骨累累,从骨盆构架上分析死者均为女人。秦朝灭六国时,就把各国的美女都掳掠来放在所建造的宫殿之中。据《三辅旧事》记载:宫女总人数约万余。秦始皇死后,这些宫女绝大部分都被迫殉葬。
临风摇摇头。
地宫鼠王骑着白化巨蟒,远远地看着狴犴鼎中的考古队员。
霍桑问道:“他是谁?”
陆离教授说,这种寄生虫也叫应声虫,居于人腹,每当宿主说话,应声虫就在腹中做出回应,《续墨客挥犀》、《隋唐嘉话》都有记载。霍桑讲起另一种神奇的僵尸寄生虫,非洲有一种寄生虫,能够使人反应能力降低,行动缓慢如僵尸,这种僵尸寄生虫必须在水中产卵,到了产卵期,它们就驱赶病人,制造一种灼烧感,使得像僵尸一样的病人走到附近的河流湖泊之中。
怪异的声音再次传来,大家侧耳倾听,然后目光一起注视着菊师傅。
成千上万的尖嘴老鼠在地面上排成阵势,地宫鼠王骑着白化巨蟒,巨蟒昂首吐着猩红的信子。第一轮试探性的进攻开始了,一小群老鼠跑过来,绕着狴犴鼎打转,它们发现无法攀援,更多的尖嘴老鼠涌到狴犴鼎周围,它们一只踩在另一只的背上,叠成金字塔形状,试图搭建起梯架,然而狴犴鼎对它们来说太高了。老鼠是一种高智商动物,非洲丹吉尔山的老鼠,在井边喝水时,它们一只咬着另一只的尾巴连接在一起,打架的时候,还会用尾巴卷着木棒互相攻击。
狴犴鼎两边有数十根又高又粗的柱子,每根柱子前都停放着一辆青铜马车,车轮是木制的,以铜包裹,长有一种罕见的车马芝,这种灵芝生于马车的轮子上。
青铜兵马俑共有八支,每支有士卒约七百人,由八个校尉率领。八校尉为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每个校尉都乘坐驷马战车,威风凛凛,栩栩如生。军队按照兵种的不同分为步兵俑、骑兵俑、车兵俑、弓弩俑,他们神态各异,形象逼真,这个场面宏大的军阵是秦国军队真实的缩影。
过了一会儿,考古队员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尖嘴老鼠。这不明生物竟然是一只普通的尖嘴老鼠,然而它表现出超强的攻击性,不停地跳跃扑抓,似乎想把前方探路的机器蜜蜂吃掉。吉斯向临风要过匕首,瞄准几次,用力一甩,匕首翻着跟头插在老鼠的腹部。
摄像师菊师傅问道:“他们可能也是被逼无奈。”
左边墓室陪葬品颇为丰富,珍珠玉器都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考古队在泉边稍作休息,陆离教授说,史书记载,秦始皇陵地宫“深极不可人”,“穿三泉”而建,这说明造墓时挖穿了地下水。用餐过后,陆离教授迫不及待地要去看那些青铜兵马俑。前期出土的只有陶俑、石俑、彩俑,这种铜制兵马俑无疑是考古界重大的发现。
吉斯继续问:“但是你还是会冲上去的,对吧,如果你死了,我们也要完蛋。”
吉斯说:“好像是从附近的一尊兵马俑中发出的声音。”
陆离教授回答:“秦始皇的儿子!”
吉斯问临风:“你有把握打过它们吗,我是说这两只大的,这一对双胞胎。”
朵拉说:“可是,你的姿势很难看。”
吉斯回答:“一条缠绕在柱子上的龙,我猜是汉白玉雕刻的。”
女队医说:“好像有什么东西经过我的脚。”
菊师傅的喉结蠕动了两下,那东西似乎想要钻到他的肚子里去,他弯下腰,拼命呕吐起来,一会儿,呕吐物中出现了一条像蚯蚓似的白虫子。
门前的台阶上放着一个大鼎,鼎上有狴犴图腾。陆离教授推断,地宫中应该有九鼎,夏、商、周三代均以九鼎作为镇国之宝。龙生九子,分别是:赑屃、狴犴、蒲牢、囚牛、饕餮、椒图、螭吻、狻猊、睚眦。九子对应九鼎上的图腾。
右边墓室,孤零零地只有一具木棺,棺内骨骼凌乱,陪葬品只有一把青铜剑。剑柄上赫然发现三个篆体字,拂去灰尘,仔细辨认,陆离教授激动地叫了起来:“公子高!”
这些多年前的美人,现在的骷髅,用手一碰,就化作了尘埃。
“快吐出来,你嘴巴里有东西。”女队医对菊师傅说。
陆离教授说:“当然能,兵马俑坑曾经出土过一把青铜剑,被一具150公斤重的陶俑压弯了,弯曲度超过45度。当陶俑被移开的一瞬间,奇迹发生了,青铜剑反弹平直,自然还原,还原后依然能够削铁如泥、断石如粉。”
出来墓室,他们终于找到了地宫的中羡门。
众人屏住呼吸,止步不前。
女队医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来,对大家说道:“这是一种罕见的会叫的寄生虫。”她问菊师傅刚才用餐时是不是喝了地宫中的泉水。菊师傅点了点头。
吉斯说:“好,下一个节目,中国特种部队教官临风大战地宫鼠王和白化巨蟒!”
陆离教授摇摇头说:“陷队之士都是自愿参加的,他们是一群犯罪的人,因为当时是一人犯法,全家诛连,为了赦免家人的死罪,他们甘愿牺牲,他们是为父母,为妻子儿女而战!正是这么一支由卑贱者组成的队伍,在秦王朝快要完蛋时还累建奇功,击破周章军数十万人,杀陈胜陈父,破项梁定陶。”
朵拉看着一根柱子:“那是什么?”
霍桑说:“这种青铜剑表面涂有一层氧化膜,其中含铬2%,据说德国在1937年,美国在1950年才先后发明这种处理工艺并申请专利。”
吉斯耸耸肩膀说,“我也会扔飞刀。”
突然,临风示意大家都不要说话,他似乎听到了什么。
大家爬到狴犴鼎中,空地上的老鼠密密麻麻,这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地宫鼠王,全身都是白的,它像豹子一样大,瞪着两只发红的眼睛,四颗牙齿露在外面,身上的毛像钢针一样,它前进几步,张开嘴巴,发出吱吱地声音。那条缠绕在柱上的汉白玉雕刻的龙竟然活了,众人看到原来是一只白化巨蟒。
临风点点头。
大家清清楚楚听到这声音是从他口中发出的。
白化巨蟒昂首而行,就好像是地宫鼠王的坐骑。
朵拉指着一尊兵马俑:“陆叔叔,我发现这个兵马俑没有鼻子。”
中羡门前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些老鼠,老鼠越聚越多,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朵拉吓得摔倒在地,一群老鼠爬到她身上,疯狂地啮咬,吉斯扶起她说快跑。要不是穿着防化衣,朵拉肯定连骨头都剩不下了。大家一边跑一边扔掉装有食物的背囊,背囊刚一落地,很多老鼠就蜂拥而上,顷刻之间将背囊和食物吃得一干二净。
巨鼠并不稀奇,百慕大群岛生活着一种啮齿目巨鼠,它们有野猪般大小,乌拉圭首都国家历史博物馆保存有一具巨无霸老鼠的头骨,科学家表示,这只超级大老鼠肩高约1.5米,体重接近1吨。
他们感到惊奇的是,白化巨蟒在鼠群中蜿蜒而行,地宫鼠王嗖地一下,竟然爬到了白化巨蟒的身上。
众人也警觉地向四周观看,然而,地宫里寂静无声,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正当大家放松警惕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怪异的声音,“唧—唧—唧—唧”,每个人都听到了,这怪异的声音近在咫尺,却又不知从何而来。
朵拉说:“吓人,兵马俑怎么会发出声音。”
菊师傅一脸惊骇,目瞪口呆。
吉斯指着公子高的剑说:“这把剑还能杀人吗?”
陆离教授告诉大家,史书有名可考的秦始皇子女只有长子扶苏、少子胡亥、公子高、公子将闾四人。秦始皇死后,胡亥篡位,残酷地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公子高准备逃跑,又恐家属被诛连,只好上书,请求为秦始皇殉葬。
数据加载中...

章节目录